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续情缘

第三章 尘封已久的秘密

续情缘 残缺夜的哀 3309 2015-08-27 16:21:36

  云楚含不甘地一跺脚,对着来者说:“景轩,你回来啦!”

  来者,正是云府二公子云景轩是也,云景轩毫不理睬云楚含双眼直直地看着颜汐陌。就在这说话间闻风赶来的落雁一见到自己的女儿如此惨样,那里还有刚才的喜悦,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心疼无奈和……恨,她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自己没有给她过上幸福的生活。心里一堵一口鲜血直喷出来便昏倒过去。

  这一举动吓坏了落雁身旁的丫鬟翠萍,翠萍急忙地把主子扶了起来慌忙无比地说:“二夫人,二夫人您怎么了?别吓翠萍啊!”随后把目光放到座上的云天阳和云天向说:“副城主,城主二夫人她……”

  同样慌乱的云天阳又见自家娇妻昏倒两眼一缩急忙大喊她的名字跑了过去,来了一个华丽丽的公主抱转身对云景轩说:“景轩你也快抱着小倾跟上来”目光扫向翠萍命令说“你快去医馆请大夫过来!”云天阳交代完后直向落雁的寝室前去。

  云楚含看着本来该死的云梦倾那贱人蹄子居然被景轩抱了个满怀心里很不是滋味,那贱人不过是区区的庶出小姐而已凭什么跟她这个正牌大小姐相比,凭什么可以在景轩的怀里上下其手。咬牙切齿地暗说:“云梦倾你这贱人这次被你逃了我看你下次还有没有那么好运气,看我以后如何炮制你!”

  浣溪阁内,云天阳看着王大夫愁眉紧锁扶着那一绺白须,认为有什么不治之症急切地上前问道:“王大夫,落雁和小倾她们怎么样了?”

  王大夫叹了口气不紧不慢地说:“尊夫人只不过是一时气急攻心才导致吐血昏迷,好好休息就好了。只不过二夫人她之前的风寒尚未根治埋下病根,而且如果老朽没有说错的话,二夫人应该也是知晓自己的状况的,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二夫人她一直未曾服药,假以时日一直如此下去病情就会越来越严重,最终命不久矣啊!”

  “这,这么严重啊,那王大夫现在还可不可以彻底根治?”云天阳问。

  “这不好说,已过了根治的最佳时期,根治的可能性不大,不过可以通过药物来预防发病,不过这也是治标不治本啊!”

  “哦,如此啊,那么小倾她怎么了,怎么还没醒?”云景轩看了眼昏迷中的颜汐陌心疼地问道。

  “三小姐的病情有些严重,鞭痕太深恐怕是入骨了,涂些金疮药好好休养一段时日即可恢复,可是不可能做到毫无痕迹会留下些零星半点鞭痕,修养期间切莫做些剧烈运动以免伤口破裂发炎。只要睡一会就会自然醒了。”

  听完王大夫的话后云景轩那颗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不过听到无法去掉鞭痕时再次紧张起来。

  那不就等于毁容了,如果被小倾知道了还不哭死。如果他可以回来得更早点那么小倾就不会被打,不会被打小倾她就不会受伤,不会受伤就不会毁容,所以一切都是他的错。

  但他不知道他的妹妹身体里的灵魂却是她人。

  云天阳听后这才安慰地笑了笑吩咐着翠萍她带王大夫下去抓药。

  翠萍应声便与王大夫退出了浣溪阁。一缕阳光洒入屋内照到睡在窗棂旁的颜汐陌,她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慢慢地睁开双眼欲要挪动身体时后背那火辣辣的疼痛让她不由叫出声来。耳尖的许巧见颜汐陌如此急忙上去搀扶躺下说:“小姐,小心点啊!”这一唤引起了云天阳和云景轩的注意。

  “小倾,你醒了,疼不疼?”

  “小倾你没事吧,对不起啊,是大哥来晚了害你受伤了。”

  对于两人的关切相问颜汐陌只是淡淡地应了声。她受到的伤不是百受的,她要变强!要变得可以以自己一人之力就可以灭了云府的绝对实力。因为她在刚才又一次得认识到了自己是多么地懦弱以及无能为力,她不想也不希望自己成为一只无比渺小,微不足道的蝼蚁,她不想自己在危险面前无能为力只能等死,不想自己是空有一腔热血的傻瓜,也不想自己那最后一身傲骨也会随风飘去……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的休养,颜汐陌的身体也开始渐渐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有那些鞭痕还是时时刻刻警告着她,自己该做的一切,同时对云府理解也更深了一层。

  “小倾你来啦,快来坐坐,娘做了你最爱吃的雪耳金露快来尝尝鲜!”浣溪阁内,颜汐陌一进来就被热情的落雁招呼着。颜汐陌莞然一笑:“娘,你风寒未好应当好好休息,别累着了。”

  在这一个月里这个云府除了许巧外对她最好的就数落雁了,即使她风寒在身也坚持每天前来看望自己,这一点让颜汐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亲情。

  她叫落雁,原主的娘亲。顾名思义,有着沉鱼落雁般的美丽容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无一不晓无一不知。但是天公不作美有着年轻貌美的她由于没有显赫的家境而被迫嫁入云府云天阳做妾,后来,云天阳的正妻在诞下一子后就不幸难产离世,身为妾侍的落雁便名正言顺地坐上正妻一位,虽然两人之间没有爱可云天阳对她可谓是相敬如宾,这可真是因祸得福啊!

