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如一坨死猪肉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茉上花开 2613 2014-11-15 12:38:52

    皇帝不悦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南宫景煜,微眯的眼睛显示着他在弥漫着怒气,过了稍许,他才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宣妃,说到:“爱妃觉得呢?”

  宣妃看了看皇帝的脸色,便知他心中不悦,忙跪下行礼说到:“皇上,虽说此次南宫方氏有错,但毕竟是臣妾召她进宫的,况且她也算间接救了皇儿。所以臣妾斗胆向皇上求个情,求皇上看在她是臣妾娘家妹子的份上,从轻处理,请皇上成全!” 

  皇帝赞赏地看了一眼宣妃,这女子虽年轻,却是善洞察人心思,处理事情大方得体,遂开口到:“即是爱妃求情,朕答应便是了,爱妃快快请起!”说完便把宣妃扶了起来。

  “臣妾谢皇上隆恩!”宣妃答谢后起身,娇羞地附在皇帝怀中,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她在宫中沉寂多年,见惯了各种欺压凌辱,反而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皇帝问她,不过就是变相地找个台阶给大家下,她自然要为皇帝铺好梯子。更何况,如今看来,南宫景煜如此紧张方轻逻,那至少说明她这颗棋是下对了!

  皇帝似乎想了想,不耐地看向方轻逻,开口到:“南宫方氏,既然宣妃替你求情,就三十大板吧!”

  话音刚落,方轻逻怕南宫景煜再次替她出头惹来圣怒,立马磕头感恩:“贱妾领罚!贱妾谢过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谢过娘娘,娘娘仁慈!”

  “拖下去吧!”皇帝摆摆手说到。

  南宫景煜生生顿住自己差点就要起身迈出的脚步,扭头看向正被两个嬷嬷架走的方轻逻,却见方轻逻正微笑地看着他,用嘴型对他说到:“等我!”

  “南宫爱卿打算跪到几时?”猛地传来皇帝阴阴的声音,南宫景煜回头一看,皇帝已经拂袖起身往外走去,南宫景煜忙起身跟着往外走,毕竟这是后妃的寝宫,可不是他一个外男可以随意进出的。 

  皇帝路过方轻逻被行刑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这女子倒还坚强,紧咬着自己袖子闷哼着不让自己叫出声,难怪刚才一直没有听到女子凄厉的叫唤声,原本以为还未开始行刑。皇帝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跟在身后的南宫景煜,便大踏步地离开了。

  南宫景煜紧随其后,并未去看方轻逻,目光微微朝着远方,脸色暗沉,步伐稳健!

  方轻逻此时似乎也很有默契地没有看向南宫景煜,她死死咬着自己的衣袖,强忍着不让自己喊出声,额上已渗出细密的汗。板子似乎总是很有节凑一轻一重地打在自己身上,让她以为自己很快就会昏厥的三十大板硬生生地撑到了第二十九板!

  方轻逻幽幽转醒的时候,已经在回南宫府的马车上。此时她脸色苍白,血色尽失,微微一动便似牵动着万千神经,痛得她直冒冷汗!抬头看向抱着他的人,只见他正看着自己,眉目中饱含着心疼与自责,一言不发。方轻逻缓缓伸手抚上他的脸颊,努力微笑着说到:“阿景,我没事儿!”

  见她如此,南宫景煜更是痛苦了几分,嘶哑地说到:“轻逻,别硬撑!就算是身强体壮的男子挨三十大板至少也得在床上躺一个月,更何况还是你这样柔弱的女子!”

  方轻逻努力地想让对方开心些,于是似无意地说到:“其实根本没有三十大板啦,因为他们总是一重一轻地打着,算起来也就十五大板,害的我本来以为可以很快就晕过去的,结果硬是让我从头痛到尾!”

