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第一百三十三章 离园添新人

无心穿越 一不小心爱上你 茉上花开 2910 2014-10-30 08:02:51

    离园里,方轻逻此时正端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地训话,筝儿小丫头也安静地站在一旁端茶递水。

  “首先呢,欢迎你们三个加入离园这个小家!我的园子,规矩不多,但是每一条,都请你们谨记!第一条就是忠诚,无论你们以前是做什么的,主子是谁,请记住,现在只有我方轻逻才是你们的主子,唯一的主子,你们若是不想呆在我这里,只要提出来,我马上无条件将你们的卖身契还给你们,我给你们半刻钟的时间考虑!”

  青衫男子平静的面部似乎有些动容,腼腆男孩儿则是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而那个小姑娘,此时却低着头,似乎陷入了纠结之中,双手有些不自然地绞着原本过长的衣袖。方轻逻总觉得这小姑娘的动作很怪异,仔细一看,她绞着衣袖的手看起来有些别扭,像是兰花指,又有点像是之前和洪恩约定的动作,只是如果她是洪恩派来的,那青衫男子又是怎么回事?这下方轻逻纠结了。

  等了一会儿,大家都没吭声,方轻逻也便自动理解为他们放弃了,于是继续说到:“好!既然大家都愿意呆在离园,那就请一定要记住,只要你们真心对我,我自然也会真心待你们,但若是有人胆敢卖主求荣,那对不起,毕竟掌管着卖身契就掌管着你们的命运!所以,到时候你命由我不由天,可怪别我方轻逻心狠!”

  方轻逻说完顿了顿,威慑了一下众人,接着说到:“第二条规矩,就是团结!进了我的离园,我们就是一家人,大家不分彼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临外敌,应一致对外,离园就是大家的根。都听明白了吗?”

  “奴才/奴婢明白!”三人依稀应声到。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呢,你们挨个儿说一下自己的情况,嗯,就说说叫什么名字,会做什么,就从你开始吧。”方轻逻指着青衫男子说到。

  “奴才青峰见过主子!青峰会些拳脚,也可以做粗活!”青衫男子拱手行礼到。

  “青峰?好名字!识字吗?”

  青峰抬头看了方轻逻一眼,答到:“识字不多。”

  “嗯,那也不错,你既会些拳脚,以后就做我的护卫吧。小姑娘,你呢?”方轻逻状似随意地转向她,不经意地掰掰手指,摆了个约定造型。

  那小姑娘突然咚地一声跪倒在地上,激动地说到:“奴婢洪雁,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不会的也能学,奴婢学的很快的。”

  “那么激动干什么,快起来,我这里可不许跪来跪去的,你以后就跟着你筝儿姐姐做些女孩子做的活吧。”方轻逻见她如此激动,便知的确是洪恩派来的了,不由得看了一眼这个不显山漏水的青峰,这是个什么角色?

  “该你了呢,你叫什么名字?”方轻逻看向那个腼腆的小男孩儿,那孩子看起来也只有十二三岁,身体似乎还有些羸弱,脸色发白,似乎有些营养不良。

  小男孩儿似乎有些紧张,还有些胆小,一下子跪在地上小声地说到:“奴才,奴才叫小石头,奴才,奴才什么都不会,但是奴才也会学的,请主子不要赶我走!”

  方轻逻有些晕了,什么都不会?看他样子也不像是个落魄少爷啊,想了想, 温和地问到:“也许你不擅长做粗活,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不用怕,说说你会做什么,或者,你喜欢做什么?”

  那小石头有些红了眼眶,想了想,忐忑地说到:“奴才识字,喜欢,喜欢术数。”

  方轻逻眼前一亮,顿时觉得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这孩子若是在这方面有天赋,培养一下以后可以做自己的财务主管啊!于是笑着说到:“不错不错,以后肯定有用得着你的地方,看你年纪也不大,你就先打打杂吧。”

  “谢谢主子,谢谢主子。”那孩子忙磕头答谢。

  “行了行了,我再说一遍啊,以后离园里不许再跪啊磕头什么的,有什么站着好好说就行。稍后筝儿会带着大家熟悉一下府里的环境,了解府里的规矩,你们刚来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筝儿,筝儿算是我们离园的小管事吧。怎么样,筝儿小管家婆,这下更多人归你管了,你可以尽情地发挥你管家婆的才能了,哈哈哈……”

