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触摸你给的伤

第二十九章 如果说

触摸你给的伤 微爱纯 3324 2016-03-13 17:42:38

    艾炎子走到天台边双手扶着围墙,懒懒的说道,“你带我来天台干嘛?”

  蓝虞媗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滋味,微笑着介绍着这里,“陌希在这里向我告白,在这里对我说交往,这里是我们的开始。”

  “嗯,诺陌希这个人很奇怪,所以他喜欢的女生一定很特别。 Wait a minute。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喜欢你,所以说这些话让我死心?”艾炎子越说眉头越皱越深。

  “当然不是,我知道你叫我陪你拿书只是一个幌子,避免三个人的尴尬才是你真正的目的。你喜欢筱琪?一个在外国待那么久的人连初次见面握手的礼节都会避讳的人,有什么动力能让你想都不想就牵着我的手出来,在场拥有这种力量的人除了筱琪,我想不出第二个人了。”

  艾炎子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让我对你有了全新的定位,但是,这不代表你说的是对的。”

  蓝虞媗走到艾炎子身旁,漆黑的眼睛盯着他,“是对还是错,我并不在乎。习惯了!”

  “你应该会好好珍惜爱你的好姐妹沐筱琪吧,假如有一天,她不再在乎你,或者她再也无法给你她的爱,当你想要伸手再去抓住什么的时候,”艾炎子白皙的手臂缓缓地伸向天空,修长的五指优雅地拢合握成拳,又缓缓地张开手掌,“手心里留下的只是虚无的空白和指间划过的痕迹。空气,甚至空气中的温度,你都无法抓住。”

  “我知道,时间耽误的差不多,我们可以回去了。”蓝虞媗绕过艾炎子朝天台门走去,突然停下来,背对着艾炎子说,“谢谢你的忠告,不过,我还是想要提醒你,筱琪不属于我们这里的任何人,不要对筱琪产生任何想法。”

  艾炎子看着她的背影坚定的说道,“我不会喜欢上别人。”

  一座豪华别墅里偌大的房子却没有开一盏灯,借着窗帘外明亮的阳光照亮点,隐约能看见他在书桌前的身形,在一片黑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冰冷。

  一个老人突兀地出现在书房里,低着头,弓着腰,恭敬地说,“少爷,蒋震东来了。”

  “让他进来!”被挡在灰色面具的面庞透露出一股神秘的气息,冰冷眼神迸发出残忍,显出高贵,王者般气息和诡异。

  开门声响起,一个20多岁的青年人走了进来。

  左如风靠在椅背上,面具下的脸庞没有什么表情的看向进来的人。

  “左少爷。”蒋震东深深鞠上一躬,拿出东西递给老渔,“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

  老渔又谦卑的交到左如风手上。左如风拆开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大叠的照片,快速的翻阅着,最后目光定格在一张沉鱼落雁的女人一脸深情靠近男人的嘴唇,面如冠玉的男人微微侧头巧妙避开的画面,怔了半晌,他紧抿的唇瓣微微开启,“怎么还有除她以外的女人?”

  蒋震东看着左如风,灰色面具在黑暗的衬托下,活脱脱像是从地狱来的魔鬼,隐约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立马解释道,“左少爷,我只是觉得这个画面很美,就,就忍不住拍下来。”

  蒋震东对这股气息很是忌惮。

  左如风发出深沉的笑声,停了笑,一双眼眸闪着不明的火花, “呵呵,相片拍摄的非常好,无论是角度还是光线都十分的到位,不愧是专业的摄影师。”

  “左少爷吩咐的事,震东哪敢怠慢。那我爸爸的公司的项目,”

  左如风抬起头,不着痕迹的瞧了他一眼,才淡淡的说,“你放心,我会遵守约定。”

  “谢谢左少爷,那没事我就回去了。”

  左如风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老渔等蒋震东走后,开口说道,“少爷,你真的要和他们合作嘛?”

  “既然是没有价值的东西,和谁合作不是合作?”

  老渔阴险的说道,“蒋震东还真以为帮你拍几张照片,就得到这么好的机会。”

  左如风却蹙着眉头,揉着发疼的太阳穴不住的叹气,“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套牢,让他离开我们就无法生存。”

  “然后慢慢控制他们。”老渔得意的接下话。

  “老渔,叫人把这些照片交到诺那学院的学生会会长贾欧洋,还有给他附送点东西。”

  “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老渔诧异的问道。

  “这次,我就是要利用贾欧洋对沐筱琪那一股盲目的怨火和冲劲。而他就会利用他的权利,这样我既能除掉他,”左如风瞅了老渔一眼继续说道,“也能给他们制造出一场众角戏。”

  “少爷,我这就去办。”老渔慎重地点了点头,退出了房门,并顺手给关上。

  左如风呆呆地看着手中的照片,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嘴角不知何时勾起了一抹微笑,笑意越来越深。

  艾炎子送完沐筱琪回家后,骑坐自行车回到艾家别墅的门口。

  艾炎子拿出遥控器,大门自动开了,进去后看到两边都是漂亮的法国梧桐,还有蔷薇花,骑了几分钟,看到前面出现个大的喷池,一个身着制服的门卫跑过来接过自行车,“少爷,你回来了。”

  “小姐呢,回来了嘛?”

