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续情缘

第七章 初回云城

续情缘 残缺夜的哀 3708 2015-08-27 16:32:10

    明早清晨。

  “大师兄,师父我们走了,回见”云梦倾手拿佩剑璃刃向无名鞠了一躬,说。

  “要不师兄也去好不好,多一个人多一分照应不是?”宁逍看着云梦倾两人,询问道。他也想去可惜那天他不在场否则说什么也会跟去的。

  “师兄这你就不好了吧我们是去历练徒添我们两人感情的不是去旅行的,你何必淌这趟混水呢,回去吧啊!我们过几天就回来了。”离碎一听宁逍也要去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实在不想别人来捣乱难得的可以去玩无忧无虑了,他想来破坏自己那小得可怜的疯狂时间的话,她一定不会允许的!

  “是啊,师兄你回去吧。”云梦倾倒也赞同离碎的话。她也不很想太多人结伴而行。

  “那,好吧”宁逍无奈答应。

  ……

  很快云梦倾两人就来到目的地云城了,云梦倾站在城门口看着那用金漆的两个大字笑了笑。

  时隔三年的地方自己终于回来了,虽然还不能灭了云府但是报点仇还是可以的,也终于可以去拜祭一下娘亲了。

  离碎在一旁看到云梦倾在笑心有疑惑,问:“小倾你很喜欢云城么?”

  “不是啊,走吧!”喜欢么?那倒没有这个地方她谈不上喜欢,也不厌恶。

  看到云梦倾迈步向前,离碎也跟随于后,紧紧咬住这个问题:“那你为什么要笑啊?”

  “想多了你,我笑是因为我在做脸部运动。”云梦倾扫看了眼离碎淡淡地说“跟我来个地方。”她要先祭拜娘亲再做后面的一切事宜。

  云梦倾带离碎来到了昔日的湖边桥上,看着周围一片静谧旷野,一片优美景色,人烟疏撒是个难得的安身之处。

  “小倾,这里是什么地方啊?”离碎问。

  “娘,小倾不孝时隔三年才来看你,如今小倾已会自己照顾自己了娘你不必担心。小倾如今已有了师父师兄师姐了,看娘亲小倾今日带了我师姐来看你了,娘你在天有灵也会安息了吧。”云梦倾不理离碎的问题自顾自对着那静寂的湖面说了起来。

  反而一旁的离碎惊愕:“小倾你娘……”

  三年,那不是小倾她拜师的年值吗?她的娘亲怎么会在这里的?之前师父说她娘亲是被毒死只留下小倾一人,难道这些都是真的?

  “嗯没错,师姐我娘就葬身此湖之中,好了,我们走吧。”云梦倾似乎看得出离碎心里所想,启口说。

  “不多看会儿吗?难得来一会,”离碎不想伤她心说话都有点小心翼翼了,生怕会触及到她的伤心处。

  云梦倾最后看了看周围的一切特别看多几眼湖面,一咬牙转过头说:“不了,人总不能活在过去,走吧。”

  娘你的仇我必定他日再报,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再见了,娘亲。

  一路走去,气氛有点凝重,离碎有点尴尬,不知所措。云梦倾看在眼里,终于打破这个僵局说:“师姐有什么就说吧,还有你不用那么拘束的,一切随意就好了,刚才的事你也不必在意。”

  “那我们去买衣服吧,我见小倾你都没什么衣服了随便我也买点。”云梦倾的开口对离碎所言就是救星一般,终于不用再无言下去了。却没料到云梦倾的一句话就把她激得皮焦肉嫩。

  “我看你呀最后一个才是你的目的吧!”

  “呵呵,怎么会呢!”离碎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云梦倾看着她摇头笑了笑:“嘛,怎么样也无所谓了,走吧!”

