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叔太妖娆

第四节

总裁大叔太妖娆 陌十七 2300 2014-11-30 22:52:57

    房中,林陌洗了一个有史以来最久的澡,真是托那大娘的福,顶着一身臭到相府,还见传说中的右相大人,真是佩服自己的勇气呀!

  “滴哒,滴哒。”洗完澡的林陌出了洗浴室,听到窗外传来落水声。

  此时是京城的雨季,天气是瞬息万变,早上出门时还是晴天,傍晚时便开始下雨。

  林陌推开窗,将手伸出,任雨水打在手上。“雨的脾气挺大,打的手生疼啊”

  “陌姑娘”管家不知何时出现,一身青衣,撑着油纸伞,站在雨中。

  “原来是谷管家呀,请进,请进。”林陌见是管家,忙请他进屋。

  “陌姑娘不必客气,少爷说明日便劳烦姑娘收拾行礼,午时便可启程。”谷管家收伞说道。

  “很急吗?”林陌没有想到,安若辰会急着上路,以为他会多休息几天,必竟他刚回城。

  “明日请姑娘,辰时到少爷卧房伺候少爷。”谷管家没有回答林陌的问题,而是直接说出她当丫环的要求。

  “好,好的。”林陌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天那,一向都是别人伺候她,现在遭报应了。她不应该在别人伺候自己时,心安不晓得的。林陌在角落默默的唾弃以前的自己。

  “请姑娘准时,少爷不喜欢等人。”谷管家把一个警告扔给林陌。

  “好的。”林陌笑着答应,心里却嘀咕道,他怎么知道明天自己会晚去那劳什子少爷那里。

  “以后少爷的起居饮食都要劳烦姑娘了。”谷管家从座位上站起。

  “呵呵呵呵,谈不上劳烦,这是奴婢该做的。”林陌心里鄙视谷管家,明明知道自己是来当奴才的,却和她说毛劳烦。

  “嗯,安分做事,少爷是不会亏待姑娘的。没问题的话,我就先走了。”谷管家作势拿起纸伞,打得离开。

  “管家慢走。”林陌将管家送到门口,在心里惭愧道,师父呀,徒儿想念谷中生活了。呜呜,当初就不该听您老从家的话呀,跑出来当什么官呀!现在沦落到当人丫环的地步。

  “陌姑娘,有些事,姑娘可远观,不必亲自参与。”远处传来谷管家的声音。

  “啊?”林陌听见谷管家这话愣了愣,他是再说什么。不必参与?之后林陌才知道,谷管家回的是她那句“雨的脾气挺大,打的手生疼啊。”

  谷管家告诉自己有些事不必亲历,看看就好,是这意思吧!林陌姑娘也只能理解到这层度了。

  躺在床上的陌姑娘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林陌换上相府的丫环装,准时的到安若辰房中报到。推开房门,林陌尖叫一声,捂住双眼,不停念叨“奴婢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看见。”

  “放下来吧,你的手指没有合拢。”穿好衣服的安若辰无奈道。万年冰块脸遇到林陌也崩溃,哪有人一边说着什么也没有看见,一边把手指逢开到最大。

  “少爷,奴婢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林陌放下手,委屈说道。

  “嗯,以后不必自称奴婢。进来伺候吧!”安若辰点点头吩咐道,他还真想想看看林陌会不会伺候人。

  “好。”林陌进来端起铜盆,放到木架上,倒入丫环放在木架下方的热水,扯下挂在木架上方的方巾,放入水中浸湿,拧干拿到安若辰的面前。

  安若辰看到林陌的动作,眸子亮了亮,接过林陌递过来的方巾,转身拿下脸上的半块面具擦了擦,复又戴上,把方巾递回给林陌。林陌接过方巾,心里暗暗遗憾没有看到安若辰的脸。

  放下方巾,林陌拿起桌上的杯子,倒杯茶给安若辰,用眼神示意他喝。

  安若辰接过茶杯,漱了漱口,把水吐回杯中,递给林陌,林陌马上递过方巾。这时林陌想,是不是顺序错了。

  不管了,本小姐不会,管她顺序对不对!林陌心里想道。

  “少爷,请用膳。”林陌站着给安若辰布菜,看着桌上的晨食,一大碗清粥,几碟小菜,林陌的肚也开始闹腾,她也还没有吃早饭好不好。

  “不用伺候了,坐下吃吧!”安若辰大手一挥,下特赦令。

  “真的吗?”一听可以坐下吃,林陌双眼发出亮光。

  安若辰点点头,继续用着眼前的美食。

  见安若辰同意,林陌拿起一旁的碗,盛一碗粥,开始扫食桌上的小菜。

  “少爷,我们要那么急出发吗?皇上很急那阴阳草。”美食也没有堵住林陌那颗好奇的心,边吃边问一旁的搭档安若辰。

  安若辰旁无他人的享受着自己碗中的粥。

  埋头苦吃的林陌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抬头想探个究竟,却看到安若辰挺拔的背影。

  “吃完收拾东西,午时离开京城。”说完安若辰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林陌一人在房中。

  “收拾什么东西呀!”林陌扶额念叨。“这里什么都没有,巧妇难为无衣之拾呀!”林陌摊摊双手,一屁股坐到床上。

  “陌姑娘收拾好了吗?”一丫环进层来崔林陌时,发现林陌竟躺在自家少爷的床上睡的正香。于是急忙想上前摇醒林陌,却被进来的安若辰阻止。

  “你下去吧,吩咐管家,让他在马车上多准备一床被子。”安若辰轻声道。

  “是,少爷。”丫环安静的退出去,找万能的谷管家去了。

  安若辰走到床旁,轻轻坐在床沿,摸着林陌熟睡的脸庞,叹口气道:“阿陌,过得可好?”

  林陌用手摸摸自己的脸,转个身,在床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睡觉。

  林陌梦见自家师父,一身不变的白衣,仍旧是自己离开时的脸庞,不曾变老,却略显苍白。负手而立,另一只手托住开的最盛的一枝桃花。望向远方,连自己走到他身后都不知道。

  “吓。”林陌调皮的拍在师父的后背,想吓师父一跳。

  “阿陌,过得可好?”师父没有被吓到,转身问林陌道。

  “师父,师父,是你傻了还是阿陌傻了,阿陌一直在谷中没有出去过,一直过的很好呀!”林陌转道师父的向前,抑头道。

  师父没有回答林陌,眼神略带忧伤的看着林陌,摇了摇头。林陌不服气,立马跑到师父的面前,刚抬头就看到安若辰的那带半张铁面具的脸,师父变成安若辰。

  “啊!”林陌从梦中惊醒,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马车中。安若辰在自己的不过处看书,许是自己的叫声,惊到了他。

  安若辰抬头看看林陌,确认她没事后,复又低头看书。

  “这是去哪儿?”问完话,林陌想给自己一巴掌,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不过是谁把他弄上马车的?呜呜,自己怎么能在安若辰的床上睡着呢。居然还把师父梦成安若辰,林陌拍拍脑袋摇头,师父他老人家可是在遥远的药谷啊!肯定是安若辰的床在作怪。一定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