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触摸你给的伤

第三十九章 度数的性质

触摸你给的伤 微爱纯 3044 2016-03-17 09:43:40

    诺陌希淡淡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来。”

  “不要说的这么绝情着提醒我,我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我威胁你要开记者会公开我们两家的意向,你也不会如此轻易之快站在我面前。我也明白,你愿意如此委曲求全,是因为刚刚醒来不久的沐筱琪,不想要让她再受打击。我真傻,干嘛要这样子。”艾叶子说到后面,语气都快酸哭自己。

  诺陌希的目光带着锐利的阴鹜,冷酷道, “我不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之所以过来,只是想要认真的警告你,不要做任何傻事。”

  艾叶子调皮的笑着说道,“谢谢。你百忙之中还关心着我。”

  诺陌希望艾叶子咧嘴笑得灿烂,不再说话。

  “我好想你。”艾叶子淡淡地说着,却难以掩饰眼里的那分苦涩。

  诺陌希看着她嫣红的脸蛋,冷漠的开口,“还没喝多少酒,不要在这里耍酒疯。”

  “我想你了。是真的想你了。”艾叶子哭着扑进诺陌希的怀里,双手环上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脖颈,汲取他身上的味道,“过去的一个月,你不是去校长室,就是呆在医院里。我等在你会出现的地方,只想看你一眼。多么想要开口,你却总是冷淡,视若无睹擦肩离开,哪怕只是无意的一眼也没有。”

  诺陌希强硬拉开艾叶子,“我是沐筱琪身边过来的。”

  艾叶子听话的放开手,笑逐颜开,“我知道。看都看了,说也说了。我今天的所有事情都完成了。你走吧。”

  诺陌希深幽的眸子迟疑着,一把握上她的手腕,“我送你回家!”

  天色也黯淡下了,艾炎子双手握着方向盘,愤愤不平的说道,“我们还要再在外面多久,呆在车里多久?你不饿嘛,先进去吧!”

  “诺陌希,快来了。他说的会很快回来的。”沐筱琪依靠在窗边的姿势不知保持多久。

  “是啊,所以就等在门外迎接你的全部。”艾炎子泄气的趴在方向盘上面,抬头看到房子里的灯光是亮着的,问道,“恋路,你家里是用什么灯?”

  “也有感应灯。声控。” 沐筱琪不解的看着他,“怎么了?”

  艾炎子盯着房子,摸索着车门,着急的说道,“你坐在车上,把车门反锁起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下车。你不要拖累我。”

  “嗯,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沐筱琪望着已经下车的艾炎子,消失在房子前,整颗心变得忐忑。

  艾炎子听着响声越来越大的源头,一步步靠近,只见两个大汉正像嬉戏的小娃一般无赖胡闹,见到东西就摔,还摔的越起劲。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名鼎鼎的江南大盗,长得也挺贼头贼脑,你们不应该蹑脚蹑手,鬼鬼祟祟的嘛?如此正大光明是想做甚? 送你们四个字,鸡鸣狗盗。”艾炎子双手环抱,倚靠在墙壁,溢满笑意的媚眼闪烁着轻蔑,但说着说着越发奇怪。

  而两位大汉倒也显得磊落,似乎并不介意被人发现。

  艾炎子知道自己上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想要转身离开,却被一位大汉紧紧的勒住身体。另一个大汉也站出来拿出绳子,欲将他制服。

  “啊!啊~”门外传来的一声声惨叫让艾炎子也顾不得其它,抬腿踢开面前的大汉,助力一百八十度大翻身,反手捏着大汉的脉搏,膝盖狠狠的抵制在他的后背,让他跪倒在地。

  另一个大汉迅速爬起来,从侧身挥去拳头,艾炎子微微一躲,拿起手边的花瓶重重砸在他的脑袋上,大汉血液慢慢渗透出来,缓缓倒下去。

  “快点送你的同伴去医院。”艾炎子放开脚下的大汉,转身跑出去。

  一辆法拉利被四五个人拿铁棍包围着,一个男子握着拳头敲响着玻璃,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

  沐筱琪偏过头,紧闭着双眼,手死死攥着安全带,极力地压抑着自己的紧张和害怕。

  男子们踏上倾斜的车头,甚至跳上高高的车顶上,用铁棍有一下没一下的“砰砰砰”地敲着车窗玻璃,脸紧贴上玻璃摆出恐吓的模样。

  沐筱琪突然摆正身体,恢复了她一贯的冷静,拿出手机……

  男子们大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铁棍,气势汹汹的砸向车头玻璃。

  “哗啦啦……”

  “啊~” 疾雷不及掩耳,沐筱琪给这猝不及防的声音弄得措手不及,手一抖手机不留意就掉到地上。想要弯下身寻找拾起,无奈耳朵受不了外面震耳欲聋,嘈杂的响声,伸手堵塞着耳朵不听。

