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只要你 就够了 (大结局倒计时二)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茉上花开 3069 2015-02-08 15:41:59

    “爷,都是一家人,何必弄得如此不愉快。况且,我相信九妹妹是不会出去乱说的,至于这丫头,若实在不放心,就送到那边去吧。”黑衫女子不知何时走到了大家面前,微笑着轻言细语地说到。

  南宫景煜有些歉意地看向她,又转过头看了看低着头伤心欲绝的女人,终是不忍,出声到:“白衣,把这丫头送走!”

  “是!”白衣突然从远处飞来,直接落在方轻逻身旁,轻声说到:“九姨娘,把她交给我吧!”

  “筝儿,她不会有事吧,对吧?”方轻逻泪眼婆娑地望着他,期待着他的回答。

  “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白衣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而后一把抱起地上的筝儿,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声“对不起”,便疾步飞去。

  筝儿闭着眼,眼泪无声地滑落。原来如此,是她对不起小姐!

  “筝儿!”方轻逻不由得往前追出去,却被人一把拉住,转身一看,原来是黑衫女子。

  “妹妹不用担心,那丫头不会有事的!”

  妹妹?方轻逻冷笑。纵使再动听的声音,此时也像利刃一样刮痛了方轻逻的心,她一把挣脱对方的手臂,对方轻呼一声打了一个趔趄。

  “红菱,没事吧?”南宫景煜温柔地搀扶住女子的身形,带着怒气的目光扫向方轻逻。

  方轻逻毫无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薄唇轻启:“谢谢你放过筝儿!作为筝儿性命的交换条件,我可以告诉你们,你们刚才所担心的那个人,只用一招就可以除掉,捧-杀!”

  方轻逻轻蔑地扫过两人有丝怔愣的表情,继续淡淡地说到:“当今圣上正当壮年,国泰民安,堪称一代明君。可若是现在有人的声望无论在民众心中还是在朝臣之中超过了他,即使那人是他的儿子,你们猜,他会怎么办?”

  南宫景煜心头一怔,神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而黑衫女子亦是十分惊诧,却是微微勾起了一丝笑容,看来,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妹妹果然冰雪聪明,难怪爷常如此宠爱你!”黑纱女子笑意盈盈地看着方轻逻说到。

  方轻逻此时心如刀绞,不想再去理会女人话中的深意,转而倨傲地看向南宫景煜,嘲讽地说到:“这个,是作为筝儿性命的交换。那么现在,请问南宫大人,哦不,是尊贵的皇-太-子殿下,打算怎么处置我这个听到秘密的人?”

  南宫景煜猛地抬起眼看了她一眼,眼中既是心痛也是无奈。是了,她是如此聪慧的女子,凡是一点就通,又怎会猜不透其中的缘由,淡淡说到:“轻逻,你何必如此!”

  黑衫女子亦是十分吃惊,想不到这女人竟然在短短时间就能看出端倪,果然,这女人将是她最大的障碍。不过很快,她就压下心头的不快,往前一步笑语到:“是啊,妹妹,爷那么疼你,怎么会舍得处置你。况且,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家人之间,哪有什么秘密?”

  女人的话,句句凌迟着她的心。什么疼爱?什么家人?她现在算什么?想到一切的一切,方轻逻心如刀绞,强压下心疼,她薄唇轻勾,讥笑地说到:“这位小姐,别一口一个妹妹的,我爹福薄,可没您这么大一个女儿。莫不是,您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所以才到处乱认妹妹!”

  “啪!”话音刚落,方轻逻便被一巴掌猛地掀翻在地上,脸上木木的涨涨的,似乎没有一丝疼痛,只能感觉到迅速的膨胀。方轻逻抬起眼,看着那个一巴掌将她搧倒在地的男人,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是笑了,笑得如此灿烂。

  “你……,你怎可如此羞辱我父亲!”黑衫女子陡然气得发抖,眼眶泛红,再顾不得那份优雅,愤怒地瞪了一眼方轻逻,而后委屈地看向南宫景煜。

  闭了闭眼,南宫景煜终是看向方轻逻,厉声到:“方氏!你的妇容妇德都到哪里去了?红菱的父亲是长辈,你怎可如此无礼侮辱?更何况,红菱是南宫府未来的当家主母,你身为妾氏,竟然对主母如此不敬,该当何罪?你给我好好闭门思过,把三从四德抄写千遍,什么时候知错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当家主母!呵,好!太好了!哈哈,哈哈哈……”方轻逻呢喃着他的话语,脸上的疼算不了什么,心里的疼却是如此的清晰,她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呛了出来,却依然停不下来,笑得眼中他的影子越来越模糊……

