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第一百五十五章 皇甫皇后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茉上花开 2989 2015-02-05 13:40:44

    “血煞?”方轻逻凝眉,她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这个名字乍一听就会让人觉得有种阴风阵阵的感觉。

  玉临风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并不了解血煞其人,毕竟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她不知道也正常,遂娓娓道来:“十八年前……”

  原来是一个为情所困的杀人狂魔啊,方轻逻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劲,那都是十八年前的事情了,可是昨天那个黑衣人绝对是个年轻人,这是她的直觉。

  玉临风自然也看出了她的疑惑,继续说到:“前不久,圣元长孙将军在秘密回京路上遭遇刺杀,种种迹象表明,刺客就是血煞!而昨夜那个黑衣人,虽没有使用血煞,但武功路数和传闻中的血煞一样,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身携剧毒!”

  方轻逻猛地睁大了眼睛,说:“怎么会?如果他身携剧毒,那我早就该死翘翘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玉临风好笑地点了一下她的鼻梁,宠溺地说到:“我才知道原来阿方你这么笨啦!他自身携毒又不是得了传染病,只要他不对你施毒,你当然没事啦!”而且他还给你喂了一颗解百毒的药物,这话,他只在心里说了说。

  方轻逻不习惯他的亲密,一把拍开他的爪子,郁闷地想到自己把这个时代的毒想成现代的病毒了!真丢人!不过猛地想到什么,她抬眼盯着玉临风问到:“不对啊,你不过是一届商人,怎么对人家圣元的秘事如此了解?难道,你是沧澜派来的细作?”

  玉临风闻言噗嗤一声笑开了,一边笑一边说到:“阿方啊,你这脑袋里都装的什么啊?就我,还细作呢?我们沧澜国可从来不需要派细作到任何国家,知道吗?不过嘛,因为我们沧澜国的特殊位置,再加上我沧澜子民在各国游商者颇多,你也知道自古官商一家,所以嘛,知道点皇室秘辛也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 

  啧啧,瞧他那神气样!

  “是吗?那你说说看,你都知道些什么?”方轻逻眨了眨眼一脸好奇地问到,小样,当自己是百事通了? 

  玉临风自然没有错过她眼中的狡黠,忙把脑袋凑过去,讨好地说到:“阿方你都想知道什么?只要你想知道的,我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方轻逻忙伸手把他的脑袋掀开,这人忒黏糊了,有些好笑又好气地说到:“你随便说说,我随便听听呗!没听说过好奇害死猫?我可不想死在八卦事业上!”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这颗脑袋还能在脖子上搁多久!

  玉临风睨了她一眼,眸光闪动,想了想说到:“想必你也知道,如今圣元后宫最受宠的就是德妃和容妃,可你知道为什么她们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却没有一人能登上皇后的宝座吗?”

  方轻逻望着他,问到:“为什么?”其实她内心深处知道,所谓最受宠,不过是家族的庇佑权利的牵扯,皇室之中哪里还有爱?

  玉临风故作神秘地小声说到:“因为,皇帝最爱的是那早已逝去的皇甫皇后!”

  “哦!说来听听。”方轻逻显然被勾起了兴趣,后宫秘事呢!

  玉临风挑了挑眉,说到:“当年四大世家之首的皇甫世家有两宝,一个是掌管着圣元兵器制造的夺剑山庄,而另一个则是皇甫家主的独生女儿--皇甫玄樱!皇甫玄樱不仅长得貌若天仙,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如此优秀的女子自然是引得无数青年才俊趋之如骛,可却没有一位能入得皇甫玄樱的眼,直到偶遇外出巡游的三皇子和六皇子。才子佳人本应是一段佳话,可若是三个人纠缠在一起,那就必定有个人会痛苦!皇甫玄樱本是天之骄女,一眼就相中了当时文韬武略过人的三皇子,没多久就嫁给三皇子为妃并在次年就诞下一名男婴。可怜六皇子一片真心付诸流水,心伤之下便奔赴边关数年未回。也正是由于他当时远赴边关,后来三皇子才能靠着他手中的部分兵权顺利登基!”

  听到这里,方轻逻似乎明白了什么,有些笃定地问到:“所以,当年的三皇子就是当今圣上,而六皇子就是远在北面的镇西大将军?”

