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触摸你给的伤

第四十五章 诺陌冉的心

触摸你给的伤 微爱纯 2981 2016-03-23 15:07:05

    “Stop。”Jane捂住耳朵,斩钉截铁的说道,“I wish you lots of happiness 。”

  诺陌希冰冷的眼睛有些缓和,艾炎子坐在一旁显得十分尴尬的喝着咖啡,不是,是替诺陌希感觉尴尬。

  Jane耸了耸肩膀说道,“You don't have any news, I came Chinese for you。I Chinese boyfriend would come to meet me。晚上机票。”

  诺陌希淡淡的说道,“Srooy。”

  Jane拍了拍手,建议道,“How about a drink?”

  “Sorry, I'm busy。 炎子你陪陪她。”诺陌希起身淡淡的看看Jane一眼,转身离开。

  Jane拿起杯子用力摔在地上,看着诺陌希的背影喊道,“You remember the life of me, I remember you come to the World。 ”

  诺陌希的步伐没有任何迟疑停顿,一如既往。

  艾炎子低下头,一脸叹惋。他明白为什么女孩子会喜欢诺陌希,因为他有一颗别人想要去触摸的心脏。

  豪华奢侈也不失品味的家居餐厅,灰与白分明的格子设计给,墙壁、地板、椅子、长方形的用餐桌,都注释着有很多规矩和束缚。

  每个人都在各自用餐,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沉着而低调,像全世界只剩下自己般宁静。

  一个硬朗的男子放下筷子,拿起金闪的餐巾擦拭了下嘴,“陌冉,汇报一下你手里的工作。”

  听者纷纷停止手里的东西,诺陌冉嘴角嚼动了两下吞下去,恭敬的说道,“是。关于春凡度假村的开发方案还在研讨当中,和e公司的交易明天我会亲自过去验货确保无误后签约,另外易于集团准备向我们新技引进一大批机械,我已经上报美国总公司。今晚八点半我会过去与他们详谈。”

  男子严肃的说道,“不要有任何的失误。这点小事情。”

  诺陌冉一脸顺服的应道,“是。”

  那云佳看不去下去,低声唤道,“威钟,陌冉最近要忙于考试,可是松懈的事情就暂且放一放。”

  诺陌冉看着对面的母亲,摇摇头低声说道,“妈妈,我没关系,不会影响到的。”

  诺陌希待不下去了,喝了一口水很快起身准备离开。

  诺威钟头也不回的板着一张脸说道,“你现在在做什么?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知道了嘛?”

  诺陌希不服地咬了下牙,拿开椅子重新坐回去。

  “和艾家小女儿怎么样了?”

  诺陌希淡淡的说道,“感情和金钱不一样,我不需要刻板一致向你报告。”

  诺威钟拍了一下桌子,厉声道,“你以为我对你在家里的事情一概不知?你记得你的本分。”

  诺陌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转头看着他说道,“正好,我想要尝试和你抗议。”

  “你是我的儿子。你的所有都是我给的,包括你的生命。”诺威钟全身上下无一不透露着威胁和危险。

  此刻的诺陌希,在他面前就显得小巫见大巫。

  诺陌希修长的手指一放,手里的酒杯哗然掉落下去,与地面发出清脆水灵的声响,暗红的液体沾上他洁白的皮鞋。

  “我会听你的,不论什么。”屈服带着一丝冷冽的声音,撞击着四面墙壁。

  诺威钟冷哼一声离开,留下怔住的诺陌冉和那云佳。还有,无力反驳的诺陌希。

  明暗朦胧的辽阔草坪,中间隔着一条小河,发出大自然的曲目,诺陌希站在阳台看着这一切,卫衣被风吹的声声作响。

  诺陌冉站在门口,敲了敲已经敞开的玻璃门。

  诺陌希回头,俊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头继续欣赏着夜色。

  诺陌冉走到酒架倒了两杯红酒,悠悠拿给诺陌希,“来,我们庆祝你的第一次。”

  诺陌希接过酒杯,不解的看着她,诺陌冉笑了笑说道,“你第一次向爸爸宣泄不满的离开,第二次控诉爸爸的抵抗,第三次。”

  诺陌冉的声音猛然消失,随后沉思了一会又说道,“总之你做了很多人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我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所以你要会成功。”

  诺陌希把酒放到一旁,看着诺陌冉红着的眼睛,用手为她擦拭唯一的一滴泪水,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没能早早的接过加重在你肩上的担子,姐,对不起!”

