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触摸你给的伤

第三十六章 三个人的关系

触摸你给的伤 微爱纯 3001 2016-03-16 13:46:23

    侑圣宇一把推开门,释然道,“诺陌希,沐筱琪她,”

  “她怎么了?”诺陌希微蹙了一下眉头,双手不禁紧张打翻旁边的医疗物品。

  “不用死了。”侑圣宇放开把手,靠躺在门上,扯出一丝欣慰的笑容,“现在,终于,你们可以在一起了。”

  诺陌希和蓝虞媗同时松了一口气,“庆幸啊,竟然没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蓝虞媗说完就走出去,留下诺陌希和侑圣宇回味着和吃惊。

  艾炎子看着蓝虞媗忧心忡忡的离开,不解的问道,“她要哪?不去看恋路嘛?”

  侑圣宇重中之重的拍了一下门,就追出去。

  诺陌希好不容易平坦下来的心,又起波澜。

  侑圣宇拉住蓝虞媗,挡住她的去路,“蓝虞媗。你不想做些什么嘛?就算,再怎么不想表态,也请说说看吧。”

  蓝虞媗好笑的甩开他的手,无语道,“你要我说什么?”

  侑圣宇努力平息心中的怒气,心平气和的说道,“三个人的关系。这样的关系,不应该好好整理一下嘛?”

  “我好像听懂了。在爱人醒来后能看到顺眼明媚的世界。爱情的最高境界。你,你变得不像我认识的你。我只会感慨,仅此而已。 ”蓝虞媗漂亮的大眼睛的水珠就快要溢出来。

  “对不起!可是,这不也是为你好嘛?不要受伤,伤害任何人。”

  “为了我好,真的起到疗伤的作用。我说说看,扮脆弱装可怜,这样诺陌希是不是就能喜欢我。利用筱琪和我这么多年的感情,热泪盈眶求她不要带走诺陌希。还是说,和你一样,无力的放手。”蓝虞媗捋了一下头发,嘲笑道,“怎么什么话也不说了。无力的,是不是说到你心里去?你要从哪个缝隙开始挣扎。他们相爱着,都可以不要命了。你,我到底还有什么权力、主动权。不要搞笑了,我们在他们心里,眼里早就成为了摆设。我就说到这里了,我回去了。”

  侑圣宇忍着眼泪静静地看着擦泪离开蓝虞媗。

  目送蓝虞媗离去,艾炎子看着侑圣宇慢悠悠地走上去,“你到底算什么,你可以这么对她?”

  “原谅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说话都带刺。”侑圣宇有气无力的说着,回头看去。

  “我能理解。我要去趟警局,我也走了。”艾炎子小心翼翼的抿了抿嘴,指了指外面。

  “嗯。要麻烦你了。”

  艾炎子笑了笑点点头就走出去。

  蓝虞媗前脚刚踏进出租车,艾炎子后脚就踏出医院,抱怨道,“怎么可以这么快就拦到车子?”

  “我的车子,我的车子呢?刚才还在,进去上了一趟厕所怎么就没有了。光天化日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一个大叔站在路边大吼着。

  艾炎子反应过后,急忙拦下一辆车子。

  死气沉沉的车里,蓝虞媗一脸不悦的望着窗外,像是在赌气的小孩子。

  “我先开口,你还会这么生气嘛?”有点沙哑的声音悠悠响起。

  蓝虞媗转头看着他,带着愤怒道,“要是她真的怎么样了,怎么办?”

  左如风一幅无关紧要的口气说道,“不用担心,我要的只是她这个人。一个会跳动的心,活跃的四肢,娇美的脸蛋,独特的个性。清理干净后,对我来说还是一样。”

  蓝虞媗愣怔一下,脸色一变,吼道,“我说的是她的生命不是身体。你不知道她刚从死亡线退回来嘛?本来受伤的人会是诺陌希。”

  出租车里,瞬间被一股忧伤和浓浓的阴郁包围。

  蓝虞媗语重心长地说道,“为什么随随便便就扯上一条人命,所有的事情都不像你所预料的套路发展。已经失去控制的游戏,我们就让它结束吧。”

  “不能结束。贾欧洋的死让我掰回局面。我说过了,我只要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左如风眼神变得神秘莫测,伸手轻轻抚摸蓝虞媗的脸蛋道,“你移情别恋了,对嘛?不喜欢我了,却喜欢上诺陌希。”

  蓝虞媗迅速拿开他的手,“我是不是喜欢你,有没有移情别恋,你不是比我还清楚嘛?”