  艾炎子看着眼前的场景,手不自觉紧握,怒发冲冠的冲上去,弹跳起来将其中一名男子摔倒在地。

  沐筱琪看着熟悉的人影,猛的伸出手准备打开车子。

  艾炎子手掌用力将车门关回去,“我不是说了好好呆在车里。”

  个个糟糕得像狗窝般的男子,跳下车子看着倒在地上的同伴,挥动手中铁棍,骂道,“小子,你是谁?我们可没有管你这号,不过,你命真好,因为我们要亲手喂饱你。”

  艾炎子扬起嘴角, 暧昧 的说道,“ I was her lucky god。就是幸运神的意思。她的幸运神。 ”

  男子走到艾炎子眼前,奋力一击,艾炎子微微一躲,砸向汽车的车窗玻璃。

  艾炎子挥起一个漂亮的左勾拳,将人打到在地。

  男子们眼见情势不利,紧捏着铁棍,会意一声,将艾炎子包围,一哄而上。

  艾炎子凝神注视着敌人攻来的一招一式,随机应变着,一招一拆。

  一个,两个,三个,沐筱琪见大汉都是莫名其妙的倒在地上哀嚎着,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他们没能再爬起来。

  艾炎子捡起铁棍对着脚边屁股朝天的男子实行仗责。

  沐筱琪探出个头,毫无顾忌走下车,看着躺在地上的大汉,惊讶道,“他们怎么了?你怎么可能?怎么做到的?”

  艾炎子扔下铁棍拍了拍手,很悠闲的说道,“我的力气远远不及他们,横冲直撞,硬拼的话怎么可能。要智取,反正没有实力,与其任人宰割,为什么不把主动权握在手里,发起进攻。喂,恋路,我送你一句话,男人最脆弱,致命的是千古不变,一直通。”

  沐筱琪听了忍不住笑了,认真的说道,“那你还好吧?没有受伤?”

  “嗯。我没事啊,你有没有被玻璃刺伤?” 艾炎子笑嘻嘻走过去,拉着沐筱琪的手仔细的检查着。

  “被刮破皮,但是我没事。没有流血。他们要怎么办?”

  艾炎子走过去对着躺在地上打滚的大汉说道,“我下手也不知轻重,你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 ”

  壮汉们听了顿时从地上爬起来,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那么神速的离开了。

  艾炎子回头看向沐筱琪,问道,“现在可以进去了嘛?车是坐不了了。”

  “我们进去吧!”沐筱琪淡淡的回应着,转身不理会艾炎子自行进去。

  艾炎子抿了抿嘴,紧跟上去。

  沐筱琪望着凌乱破碎的客厅,艾炎子笑了笑,走过去蹲身拾起东西,“没事啦,坏了正好可以换新的。我帮你整理。”

  “我肚子饿了。”沐筱琪带着撒娇的口气说着,一幅小女人的姿态。

  艾炎子一脸惊愕地看着沐筱琪,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随后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说道,“恋路,你不会煮饭?”

  沐筱琪捂着肚子,僵硬的点了点头。

  “哈哈!煮饭都不会,你这十八年来是怎么过得?算了,算了,我来。大显身手给你看看。”艾炎子止住笑容,我什么时候有学过做菜啊,想了想正经的说道,“还是算了,今天我确实没有准备,心情也不佳,还是改天吧!我们叫外卖好吧?”

  沐筱琪撇了撇嘴,“算了。我还是下面吧,只用三分钟。你要不要?”

  “嗯。”艾炎子待沐筱琪进入厨房后,咬着拇指纠结道,“我不会做饭嘛?没学过就是不会?”

  沐筱琪拿两盒方便面走出来,“你要吃烂点的?还是嫩点,有嚼劲的?”

  “怎么这么快?你不是说要煮面嘛?怎么变成泡面了?”艾炎子走过去帮她拿着放到桌子上。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有调料包干嘛要自己动手。”沐筱琪撕掉上面那层盖子,熟练的搅动着面条。

  “吃泡面的时候你会把上面的盖子撕掉再吃?”

  沐筱琪骤然停住了,两眼凝视着艾炎子,“嗯。上面还有蒸汽,那样会总碰到我。我可以问你过去一个月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在沐筱琪询问眼神的注视下,艾炎子自然的说道,“你是指你应该知道的改变,还是什么?好像没有诶。”

  “哦,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密码?”

  艾炎子讪讪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因为经常出入你家,为了方便,虞媗就直接告诉我!”

  沐筱琪讨厌地看着艾炎子一脸笑意,“两人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嘛?”

  “什么程度?这个度数又是什么性质?”艾炎子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求解的看着沐筱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