  落雁帮颜汐陌呈了碗雪耳金露,笑了笑:“不累不累,尝尝看好喝吗?”

  颜汐陌微抿了一口,抬头一看,看到落雁一脸期待,说:“好喝好喝!甜而不腻,色香味俱全实属上品再者娘亲做的雪耳金露哪有不好喝的道理啊!”

  听到她的赞赏落雁一脸满足,娇斥:“嘿!你这孩子,嘴上抹油了那一张小嘴说得那么甜!”颜汐陌无辜地叫了声“哪有!真心的”

  落雁看着满脸愉悦的颜汐陌,一脸幸福洋溢忽然想起了她被打的情景,落雁的内心犹豫了:如果自己不在了那小倾她岂不会被他们虐死,要不要跟她说呢?可如果说了那小倾又会怎么样对自己呢?可是与其在这里饱受折磨还不如让她出去闯荡,那至少没有寄人篱下的痛苦,可是自己又舍不得……

  “小倾,”落雁低唤。还是让她知晓的好,那些事理应让她知晓。终于做好心里准备的落雁续续说:“小倾来,为娘有些东西要给你。”话末便拉起颜汐陌的手往里内室走去。

  进入内室落雁让颜汐陌坐在床边,而她则在墙边摸索着,突地一按,一个暗格蓦然出现。里面收藏着一个看似简单古旧可又不失美感的首饰盒,落雁小心翼翼地打开似乎在对待珍宝一般。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悄然出现,在阳光的反射下显得格外耀眼,一块玉佩不难看出里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玉狐,手工之精致让颜汐陌咋舌,赞叹不已,而玉佩的背面还用着隶体刻着的几行字——

  梦倾

  酒醉,夜归

  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锦书,寄来

  云端歌欢,忘却忧愁

  轻叹云烟,君还在否

  在否在否,世事不过

  一场大梦

  有何欢愉,有何忧愁

  颜汐陌疑惑问:“娘这是……”

  落雁拿着玉佩坐在颜汐陌旁边,把玉佩放入颜汐陌手中,见她疑惑不解倒也不急告知真相。

  “小倾这块玉佩娘亲就交给你保管了,一定要好好保管,知道了吗?”见颜汐陌乖巧的点了点头见她欲要说话落雁就抢先一步续说:“小倾,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你听为娘说些话啊。其实你并非我的亲生女儿,十年前……”落雁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之中。

  “十年前,一位身穿白衣的神秘女子抱着出世不久的你到我面前把你托付于我,那时碰巧我的孩子刚出生就夭折了我见你如此可爱便答应下来而那位神秘女子就留下了这么一块玉佩。然而这件事云府上下无人知晓我的孩子已死的事实,我便把你当做我的亲生孩子所扶养。一过便是十年了,如今你也长大了这件事你也该知晓,至于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娘亲我就管不着了。”说到最后落雁很是惆怅,她怕她养了十年的女儿会埋怨她会不理她。

  然而,她们不知这些话被想来打压落雁母女俩的云楚含无意听到了!云楚含满脸惊讶,她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荒唐的真相,很快她就将惊讶化为无边的阴霾:云梦倾啊云梦倾,想不到你连庶出小姐都不是,身为野种的你还能有什么媚法子来迷惑景轩!

  同样颜汐陌的惊讶并不比云楚含少,想不到那些小说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也感受到落雁的惆怅,便一副无所谓地对落雁说:“娘亲就是娘亲,就算不是亲生的但您也是我的娘亲!”

  “小倾!”落雁两眼放光对颜汐陌还认自己为娘亲时她的心都颤动,可是兴奋之余理智还是尚存的,她知道在云府小倾受到的苦已经很多了,在云府里受尽折磨。

  “小倾这块玉佩你记得要好好珍惜,娘亲希望你可以在有生之年尽可能地寻回你的亲娘,失子之痛可是很痛苦的,再者小倾你在这里过得不好是娘亲做得不好,如果你寻回你亲娘你就在那儿生活吧啊!娘亲相信她一定会对你如珍宝的。”说着说着,一行清泪已从她眼里流下,她实在是舍不得离开小倾。

  “娘,”看着落雨掉泪颜汐陌蹙眉拿起手帕递给落雁说:“娘你别这样了,如果我寻回亲娘一定会带亲娘来与您一起生活的,要是亲娘不依我便不认她了。”

  这是她第一次对人承诺,可她不知未来的日子还很长,都已经把很多事情都摧毁了,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落雁一听整个心都软化了,其实她并没有奢侈太多,她只要小倾不恨她就好了,可听到她的话落雁真的很欣慰。

  “小倾,”落雁欣慰地唤声。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