  “……”

  荟宝阁内,一个专卖女子衣物的地方。

  “讷讷,小倾啊这里好多衣服啊,你看看这件怎么样?”离碎拿着件淡雅蓝的衣裙,问。

  “不错,可是师姐穿你不合适”云梦倾看了看衣裙对了对离碎说“师姐你穿淡黄或者淡紫色的比较好看,比如这件”云梦倾指了指橱柜里的淡紫色流苏衣裙,说。

  离碎往指尖看去一件淡紫淡紫的衣裙映入眼帘,一眼就仅仅那么一眼她便被那件衣裙深深吸引住了。离碎拿起衣裙,说:“小倾这件太,太好看了,小倾你的眼光真独到”

  云梦倾浅笑,目光一转,眼瞳猛然发亮,看到的是一件浅青色的衣裙,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有衣边印有的点点梅花,素洁,典雅,云梦倾走过拿下那件让人赏心悦目的衣裙。

  离碎也反应过来,看着云梦倾手上的衣裙咋舌。果然,小倾的眼光就是好。走了过去说:“小倾若是喜欢便去一试看看如何,怎样?”说话之间离碎便推着云梦倾到试衣间。

  云梦倾不得不去换上。

  门外,一名身穿靓丽的花季少女走了过来,一看到离碎手上的衣裙就对着那个掌柜说:“掌柜的,那件衣服本小姐要了,开个价!”

  对于她的强抢豪夺离碎大怒,对着那位靓丽少女说:“这位姑娘你没看见这衣服在我手中吗?还是眼睛瞎了看不到,哎呀这不打紧我略懂一些医术要不要我帮你瞧瞧?”

  “你……”少女无言,看向掌柜说“掌柜的,这件衣服我要定了开个价本小姐一定给!”

  “这……”掌柜无比为难,一个是城主府的大小姐一个看上去是江湖之人,两人身份都特殊。“这两位小姐你们能不能其中一人看过另一件衣裳?我这荟宝阁衣裳众多必……”

  话还没说完就被野蛮小姐打断了:“哼!这件衣服我誓要必得若你这荟宝阁不给我定叫我爹爹封了你这店!”

  “嗤,原来是个刁蛮小姐”离碎讽刺一笑。

  “你,你又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这云城城主的女儿……”话也还没说完,就被刚换好衣服的云梦倾打断说:“云府大小姐云楚含,对吧。”

  云梦倾从试衣间走来,一身青衣飘飘,原本用一条丝绸绾起的飘柔墨发散放开来,十四的年值,该长的的长了出来,一身素装素颜更衬托出她独特的美,越发清灵、淡漠。

  “小倾,你,你,好美”离碎惊讶得说话打结一脸崇拜地看着云梦倾咋舌不已。

  反而,云楚含眼瞳一缩,语气极其颤抖说:“你,你是云梦倾?”

  看着云楚含的惊讶,唇角微扬,走到云楚含当前,说:“没错,云楚含好久不见。”

  “你,你……”说未完云楚含就一巴掌扇了过去,只可惜现在的云梦倾岂是区区一个云楚含可伤的,云梦倾身子一仰,轻而易举地避开了云楚含的巴掌。

  “怎么,三年未见你的见面礼就是这个吗?呵,难道你还想着这样就可以伤我,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些。”对于她的举动云梦倾嗤之以鼻。

  “你这贱人怎么还在云城!怎么还不滚出云城!难道你还妄想勾引景轩吗?”云楚含彻底愤怒了,她难得的离开了她的生活里了怎么现在还要回来,好不容易景轩的目光有点放到自己身上她绝对不允许云梦倾来破坏自己的生活的!绝对!

  “你说什么啊,我家师妹清清白白说什么勾搭不勾搭的!”离碎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打小师妹也就算了,可是诋毁小师妹的名誉她不会允许的。

  “师姐,你先别说话”云梦倾扫了眼为自己出头的离碎说道,目光一转,看着云楚含的眼神就宛如看一个跳梁小丑,看得云楚含难受。

  “贱人你看什么?!”