  南宫景煜一窒,他怎么没想到这个呢?本想减轻她的痛苦,没想到反而让她痛的更彻底了,紧了紧抱着她的手,低声说到:“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阿景,你别这样,这不赖你!其实,在我被打板子的时候,我很想问你一件事。”方轻逻小声地说到。

  “什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有机会远离皇城,去过凡夫俗子的简单生活,远离尘世的勾心斗角,你愿意吗?”方轻逻看似问得很随意,眼睛却是满含期待地看着他。

  南宫景煜一愣,离开吗?他可以吗?凡夫俗子,呵,多么遥远的名词,他一出生就和这个词绝缘了,他能选择么?

  “爷,到了!”就在南宫景煜陷入沉默的时候,南宫府到了。南宫景煜避过话题,小心翼翼地抱着方轻逻下了马车,直奔竹苑。

  方轻逻窝在他的怀里,把头埋在他的胸口,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声,她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砰砰地跳个不停。她知道,他刚才的沉默代表着什么,可是,在她以为自己就要和他生离死别的那一刻,她暗暗下定了决心,不去理会天长地久,只争朝夕!是的,她决定了,她要和他在一起,既然爱了,何必瞻前顾后,她方轻逻可不是一个轻易向命运妥协的人!

  “爷,这是怎么了?”连心老远便看到南宫景煜抱着方轻逻一脸凝重奔跑的模样,忙上前担忧地问到。

  “受伤了!”南宫景煜似敷衍地回到,看也没看连心一眼,便急冲冲地往前走去,留下背影让连心怔愣在原地,强忍多年的泪水湿润了眼眶,手中的绢帕已被蹂躏得褶皱不堪!

  南宫景煜小心翼翼地把方轻逻放到床上,嘱咐她不要翻身,不要碰到伤口,然后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十分精致的瓶子,他一边走一边拔开盖子,可是走到床前才发现,怎么上药?这是个问题!

  方轻逻此时也才考虑到这个问题,这个受伤的部位,貌似有点尴尬,她苍白的小脸也不由得泛起一丝红晕,忙说到:“阿景,你还是把我送回离园吧,让筝儿给我上药!”

  南宫景煜察觉到方轻逻的娇羞,原本沉闷的心情消散不少,不由得起了逗弄她的心思,状似苦恼地说到:“轻逻这是在害羞吗?可是怎么办呢?我是你的夫君,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你身上任何地方,即使是个小丫头也不行!”

  方轻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想不到这厮占有欲这么强,不过打死自己也不能让他上药,让他对着自己血肉的模糊的小屁股,以后他们俩那啥的时候他岂不是会老想起她现在的模样?不行,绝对不行!方轻逻抬起头,理了理思路,开始谆谆诱导到:“阿景,你看啊,就我现在这烂屁股,谁会愿意看呢?还不如看一坨死猪肉来的舒服!再说筝儿不一样,她可是从小伺候我的,就像是姐妹!而且女孩子心细,你一个大男人,我怕你下手不知道轻重,回头别让我伤上加伤了!”

  南宫景煜眼中闪过一丝促狭,似乎想了想,很是赞同地说到:“确实是,不如一坨死猪肉!”

  “南宫景煜!”方轻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又气又恼地想抄起旁边的枕头朝他扔过去,那知道动作幅度太大,牵引到小屁股上的伤,直痛得方轻逻嗷嗷直叫,眼泪都痛出来了!

  南宫景煜看她的样子更是心疼得不得了,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行为,忙一把抱起她往离园飞奔而去。

  夜,很是寂静。方轻逻趴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天知道,她真没有趴着入睡的习惯,幸好从南宫景煜那里搜罗了一本杂记来看。要知道那厮的书架上全是些国策什么之类的,她之前也是找了好久才从角落里找到这本书,现在刚好有时间慢慢看了。

  方轻逻正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突然,窗户边传来一声轻微的异响,紧接着一个白影嗖地一下窜到了方轻逻的面前,方轻逻还未来得及惊呼,就被一只修长的手捂住了嘴,方轻逻抬眼一看,怎么是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