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将军与妓,落地红装

第一章,相遇

将军与妓,落地红装 彭啦啦 2422 2017-03-05 19:50:54

    “她就那么死在了叛军的剑下,鲜血染透了她最讨厌的那条白色衣裙,朕在慌乱中将她抱入了怀中,声音略有梗塞的对她说着,我忽然间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了,我只想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待我褪去盔甲,你可愿与我长相厮守?我这辈子坏事做尽,从未有过丝毫的忏悔,如果说忏悔,我最忏悔的是将你一步步推向远方,一步步将你推向世界尽头,一步步的将你从我身边越推越远,我一人做事,一人担着,只要我活着一天,便可伤心一天。”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此话正对准京城洛相府中百年一遇,才貌并存的掌上明珠,洛梓璃。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名为洛梓璃,又名洛红装。  

  从小到大,红衣裹身,其它颜色衣裙少之又少。  

  洛府有一个桃花林,哪里常年只有洛红装一人,一缕红袖将树上的桃花打掉了花瓣,正眼望去,便看见洛红装依旧是一身红衣,在树下翩翩起舞。  

  “小姐,你先别跳了,老爷说今天来提亲的人身世显赫,要你前去瞧瞧”  

  洛红装的丫头小苏匆匆跑来说道,小苏是洛红装幼时和丞相大夫人也就是洛红装生母一起出去赏花灯时遇到的可怜儿,洛红装那时见她可怜,就将她带回丞相府留在身边做下人,因此小苏很感激洛红装,正是因为洛红装给她再一次的生命,就算是洛红装现在就要她去死,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洛红装听后突然停下,仔仔细细的整理一下衣裙,才开口说道:“身世显赫?难道是哪家的公子哥?就算是,我也不会同意的,你且随我先去瞧瞧,我可是要等——”  

  “小姐要等有缘之人,小苏都明白”  

  丞相府的大殿,虽然不如皇宫大殿一般金碧辉煌,可终究是属于人间极品的。殿内刚刚浑身还在冒着王者气息的年轻男人见到一缕红色布料在门口边缘若隐若现时,顿时放下架子,和对面的中年男人客气上。  

  他叫季起南,季国的君王。  

  他亲自来提亲,而不是用下圣旨,因为他与洛红装之间,是不能用着种低级方法能解决的。  

  季起南眉开眼笑的对着丞相洛豪客气着:“多谢丞相款待,在下今日只是想来提亲的,不过还是要看千金的意思,如果不同意的话,在下只有和千金做朋友了。”  

  当一国之君对自己客气时,总是不该接受,所以按着人与人之间的尊敬,洛豪也就微微客气一番:“哪里那里,我是看你比较有缘而已。”  

  “什么有缘不有缘的,他和你有缘,未必和我有缘。”洛红装提高嗓子冲着殿里喊着。  

  只因,衣裙暴露,才终止偷听。  

  洛红装对季起南行个礼,才傲起性子:“喂!既然是来提亲的,那我就和你说明白了,就算你是皇帝,本小姐也不同意,所以,你还是走吧。”  

  季起南明显身体微微一怔,脸上多出一丝忧伤,他其实早就知道洛红装会拒绝,可还是来了,谁叫他用情至深呢?。  

  没等季起南再次说话,洛豪脸色突变,准备拿起身后的不知道从哪弄出来的鸡毛掸子就要在洛红装身上打,多亏季起南反应极快拦了下来。  

  “哎,大人手下留情,女孩子身体娇贵,经不起这么一打。”季起南说。  

  洛豪憋红了脸,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冲着洛红装瞪了一下,貌似在告诉她:等人走了以后看他怎么收拾她。  

  洛豪缓了一口气,歉意的笑笑:“小女不懂事,您莫见怪。”  

  “哼!”不做声的洛红装冷冷哼了一声,随后又对季起南微微客气了一点:“刚刚我爹要打我,你为什么拦着?我可不会因为你拦下刚刚的事,我就会同意的。”  

  季起南突然笑了,微微有一丝丝调侃:“当然不是,我只是不希望如此佳人身上留下疤痕,那样就不好看了。”  

  洛红装微微红了脸,却多出一副蛮横无理又有一点娇羞的模样:“那,那既然我们不能成为夫妻的话,那,那我们就做好朋友好了。”  

  季起南听后,有点不舒服,但也没有那么矫情。都说日久生情,先从朋友做起,慢慢的时间久了,就自然而然的产生感情了。恩,做朋友就做朋友。  

  “好,求之不得。”  

  洛红装想,既然他同意和她做朋友,那就要有一个朋友该有的,所以洛红装将季起南留了下来,在桃花林处,给他泡泡她自己研制的桃花茶。  

  “还是一样的味道,真好。”季起南小声嘀咕一句,以为她听不见,却没想到她耳力如此好“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啊。”  

  “你骗人,我明明就都听到了,你说什么了?我们既然是朋友,那就不应该有隐瞒的。”  

  “好吧,那我就告诉你,你附耳过来。”等洛红装附耳过来的时候,季起南就在她耳朵上轻轻吹了一口气,调侃一句:“我说,红装真美,让我越来越喜欢了。”  

  洛红装迅速矫正身子,捂住刚刚被季起南吹过的耳朵,脸红的骂:“流氓!你真讨厌!”  

  季起南突然瘪瘪嘴,流氓一句:“是你非要我告诉你的,又不怪我。”  

  “切,我不理你了,你个臭流氓!”  

  见洛红装跑远,季起南才收回刚刚的样子,恢复如实以来的冷静,他纤细而又修长的手指轻轻磨着杯子,眼睛上多出了一丝很难理解的伤/情。  

  看了一会,又倒了一杯茶,淡淡的品尝,隔了十五年才尝到的茶,让他似乎又怀念儿时了。  

  洛红装没有跑多远,只是躲在某一棵树后冷静冷静,她仔细算了算,这一天下来,她被季起南调戏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每次一想到他调戏她的一举一动,就会情不自禁的羞红了脸。  

  洛红装再也不想去想刚刚的事情了,因为害羞吗,可是越不想去想,可它却偏偏去想。  

  “红装,你在想什么,脸怎么这么红?”季起南突然的出现,吓得洛红装尖叫不停。  

  “喂!你干嘛走路没有声音啊?你要吓死我?哼!”小脾气说上来就上来,一点都不温柔。季起南委屈了,明明他来的时候动静已经很大了,只是你想的太入神了好吗?!  

  季起南眼睛一转,坐在她身边:“你刚刚在想什么?脸如此红?不会……你在想?恩?”  

  “没有!”洛红装心虚的极力否决,最后在肯定一句:“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想那个吗!”  

  季起南突然笑了,笑得有点欠揍:“红装啊,我还没说是什么,你反应就这么大,不会真的是吧?”  

  然后季起南戳了戳她的肩膀,拍拍她的头,边憋笑边开导:“其实没什么,女孩子在你这个年纪想一想也是很正常的,不用不好意思。”  

  洛红装扭头看他一眼,说了一句:“无赖,我才不理你”  

  “红装,开玩笑嘛,别当真啊”  

  “……”  

  “红装,干嘛呀?”  

  “……”  

  “红装,别不理我呀,只要你不生气了,你要我干什么都想”(* ̄m ̄)||  

  “真的?那好啊,以后你就要和小苏一起照顾我,我要什么你就买什么。”  

  “就这些?没问题。”

彭啦啦

不好求砸(=゚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