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熟女炼成记

第三章 漂亮的女人有饭吃

熟女炼成记 北纬39 3450 2017-03-03 20:12:51

    秦再让出门时,赵煜正翻看《生死同步》,她盯着作者简介上方李璧火的生活照说:“尤物。”  

  “请注意你的语气、眼神和用词。”正在换鞋的秦再让道。  

  “怎么地呢?”赵煜有些没太领会老公话里的意境。  

  “你觉得有时咱俩不像哥们儿吗?”说完,秦再让迅速的离去。  

  几分钟后赵煜才反映过味儿,“哎呦我去,秦香莲,你说谁是爷们儿呢?”  

  咿呀呀内,一女六男,对唱比例严重失衡。肖局长高风亮节,至始至终独唱一首歌,长江水都快让他烧开了。吴迪里出外进的客串了服务生的角色。盛伟自从进了包房,手机就没离开过耳朵,脸色也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嘴里叨叨咕咕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偶尔放下手机,他会借助忽明忽暗的灯光打量着李璧火。秦再让介绍盛伟时是这样描述的:刘德华的帅,在盛主编面前荡然无存!李璧火相信,就此颜值经济时代,盛伟自身就是棵摇钱树。选秀出身的曹跃然,利用赛场的PK经验值,充分发挥了高音压倒一切的优势,一曲“雨花石”击沉了胡良渚的烟嗓,也令跃跃欲试的秦再让进军歌坛的幻想破灭。  

  身高1.70米的李璧火演唱的“亲爱的小孩”,不仅唱悲了她自己,更令在场的六位男士动容,包房内,出现了短暂的宁静。“是个有经历的人。”坐在盛伟身旁的胡良渚自言自语道。“你又明白了呗?”盛伟说道。为了重新点燃男同胞们的斗志,吴迪晃悠个大脑袋,声情并茂的吼出一曲“从头再来”,等他解除了自我陶醉后惊奇的发现,包房内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一众回到包房时,少了盛伟。走廊中,透过窗玻璃,李璧火居高临下的看到,咿呀呀门前一名身穿黑色短貂长靴的年轻女子,正和盛伟比比划划的嚷嚷着什么?盛伟面皮紧绷的盯着别处,好像女子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转身进了咿呀呀。女子气得直跺脚。进到包房,盛伟连干了三杯威士忌。吴迪说,这是心灵渴了。  

  午夜将至,肖局长再次隆重的介绍了一遍李璧火的身份。李璧火分发了带有兰花香味的名片。包房内的男士纷纷送上自己的名片和微信号码,随后,全员撤离咿呀呀。  

  “客套话不用说了。今天到场的几位,足能撑起我市文体媒介的半壁江山,你的小说若想遍地开花,离不开他们的全方位支持,至于开花以后的结果如何,只能凭市场定输赢。”临上车前,肖局长单独对李璧火说了这番话。  

  15年的沧海桑田,对于人的认知,李璧火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肖局长的本性相帮,让她领略到了阔别已久的温暖,所以当他二度拍着她的肩头,她口中的称谓也由肖局改为了肖伯。  

  秦再让护花使者的身份吴迪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抢去,酒后不能驾车是其中一个原因,其二是肖局长走后,盛伟一直薅着吴迪,非要再去撸顿串,一旁的曹跃然和胡良渚也跟着起哄架秧子。  

  盛伟对李璧火说:“肖局说明天的的研讨会,你需要备课,让我们放过你。”  

  李璧火猜,盛伟急着要把自己灌醉,或许跟那个黑貂女有关,她呵呵笑道:“多谢不杀之恩。”  

  研讨会准时准点举行,为此,李璧火特意的穿了一身职业套装。21名专家学者提前从秦再让那儿领到了李璧火的新书,他们手中的几页稿纸上写的是对《生死同步》的点评,只有文化局的肖局长是无稿发言。文联主席翟健启象征性的讲了几句开场白后就离开了,作协主席鹤立群主持会议。李璧火悄声的向秦再让探寻鹤立群的真实身份?秦再让说:“鹤主席的体质常常引人误解,但我可以以人格担保,鹤氏一门绝没有杀猪的历史。”  

  曹跃然委派的记者,悄无声息的游走于会议室,他的镜头下记录了列位专家学者们发言时的景象,只是摄录李璧火的次数和时间要多些,这点他知道,李璧火也清楚,所以她,始终微笑着。  

  会议开到一半,有人闯入,全场哗然。不请自来的是上届的作协主席丁元,因擅自挪用扶持款被提前劝退。  

  短暂的嘈杂过后,鹤立群请丁元坐到自己身旁,顺便向李璧火介绍了一下他的身份。李璧火起身向丁元致礼。  

  头发花白的丁元扯过鹤立群面前的麦克风说:“漂亮的女人有饭吃。鹤主席,咱们什么时间开饭?”  

  还没等鹤立群答复,社科院的贾明宇不乐意道:“老丁……”他刚说了俩字,就被丁元喝住:“老丁也是你叫的!”当时贾明宇的脸就红了,他尴尬的欲起身怒斥,身侧的调研员邱红拉住了他。鹤立群以眼神示意贾明宇,稍安勿躁,接着他温和的对丁元道:“还有40分钟。”  

  丁元说:“我等着。”  

  鹤立群咳嗽一声,“继续开会。  

  “等等!”丁元突兀的打断了鹤立群,“人头费,是不是来者有份?”  

