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熟女炼成记

第二章 酒局的作用

熟女炼成记 北纬39 3735 2017-03-03 19:46:06

    洗澡时李璧火接到了一个电话,只寥寥数语。  

  对方:事情进展顺利吗?  

  李璧火:还行。  

  对方:不要急于求成。  

  李璧火:嗯。  

  对方:东北天冷,注意身体。  

  李璧火:好的。  

  对方挂断手机。  

  李璧火将秀发用方白手帕系起,解去浴袍,裸身躺在床上,两只丰腴嫩白的美脚相互揉搓,同时,双手的大拇指抵在两侧的太阳穴,轻轻的转动,一圈圈的一圈圈的,一圈圈的将她拉回到15年前出走的那个夜晚——  

  火车站候车室里,井天阳忧伤的拉着李璧火的手:“璧火,我们还能再见面吗?”不觉中,井天阳的眼泪滚落,“璧火,你真的决定走了吗?”  

  “天阳,别哭。舅妈对我不好,舅舅又是个瘫子,就算我考上了高中,她也不会负担我的学费,你看我胳膊上的伤,”李璧火挽起衣袖,雪白的肌肤上数道紫色的痕迹犹在,“舅妈明知道是表弟打碎的茶壶……你说我除了走,还有别的选择吗?”  

  “去派出所告她。”井天阳说道。  

  “然后呢?”李璧火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能确定你的舅妈说你父母都死了的话,不是在骗你?”  

  “这点她不会撒谎,但凡能摸到我父母的影,她早赶我出家门了。天阳,你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好的同学和最亲的朋友了,你的家庭环境好,你一定要努力的读书,争取考上大学,说不准有一天我在外面混不下去了,还指望着你呢。”李璧火腾出右手,替井天阳擦去挂在眼角的泪珠。李璧火并没有告诉井天阳自己出走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生理发育问题。如果她说了,井天阳就会拽着她去见自己的军医妈妈,他的军医妈妈就会耐心的向李璧火讲解女孩儿的身体结构,发育周期,以及根据遗传基因、自身生存条件、饮食配比等等因素而形成的不同的女性生理特征,他的军医妈妈最后还会以一名医师的职业操守断言:璧火,你的**发育的完全正常,是我见过的女孩子中最最完美的!可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后期李璧火说:这就是我的命!  

  “璧火,你混好混坏我都要养你一辈子……璧火,我舍不得你。”井天阳的眼圈再次红了。  

  “天阳,我也舍不得你。”心智比井天阳略有成熟的李璧火,此刻再也控制不住分别时的感伤,哇哇的嚎开了。  

  李璧火揣着井天阳塞给她的信封,手里拎着简单的行囊登上了南下的列车。几千公里的路程,她买的是硬座。车开的第一时间李璧火撕开了信封,信封里装着500块钱和一张写了三行字的稿纸:璧火,在我心里,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老婆了,我给自己和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后你如果还没回来,我就去找你,无论天涯海角!爱你的天阳!  

  哭成了泪人的李璧火,一口口的将井天阳写的信吞进了肚子里。  

  嘀嘀嘀……手机铃声切断了李璧火的回忆,鼻子酸酸的她发现两行清泪已然滑落到下颌,她胡乱的抹了一把后接通了手机:“喂,你好。”  

  “璧火啊,我是吴迪,你睡了吗?”  

  粗犷的音色嗡嗡的传进李璧火的耳鼓,“谁?”  

  “我啊,吴迪,吴大脑袋,刚给你发完狐狸就忘啦?”  

  “呵呵,吴老师,抱歉抱歉。”  

  “这怎么还叫上老师了?璧火,我和再让可都是你的同班同学,你可不能搞等级划分啊。对了,再让在你那儿吗?”  

  “他把我送到楼下就走了。”  

  “真的?”  

  “当然。”  

  “是这样璧火,文化局的肖局长,听说你回来,明天要宴请你,我想,你的新书要推广,肖局长肯定能伸上手,虽说退居二线,但他的人脉关系可不是你我能比的,所以,没经过你的同意,我就答应了,你不会怪我吧?”  

  “吴老师,一念成佛啊!阿弥陀佛,多谢多谢!”李璧火客气道。  

  吴迪还真不是沾边就赖的磨叽份子,说完了正事,敲定了时辰,道了声晚安就主动的撂下了手机。  

  李璧火算了下时间,还好是定在明天,不会影响到后天的研讨会。吴迪的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实则是个有心人,酒局上秦再让只是提了一嘴李璧火的新书,他就记在了心里,并且在喝完酒的情况下联系到了肖局长,促成了明天的酒局。至于说他的诉求何在,无外乎三点,第一,再次的接触李璧火;第二,满足老局长的嗜好;第三,他是个念旧情的人,虽然对学生时代的李璧火的印象有些模糊。  

  第二天的上午,李璧火在宾馆餐厅喝了碗稀粥,吃了一个小笼包子,随后叫了辆出租车直奔东合街而去。  

  司机是个新手,开着导航绕来绕去,眼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连东合街的影子还没见到。零下20度的天气,司机的额头见汗。离赴宴的时间仅剩下不到一个半小时了,李璧火果断的让司机调头回宾馆。奇葩的事永远都发生在奇葩的人身上,倒霉的司机的导航出现了乱码,他慌不择路的扎进了一条死胡同,等到他倒出捷达,又七扭八拐的绕到正路,一根指示标牌赫然的立在那里,上书:东合街。  

  李璧火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胖墩墩的司机师傅尴尬的连说“不要钱了不要钱了。”  

  “你可真是员福将。”李璧火按照计价器付了全额。司机师傅不好意思伸手接,李璧火把钱放在了仪表盘上,“万事开头难,导航是死的,人是活的,买张地图,蹬上自行车,豁出一周的时间,还怕有你找不到的地方。”  

  “耽误你事儿了吧大姐。”  

  “来得及。小伙子,你家是本地的吗?”  

