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第一百五十七章 求你 (大结局倒计时三)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茉上花开 3017 2015-02-07 13:41:19

    “不是叫你这几天不要下床吗?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南宫景煜走上前,一把抱起方轻逻往房间走去。

  方轻逻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声音轻柔却带着坚定地说到:“阿景,我没有被欺负!”

  “嗯!”南宫景煜重重地回应到,似是掷地有声。

  “我就是为了不被欺负,所以脸才会变成这样!”方轻逻盯着他定定地说到。

  “我知道!”南宫景煜缓缓抚上她那结痂的脸庞,隔着轻纱细细摩挲。

  “可是,现在却传出这样的消息,我想,只要找到消息的来源,就能找到那个想害我的人!”

  “交给我去处理,你好好休息!”南宫景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帮她掖了掖被角,转身离开。眼中那抹阴鸷是如此地骇人,让人不寒而栗。

  “小姐,听说,欧阳主家昨夜满门被灭,奉天府查不出何人所为,所以封锁了消息,可是大家私下都在传,说是一个叫血煞的家伙干的!”

  “小姐,五姨娘自杀啦!你说五姨娘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呢?是不是她也像赵姨娘一样,其实有个相好的?”

  “小姐,东方不悔被抓啦!而且尚书府满门抄斩,东方世家也被除名,贬为庶民,三代不许进朝为官!谁叫他们当初害你啊,所以现在遭报应了吧,哼!老天开眼哪!”

  “小姐,二皇子被削去了天子伴驾的头衔,被发配封地去啦!”

  ……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 方轻逻脸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慢慢恢复,没有从前那么狰狞,但是新长出的嫩肉比脸色要粉,尽管涂抹了玉临风的膏药,却还是有些沟壑纵横。

  筝儿怕她孤单寂寞,每天总是带来许多讯息。方轻逻听到只是一笑而过,似乎和自己毫无干系,只是她心里却明白,这一个来月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和南宫景煜总是脱不了关系。偶尔也能通过筝儿和洪雁传递百老汇的消息,生意似乎越来越好了,她觉得自己的荷包越来越鼓了。

  南宫景煜总是早出晚归,可每晚都和自己宿在一起,就像平常夫妻一样,让方轻逻的心灵无比平静,偶尔也下厨做一些现代食物给他品尝,两人月下对弈,怡然自得,如胶似膝,赛过神仙。方轻逻甚至幻想着,就这样简单地过一辈子该多好。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小姐,你看,今夜月色这么好,我们出去走走吧。” 虽然这段时间小姐和姑爷感情急剧升温,几乎每晚都腻在一起,可是小姐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眼巴巴地望着院门口,一点活力都没有,感觉都不像是她的小姐了。

  方轻逻耷拉着脑袋,用手在石桌上划圈圈,怎么阿景还没回来啊?听了筝儿的话,有气无力地说到:“去哪儿啊?我可不想碰到那群女人!”

  筝儿想了想,说到:“那我们就在竹苑走走呗,奴婢听说竹苑西面有一块池塘,池塘里种满了荷花,还有好些小鱼儿呢!”

  “是吗?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吧!”方轻逻倒不是突然来了兴致,只是想想自己在竹苑住了这么久,却只到过书房,住过别院,别的地方都没有去过,突然有些好奇竹苑到底有什么好东西,如此神秘。

  筝儿展颜一笑,她就说嘛,听白衣说的时候她就蠢蠢欲动,小姐肯定会动心的。

  趁着夜色,二人缓步走在路上,晚风轻拂,颇为惬意。

  突然,不远处的竹林里传来一阵阵小溪潺潺的琴声,还附和着若低若高轻柔的歌声,方轻逻猛地顿住了脚步。

  怎么可能?竹苑里明明只有她和筝儿两个女人,怎么还会有别人?不,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镇定,镇定!

  “小……”筝儿似乎也听到了什么,担忧地看向自家小姐。

  “嘘!”方轻逻示意她不要出声,两个人屏住呼吸,轻轻地往竹林靠近,却没有看到旁边一闪而过的白色身影。

  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两人轻轻地往里面靠,声音似乎越来越近了,可她们仍旧什么也看不到。

  突然,琴声戛然而止。

  方轻逻忙拉住筝儿,屏住呼吸,侧耳倾听。

  “爷,红菱无用,比不得夫人万分之一!”陌生的声音,轻柔融和,像一股甘泉般甜进人心里。

  “红菱,你这是何苦?”熟悉低沉得男声隐隐传出,方轻逻身子开始轻颤,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不会的!

