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续情缘

第八章 魔怔

续情缘 残缺夜的哀 3651 2015-08-27 16:34:27

    “花拳绣腿?!什么啊,有本事跟我比医术!”离碎反驳。就算她那些是花拳绣腿可是当着外人面前被人说她怎么也不肯的了。

  “拜托,现在谁跟你比医术啊!”云梦倾对着离碎无语至极了。

  “哼!我就不信了我搞不定他们”离碎看了看云梦倾随后对着黑衣人诡异一笑,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一包药粉就往黑衣人撒去。

  跟着云梦倾对抗的黑衣人哪儿知道乖乖呆在一边的离碎会搞乱,便对她掉以轻心,想不到这一轻心就领事了。被撒的黑衣人个个突然全身无力,连那把剑的力气也没有了,一个个都乏力倒地睡了起来。

  邪魅男子半眯着眼睛轻声说道:“软骨散。”

  “嘿嘿,这会儿你们起不来了吧,慢慢睡着着吧!”离碎满意地看着倒在一地的黑衣人,满满的满足感和成就感让她不由飘飘然来。

  “滋——”两把剑交击声,云梦倾双手一紧握蓦然反手,黑衣人手中的剑被璃刃掀翻掉地。黑衣人顿时空手而立,神情略显呆倪云梦倾见此,一脚就往黑衣人踹来,然而黑衣人被踹飞几米。

  如今,五十名黑衣人如今还剩下零星的十几名。云楚含见自己引以为傲的武林“高手”都仅下少之又少,霎时间恐惧感瞬间涌入心头对云梦倾对了几分提防和惧意。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门口突然间来了几十名打手,领头的是个白衣锦服的男子无疑此人正是听云天向之命赶来的云府公子——云景轩。

  对于云景轩的到来也无疑是给了云楚含打了一支强心针,云楚含双眼发亮,对着云景轩说:“景轩,太好了你终于来了!如果你再不来恐怕我都成了云梦倾那贱人的剑下亡灵了。”

  “小倾?!她回来了吗?”云景轩不敢相信,他苦苦寻找了三年之久都始终无法找到云梦倾的身影,他一度以为小倾已经惨死荒野了。云景轩不敢直视对面的绝美女子,最后还是云梦倾首先出口。

  “云景轩好久不见。”云梦倾对于这个“哥哥”没有过多的亲情,她只是念在三年前他就过自己一命才会跟他打声招呼,对他若没有恩情自己绝对不会理他分毫。

  “小倾……”云景轩颤抖地说着,没想到苦苦寻觅的人居然站在自己面前,心中的喜悦道不明说不清。

  “哥,他们在干嘛?怎么好像认亲一样的?”俏皮女孩退回阁外低声细语问身旁的男子。

  男子的视线早就被云梦倾所吸引,对妹妹他愣了一会儿,说:“看清楚再说吧,若有难我们再出手也不迟。”

  男子的反应俏皮女孩收尽眼底,她邪恶地笑了几声,目光邪恶地瞟了几眼男子,再瞄了几眼云梦倾。

  “景轩,是云梦倾那贱人欲至我于死地,景轩你帮我抓住她可好?”云楚含见状心有不甘,景轩还是念念不忘那个贱人,好既然你不忘她本小姐就越想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小倾,你这三年去哪了?怎么会被大伯逐出家门了?为何我寻你不到?还有娘亲她在哪儿?一切还安好吧?”云景轩迫不及待地一下子就问了这么多问题,他实在是想知道三年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小倾她会喊自己全名?

  “为什么?呵,那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娘亲?你不配叫她娘亲,他也没有你这个儿子!”云梦倾现在很想对天大笑一番,冷笑连连地看着云景轩缓缓厉喝。

  “小倾这三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还有娘亲她到底怎么了?”他被她的一番说词怔住了,一时间好像不认识了眼前人,那样的陌生感让他慌张无措。

  “发生了什么?呵呵,你不配问娘亲的一切,娘她苦的时候你在哪儿?娘亲她累的时候你在哪儿?娘亲她无泪哭泣,至死都不瞑目的时候你又在哪儿!你叫她娘亲?她没有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儿子!”云梦倾说到最后几乎是喊出来的,她恨,她恨云府的一切!

  如今云梦倾的心理完全被三年压抑的恨意覆盖,恨意犹如洪水一般涌越出来。

  “云楚含,你害我全家毁我清誉杀我娘亲,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我今日定将让你成为我的剑下亡灵!”云梦倾慢慢陷入魔怔,璃刃拔起一剑就往云楚含的咽喉出去。

  云梦倾带来的杀气腾腾不由让云楚含颤抖。

  当然,云景轩也不会眼看着云楚含被云梦倾一剑封喉的,他也拔剑阻止了云梦倾那危险的举动。

  一时间,刀剑乱舞,很快跟她对打的云景轩明显站了下风,打起来非常吃力但仍然死死顶住,不让她靠近分毫。

  “遭了,小倾她陷入魔怔了!”离碎见状吃惊地喊了起来。她没有想到小倾她压抑多年的仇恨现在爆发起来。

  “魔怔?”邪魅男子好看的剑眉微敛。

  “师父说她报仇的执念太深迟早会陷入魔怔,如果再让她继续下去她一定会血洗云府的,这可怎么办啊,这样下去小倾她性命垂忧啊!”离碎不知是说给男子听还是聊以*******************那边,云景轩显然已经招架不住了,最后被云梦倾趁了空位一击,云景轩便踹开到了阁外。

