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叔太妖娆

第二节

总裁大叔太妖娆 陌十七 2281 2014-11-30 22:50:42

    林陌一踏进府门,府里管家妙歌便递上一封信。林陌看见封面的字迹,忙问“送信的人呢!”

  “回大人,信是由巷子前的孩童送来的。”妙歌回道,几不可见的叹了口气,看来自家主人还在等!

   “下去吧!”林陌挥挥手,让妙歌离开,自己则急步向书房走去。

  林陌刚坐定,欲打开信。

  “不好了,不好了。大人。”妙歌急忙忙的跑进书房,真嚷不好。

  “你家大人好着呢。”林陌把信收进衣袖,笑道。

  “不是,是您不好了。不对,不对。”妙歌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慢慢说,不急。”林陌递上一杯茶,安抚道。

  “不能慢,门口来了好多官兵,说是要捉大人的。”妙歌喝口茶,急道。“大人,要不你从后门逃吧!我掩护。”说完便直拉林陌向后门去。

  “妙歌,让领头的到书房来。”林陌拉回毛糙的妙歌说道,刚说完,领头将军便已带兵进入书房,对着林陌抱拳道。“林大人,在下刑部待郎杜仲,奉皇上之命,揖拿大人归案!”

  “我家大人犯了什么罪,要你来抓?”妙歌展开双手,护在林陌向前,对着杜仲吼道。

  “妙歌不得无礼。”说着,林陌向杜仲抱拳,以示歉意。“不过在下也想知道,在下所犯何罪?”

  杜仲对着林陌笑笑,一把抓下林陌头上的白玉簪子。发随簪落,按惯性扬起,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透着迷茫,一张粉嫩的小嘴,闪着红润的光泽,此时的林陌尽显女儿家姿态。

  杜仲扔下白玉簪子走到林陌身旁说“就凭这,就能治你个死罪!来人带走”

  回过神的林陌,向妙歌微微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妙歌是自小跟在林陌身边,有些武功的底子,却不是眼前这个杜仲的对手。

  牢房中,林陌已被拷上手拷,一个踉跄被推进一间牢房。

  林陌环顾牢房,三面灰墙,一面木栏,一把铁锁挂在木门上。牢房东南角,一张石床,上面铺满稻草,有些掉落在地上。牢房中除了这些,没有其他。

  林陌一瘸一拐的走向石床,在进来前,她被拉去逼问,并被打20大板,现在屁股痛着呢,该死的杜仲,还在旁边帮忙,老子出去后第一个就要把你打趴下。林陌痛的龇牙咧嘴的趴在石床上,心里暗暗道。

  骂着骂着,林陌想起袖中的信,赶忙拿出来看。

  “林陌亲启。”

  师父的字,林陌拿起信亲了亲,一时兴奋过头,扯到伤口,痛的眼泪都下来了。拆开信,林陌迫不及待的看内容,原本期待的眼神黯淡下来。

  “安好,勿念。听从安排。”

  “哼。”林陌生气的扔了信纸,委屈道“每次安好,勿念。安好,勿念。为什么都不问问我好不好,师父。听从安排,听从安排就是打我几大板,扔进大牢。”

  林陌抱着稻草,哭着睡着,嘴里嘟喃道“师父,我想你了。”

  林陌四岁被母亲送到药谷,不,应该说是被父母丢弃在药谷的谷口,被刚好出来散步的师父捡到,领回谷。从此,谷中的小少爷,也就是林陌的师父身边,多了一个小屁孩子。

  林陌在谷中仗着自个师父,在谷中称起小王,一人之下,全谷之上。把本安静的药谷倒腾的热热闹闹,林陌活的自在逍遥。

  不过逍遥的生活结束在前年,那时林陌和师父在药谷桃林散步,那个如谪仙般的人对她说“阿陌,出去闯闯,去朝堂上玩玩。”

  林陌一直记得当时他的神情,那样的淡漠,那样的风轻云淡,似乎朝堂是他家的一样。可林陌却因那一句话,出了药谷,来到了尔虞我诈的朝堂。

  林陌知道,她是仰慕他的,仰慕她的师父。

  “醒醒,林大人。”小全子推推睡死过去的林陌。

  听到声音,林陌悠悠转醒,看见小全子,以为皇上来了,想要起来行礼,扯动了伤口,痛得龇牙咧嘴。

  “林大人不必惊慌,皇上没来。”小全子见林陌龇牙咧嘴的表情,赶忙说道。

  林陌心里舒口气,慢慢趴回石床上“劳烦公公了。”

  林陌见到小全子,记忆回到文渊帝在御书房问话那会。

  “林爱卿,可想见右相。”文渊帝突然抛出这样一个问题,让本想睡觉的林陌有些措手不及。

  “回皇上,臣想见。”右相是本朝一个神秘存在,当然想见。

  “好,爱卿,朕派你和右相去药谷拿药。”

  “噗。”喝着茶的林陌听到‘药谷’两字,瞬间喷出。

  “哦,爱卿,有问题。”文渊帝见状,挑眉道。

  “回皇上,没。没。没问题。”林陌擦去嘴角的水,敢忙回道。

  “那右相会出现?”林陌小心翼翼问。

  “那是当然。”文渊帝甩甩衣袖道。

  “药是什么药?”药谷的药都是绝世好药,百年难得一遇。

  “阴阳草。”

  “噗。。。”林陌再次喷茶,阴阳草,千年难遇的药呀。

  阴阳草,共10厘米高。生长在崖顶,喜阳。要接受一百年的阳光普照,才生长一厘米,长成一株要一千年,是世间难得的宝药。师父怎么会舍得给呢。

  林陌记得自己出谷时,有一株长成,那时举谷同庆了半月,林陌也因此晚出谷了半月。

  “皇上,这是千年难得的宝药。”

  “所以朕派爱卿和右相去取,路上小心。朕伐了,爱卿回去吧!”林陌惊呆了,这文渊帝是怕自己不肯去急着敢自己。

  思绪回到现实中,林陌哭丧着脸道:“全公公,这是让在下先受点苦吗?”

  “林大人,皇上说了。”小全子微微笑道。“这是对你欺骗朕的惩罚,女扮男装,林爱卿,好样的啊!二十大板便宜你了。”小全子将皇上的神情模彷的唯妙唯俏,如文渊帝亲临牢房。

  “在下知错,请公公向皇上真切的说出微臣的知错之心。”林陌心里在哭啊,自己被打,还要感恩戴德呀!

  “小的必定带道。”小全子掏出圣旨“林大人,听旨吧!皇上念大人刚行刑,不必跪着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日。林陌女扮男装混入朝堂,扰**理纲常,理因当斩,念其为官以来,未曾犯下大错,为我朝立下大功,功过相抵,免去死罪。但活罪难逃,派其成右相贴身丫环,助其完事。钦赐。”

  “谢皇上,婢妾遵旨。”林陌过场样的行了行礼,接过黄橙橙的圣旨。“劳烦全公公了。”

  “不劳烦,这是奴才该做。”小全子毕恭毕敬的回礼。“皇上让奴才带话,让林大人明日去右相府报道。”

  “我可以出狱了?”林陌指了指自己。

  “是的,大人,一切小心。奴才告退。”小全子说完便离开了牢房。

  林陌心里嘀咕,这是打了人再给颗糖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