  “正是!”玉临风赞赏地看了方轻逻一眼,继续说到:“三皇子登基后,皇甫玄樱顺利地登上了皇后的宝座,其子直接被封为皇太子,可谓是风头正盛。可惜好景不长,三年后的一天,皇甫皇后不知为何突然被打入冷宫,隔夜冷宫就因走水一夜之间化为灰烬,皇甫皇后葬身火海尸骨无存。正在苍山学习的皇太子闻讯仓促启程回京,却失足掉下悬崖从此杳无音讯。自此盛极一时的皇甫家族几乎一夜间就归隐山林,而朝廷顺理成章接管了夺剑山庄。与此同时,当年掌管天下兵马的六王爷也向皇帝请辞,只携部分旧部前往北部封地,正是如今的镇西将军。” 

  方轻逻只是静静地听着,脑子里不时地闪过点什么,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玉临风看着她沉思的样子,想到自己的推测,若真是那样,阿方的生活只怕是波澜起伏,可他只想看她笑,看她快乐地活着。

  “咚咚!”正当两人各有所思陷入静谧的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紧接着传来招财那贼眉贼眼的声音:“爷,您在里面吗?”

  玉临风恨恨地瞪了一眼门口的方向,回头帮方轻逻掖了掖被角,这才缓步往门口走去。

  招财正扬起手打算再次敲门,门突然开了,那扬起的手差一点就要砸在自己爷的脑袋上,幸好他反应灵敏收了回去,见自家主子一脸菜色,忙扯出一张大大的笑容看向自己的主子,心里却在痛哭,不会是搅了主子的好事吧?

  玉临风无语的看了看自家奴才那张不断变换的脸,很是郁闷,你说自己聪明绝顶,怎么就选了这么个笨蛋跟着自己呢?

  “还矗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事就说!”玉临风不耐烦地说到。

  “啊?哦!爷,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哪个?”招财忙献宝似地讨好地说到,只可惜讨到铁板了。

  玉临风一个暴栗下来,恶声恶气地说到:“哪儿那么多废话?欠抽?赶紧说”

  招财忙捂着脑袋,忙一口气大声地说到:“好消息是奉天府毫无动静,没有到处搜查;坏消息是南宫景煜昨夜连夜进京面圣去了!”

  玉临风扶额,这个时候说这么大声干什么?这个蠢材,一个接一个暴栗重重地落在招财的脑袋上,招财忙连蹦带跳地跑开了,一边跑心里一边想着,欲求不满的男人惹不得啊!

  玉临风见招财抛开,这才转头谗笑地看向方轻逻。

  方轻逻一只手正轻轻地摩挲着脸上斑驳的伤口,抬头正好撞见玉临风心疼的目光,这才缓缓放下手,微笑着轻声说到:“那个阿风,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玉临风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兴奋地说到:“当然可以啊!这可是你的专属称呼,你就是叫我阿猫阿狗我也高兴!”

  方轻逻见此忍不住扑哧一笑,猛地扯裂着脸上的伤口,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别动别动,阿方,很疼吧,我给你呼呼!很快就不疼了,啊!”玉临风见此急忙跑过去,小心翼翼地托着她的脸庞,对着伤口轻轻地呼气,眼神中难掩心疼和专注。

  脸上拂过阵阵热气,有些痒痒的,方轻逻此时却觉得十分尴尬,忙轻轻地推了推玉临风,又往身后挪了挪,轻声说到:“已经不疼了,谢谢你。”

  玉临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过失礼,忙放开她的脸颊,也兀自往后退了退,脸上却升起一丝丝红晕。

  “那个,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我想他们现在还没有发现我不见了,所以趁此机会,还是麻烦你送我回去吧!”方轻逻想了想说到。

  “不,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动静,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那就是他们发现了却因为某种原因隐瞒不报。况且,你刚才也听到了,南宫景,南宫大人也回来了,相信他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你就安心地住在这里吧,我顺便帮你调养调养身子!”若是他处理不好,我也绝不会留你在他身边。这是他自己在心里默默说的。

  “可是……”方轻逻欲言又止。

  玉临风见此脸色暗了暗,艰难地问到:“阿方,你是不是,是不是想回他身边去?”

  方轻逻闻言直直地看向对方,下意识地伸手抚上自己的右脸,抿了抿唇,有丝颤抖地喃喃说到:“不,我不见他!”

  玉临风心疼地拉下她的手,坚定地说到:“阿方,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脸的,放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