  “呵,勾搭云景轩?这事恐怕只有你干得出来吧,再者,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真的不明白,云景轩他有哪点值得我煞费苦心地去勾搭?”云梦倾淡淡地说。

  外面,因云楚含与云梦倾吵架之事而聚满了人,争议纷纷。

  “那不是云府大小姐吗?这么会在这里大吵大闹呢?”

  “不知道啊,听闻云府大小姐不是贤良淑德的吗?怎么会如此不顾礼节呢?”

  “哎哎,那女子不是云梦倾吗?”

  “云梦倾?那个三年前就被云府赶出家门的庶出三小姐?”

  “如此一看也的确如此呢,可是这云梦倾又怎么会在这里呢?”

  “……”

  聚仙楼某包厢内,

  “哥,那些人聚在那里干嘛啊?好像很热闹,要不我们也下去好不好?”一位俏皮可爱的女子不经意从窗棂看到众人围聚荟宝阁处的一幕向对面的紫衣邪魅男子问。

  “言儿那里有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一群人围起来罢了。”邪魅男子扫视窗外,说。

  “不嘛不嘛,哥你就依我一次,我们就下去瞧瞧好不好?”俏皮女子撒娇装宝宝。

  邪魅男子无奈:“罢了罢了,依你好了。”

  俏皮女子听闻一喜,还不忘装宝宝:“哥你最好了,走吧走吧!”

  “……”

  那边,云梦倾与云楚含相聊不得愉快。

  “哼!来人把她给我抓拿下来!”云楚含用手指着云梦倾大声吆喝着,闻言,门口闯入大约五十名身穿黑衣服的神秘男子,个个手拿刀剑,神秘莫测。

  瞬速地将云梦倾以及离碎包围起来,一副欲要动武的感觉,让围观群众平添了一分杀戮之气。

  “呵呵,云梦倾啊云梦倾看你还能耍出什么东西来,这些人都是我爹爹为了我的安全而特意招来的五十名武功高手,我看你呀还是快快束手就擒吧!”云楚含站在一旁看着这番隆重的阵势轻笑道。

  “这几位小祖宗啊,你们可别在我这儿打了行不行啊?”掌柜看着这片黑衣人就发慌,生怕把这儿给拆了。

  “哦?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五十高手是如何的?正好我也得练练手。”云梦倾看着一片黑衣人不以为然地说道。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听到掌柜的求救声。

  “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上!活捉云梦倾!”云楚含对着黑衣人下命令说。

  一瞬间,包围着云梦倾两人的黑衣人突然出击,刀挥剑落,打得好不厉害。

  “欸?这儿怎么打起来了?”俏皮女孩来到荟宝阁前看到的是一群黑衣人攻打两名女子的景象,周围的围观者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不由地问。

  “我怎么知道,看着先吧”邪魅男子不经意扫过荟宝阁阁内,无意发现了一名青衣飘飘,墨发洒洒的女子不由眼前一亮,看她身轻如燕,快如疾风,轻而易举地就避开了黑衣人的刀刃。

  “小心!”俏皮女孩突然见离碎身后的一剑,猛然用轻功掠过,一剑刺入她身后突袭的黑衣人。

  “谢谢这位姑娘及时相救。”离碎反应过来才知道自己刚才死里逃生,感激地看着俏皮女孩道谢。

  “师姐你那些花拳绣腿就留在一边去,这里我来处理。”云梦倾瞟了一眼离碎说道。却不料左侧的黑衣人突然袭来,下意识拔开璃刃刺向黑衣人。

  黑衣人偷袭失败被云梦倾一剑封喉,死了。

  云梦倾心里暗骂:糟糕!经历期间剑是不能沾血的。

  “对不起,逝者安息”云梦倾口中喃喃说道。

  外面的邪魅男子一听不由笑了出声。哪有杀了别人还外带道歉的!

  云府内,云天向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儿居然被刺客追杀,整个人都坐如针毡,被迫之下就让云景轩带人赶往荟宝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