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宿命之醉醒帘幕

第十二章 风云似丝

宿命之醉醒帘幕 婳清 2081 2016-01-25 19:40:31

    算这几年在贤王府不问世事,合欢铃的事情还是知道的,原为上古碧瑶仙子之物,可将人的三魂七魄生生摄取一魄,护在铃内,让人得以肉身不灭,据说三魂中只要持有一魂就可起死回生,最重要的是合欢铃中封印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华国乃诸国中最为富庶太平,人们对合欢铃也敬畏十分,故为镇国之宝,但,没有知道它从何而来。我虽我迷信,从不信奉这鬼神之说,可是,我在经历了穿越之后明白,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穿越···一阵伤神,眉月如画的面容尽然有些慌乱,也只有一瞬便随即消失,忽而回头捎然望见温子然似探究似凝视,笑容全无,这倒让阮墨玦一阵莫名其妙,“合欢铃被盗就慌成这个样子?华国今日的昌盛是依靠那死物吗?就你们如此还配做华国子民吗?”墨玦从未见过温子然生气,见少年眉中溢着的笑意不知何时早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阵阵怒气“将军,合欢铃是神器。”墨玦瞥向那个不怕死的人,无语,不禁腹蒎:那个人脑袋被门夹了?没看到温子然已经生气了?且不说温子然,人家刚才都说了合欢铃是死物,他现在却说是神器,就算是神器那也不该这个时候说出来,醉了。温子然低笑一声“合欢铃是华国的镇国之宝是不错,合欢铃庇佑着华国也不错。可是。”温子然剑眉飞扬,朗声道:“可是我知道今日的华国更是将士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是皇上仁义治天下换来的,是朝中诸位大臣忧国忧民换来的,是太后节俭为贫困子民换来的。”说到这里温子然眼眶泛红,平静道:“合欢铃是我们华国的镇国之宝,我们作为华国子民没有守护好它是我们的过失,找寻合欢铃有御林军锦骑卫,你们该做的就是保护好皇上、太后,只要我们上下一心华国不---会---倒!”地下的人均是不在磕头。墨玦震惊的凝望着温子然,温子然,他到底是怎样的?到很多年后墨玦才知道有些人即使无缘也无法逃脱夙念。回过神,环顾四周,顾不上其他。  

  “将军,现在宫中一片混乱,那贼人作案应该也有一段时间了,想来她的武功可以冲破宫中侍卫安全逃脱自然不可小觑,御林军应该去追捕了,你快去看看吧!宫中都这样了,纵使赵将军她们已去但想来也是群龙无首,你作为护国将军应当前去。”墨玦言罢,望向地下乌麻麻的人群,走向温子然身侧,注视于温子然的双目,低声道:“快去,估计追不回了,你现在去稳定局势,宫中支个人权衡好,皇上才不会降罪。”温子然惊讶于一个小姑娘心智尽然如此成熟,居然想的如此缜密,幽幽盯着墨玦,墨玦被他盯的头皮一阵发麻,只见他不瞬的盯着墨玦,朗声道:“本将军调八百人马由墨玦郡主调配,此刻开始郡主的命令就是本将军的命令。”“是。”墨玦呆愣,他说什么,他疯了吗?正准备说些什么,只见温子然朱唇轻启|:“我相信你。”这次他没有说‘臣’他说‘我、,深深的看了一眼墨玦,墨玦心中一震,望着已经远去的身影,握住双拳,转身,不知何时多出一些士兵,歪着头“额。”一声厉语:“你们····。”  

  【数月后】  

  东风呼啸,天气阴霾沉沉,近日虽是秋风时分却每惊寒风扰残,最是阴晦,从轿子的帘缝往外看,只觉一切都阴阴然,森严壁垒间,经冬不凋的松柏显得格外黯淡,远远望去,两旁的朱墙青白石底座,金色琉璃瓦,饰以金碧辉煌的彩画,图案多为龙凤呈祥,虽然大气庄严,却失之秀雅,墨玦想,她终归不喜这皇宫的。  

  墨玦敛了敛神色,凝望着庄严肃穆的龙檐,扯出一丝笑意,眸光淡淡,轻声道:“公公,劳驾您通报一下。”小盛子见墨玦也不透露自己的身份,一阵讶然,看了看墨玦的佩戴衣着,是谁也猜的差不多了,目光斜视着墨玦“皇上在和各位大臣议事不方便。”墨玦一阵茫然,抿抿唇“劳烦公公通报一下贤王府墨玦奉旨进宫面见圣上。”墨玦吐字如珠,声调平和,安然对视着小盛子,小盛子捋了捋衣襟,阴阳怪气道:“呀!墨玦郡主啊!咱家有礼了,呀!记起了,郡主确是接到圣旨了,可是皇上在和各位大臣不可扰啊!”小盛子比墨玦还矮一截,可目光咄咄逼人的很,双手环胸睨着墨玦一脸讽刺鄙夷,墨玦闻言不禁气结“你。”复而道:“既然皇上不得空那墨玦改日再来。”“墨玦郡主是要抗旨吗?”“可你不是说皇上不见吗?”“皇上在忙。”“那我走。”“那皇上也没让你走。”墨玦眸光泛冷“你想怎样?”小盛子堆笑“奴才可没为难郡主,奴才只是秉承皇恩罢了!”说罢便指挥着“你们几个陪着郡主到烈头底下去,郡主身娇体弱现小刚好一些让她老人家多多沐浴一下,有助于郡主的玉体。”话语刚落,便见几个宫女押着墨玦,一点都不客气。  

  墨玦站在日头底下头上不禁冒着薄汗,脚已然有些发软,只觉眼睛有些酸痛,面色涨红,双手不住的抖,朦朦胧胧的看见一群宫女太监议论着。“那不是那日晚宴的墨玦郡主吗?这是怎么了?”“听说啊!她不仅对盛公公不敬居然抗旨。”“不是吧!神器被盗那晚郡主率八百骁骑卫分布在各宫主子寝宫,未免宫中大乱,她自己还在幽殿守着以免贼人回来掉包,不料那晚抓住了掉包的人,怎么说也不会做这等糊涂事吧!|”说不准呢?“墨玦昏昏沉沉,眼皮越发沉重,早已看不见人群,只觉眼前一黑,忽然,墨玦一阵很好闻的龙延香的味道袭入鼻中,往前蹭了蹭,宽大的臂膀让她温暖舒服像极了父亲的怀抱,用力的想睁眼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紫色身影,嘴边泛着笑颜,娇憨道:“爹。”

婳清

【感冒了 不能放弃治疗 晚安 宝宝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