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宿命之醉醒帘幕

第二章 星辰更迁

宿命之醉醒帘幕 婳清 2607 2015-02-21 20:15:02

    天气阴沉沉的,心情很忧郁,独自走在绿色的小草坪上,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少女心里仿佛被沉重的石头填充着,嘴边凄凉的笑容衬着阴沉的天气,少女望着前方破旧不堪早已废弃很久的仓库,秀美微蹙,粉拳不由地握紧,强压住心中的忧色与微处可见的紧张,迈着步子,踏进仓库···  

  【仓库内】  

  十几个男人手持大刀站立在仓库后方,两个满脸横肉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仓库口。仓库正中央坐着一位低头磨刀的男子,待他抬起头来,少女屏住气息,空气似在这一刻凝固了一般,他的眼线狭长,眉线末端上翘,那双夺人心魄的眸子里泛着点点狐媚,肌肤若脂,红唇如樱,却不失阳刚,少女沉静的眸子中泛着点点惊讶,心念这样想来:相信这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了,这样的人不是应该出现在古代小说中吗?可这个人周身散发着火焰却又是那样的冷漠疏离,对一切事物都不屑一顾,怎么会。少女这样想着却被一分外撩人的嗓音拉回。少女只觉得脸颊一凉,心漏了一拍,瞥见脸颊上锋利发亮的小刀,一脸慌乱,强作镇定“放了我妈妈。”尽量掩饰着内心的紧张。睨了少女一眼。小刀摩擦着少女的脸颊“丫头,你说我要是在你这美丽的脸蛋上划伤一道流星会不会很美?”男子扬着嘴唇,眸中冷漠凌厉不带一丝感情“你,你要怎样才肯放了我妈妈?”还未等对方接话,少女急忙言道“如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世纪环业的机密是不可能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男子眼色一变,随即转瞬即逝微笑如常“丫丫,你快走,快走,妈没用,你。”还未说完就被塞上了布,丫丫望着自己的母亲,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无助和绝望席卷丫丫全身,埋着头,额头上泛着薄汗,抿着樱唇,一脸的茫然无措。只闻见一种浓郁的火药味伴随着枪声一声熟悉的女声呼啸传来,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母亲血肉模糊的双眼,眼眶中突然掉下什么东西,潮湿地划过她的脸颊,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曲折的线。摇着头,脚下一软,‘扑通’坐在了地上。男子望着丫丫茫然无措的神情,终是满意的笑了笑,充满邪气的嗓音传入丫丫的耳朵“丫头,你要是在硬撑的话,你妈妈不仅是眼睛,可能是左臂、右手、双脚,甚至是。”“啊————不要说了,不要。”丫丫尖叫着。“啊。”丫丫闻声望去,什么也不顾的爬过去“妈,你怎么这么傻?”声弦颤动。少妇笑了笑“只要你安好,妈就放心了,丫丫,记住,无论是什么时候都要活下去,活···只要活着有些东西是会出现的也会···也会化解有些东西,因。”还未说完手便垂落在地。丫丫面无表情的盯着沾满血的地面,过了一会儿,她终是开始呜咽,并再一次试图用手掩盖她的痛苦。她那不时的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她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拳头,想竭力制止抽泣。男子望着跪在地上忍着抽泣却又似忍不住的场面,竟然有些触动,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急促的喘气,似是掩饰自己这突如其来这奇异的触动。忽而,将视线转向地上的尸体,一阵恶心油然而生用悠长的袖口遮住口鼻。示意身后的大汉“愣着做什么。还不把这恶心的老东西拉下去。”“是。”说罢便去拖着尸体,丫丫瞪着大汉,冷声道“不要碰我妈,滚。”此刻的丫丫已没有往日的柔情,全身如颗冰雕一般,寒冷彻骨。大汉先是愣了半晌,随后往丫丫胸口一踹,丫丫支力不济仰面而倒。大汉怒道:“臭女人,敢骂老子,想死啊,贱骨头。”男子不耐道,摆了摆手“罢了,看这女人也没什么用,益德,这女人就赏给你了,你知道怎么做。”益德咽了咽口沫,满脸贪婪,弯身驮起丫丫,丫丫樱唇颤动的望着男子“沈梓舒,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放开我,放开我。”丫丫望着沈梓舒,她要永久的记住这张面孔,永久·····  

