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触摸你给的伤

第四十一章 艾叶子的入住

触摸你给的伤 微爱纯 3185 2016-03-17 09:47:47

    男孩鼓起腮帮,瞪圆双眼,“会怎样?”

  诺陌希摘下墨镜,蓝色的眸子没有一丝的掩盖,就这样赤果果的直视着男孩,“害怕了嘛?像你这样的井底之蛙,我不喜欢弱势的情敌。”

  袁小新看到他的眼睛,吓得大喊‘妖怪~’跑开。只有男孩仰望着,淡定的注视着诺陌希的眼睛,许久开口道,“我没在害怕。就算你有第三只眼睛,两张嘴巴,五条腿,高的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我都不会害怕的。”

  诺陌希淡淡的扬起嘴角,伸出手说道,“诺陌希。你叫什么,几岁了?”

  男孩也同样伸出右手握住他的手,酷酷的说道,“郑承泽,6岁了。”

  诺陌希心生一念,手臂微微发力,“我在你身上看到我的小时候。”

  “那又怎么样?我并没有因此感到荣幸或是庆幸,相反有一点讨厌自己。”郑承泽咬着牙齿,不甘示弱的小手跟着捏紧。

  诺陌希的双眸里流动出一丝淡淡的寒光,手臂渐渐的加大力度,“刚刚才教过别人要学会表达内心的感受,你忘记了嘛?疼了也应该说出来,我很疼。”

  “男人是不会喊疼的。”郑承泽眉头越来越深,额头和鼻头也有热水溢出。

  诺陌希盯着他的眼睛,忍不住放开手,蹲下身子,握住他通红的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淡淡道,“脖子酸不酸?以卵击石,真正男人是不会这么愚蠢。”

  郑承泽见手上的束缚松了,更加倔强的看着诺陌希的眼睛。

  诺陌希伸手将墨镜重新架回鼻梁上。

  郑承泽走上去一步,将诺陌希的墨镜摘下来,认真的说道,“我喜欢你的眼睛。很大很深,像电视里可以容量很多水的大海一样。”

  诺陌希真诚的露出笑容,将小身子板的郑承泽抱起,大大的转了三圈大圈圈。

  “诺陌希,我们和好吧!”

  诺陌希停下来,好笑的说道,“为什么?你前前后后讨厌我还没有超过一个小时呢!”

  “我们做朋友吧,男人的朋友只需要感觉对了的时候是朋友,我喜欢你。像是爱情,日久生情。”郑承泽说着双手环绕着诺陌希的脖子。

  诺陌希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开口说道,“那就成为朋友吧!男人和男人的朋友。”

  沐筱琪和老师们在房间里替孩子换上新衣服,忙的不可开交,见诺陌希走进来,忙活着手上的事情,也不忘说道,“你去哪里了?说好来帮忙的,自己一个人跑去偷懒,大少爷就是大少爷,拿你没法子。”

  诺陌希把郑承泽抱到沐筱琪身边,“这个才是真正拿他没法子。”

  “承承,你。你们两个?是什么情况。”沐筱琪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亲如兄弟的姿态。

  黑暗的小木房里,侑圣宇和艾炎子一脸玩味的看着满身伤痕的跪倒在地的打手。

  “你们认为你们招惹的人是谁?像你们一样的蚂蚁嘛?找到你们对我来说是登天嘛?真的什么都不说嘛?”艾炎子看着阳光偷偷的从缝隙跑进来。

  侑圣宇眼里的戾气毫不掩饰的直视着他们,“我们没什么耐心了,对于 流氓 的你们感觉只能用粗俗的方式让你们开口了。想试试嘛?”

  “等一下。”艾炎子叫住准备动手的保镖,走过去蹲在一个大汉面前,“我喜欢你们敬业的态度,但是我没有那么大的胸襟站在你们的角度为你们思考。医院怎么说?手下太轻了是嘛?真的不想要了嘛?比起花力气让你们受点皮肉之苦。”

  大汉吓得脚抖索,抬头急忙的拉住艾炎子的大腿,害怕的说道,“我说。我说。”

  艾炎子嫌弃的拿开他的手,挑眉说道,“我不要你的供词。而是警方。你也愿意嘛?”

  “我,我。”大汉有些犹豫不决的低头思考。

  “你要是去了,我们会杀了你。”

  “我们是男人,竟然收了别人的钱就要扛到底。”

  “不讲江湖道义的男人,是空有一副皮囊。”

  旁边三四个一条经,显正义的大汉插话打断。

  艾炎子站起身双手插进裤袋里,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没文化真可怕。只有愚蠢的人才在别人都不在意的承诺上傻傻的坚守。他们是有钱人啊。何必欺骗自己的心呢?在这个世界,你们之所以会这样,过着和别人不一样的生活,不是因为你们没钱没权使然的。而是,有太多比自己有钱的人不懂的疾苦。按照你们的实力努力的从不正当的途径赚钱玷污自己的灵魂还不如拿这些时间去怨恨那些有钱人。我也是,他也是。我们能够如此容易的找到你们,是因为你们去的医院留下的病历是他们家集团旗下。”

  一个大汉冷笑道,“竟然你自己都说了自己也是那种人,你认为我们还愿意帮助你们嘛?”