  “为爷做任何事,红菱都不觉得辛苦!况且,红菱觉得,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女子饱含情谊的声音细细传来。

  “你不了解他!在他眼中只有圣元江山,哪里还能容得下别的东西,纵是和母亲这定情一曲,他又怎会还记得?”南宫景煜略带伤感的声音传来,这是方轻逻从未在他身上看到过的情绪。

  “不,若真是如此,他又何必到处找你?”女子有些意外地反驳到。

  “那是因为他想找到最合适的继承人,又或者,他想为下一任继承人铲除所有威胁和障碍!”南宫景煜的声音中带着难掩的悲痛,方轻逻心中狠狠揪起,为什么,这些,他都不曾和她说,他们不是最亲密的人吗?

  “爷,您是不是,太悲观了,毕竟虎毒还不食子呢!眼下二皇子显然是出局了,而四皇子,失去了东方世家这座靠山,反而更得那位的亲睐,朝中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只怕您再不挑明身份,我们就没得机会了!所以……”

  方轻逻越听心里越沉,她不是没有猜测过南宫景煜的身份,只是现在被证实,她只觉得自己曾经的掩耳盗铃全都被拆穿,她越来越看不清自己的枕边人,心里也越来越迷茫。

  看了眼仍然迷茫呆滞的筝儿,方轻逻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忙拉着筝儿往竹林外跑去。筝儿反应迟钝,猛地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轻声痛呼起来。方轻逻忙抬手捂住她的嘴,可惜,为时已晚!

  “谁在那里!”

  南宫景煜凌冽的声音猛地传来,紧接着一股疾风扑面而来,筝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推开方轻逻,身子被掌风狠狠推翻,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倒地不起。

  “筝儿!”方轻逻被这突变打了个措手不及,忙奔到筝儿身边,将她扶起来,方轻逻哆嗦着帮她擦去嘴唇便的鲜血,颤抖着念叨: “筝儿,你不要吓我,你不要吓我啊。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南宫景煜也是被熟悉的声音吓了一跳,忙收回掌风,撤了结界,这才看到那个笨拙的小女人此时正抱着侍女伤心欲绝。南宫景煜不由得拧眉,沉声问到:“轻逻,你怎么在这里?”

  方轻逻本能地抬头,这才发现,原本浓密的竹林不见了,不远处的一座凉亭上,正放着一台古筝,而古筝旁边,站着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女人身披黑色斗篷,只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此时正微笑着看向她。而那张熟悉的脸庞,此时正站在不远处,拧眉看着她,双唇紧抿,脸色灰暗。

  “阿景,快,救救筝儿!”方轻逻此时顾不了那么多,只知道筝儿不能死,她必须要抓住南宫景煜这根救命稻草。

  南宫景煜身形未动,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到:“我问你,你怎么在这里?刚才,你们又听到了多少?”

  “我……”,方轻逻心里乱糟糟的,是啊,她刚才听到了什么?可是,此时来不及多想,她只能忘了自己的初衷,只记得筝儿一定不能有事,她闭了闭眼,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才抬头看向不远处居高临下的男人,一字一句地说到:“我们的确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不过,我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求你放过筝儿!”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南宫景煜死死地看着她,轻轻地吐出犹如凌迟的话。

  “我和她情同姐妹!我用性命担保她不会透露你们的秘密!”方轻逻急切地回话,泪水不争气地滴落,朦胧了双眼。

  “我不能拿所有人的性命来冒险!”南宫景煜咬了咬牙说到。

  方轻逻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瞟了一眼那个站在远处不发一言的女人,这个男人的态度令她心寒,恨恨地说到:“呵!是她的命吧?若是我加入你们呢?你应该相信我的能力!我有办法解决你们现在面临的问题。” 

  “不需要!”南宫景煜斩钉切铁地回到,声音中饱含着怒气。

  方轻逻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个凌冽的男人,有如此尊贵的身份,还有如此高强的武功,不是她喜欢的那个人吧,否则,怎会对她如此狠心?

  “咳……咳咳……咳咳咳……”筝儿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鲜血又不停地往外冒。方轻逻心痛得难以复加,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眼睛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男人,男人目光森然地看向她,却毫不动摇。

  “求你!”方轻逻低下头,卑微地乞求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