  现在的云楚含少了云景轩这样的保护屏障,之前的不屑一顾和刁蛮任性都一扫而光,不顾形象地趴在地面上,身体哆哆嗦嗦地颤抖着,光鲜亮丽的外表也随风而去了,良好的发饰如今散乱无比。只见她口齿不清地求救说着:“求求你,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云梦倾见状冷笑一声,那把剑柄镂刻着梨花的剑不吱声响地放到了云楚含的脖子上,似乎只要一动动手就可让她人头落地。

  寒冷的杀戮让她一惊,依旧口齿哆嗦地求救:“云梦倾不要杀我,求求你了,不要杀我……”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垂死挣扎的可笑人,昔日的靓丽取而代之的是临危前的挣扎。

  云梦倾半眯着眼睛,蓦然睁开,手腕稍一用力欲要动剑,可是就在这一刹那,邪魅男子忽然跃来阻止,他的剑对上了她的剑,云梦倾手一扬剑便脱离了十字循环死结之中。

  她冷冷地看着眼前中人,目光没有一点感情只有犹如经过万年沉寂雪山里至冷至冰的水,黯然的琥珀琉璃色眼牟更显地她像堕落红尘的天使,没有灿烂的光彩,不知为何,这样的云梦倾莫名其妙地让邪魅男子心疼。

  他们相打了大约几十个回合,打得不分上下,一时间场面如火如荼。邪魅男子没有松懈警惕,他在等,在等她的一个误曲错位,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邪魅男子宛然转身,用手一击云梦倾的肩膀。

  云梦倾顿时打昏了过去,如纸般的身体如鹅毛飘飘洒洒倒了下来,邪魅男子迅速横抱住了倒下的云梦倾,就往外面用内力飞去,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随我来。”

  话音刚落,俏皮女子和离碎便追了上去。现在,荟宝阁里外只剩下狼狈地瘫在地面的云楚含和阁外的云景轩,云楚含她认为那名男子出手相救是为了自己,她想不到又是站在云梦倾那贱人那边的,虽然那男子是救了她可是目标却不是为了她。她恨,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向着那该死的云梦倾!

  云梦倾,我恨你!我永生永世都恨你!

  我云楚含定要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否则我不叫云楚含!

  聚仙楼某包厢内。

  离碎坐在塌旁静静地看着暂时昏迷的云梦倾,若有所思,然而云梦倾的佩剑曾经无名的佩剑璃刃放在塌前。身后坐着俏皮女子和邪魅男子,时面一时沉默地可怕。俏皮女子本来就不是沉默寡言之人,正想要出声打破僵局,目光一转却发现了塌前的无比精致的刀刃一时间好奇心大发,便问:“那把剑叫什么啊?雕刻得那么精致,小巧玲珑。”

  邪魅男子目眼看去,原来是璃刃。

  “此剑应是三大奇女子中其一的无名的佩剑璃刃,对吧。不过无名的佩剑怎么会在那位姑娘手中呢?”邪魅男子兴趣盎然地看向云梦倾,容貌非凡绝世,武功高强,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离碎看着云梦倾头也不回地回答,说道:“不错,此剑正是家师的佩剑,三年前家师便赠予我师妹作为拜师礼。”

  邪魅男子了然。

  “对了离碎姐姐,你师妹她很恨云府吗?为什么想要杀了那个叫云楚含的人?”俏皮女子问。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小师妹她在云府受过苦,而且她的娘亲也是被云府受害而中毒身亡的。”离碎拿起云梦倾的手低声说道“小倾,你究竟受了什么苦?”

  “啊……这样啊!那怪不得了。”俏皮女子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汕汕敷衍着。而邪魅男子一听陷入了深沉之中。

  云梦倾不知是说话声还是离碎触碰的感觉,她的闭着是眼睛微动,慢慢地睁了开了,见到离碎坐在自己旁边下意识地叫了声:“师姐?!”随后坐了起来,看到周围好似客栈里的包厢还有俩个陌生人。

  一个长相十分清秀,年龄目测比自己少一年的女子。

  另一人是一个十分帅气逼人的男子,任由及腰长发随意散开,随意挽起,发上插上一根不起眼的白玉银簪,一身紫袍华服无风自飘,如玉的肌肤,五官俊朗得让无数人惊羡,咋舌,那眼牟如浩瀚无垠的宇宙,星星耀眼明亮,深邃逼人。

  邪魅!这是云梦倾给那男子的第一眼感觉,邪魅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师姐这里是?还有我怎么会在这里?”云梦倾看着周围问。

  “小倾!你醒了,这里是聚仙楼包厢内,方才你陷入魔怔时吓死我了,要不是这两位少侠出手相救你就差点杀了云楚含了!”离碎到现在说起来还心有余悸,她目光示意云梦倾看去。

  云梦倾一时骇然“什么?魔怔?我?”云梦倾的脑袋一时空白,她完全不知道她自己刚才发生了什么事,随后细细一想,失去的记忆突然回来。看着那对兄妹,道谢说道:“多谢两位阁下方才及时相救。”

  “阁下不阁下什么的不用那么夸张啦!”俏皮女子有些承受不了阁下这个称号“叫我墨言好了,这是我哥哥墨以,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墨言指了指邪魅男子说。

  “云梦倾。”云梦倾启口说道。

  墨言一时间就疑惑了:“云楚含,云梦倾还有云景轩,难道你也是云府中人?”都是同姓的,是亲戚也不出奇啊!

  这不说不知道,离碎也有同样的疑问,顿时目光齐刷刷地都看向云梦倾。

  云梦倾看了眼在场的所有人,说道:“没错,我是云府被逐出家门的庶出三小姐。云楚含是我大伯之女而云景轩则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

  【未完待续……】

  

残缺夜的哀

  下章预告:   什么?小倾居然去了青楼!?我的天?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敬请期待下一章——第十三章花魁月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