  “小姐,您怎么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笑话奴婢,奴婢不理你了,哼!”筝儿跺着脚气呼呼地说到。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别生气了啊,小心长皱纹。带他们下去吧,顺便找徐管家给青峰和小石头安排一下住宿,洪雁是女孩子,反正离园还有空房,你给她腾一间吧。”

  “嗯,奴婢知道了,你们都跟我走吧。”离园终于来人了,筝儿比谁都高兴。平时小姐总是早出晚归的,别的园的人又不喜欢和她交往,现在就连喜鹊姐姐也对她爱答不理的,她一个人在园里呆着好不孤单。现在好了,她终于有伴了,想到这里,筝儿的步伐愈发地快了。

  等筝儿回来的时候,方轻逻忙把她叫到跟前交代几句:“筝儿啊,我知道离园能来新朋友你很高兴,但是他们几个都是才来的,品性什么的都还不清楚,所以要对他们保持一定的戒心,知道吗?”

  筝儿点头应到:“嗯,奴婢知道的。小姐,你放心吧,进了南宫府,奴婢也学会了很多东西。”

  方轻逻听到这话有些心酸,帮她撩起额前的头发拢到耳后,说到:“对不起,筝儿,是我没保护好你。”

  筝儿忙摇着头说到:“小姐,您怎么能这么说。能跟着小姐,是奴婢几世修来的福气。奴婢知道小姐总是想护着奴婢,可是奴婢总是要长大的啊,况且,奴婢更想保护好小姐。”

  “嗯,你能这样想也好,毕竟我能护的了你一时,可护不了你一世,你终究也得嫁人的。”方轻逻欣慰地说到。

  “小姐,您胡说什么啊,奴婢才不嫁人呢,奴婢一辈子都跟着您!”筝儿羞愤地说到,可是脑海里却不期然浮现出那翩翩白衣的模样,不由得红了脸。

  “别胡说,我可不打算收容你一辈子!等你遇到喜欢的人,只怕我想留也留不住你。反正啊,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另外呢,你试着打探一下他们几个的家庭情况,还有以前在哪里做,做什么,尤其注意观察青峰,知道了吗?”

  “嗯,奴婢知道了!”

  “还有,要是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别轻举妄动,先告诉我再说,知道吗?”

  “嗯!”

  “那好吧,你先去忙吧。”

  筝儿刚走,在屋内收拾东西的洪雁便迫不及待地来到方轻逻跟前,原本想跪下,想到方轻逻的嘱咐,躬身行礼到:“主子!”

  “洪雁啊,怎么样,屋子收拾好了吗?”

  “回主子,已经差不多了。主子,有什么事儿奴婢能做吗?”洪雁语气很真诚,笑容很灿烂,像是个懂事的小丫头,如果忽略掉她此时双手摆在胸前的姿势的话。

  方轻逻有些忍不住想笑,看来这孩子是着急着想确认身份呢。呡了一口茶,看着那孩子似乎有些泄气失望的表情,方轻逻缓缓开口到:“洪恩是你哥哥?”

  洪雁立马猛地抬头,睁大亮晶晶的双眼,有些兴奋地说到:“主子,可找到您了!幸好您刚才比了和哥哥约定的手势,不然可能又要错过了。”

  方轻逻很想说,谁让你把手藏在那么长的袖子里,谁看得到啊。不过看看她那身明显不合身的破旧衣衫,想来是捡着别人的旧衣服穿的,看来洪恩是没舍得花那些钱,她果然没看错人。

  “这些天出了点事儿,让你们等急了吧?”方轻逻问到。

  洪雁忙摆摆手,笑着说到:“没有没有,就是哥哥很担心主子,每天都去那个巷子口等主子,可惜一直都没有等到。对了,哥哥明明说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子啊,怎么会?”

  虽然她说到后面像是小声嘀咕,可是方轻逻还是听清了她的疑问,笑着说到:“不过是那天恰巧穿了一件男衫。你哥哥送你来之前和你怎么说的?”

  洪雁恍然大悟,乐呵呵地说到:“难怪哥哥说主子长的像仙子,可偏偏是个男子。哥哥就叫我一切都听主子的,主子是哥哥和我的救命恩人,我们都听主子的!”

  洪雁说的忘乎所以,忘了尊卑称呼要自称奴婢,方轻逻倒也不在意,看来他们两兄妹原本家境应该是不错的。现在既然和他们接上了头,方轻逻顿时倍受鼓舞,准备大干一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