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其罪当诛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茉上花开 2774 2014-11-10 23:19:35

    皇帝虽子女众多,也从不偏宠某一个,不过对于百里司青这个幺儿,他还是十分喜爱的。看惯了宫内宫外的阴谋诡计,他自然没有将凶手是方轻逻的事情放在心上,不过却是将南宫景煜的情绪看在眼里!皇帝不动声色地说到:“此事既然和爱卿有关,爱卿就跟朕一起去看看吧!”

  很快,皇帝便起驾碧泉宫,而南宫景煜紧随其后。

  碧泉宫,太医替十二皇子仔细检查后,并未发现不妥,只是十二皇子受惊吓过度,哭了好久才昏昏入睡。太医开了一些安神的药物,嘱托不能再让他受到惊吓,这才离开。

  宣妃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差点就命丧黄泉,还有那个女人使劲拍打他的一幕,恨不得直接撕了那个女人,厉声到:“来人啊,把那个女人给我带上来!”

  不一会儿,方轻逻就被带到了大厅,刚才还是座上宾,现在却是阶下囚,造化弄人啊。不过方轻逻也明白,现在还不是她感叹的时候,她必须打起精神想对策,首要的一点就是让宣妃站在自己这一边。

  “大胆方氏,本宫自问待你不薄,说,你为何要伤害十二皇子!”宣妃一见到方轻逻就厉声质问到。

  方轻逻磕头后,言辞恳切地说到:“贱妾是被人陷害的,请娘娘明察!此次贱妾是受娘娘之命第一次进宫,根本不熟悉宫里的布置,贱妾也没有任何动机和理由伤害十二皇子,这一切都是有人精心布局的阴谋,贱妾甚至怀疑这一切都是冲着娘娘您和十二皇子来的!还请娘娘三思,切莫做出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决定!”

  宣妃在宫中沉寂多年能一朝崛起,自然也不是头脑简单之人,略微思索方轻逻的话后,又厉声问到:“哼!简直是一派胡言!本宫一向待人宽厚,与宫中众姐妹也相处融洽,宫外就更不可能有何仇敌,又何至于让人如此费尽心思来谋害?退一步说,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刚才一直虐打十二皇子,又作何解释?”宣妃看似不信,但实际上却是给方轻逻机会证实是他人的陷害,恐怕她比谁都希望是真的有人刻意谋害,若是自己的对手,这不失为扳倒对方的一个好时机。

  “回娘娘,贱妾并非是虐打十二皇子,而是看到十二皇子吞下珠子,担心珠子有毒或者卡住他的喉管,这才迫不得已想用此方法将珠子拍出来,只可惜贱妾手笨,没能及时拍出珠子。贱妾句句属实,绝无虚言!此事娘娘身边的公公可以为贱妾作证!”听到宣妃的话,方轻逻便明白十二皇子已无大碍,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洗脱自己的嫌疑。

  宣妃闻言看向身旁的太监,用眼神询问着对方,对方几不可见地点了下头,宣妃这才缓和了下心情,问到:“本宫又如何能相信你说的就一定是真的?”

  这是一个很好的讯号,看来宣妃的天平已经往自己这边倾斜,方轻逻忙回到:“娘娘不妨把刚才领贱妾出宫的那位宫女传唤过来当面对质,就是她假传娘娘的旨意,把贱妾领到十二皇子的房门口,趁贱妾不备将贱妾推进去并迅速将房门反锁。还有十二皇子的乳娘,在贱妾进入房间后,房间内除了十二皇子竟空无一人!”

  “来人,把人都给我带上来!”看来宣妃早已经把这些人都控制起来了,刚才的审问不过是程序的一部分!她就说嘛,宣妃在深宫沉寂多年还能抓住机会得宠,并且顺利生下十二皇子,定不是个头脑简单之人。

  很快,被捆绑着的小宫女和两个乳娘都被带到了现场。当她们被塞在嘴巴里的布一被拿下,那小宫女突然就往前一蹿,磕头哭喊到:“娘娘,请您一定要为奴婢做主啊!奴婢和南宫姨娘无冤无仇,南宫姨娘却下如此狠手将奴婢打成重伤致晕,请娘娘一定要严惩南宫姨娘!”

  靠!恶人先告状!方轻逻这才发现那小宫女头上似乎有很大一片血迹,甚至从额头到脸颊的一侧都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看来这一出苦肉计对方是下了血本的!

