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触摸你给的伤

第六十章 离开后的永恒

触摸你给的伤 微爱纯 3264 2016-03-27 19:31:34

    艾炎子再也按耐不住了,急冲冲的走出去,迎面撞上拿着水杯的艾叶子,“哥,你要去哪里?”

  艾炎子拿开艾叶子的手,额头上布满热汗,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感觉自己快爆炸了。”

  “哥,哥哥。”艾叶子愣神的思考着,不解的放下杯子追出去。

  艾炎子一路奔跑到室外,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纵身一跃,跳进偌大的立方游泳池,四周立刻溅起高高的水花,身体猛地一下沉入水底,双手张开,静静的沉淀在水中。

  “你别想就这么死掉。你还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知道嘛,给我出来,活着出来。”

  “怎么办?你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却不知道下一秒的命运又是怎样?哈哈哈哈~”

  “我想得没错吧,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吧,呵呵!混蛋,幕后的人是谁?”

  “爱,引起的争端。你们的游戏,开始了。你追逐的小女孩,才刚刚开始。你千万不要算漏,不要想像别人对你是真心的。”

  脑中的画面像是在雾中行走,模糊的思绪涤荡着心海,一直抵达心灵的最深处,将往昔聚拢。

  “你好,我姓心,名肝,你叫我心肝就好了!”

  “你姓宝,名贝,我叫你宝贝好不好?”

  “我不管我就是要叫你宝贝,你叫我心肝,我爸爸就是这样叫妈妈的,他们说这样他们就会永远在一起,我也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一起谈恋爱,一起结婚,一起生小心肝,小宝贝!”

  艾炎子紧闭着眼睛躺在水底,身心一片慌凉,“哥哥,你在做什么?”

  艾叶子看着平静清澈的水,倒影着水底的人影,担心不安的喊着,“哥哥,你快上来啊!上来啊,哥哥,你怎么了?”

  艾炎子不顾岸上那急躁不安的呼喊声,仍然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等你可以帅气地骑着自行车载着我去兜风,在海边浪漫的向我告白,我们就在一起!”

  “好啊,就像电视里一样,当我酷毙的骑着自行车载着你到海边,买好多玫瑰花送给你,我们就在一起!”

  “那我们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艾炎子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让自己感觉躺在海里,蔚蓝的海水向前方无限地延展出去,没有止境。

  “哥哥,你没事吧?哥哥,哥哥,你到底怎么了?”艾叶子盯着水面上时而被雨点打散的人影,时间一秒秒的过去,气炸呼呼,“砰~”心急如焚的跳进游泳池。

  “哥哥,哥哥。哥~”艾叶子由于心急和技术掌握不够,进水时生生的被呛到,头想要探出水面呼吸,就拼命地挣扎,两条腿不停地蹬着水,笨拙的动作让她在水里翻了几个跟斗。

  总是抓空的艾叶子,手腕突然被人握住时,也很快被拉出水面,呛了水的在狼狈的咳嗽,不停的咳,“啊~好难受。咳咳~哥哥,我,咳咳~”

  “你不是旱鸭子嘛?怎么可以跟着跳下去?没事的,水位没有你高。”艾炎子言怒的蹙着眉心,揽住她的腰,紧紧的搂入怀里两腿一蹬向岸上游去,“你疯了嘛?怎么可以跳下去?”

  “咳咳咳~咳咳~”艾叶子剧烈的咳嗽着,望着艾炎子关切的目光,“这不都是因为哥哥你。”

  艾炎子的余光瞟着被灯光照的波光粼粼的水面,轻飘飘地抬手拨开她的碎发,“对不起,外面很冷,快回去换身衣服,小心着凉。”

  艾叶子拍开他的手,带着怒气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只是心气浮躁,想静静心。”艾炎子微微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讨厌。真的好讨厌,我讨厌哥哥。”艾叶子伤心的推倒跪在地上的艾炎子,起身奋力跑掉,凉了半截的心感到一阵阵的疼痛,眼眶的泪水止不住的流。

  艾炎子清楚的看见一滴清澈的液体在她眼角滑落,眼底深处流露出笑意,无可奈何的说道,“我只是想让冷清的水把身体的高温熄灭的刹时,找回理智,点醒了自己所有的意志。”

  艾炎子眉头轻蹙,垂下眼,看着水中的倒影沉思。

  诺陌希撑着伞送沐筱琪走到家门口,沐筱琪抬头看着

  诺陌希用手撑起的一片“晴天”,精致的面容上带着愉悦的笑容,“你回去吧!不然,人家开着摩托车的要一直淋雨,会生病的。”

  诺陌希表面上不为所动,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拉住沐筱琪,一语不发地走上前贴近她,轻轻地靠着她,胸口焚烧着一股闷窒的疼痛,因为不得不强迫自己不去挽留。

  沐筱琪轻轻的拍拍他的背,顺意的对视着他凝定不动的目光,深如大海,“你怎么了?”

  诺陌希凄楚地望着她,蓝色的眼眸带着淡淡忧郁,“打着伞进屋。不是还有一小段的路嘛?”