  南宫景煜握了握掌搧的那只手,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红肿的脸庞,心情无比沉重,有一些心疼,却也有一些怒其不争。红菱的父亲跟随他一辈子,最后是为了救他而亡,他又怎能容许她如此侮辱!他不明白,她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的犀利,如此的无礼!可是看到她伤心的泪水,决绝的眼神,他的心,竟是如此疼痛,如此不安。

  离院。

  “怎么样?主子还是一点没动吗?”石头凑上来问到。

  洪雁低头瞄了瞄手中的食盒,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怎么行啊,主子已经两天滴水未进,就算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啊!”石头焦急地说到。

  洪雁看了眼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的青峰,走过去,开口到:“要不,你还是去跟爷禀报一声吧,主子再这样下去,只怕性命堪忧。”

  青峰看了看不远处的房间,掀了掀嘴皮,正想说着什么,只听到“咚!”的一声从方轻逻的房间传来,也顾不了那么多,大家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

  “主子,主子,你怎么了?快,快找大夫!”洪雁一把抱住方轻逻,惊慌地呼喊到。

  静谧的房间里,南宫景煜神色复杂地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女人,此时她脸色苍白,嘴唇干裂,一动不动,犹如毫无声息的布偶,让他的心抑制不住地抽疼。

  “爷,那这孩子?”冷冰冰的女声传来,拉回了南宫景煜的思绪。

  深吸一口气,南宫景煜冷冷地说到:“打了!”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是!”女子有些不忍地转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转身离开。

  直到房间彻底安静下来,床上的人紧闭的双眼溢出两行泪水,双手握拳,指甲掐进肉里,直到掐出血印。

  她应该高兴的,不是吗?活了两辈子,老天终于赐给她一个孩子,一个属于她的孩子,是老天疼惜她,不是吗?即使,那个男人不要她的孩子,可那又有什么关系,比起自己的孩子,什么都不重要了,不是吗?这是老天对她的垂怜,无论如何,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一定!

  是夜,竹苑,屋顶上。

  “爷已经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一天一夜了!”黑衣看着紧锁的书房,叹息地说到。

  “他想静一静。”红衣扫了一眼远方,幽幽地说到。她能理解爷此时的心情,他对九姨娘是不一样的,否则也不会允许她怀上自己的孩子,可是天意弄人,这个孩子来得却不是时候。当他需要从孩子和大人中选一个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九姨娘,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

  “我跟着爷这么多年,爷从来都是杀伐果断,从未如此!”黑衣感叹到。

  “那是因为,他以前没有遇到九姨娘。”红衣有丝羡艳地说到。能让爷动心如此对待的女人,九姨娘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也不知道白衣是哪根筋不对,做出这样的事情,害得爷和九姨娘如此!”黑衣有些忿忿地说到。

  “他也是不得已!况且,他已经被罚去西北,以后有他苦头吃的!”红衣感叹地说到。

  虽然,她看起来是个冷冰冰的女人,但是她并不比任何女人迟钝,她自然看得出白衣对段红菱的感情,这么多年了,为她做任何事都甘之如饴。只可惜,段红菱的心一直都在爷身上,无非是借他之手除掉九姨娘,说起来,他也不过是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女人之间的争斗总是无休无止,她不由得看向身侧的男人,是否有一天,她也会像那些女人一样,为了这个男人而拼个你死我活?可是这样守护的感情,得来又有什么意义?

  “你怎么了?”黑衣见她愣愣地看着自己一言不发,忙在她眼前晃了晃问到。

  红衣回过神来,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终是摇了摇头,淡淡地说到:“没什么。”

  黑衣看出她情绪不高,终是拉过她的手,裹在自己的掌心里,看着她认真地说到:“红衣,等事情一了结,你再也不用做南宫府的四姨娘,我们就向爷请辞,找个僻静的小山村,安安静静地过一辈子,好么?”

  红衣诧异地看着面前的男子,这似乎是他和她说得最长的一句话了,也是最让她动容的一句话,她愣愣地看着他,有些不可置信地轻声问到:“黑衣,你不想高官厚禄,妻妾成群么?”

  黑衣摇了摇头,温柔地说到:“我只要有你,就够了!”说完便一把将女人拥在怀里,望着皎洁的月光,内心前所未有的安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