  宣妃听完后看了看那个宫女,又看了看方轻逻,皱了皱眉头问到:“方氏,你有什么话说?”

  “娘娘,不如请太医先给她包扎伤口吧!”方轻逻淡淡地说到。

  那宫女闻言掉头瞪着方轻逻,恶狠狠地说到:“不用你假好心,要不是拜你所赐,奴婢又怎会变成这样!”

  方轻逻正想说什么,便闻一声:“皇上驾到!”众人忙下跪接驾,方轻逻也只能把头埋得低低的,连皇上都被惊动了,看来这次凶多吉少了!南宫景煜瞄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的方轻逻,还好暂时没有任何损伤,悬着的心微微安了些。

  皇帝径直走向宣妃,说到:“爱妃平身!”

  “皇上,臣妾有罪!臣妾没有照顾好皇儿,咱们的皇儿差一点就……,皇上,您惩罚臣妾吧!”宣妃跪在地上不肯起身,微微颤抖的嗓音中饱含着泪滴,却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爱妃,这不是你的错,起来吧!”皇帝见此声音不由得变得柔和了些,躬身把宣妃扶了起来,宣妃再也忍不住,扑在皇帝的怀中嘤嘤哭泣起来!方轻逻不由得在心中感叹,影后啊!

  “好了,别哭了,皇儿这不是没事嘛!”皇帝拍怕宣妃的后背哄到。宣妃倒是知趣,见好就收,忙把自己从皇帝怀中退出来,擦了擦眼泪,扶着皇帝坐到了主位上。

  “审问得怎么样?可有结果?”皇帝一坐上主位,便直奔主题。

  “回皇上,她们各执一词,臣妾尚无头绪,还请皇上定夺!”宣妃忙恭敬地回到。 

  “皇上,奴婢是被南宫姨娘陷害的,请皇上明察!奴婢冤枉,奴婢冤枉!”小宫女忙急切地叫喊着冤屈。

  皇帝不悦地看了一眼冯总管,冯总管立马翘起兰花指高声喝到:“放肆!未得皇上允许竟敢放声喧哗,来啊,掌嘴二十!”

  很快便走过去两个公公,只闻啪啪啪迅速轮换的声音,方轻逻还未反应过来,掌嘴之刑已经结束,那小宫女的脸立马肿的像个猪头。方轻逻此时心里闷闷地,堵得难受,她一直都埋着头,看不到掌搧的经过,但那一下下似乎是打在她的心上,让她惊悸不已。这就是皇宫,这该死的皇宫!

  “你刚才说你是被陷害被冤枉的,现在朕给你一次机会,说说你是如何被陷害的,又有何证据证明你是被冤枉的!”掌搧平息后,皇帝开口到。

  “回皇上,奴婢原本奉娘娘之命送南宫姨娘出宫,可是刚走到半路上,南宫姨娘却猛地叫住了奴婢,奴婢转身询问,不想被南宫姨娘猛地一击便昏倒在地,后来被宫中侍卫发现才被唤醒。奴婢头上的伤便是证据,发现奴婢的侍卫也可以为奴婢作证。”那小宫女此时双颊充血,嘴唇裂开,说话很是吃力,却很是流利地为自己辩护。

  “就这些?”皇帝有些不满地挑眉问到。

  小宫女似乎想了想,忙说到:“奴婢听说害十二皇子的罪魁祸首是一颗珍珠,珍珠昂贵,奴婢从未有过珍珠,请皇上明察!还有,奴婢刚才好像看到南宫姨娘发髻上带的珠钗上就有珍珠!”

  众人的眼光猛地看向方轻逻,方轻逻此时心里也嘎嘣一下,她根本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早上的珠钗是连心替她带的,听说还是当年皇上配给她的嫁妆!

  方轻逻此时大脑还在嗡嗡作响,一个年纪稍长的嬷嬷已经来到她的身边,一把取过她脑后发髻上的珠钗,看了看,说到:“启禀皇上,南宫方氏头上的珠钗确实有珍珠,而且有一颗已经脱落!”说完便恭敬地把珠钗放在一个托盘上呈了上去。

  怎么会这样?方轻逻惊诧地抬起头!却一眼看到站在一旁的熟悉身影,猛地低下头,原来他也在这里,方轻逻紧张的神经稍微安分了些。 

  皇帝拿起珠钗看了一眼,而后一把扔在托盘上,厉声到:“南宫方氏,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谋害皇嗣,罪大恶极,其罪当诛,你可知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