  “小姐,回来了!可是,”门卫别扭的低下头,没有说下去。

  “自行车交给你了。”艾炎子说道,也许是看到他难为的神色就不想多问。

  门卫笑着马上接过话道,“我知道,管家吩咐过,这辆自行车是少爷的宝贝,要小心翼翼的。”

  艾炎子笑了笑就走进房子,打开大门看到的是5、6个仆人在打扫一屋子的狼狈,到处都是碎玻璃,碎瓶子,碎纸屑还掺杂一些花花水水,千疮百孔,支离破碎,仿佛刚刚遭受了袭击。

  艾炎子小心翼翼的跨过地上的障碍物,跳到一个五十多岁头发花白腰身也粗壮的老人身旁,问道,“于妈,这是怎么回事?世界大战了?”

  于妈低声说道,“诶,少爷,也不知道小姐在学校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回来后就大闹起来,见什么就摔什么,从楼下摔到楼上,把老爷最喜欢的几幅画和古董都给糟蹋了,摔些东西倒没什么,就怕小姐等下自己伤到自己,这不,管家在楼上劝阻呢,也不知道怎么样!”

  艾炎子弯身下腰捡起地上一支玫瑰,眯了下媚眼,笑着说,“赠人玫瑰。这些玫瑰花很鲜艳,红中泛,呈胭脂色,很可爱,扔掉太可惜了。爱美的女生不妨利用一下。于妈,这里就麻烦你们了,我上楼看看。”

  一个女仆人看着艾炎子的背影悄悄地说道,“这就是艾家少爷?好帅啊,一点也不摆谱。”

  于妈厉声说道,“多什么话,这还能有假?他就是小姐的双胞胎哥哥艾炎子,刚留学回来,你们新来的把眼睛擦亮了,别给我惹出什么事。快点,快点把这些收拾干净。”

  “小姐,小姐,你小心点,小姐别伤到自己……”一群佣人怕被房间里飞出来的不明物体砸中,只好站在门外干着急。

  “少爷,你终于来了。”权叔看到艾炎子,好似看到了希望一般……

  “权叔,叶子还在闹嘛?”

  “也不知道小姐怎么了,我们都靠不近她。”眉头紧锁的权叔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艾炎子扫了门口的佣人一眼,淡然开口,“这样吧,权叔,叶子这边交给我,你下去叫人帮我把房间整理一下,顺便整理一间客房来,还有叫厨房做几样叶子喜欢吃的菜送过来。”

  “是,少爷。”权叔点了点头,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向后面的佣人招招手,说道,“我们退下吧!”

  “终于摆脱了……还好有少爷……小姐真难搞……”佣人到了转角楼梯处,全都欢呼起来。

  艾炎子听了耸耸肩,静静悄悄的站在房间看着艾叶子胡乱的捣鼓。

  “混蛋……我恨死你们了……坏哥哥……呀~打你打……叫你不听我的话~……”艾叶子赖在沙发上抱着抱枕乱打,嘴里骂骂咧咧……

  艾炎子帅气地倚靠着门,黑色的眸子满是宠溺,“难怪一直打喷嚏,原来是有人想我。我亲爱的妹妹,在干嘛?”

  艾叶子撅着嘴巴说道,“哼,不要哥哥进来,哥哥出去,叶子不要看到哥哥。”

  “怎么了,哥哥哪里又惹到你了?如果是,哥哥向你道歉。”艾炎子嘴角的笑意越深,走进去轻轻地抚着她的柔发。

  “哼,哥哥坏,明明知道我喜欢陌希,还硬把他推给别人,还推给我最讨厌的人。”艾叶子小脸扭向一边不再看他。

  “原来你生气就是为了这个,怎么办?哥哥要怎么做才能让妹妹不生气?”

  “哼哼哼~…”艾叶子生气的望着他。

  艾炎子单手伸到艾叶子头旁,然后手一反变出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送给她,“漂亮嘛?送给我唯一的妹妹。”

  艾叶子高兴地接过玫瑰花,“哥哥,你真的很会讨女孩子开心,你这么迷人,这么体贴,这么完美,为什么不找女朋友谈恋爱啊,妹妹想叫嫂嫂,想有嫂嫂,哥哥,你快点找一个吧!”

  “把家里弄的天翻地覆,不可收拾后,就在这里说风凉话,看样子这个房间今晚要独守空房。”艾炎子无聊的扫视着房间。

  “别管它了,比起这个我更担心哥哥的终身大事。”

  艾炎子轻咳一声,赶紧转移话题,“爸爸妈妈呢,这么晚了还在公司嘛?”

  艾叶子拉着艾炎子的手让他在旁边坐下,“哥哥,你不要转移话题。不过,爸爸妈妈是去外地出差了,好像是去见很很重要的客户,你说,要是那个人家里有女儿,爸爸会不会像对我这样,为了维护长期的合作关系,让你娶她?一向对他们言听计从的哥哥,你会不会同意?”

收藏吧~少年们,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