  “不是不是,我家是呼和浩特的。”  

  “……哦。行,留个联系方式吧,用车时好找你。”  

  胖司机千恩万谢的开车走了。李璧火站在东合街的路口,望着街道两侧拔地而起的高楼,怅然若失。舅妈家,在哪儿呢?  

  雪花细细碎碎的飘落,李璧火浑然未觉,直到手机传来震动,她才恍然清醒。电话是吴迪打来的,他提醒李璧火,他和肖局长正在赶往辰东渔村的路上。李璧火说自己必定准时到达。二次乘上出租车,坐在后排的李璧火望着司机的后脑勺问道:“师傅,你家是本地的吧?”  

  肖局长的外貌用两个字即可形容:水肿。三个人的包房至少能坐下三十位客人。李璧火直觉退居二线的肖局长的身上,散发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气息,点菜的架势就好像吃了这顿没下顿似的。渔村老板辰东过来打招呼时再次强调了自家的菜码大,三个人八道菜足够了。肖局长气势磅礴的又点要了两瓶五粮液才算作罢。  

  就目前的形势,肖局长请的这桌酒菜如果是用公款付账,一旦遭人举报,他连判三缓二的机会都没有。李璧火心说。  

  李璧火恭敬的向肖局长奉上自己的新书。肖局重咳两声,从怀里掏出折叠花镜,戴上,韵味十足的念起卷首语:其实,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亡了,只是我们肉眼凡胎,无法看到,在另一个维度空间内的生死同步!  

  “深刻,魔幻,另类,窥一斑可见全豹,必定是部好作品。”肖局长连续点赞的同时摘去花镜,不知从何处又掏出付金丝边眼镜架到鼻梁上。  

  吴迪示意斟酒的服务生可以出去了。李璧火心领神会,起身走到肖局长的身侧,小心的将肖老的酒杯倒满,“多谢肖局长的赏识,我敬您。”  

  看似臃肿肥胖的肖局长的身体协调能力非常灵活,他脚尖点地,身体在座椅上90度扭转,然后起身,轻巧的和李璧火碰杯,期间肉肉的手掌适度的拍了几下美女作家的肩头,“荣幸之至。”二人一饮而尽。  

  “每年近万部小说出版发行,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百分之九十的作品都应该扔进村东头的厕所!有人问我,说老肖,你在文化战线上工作了一辈子,最突出的贡献是什么?”说到此节,肖局长有意识的暂停话题,伸筷子夹了片龙虾肉蘸着调料吃了,“我说,不写,就是我此生最大的骄傲!我以一名老党员的觉悟保证,坚决不做文化垃圾的制造者!”肖局长慷慨激昂的续道。  

  “好!”吴迪和李璧火双双鼓掌。显然,两人的掌声是发自内心的,这也让李璧火改变了对肖局长的初始印象。  

  肖局长的酒量和肚量让李璧火产生了强烈的饥饿感,原以为点那么多的菜是为了讲排场面子,谁料到老头是真下嘴啊。  

  “动筷子动筷子。”肖局长不停的为李璧火夹菜,片刻功夫,她的面前堆起座小山,“咱们这属于私人聚会,纯粹的个人行为,放松的吃,放松的喝,放松的聊,人一拘束,必定假话连篇,这样,我不高大上,你们也无需假大空,有什么诉求,尽管开口,廉颇虽老,关系犹在。哈哈。”  

  谈笑风生的肖局长一眼就看出李璧火的书是自费出版的。如今的纸质图书,若非名人作品,不分出书目的,只要进入市场,滞销百分百!即便采取网络营销手段,也收效甚微。如果李璧火只是为了附庸风雅,视此书为绿叶,那自当别论。  

  肖局长去洗手间时,李璧火问吴迪用不用自己把账结了?吴迪说,你可千万别,你还没品出这肖局的脾气吗?可别适得其反。吴迪说,肖局长提倡的是:贪杯不醉真君子,好色不乱乃英豪。只要他对你有好感,在职权范围内,你就来吧。李璧火说,你们的关系瓷实啊。吴迪一拍胸膛说,那是,我以前给他开了七年的车,老司机,副局长都得看咱的脸色。  

  肖局长回来,李璧火出包房在大厅里给秦再让打去电话:“再让,明天的作品研讨会能不能加一个名额?”  

  “可以,你的良师益友?”  

  “我想请文化局的肖局长参加。”  

  “那不必了。”秦再让拒绝的斩钉截铁。  

  “为什么?”李璧火多少有些吃惊。  

  “呵呵,原本就有他老人家的一席之位。”  

  “大喘气你。挂了。”李璧火摁下了红色键。  

  “喂喂……”手机那端秦再让还扯个嗓门子,“哎呦我去,严重的现实流。”  

  回到酒桌,肖局长举着手机对李璧火说:“一会儿,电视台的曹跃然曹主任过来,你不介意吧?”  

  李璧火心里一动,“求之不得。”  

  当晚,曹跃然的表现或者称之为表演,可圈可点。为什么说是当晚呢?因为中午的一顿饭有了他的加盟,直接延长到了晚七点。吴迪说,趁着酒兴,直接去咿呀呀K歌吧,肖局长的“滚滚长江东逝水”可是秒杀原唱的。曹跃然擅作主张的又呼来了晚报主编盛伟和电台副台长胡良渚。东北乱炖,这是李璧火没有预料到的。或许是潜意识里的明哲保身吧,她想到了秦再让,正好吴迪又再次提及了狐狸,李璧火就坡下驴,一个电话又叫来了秦所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