  “的确。我比你更明白。你只是嫉妒沐筱琪拥有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左如风微微扯了下嘴角,拿出照片,若有所思道,“离开这里。这个游戏不需要你的存在了。出国吧,去实现你的舞蹈梦想,我会帮你打点好一切。”

  蓝虞媗哭了,在他面前,哭出来了,眼泪顺着完美无暇的脸颊缓缓的流下。

  左如风拇指轻柔地擦拭着她的脸颊,不冷不热地说道,“十多年来,你第一次在我面前如此失态。一直努力在我面前表现着完美的你,第一次如此毫无顾及的反驳我,第一次敢在我面前肆无忌惮的哭出声。”

  蓝虞媗看着照片,男人那么的逃避,刺痛了她的眼,她的心,哭声越来越大,眼泪像是江水一样飞流直下。

  “到了,不要哭了。”左如风冷冷地命令道,看着等待于门口的艾炎子,不忘说,“因为诺陌希,显得我很可笑。我也不知道,现在喜不喜欢的沐筱琪,想要对你仁慈的心还会维持多久,或许到最后我会疯掉。出国的事,好好考虑一下。只是对于没做到答应你的事的补偿,快点逃走吧!不要擦了,眼泪代表的脆弱,去诠释撕心裂肺的伤口。”

  蓝虞媗停下你擦泪的动作,深吸了一口气就走下车。

  艾炎子快步走上去,看着车窗慢慢升高,隐隐约约坐着一个男人,脸色异常沉重。

  蓝虞媗直径从艾炎子身边走过。

  “等一下。”

  蓝虞媗眉毛紧邹,迟疑的停下步伐。

  “下次,不要合租了,为了自己。”

  艾炎子充满着明朗还有温暖的声音,让蓝虞媗悬挂着的心放了下来。

  艾炎子双手放进裤带,轻松道,“那么,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每件事情都有好和坏两面,孰轻孰重你都可以做到。只是,不要跟自己过不去,那是最愚蠢的。”

  蓝虞媗忍不住回头,疑惑的看着他,“你,难道,你在担心我的安全,怕我有危险,才会一路跟过来?”

  “额,想想好像是这样子。”艾炎子错愕了一下,用修长的手指弹了弹额前的刘海,嘴角扯起弧度坏笑道,“见死不救不是我的 style。 ”

  蓝虞媗看着艾炎子利落的转身,眼里充满着疑惑,“像掺杂多种颜色的颜料似的,看不懂却又能一目了然。”

  漫长的一个月后……

  那云佳揉了揉太阳穴,疲惫道,“学生会会长这个职务你也别惦记着,好好把心思放在学业上。还有,沐筱琪退学的事情,也不要再谈了。我不会再任由你胡闹下去了。”

  诺陌希蓝色的眸子闪烁着倔强,不死心道,“这个月,一天不碰灰就别扭。您再想想吧。”

  “你们都弄出一条人命了,这么大的事你要我怎么压下去,贾家天天向校方施加压力,要一个结果,现在整个学校变得像一把散沙,你还要我怎么做。这个学校,是我的心血,我的梦想,我唯一的事业,你到底要怎么样?天天让我重复着这些。”那云佳说着气愤的将手里的钢笔扔出去。

  笔尖轻轻擦拭过诺陌希的脸颊,划出一道血痕。

  诺陌希只觉得一阵冰凉,但也不顾脸上的状况,“我可以让它恢复原状,只要我当上学生会会长,只要我有了这个权利。拜托了,沐筱琪的事情,也拜托了。”

  那云佳看着他脸上浅淡的伤口,眼里闪过一丝心疼,“我的决定不会变。你只要专心忙于学业,她照样退学。陌希啊,你的原则呢?那高傲冷酷的个性呢?我会阻止你要走向的那条路。”

  “我的原则到底是什么?眼里只有利益,金钱,地位,计谋算尽,没有感情,像机械一样冰冷。没错,曾经我是这样的人,所以说,我也想和别人一样,眼里只有自己喜欢的人。”诺陌希眼里发出巨大愤怒的火光,微微的弯下腰,“打扰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侑圣宇等人见诺陌希出来,迎上去问道,“怎么样了?可以了嘛?”

  蓝虞媗看见他脸上的伤,要想伸手触摸却又怕 弄疼 他,“陌希,怎么会弄成这样?”

  艾炎子淡淡看了蓝虞媗一眼,问道,“还是不肯嘛?”

  “琪就快要醒了。如果,她知道了所有事情,会害怕,会自责,她承受不了。绝对不能让贾欧洋扭曲了她的未来。只有,成为会长还可以干涉董事会的决定,封锁消息。”侑圣宇冷静的思考着,细细道出自己所担心的事情。

  诺陌希敛去眼中的黯然,轻描淡写道,“快捷的方法不可以,我们就走正常的程序。那就参加竞选。侑圣宇,你是在学校呆最长时间的人,形象一直很好,加上你的综合成绩优异,只要好好准备,你一定会成为不二的选择。要做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