  李璧火茫然的望向秦再让。秦再让的眉头紧皱,他替代鹤立群答道:“放心,丁老。”说完他在桌下冲李璧火摆了摆手,意思是,私下解释。  

  会议遵照以往的惯例进行下去,李璧火面有忐忑心中坦然的接受21名学者的赞誉,她的坦然来于丁元口中的人头费。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与李璧火的非现实写作手法是研讨的中心论点,而书中的具体桥段很少有人提及,相信,在座的百分之八十的专家学者,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此书。直到结束,丁元再未发一言。会议室响起了他的呼噜声。  

  丽晶酒店内,走在最后的秦再让交给李璧火一支录音笔,“转到优盘上,盛伟、胡良渚那儿用得着。丁元那段删了。”李璧火接过,放进包中。她不错眼珠的继续盯着秦再让。  

  “哦,嗨,润笔费……”  

  “多少钱?”  

  “你不用管了,我处理。”  

  “说。”  

  “……500,每个人。”  

  “我兜里现金不够,你把卡号给我,吃完饭我转给你。22人对吧?”  

  “21,我放弃,嘿嘿。原本想暗箱操作一把,这事闹的。”秦再让挠了挠头。这回赵煜高兴了,钱没用上。  

  “情义无价。”李璧火双手抱拳道。  

  开席前,秦再让将红包发给了大家。丁元拿了红包自顾喝酒吃菜,他目空一切,众人也视他如无物。  

  酒席未因丁元的踢场子而冷场,一干人等相互敬酒扯皮,冷热笑话交替上演,鹤立群附耳对李璧火说:“看到了吧,妖魔鬼怪。”  

  鹤立群的口臭在本土文坛,享负盛名,秦再让一时疏忽忘记提醒李璧火。恍惚间,李璧火被熏陶回小时候曾常去的动物园,那里的狐狸舍的味道她记忆犹新。难怪鹤立群说这桌上坐的尽是些妖魔鬼怪。  

  李璧火强忍住上涌的吐意,笑容可掬道:“我去趟洗手间。”  

  洗手间门外,丁元等到了李璧火:“姑娘,你的书如果有多余的,能不能送我一本?”  

  李璧火反应飞快,忙说:“您稍等。”说完,她小跑着回包房取来一本没来得及签名的新书,交到了丁元手中。  

  丁元说:“姑娘,今天我整这么一出,不是冲你。”  

  “我当然明白。您吃好了吗?”  

  “酒足饭饱。姑娘,这个你拿着。”丁元将秦再让给的红包塞到李璧火的手中,“这帮玩意什么钱都敢赚。”  

  李璧火连忙推辞:“这是您应得的。”  

  “呵呵,有书相伴,足矣!”丁元扬了扬手中的书。老人走了。  

  饭局结束后,众人在酒店门前免不了又进行了一番客套。鹤立群邀请李璧火去他的办公室品尝铁观音,吓坏了的李璧火急中生智的捂着小腹说:“身体不太舒服。”鹤立群以妇科大夫的角度说道:“回去多喝红糖水。”  

  秦再让和李璧火去了宾馆楼下的星巴克。李璧火点要的是香草拿铁,秦再让要了杯摩卡。李璧火开门见山道:“跟我说说丁元的事。”  

  “璧火,你没发现,我是个男人吗?”秦再让品了口咖啡道。  

  “性别的事稍后再议。”  

  “……好吧。丁元……”  

  丁元事件,是鹤立群一手操纵的,目的很明确:提前上位。丁元作为本市作协主席,人品够,能力不足;文笔行,作品平庸,他是论资排辈登顶的。  

  市府为弘扬本土文化,紧跟时代脉搏,特批了一笔扶持资金,旨在发掘和挖掘中青年作家,以免造成后继无人的局面。谁料想,丁元去了一趟农村,参加了由作协副主席鹤立群发起的“走百村,帮百人”的扶贫活动,仅在光腚屯一个地方就将专项资金用去了一半。党组会议上,作协秘书长牛丽说漏了嘴,光腚屯有户农家小学妹和丁元是亲属关系。经调查取证,牛丽所说属实,虽然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属。感情用事和以权谋私完全是两种性质,翟健启虽然觉得事有蹊跷,也想把事往下压一压,毕竟钱没有揣进丁元的个人腰包。怎奈,消息长了飞毛腿,几个小时内传到了市长的耳朵里,第二天市府派人下来督查,据说市委书记因为这点事也拍了桌子。丁元性情耿直但并不傻,他当众质问牛丽;“既然你知道那是我的亲属,为什么事前不告诉我。还有,我的亲属我自己都不清楚,你是通过什么方式了解到的?你的动机是什么?”牛丽的回答令人啼笑皆非:“看面相猜的。”文联党委书记吴谦背后做了上层的工作,处理结果:丁元病退回家养老。吴谦在办公室对丁元说:“老哥,为了一村光腚的孩子受点委屈,值得。”  

  “靠这么拙劣的手法上位,挺黄晓明她媳妇的。”李璧火喝了一大口咖啡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最近的智商屡遭攻击,在这样下去,会不会失去自理能力?”秦再让夸张的说道。  

  “卑鄙。”  

  “卑鄙?……哦哦,是他妈的挺黄晓明媳妇的。”  

  啊切啊切啊切……京城某座府邸,一个漂亮的女人接连不断的,打了26个喷嚏,“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她喃喃自语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