  “没错,我确实也是那种人,从小过着你们幻想的生活,繁华如梦。但是,我可以让你们开始新的生活,给予你们能力相应的工作。”艾炎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媚眼写满危险道,“我们之间没有我需要你们帮助的说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就是犯罪未遂。只要我不把原件录像交给警方。对于未遂犯,负刑事责任是当然,但是对于自守的罪犯刑法规定的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你们考虑一下吧。”

  大汉忍不住确认的问道,“让我们重新生活,是真的嘛?”

  身后轻敲着木头的声音传来,艾炎子悠悠 的道,“嗯,这对于我来说是小事一桩,像我身边的保镖一样。我没理由耍你们。我现在就要知道你们的答案。”

  领头的大汉百般思考,果断的说道,“我们愿意。只要你说的这些你都可以做到。”

  侑圣宇拍着手掌,走上前道,“Good,这样贾家故意杀人罪是逃不了了。”

  艾炎子淡淡的笑了一下,开口说道,“呵呵,只要立案,贾家这次的危机是过不去了。对学校施加的压力定会中止。而你们的死对头光华医院股票也必定大颠,陷入困境。到时你们就可以理所应当的把它收过

  购。”

  侑圣宇忍不住笑出声,“我真的是小瞧你了。”

  “是陌希的主意,我可不敢承受。对了,我会大肆的传播压制贾氏翻身,但是,我也有一个要求,你们需要的资金必须是在我们Noble Bank进行交易。”

  侑圣宇显然没料到艾炎子这样回答,愣了一下,饶有兴趣的说道,“这个总不是陌希说的吧。”

  “呵呵,那是因为他知道我会开口。”艾炎子扯着嘴角,精致的媚眸迅速褪色去精光。

  随着一声‘滴’,沐筱琪带着诺陌希他们进门,“承承,姐姐家里有点乱,你小心点。我马上去收拾。”

  诺陌希脱掉鞋子,一边说道,“你会做家务嘛?”

  “我为什么不会,只是做的没有别人那么好!咦,怎么回事。”沐筱琪走进大厅,看着与之前不一样的粉红装饰,但是,挺整齐干净的,“这些都是什么时候弄的?是炎子,我喜欢。”

  郑承泽换好鞋子跑进来,不喜欢的说道,“姐姐,好少女哦。”

  “你的爱好和外表差很多。小男人,你去把衣服放进客房,应该是熟门熟路了吧。”

  “嗯。我上楼了。”郑承泽背起书包,快步走上楼。

  沐筱琪腼腆的坐在沙发,眼里闪烁着期待和害怕,“你怎么了?人是你要带过来的,现在支开他的人又是你。”

  诺陌希走过去,坐在她的旁边,缓缓的说道,“为什么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出来,你知道我现在的心都是忐忑的。”

  “问过去的事情?我知道没人愿意提起的事情,一定是不好的事情。我害怕自己又要因此退缩,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可是,我的心还是有点别扭。只是不愿意去触碰,这个和你没有一点关系。”沐筱琪说着说着有些自卑的低下头。

  诺陌希伸手握住她的手,认真的说道,“他对你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那天,我所看到的一切,你理解到的,都是假象,骗人的。所以,你的心里不要有任何的抵触,对我。至于蓝虞媗。”

  “我知道。要让一个人死心,不是头也不回的离开。我明白,你是故意的。与你的性格无关。”沐筱琪倾身过去,紧紧的拥抱住诺陌希的身体,把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有些悲切的说道,“即使晕睡过去,我也能清楚的感受到生死一线。我的梦,像梦一样的那段时间里的那些事情,我脑海里全都是你。我生气的时候放映的也是你,我喜欢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真的很希望你就在我的面前。”

  诺陌希有太多的言语只能汇成一个拥抱,来回应沐筱琪的所有情绪。

  “我过来不是为了看到这一幕的。”不知什么时候艾叶子就这样的站在旁边,不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如胶似漆。

  沐筱琪吓了一跳放开诺陌希,抬头看着来者,不悦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不欢迎你。”

  艾叶子看看自己的行李箱,败兴的抿了抿嘴唇,“不够明显嘛?我要住进来了。我花钱装饰的房子,这个理由足够充实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纯纯:亲爱的读者,点击收藏,给我最大的动力,谢谢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