  “小姐,查清楚了,雅小姐是被锌幕企业的少东家沈梓舒约去谈判,不,准确说是威胁。”亿彤等人藏匿在仓库不远处的一个丛林处,亿彤正在沉思着,沈梓舒可是金融市场出了名的残忍嗜血,丫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那丫丫,越想越后怕。“我和燕燕去别处瞅瞅,你们在这里盯着沈梓舒那个狗东西,燕燕,走。”剩余的二人点头示意。  

  亿彤和燕燕蹑手蹑脚,路过一个特别狭小的仓库口,亿彤忽而一顿,退脚,与燕燕撞了个正着,燕燕秀眉一横,小声道“你做什么啊?”亿彤食指放在樱唇上,示意她闭嘴,努了努下巴,燕燕望着仓库内一对男女纠缠在一起。燕燕望着仓库内限制性的一幕,转身怒道“看这干嘛?你脑子里想的什么?”亿彤一副要昏厥的样子“我去,你简直没救了,你不感觉那个女的有点像丫丫的声音吗?”燕燕恍然大悟,立马闭嘴。  

  #已屏蔽#紧跟燕燕身后,拉起仓库那些猥琐恶心的人暴打,“我让你丧尽天良,狗东西。”随着骂骂咧咧的声音引来了很多人,燕燕惊觉不对“彤彤,快,去看看床上的女子是不是丫丫,不是也带走,没时间了,快。”亿彤闻言甩了脚下男子一个耳刮子,疾奔床上,我深吸一口气,闭上眼,转过身,然后再睁开眼  

  亿彤望着眼前的景象,会成为她永远的梦魇,纠缠她一生一世。  

  #已屏蔽#她的头发乱糟糟的披散在,眼睛定定的看着上面,可那眼睛里其实什么都没有看到,有的只是空洞。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嘴唇全破了,血凝结在唇边。嘴边却荡着诡异的笑容。她的脸色是那么的苍白,就像是,失去了生命的苍白。亿彤强压镇定,扫了扫四周,拽起地上的一个瘦骨嶙峋的猥琐男,扒掉她他的衣服,胡乱的套在丫丫遍体麟伤的身上,心中分外心疼,扶着面容苍白的丫丫,颤音道“丫丫,我们回家。”丫丫依然是面无表情。刚走在门口,看见浩浩荡荡的一群人,紧接着沈梓舒慢悠悠满脸春风的走出来,瞥见亿彤怀里的丫丫,蹙眉,又看了看地上打滚的手下,冷哼一声“废物。”“亿大小姐,你终于现身了,不过,是不是迟了点。”既而望着丫丫,咯咯怪异的笑着。燕燕将木棍指向沈梓舒,一脸愤然“你个王八蛋,你还我丫丫来。”喊着喊着泪水决堤而下,周身的男子架住燕燕。亿彤强压住恨意,平静道“你到底想怎样?”沈梓舒皮笑肉不笑“带上来。”只见两个少女被捆着。“若雪,小语。”亿彤急促的呼吸闭上双眼。丫丫双眸一亮,眸子中尽是恨意,仿佛要把沈梓舒碎尸万段,冲上去踢开周身的人,直逼沈梓舒,在掐上沈梓舒脖颈的那一刻,沈梓舒嘴边浮出玩味,只见丫丫内脏处插了一把匕首,丫丫瞪着眸子,神色尽是不甘。四人低吼“丫丫。”丫丫侧身倒下望着自己的姐妹,身姿如杨柳一般柔软而美丽,眸中无可摧残的恨意变成了幸福的微笑,一行清泪落之为下:姐妹们,再见了,但愿来世还可以做好姐妹。仓库外大雨倾盆,仓库内枪声不断,嘶吼声绵绵不绝,鲜血淋漓,最后一场火解决这里一切的嘈杂声鸣是是非非。  

  仿佛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可阴谋之味才刚刚开始。

婳清

【可能这个死亡安排的有些狗血,不要责怪丫丫,这样的情况她无力反抗,每次看到这里心中不禁泛酸,即使是自己写的却还是难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