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宿命之醉醒帘幕

第十三章 美人迟暮

宿命之醉醒帘幕 婳清 1837 2016-01-29 18:00:29

    ‘吱呀’君北羽望着墨玦手执书卷安然的览阅着,不禁摇头,径直桌前独自饮着茶,屋内幽静漫漫,女子一袭白纱裙托着腮淡雅的手拨弄着书页,一头瀑布发亮的青丝泻下来笼罩着女子精致的小脸上,如水的眸盈满笑意,玉唇微微翘着,全身淡雅宁和,男子青衫黑发,独自饮着茶,如星的眼眸注视着女子,执茶杯的手修长颈然,夹指间有一些粗茧似是常年紧握兵器驻成。屋内一派宁和的气象,十分养眼。已是傍晚时分,墨玦望了望窗外不禁恍然,合上书本,顺势看到君北羽扶着额双眼朦闭,眉头紧紧的皱着似是累极了,心中一派柔婉,提起裙摆,轻手轻脚的过去生怕扰到他,素手抚上他的眉心,不成想君北羽蓦然睁眼,映入眼帘的便是柔婉的神情,墨玦手僵在半空中有些尴尬。“看完了?”“嗯。”“不早了。”“去休息吧!”说罢便准备离去“北羽哥。”墨玦嗓音低怯很是愧疚,君北羽眉宇高挑,慢悠悠的转过身来“臭丫头算你有良心。”墨玦听后,展开笑颜,漂亮的杏眼眯成一个小缝,精致的小脸上的那一抹红霞眩晕了君北羽,抚上墨玦的青丝,一脸疼惜“墨儿,这些年你受苦了。”墨玦滞了一下,绚烂的笑容在这一刻凝固了,垂下眼帘,君北羽望着墨玦这般模样皱起眉,冷清的眸中闪过一丝心痛的神色,“墨儿,当年的事你还怨我吗?”低沉的嗓音沙哑又充满磁力,墨玦听到声音颤了一下,垂下去的眸子闪现着复杂的光晕,微微抬起头来,“都过去了。”君北羽望着墨玦沉静的眸子波澜不惊,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线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君北羽与阮墨玦相识多年且交情甚好焉会不知她心中所想,想起当年的事君北羽眸子暗沉,眸中不由的露出一丝慌乱,闭眼,当年的那件事如镌刻一般久久的缠着自己,血流成河的场面至今日还心悸纷纷,墨玦尴尬的抿抿唇“北羽哥,我不是在御书房吗?怎么就到了你这里?”君北羽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深知你身子弱,尽然还在日头底下站那么久,自是晕倒了,还好无大碍,你从小···。”墨玦安然的笑着,目光幽幽锁着君北羽,目光一片清澈,嘴角一直弯着,“这些年,你过的好吗?”君北羽停下言语责怪的嘴,注视着墨玦,皎深一般幽幽的看着墨玦,伸手揽墨玦入怀,墨玦闻见那久违的龙延香味道,暗暗地笑了,望君北羽怀中蹭了蹭,双眼一闭,一派安然知足的神色。  

  北羽哥,这些年我过的浑浑噩噩,我没有想到这样快就可以见到你,这样想来,秀眉微蹙,目光中晕满狠色,君祈麟,这一切都拜你所赐,我阮墨玦不会让你变的这般安稳。突然急召入宫,那太监那般无理,纵使盛公公是君祈麟的心腹,也没有去为难一个落魄的罪臣之后,宫中之人最明白谨言慎行,要不是有人默许,即使见风使舵也没有必要这样做,北羽哥又恰到好处的出现,而这里不是戒备森严的齐王府,却是离内宫最远的羽苑,这一切究竟是怎样的?孩子般的表情收起,一抹担忧袭上心头,阮墨玦环着君北羽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双目朦闭,胸口一阵抽痛,在这么美好的时刻为什么不得安宁,北羽哥,拜托你不要与当年的事情扯上关系,因为你对我来说,很···重要,越这样想下去阴谋漩涡陷之越深,而之深不见底,墨玦睫毛颤抖,额上的‘川’字眉总是挥之不去,一滴清泪落之为下。  

  “郡主,我们回去吧?这里不安全。”“荷花,我这好不容易逮到北羽哥不在你就让我溜达溜达,我一会就回去。”墨玦一袭粗麻白布衣,头上的青丝利落的挽着却依旧难掩的如玉的脸庞,竟然有种小家碧玉的风情,清新朴素分外简单。墨玦见荷花欲说些什么,闪了闪目光,“荷花,我们去那边,那里聚好多人,过去看看。”说罢的眉间担忧挥之不去,无奈只好跟上墨玦。  

  “我不管你怎样,你要么放过这小男孩,要么带他走。”墨玦探探头,挤进人堆里。只见一个身着破土烂衫的女子直直的站到那里,双目对峙注视着对面浑圆富态的妇人,妇人身上弥漫着呛鼻的脂粉味,上等劣质的衣衫罩着她肥胖浑圆,叉腰的动作依旧难掩骚媚“丑丫头,你少管闲事。”丑丫头?烂衫女子青丝沾满泥土,头巾也摇摇欲坠,泥土沾满脸庞已然看不清五官只露出一双先有灵动的双目,这样的装扮真是落魄却在这里为别人做主,奇了!MD,居然敢见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宇宙第一帅燕燕是丑丫头,不能忍,绝对不能忍,怒吼一声:“你个死肥婆,长的这么胖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这么胖还出来欺负弱小就是你的错了,这也就算了。”忽而,澜鸢围绕着妇人,双手环胸,一脸嫌弃:“口臭,脚臭,长的丑,简直是影响这一带的市容,把这小男孩交付于你岂不是如你一般口臭,脚臭,长的丑了?”墨玦弯唇,这姑娘可真够牙尖嘴利的,这倒稀奇,这样想着双方也不在斗嘴僵持。“我说最后一遍,这小男孩我要带走!”  

婳清

【我回来了哈哈,下周给你更新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