  诺陌冉伸手圈住诺陌希的腰,脸蛋紧紧的靠着他的肩膀,只想找到一丝慰籍,“我不知道要去哪里诉说,所有不满委屈不断的填充我的心脏,我的清理只会让自己看清角落里残留的肮脏。”

  “商讨不顺利的话,就放弃吧。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会让你去追逐你想要的。”

  诺陌冉倏然放开诺陌希,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你喜欢侑圣宇。”诺陌希不以为然的看着她,转身举起酒杯眺望远处的光,“你觉得自己隐藏很深,还是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触动爱。”

  诺陌冉双眉一挑,原封不动的立在一旁,踩着回家还来不及脱掉的高跟鞋。

  “那就是喜欢,但是,你却总把它当做神经错乱的错觉,莫名其妙了很久。”诺陌希说完了便是一片沉默。

  “不早了,早点休息。晚安。”诺陌冉缓神过后看到这种情况,冲冲离去。

  诺陌希可能没有意识到他的话会让诺陌冉彻夜失眠。

  嗨到极致,杂乱的声音贯彻在包间里,艾叶子举着话筒,泪流满面,含情脉脉的唱着,“只怪我们爱得那么汹涌

  爱得那么深

  于是梦醒了搁浅了沉默了挥手了

  却回不了神

  如果当初在交会时能忍住了

  激动的灵魂

  也许今夜我不会让自己在思念里

   沉沦

  心碎离开

  转身回到最初荒凉里等待

  ……”

  “Bottoms up!”沐筱琪和Jane拿着大酒杯碰撞,两人都显得豪迈一饮而尽。

  艾炎子在一旁看的心慌,心疼自己的妹妹,疼惜身边两个女人不顾身体贪饮,不管怎么说,怎么阻止就是反弹的厉害。又回头另一边在贪吃消灭着零食的郑承泽,只能显得十分无奈。

  “她们两个怎么了?”

  “她们?我不知道。”郑承泽摇了摇头不理会继续之。

  Jane一脸嫌弃的看着要死要活的艾叶子,提议道,“Let's go to karaoke!”

  沐筱琪随着她看过去,昏暗的灯光依然能看到艾叶子脸上有泪水不断的砸吧在地,“的确很难听。Sorry, I'm tone-deaf。 My singing is out of tune。 ”

  Jane和沐筱琪的话题十分投机,忍不住问道,“Could I see you again?”

  “嗯,我也很喜欢你。来,Have another cup,will you?”沐筱琪有些醉意的拿起杯子,笑着看Jane。

  “ok!”Jane照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做着OK的手势,拿起短杯重重的碰了一下。

  艾炎子伸手抢过沐筱琪的酒,替她喝下,看着沐筱琪眼角湿润,“Enough,Jane。If you really can't finish your promise to ,then please do not appear in my sight,,don't hurt yourself this。”

  Jane挑眉,大声的喊道,“Speak louder,please。”

  艾炎子看了艾叶子一眼,苦着脸说道,“三个女人一台戏,算了,你们闹,闹吧。”

  沐筱琪突然伸手一拉,艾炎子猛然靠近她,在她的唇前停住,不解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你看清楚了嘛?”沐筱琪眼睛灌满泪水,透明的怜悯和同情的看着艾炎子。

  艾炎子鬼死神差般重新审阅沐筱琪一番,在黯然的灯光闪烁下,喃喃分析道,“白皙的皮肤,头发遮住额头还有好看的眉头,此刻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活力,给人的感觉是疑惑,玲珑的鼻子,最后,最后是 sex y的嘴唇,让我不敢侵犯。这些怎么了?”

  Jane识趣的给他们让出更大的空间,毕竟她的世界是传统的中国永远形成不到的,她并不奇怪,疑惑,也不觉得此时,两人的姿势有多么夸张。

  许久,沐筱琪抚摸着艾炎子的脸庞,泪汪汪的眼睛无限情感的注视着他的媚眼,最后终究是管不住自己的心,语重心长地问道,“你认不出我,即使靠的再近,不是嘛?”

  艾炎子感觉耳边,心里轰的一声,只听到自己理智余响的声音,像被刺耳到过后,听不清楚,要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沉入彼此的世界

  又渐渐走远

  越想要放开 却越放不开

  关于你的一切

  你不能爱我

  你选择离开我

  你留下的空白我要怎么填满

  你不能爱我 你已经离开我

  ……”

  艾叶子柔和,注射着感情的声音,比起原版确实是另一种感觉,它灵动的回荡在悟者心里的深处,拨动着弦。

  艾炎子眯起眼,起身没志气的,脚步自动往旁边退后两步,保持着距离。

  沐筱琪理了理被压邹的衣服,唤来Jane又拼酒在一块。

  艾炎子披上外套,移动双脚走出去。

  沐筱琪倒满酒,看着艾炎子的身影猛的的喝了两口,不小心呛到了,止不住咳嗽。

  对不起。在我不知道如何开口前,请你的手稍微松了松。

  艾炎子站在门口,躺靠在墙壁,媚眼满是迷茫,不是森林里迷了路的动物,而是那种害怕回家的动物。

  我的心积压的那些,在你面前却是一触即发,第一次,I feel a little tremble in my heart。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