  “那你快上车吧,我走了。晚安。”沐筱琪听话的接过伞,乖巧的转过身,跨出沉重的第一步,心里有被撕开的疼痛,不要再想回头,离开后还有永恒,所以你的转身便是勇敢。

  原本只是半边肩膀曝露在雨里的诺陌希现在更是毫无遮挡之物,全身心留在大雨中,注视着沐筱琪娇弱得他双臂一张便能窝藏在心里的背影。

  “砰~”

  沐筱琪终于停下脚步,再也没有办法沉默下去了,转身看着车子离开,眼眶顿时湿润了,热泪夺眶而出!

  不要留恋,不要生气,也不需要流泪。

  下雨就分不出雨水和泪水,就让它下到我回来为止。

  沐筱琪撑着伞又跑出去,站在路边,隔着雨幕望着马路,踌躇的转了一圈后,缓缓把伞放下,在伞后蹲下暗暗哭泣,伤心无助,“再见,诺陌希。”

  “哥哥,不要。哥哥,”清晨,艾叶子从睡梦中惊醒,无助的大喊道,“哥哥,哥,”

  一个佣人听到呼喊迅速跑进房里,担心的说道,“怎么了?小姐,你怎么了?少爷一大早就出门了,不是说要出去旅游嘛!”

  艾叶子抓起床边的手机,快速的按了两下,“嘟~嘟~嘟~哥,你在哪里?”

  “我在路上,在开车。”艾炎子倾身过去按了一下免提,“你身体怎么样?有没有感冒,受凉?”

  “没有。”

  “我是想跟你打声招呼来着,可是,看你昨晚折腾那么晚,睡得那么香。”艾炎子看着前方,淡淡地说道,“没有再生气吧?哥哥可是很怕你不开心。知道?”

  “哥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艾叶子对着手机沉默了几秒,继续说道,“我也会替你照顾好自行车。”

  因为免提的缘故,艾炎子听后自然转过头看着沐筱琪,淡笑着说道,“谢谢!你再睡一会儿,挂了。拜拜~”

  “嗯!拜拜。”

  艾炎子挂掉电话松了一口气,一阵微微的沉默,“你也睡一会,看你那肿肿没有精神的眼睛。昨晚很晚睡嘛?”

  “有些话可能你不想听。可是,我必须说。人不能沉浸在过去,baby约定什么的,只会让你活在梦幻里。”沐筱琪眸光看着前方,淡然的说道,“不行,太幼稚了。即使过去有多么美好,人都应该生存在现实中,痛了就是痛了,快乐就是快乐。为什么要为过去活着?”

  “忘记了就意味背叛,”艾炎子英挺的眉头高高扬起,嘴角扯出一抹平和的弧度,淡淡说道,“你的人生因为陌希重新开始,那我会为她而结束。是一样的,知道嘛?”

  “你这样会迷失自己的,看不到身边的人。”

  “那样,我也不介意。”

  “我睡一会。”沐筱琪微微侧过身体,艾炎子体贴的替她放下靠背椅,眼角蕴出阴郁和寂寞,淡淡的忧伤挂在眼角,心情就如三月的清凉,淡如轻烟,悄然落在摊开的手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还是那样的期待,想念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厌恶。所以,拜托,像太阳一样走进我的世界,不要让我这样凝望着你。

  “不喜欢,我只爱你。”红晕的脸蛋,坚定明亮的眼神,含羞的模样深深的烙在诺陌希的心里,诺陌希望着镜子愣神,忍不住用清凉的指尖触碰自己的薄唇,回忆着昨天那犹如闪电之快触电般的吻,薄唇不禁缓缓往上扬,“是第一次。”

  “干嘛呢?在想什么?”诺陌冉走进房间就见诺陌希嘴唇如孩子气般微嘟,望着镜子自我陶醉,眸底划过一抹疑惑不解,缓缓问道,“Eye yipi l ooh,你到底在干什么?”

  诺陌希视线移开令自己发呆的镜子,洋溢幸福的双眸还是无法掩盖起来。

  诺陌冉玉葱般的手指掩饰住唇瓣,脸蛋泛着红霞的云朵,“你不会是在想那种事?”

  “昨天,她kiss我。”诺陌希挤出一点乳液,涂在脸上轻轻擦拭着,“你有什么事情?这样走进来。”

  “哦,刚才叶子来电话,问你在不在家。不知道有什么事,她为什么不直接打你的电话。”

  诺陌希理了理额头前碎发,“嗯。”

  诺陌冉止不住多说了一句,“她好像生病了。声音有些不对劲。”

  “嗯。”

  “少爷,老爷已经在车里等着了。”

  “嗯。”诺陌希站直起来,淡然的看着比他矮很多的诺陌冉,邹眉说道,“她需要的是医生。”

  诺陌希不等诺陌冉开口,就自顾自的从她身旁走出去。

  “呵。”诺陌冉失望的笑了一声,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

  “小姐,昨晚还亲自喂诺家少爷喝药呢!”

  “你撒谎吧。小姐自己生病都不去碰药,那么怕疼,那么怕苦,娇生惯养。”

  走到楼梯口,诺陌希顿时停下脚下的步伐,心里猛然不是滋味,瞬间打破了先前所有的好心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