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叔太妖娆

第十五章 她不是安柔

总裁大叔太妖娆 陌十七 2091 2014-08-28 16:16:18

    安然推开高大的房门,里面刚毅的装修与白家白烨的卧房相似,简单明了的风格,大气不拘小节。不过为什么家具的颜色和窗帘这这些颜色都是黑白搭配,就不能用点其它颜色吗?

  安然来到床头,见床柜上摆着一张照片,拿起一看。

  英俊的笑脸,高挺的身躯,一身修身的西服,很好的称出白烨强健的身材。不过他身边的女孩是谁,不是姐姐。

  弯弯的眼眉,水汪汪的眼睛,闪着迷人的光芒,高挺的鼻梁下方一张红润的樱桃小嘴,正咧着大大的笑容。双手环在白烨的脖子上,似乎下一刻便要亲上一般。

  “她是谁?”安然捂着胸口,退后道。白烨脸上明媚的笑容,不是骗人的,她无法骗自己说,这个女孩是他的妹妹。因为与白烨在一起的这几天,他从没如此笑过,只是微微一笑,对所有人都带着疏离,对她也一样,永远只是一个绅士。

  安然闭上眼,将照片反向盖了下来,她不想再看到那明媚的笑颜,她永远在白烨身上还不到的笑颜。

  她跑入洗浴室,打开喷头,水顺着头发淋了下来,淋湿了全身,也淋湿了她的心。她不能哭,她是来找姐姐的,不能哭。

  安然洗好后出来,见好接到林伯打来的电话,“少夫人,少爷醒了。”

  “哦,好。他恢复的怎么样。”安然现在看看时间,A城应该是早上。

  “少爷他一切都好。”林伯苍老的声音从电话传来“就是……”

  “就是什么,林伯你说吧。”安然见林伯说到不半不说了,接上话,林伯还未开口,就听白烨要接电话。不一会,电话里传来白烨有点虚弱的声音。“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我找到我想找的人就回去。”安然没有告诉舍近任何人,她是来找姐姐的。

  “你要找谁?”白烨声音顿了一顿,再次传来。

  “你好点了吗?”安然没有回答,岔开话题。

  “说,到底找谁?”

  安然能想像到白烨绷着脸,不带一丝笑的脸。“姐姐安柔,季悠说在巴黎见到了她。”

  安然最后还是老实交代了,她相信就算她不跟白烨说,白烨也能让人查出来,她去干了什么。

  “你就那么确信季悠看到的安柔,而不是相似的人。”

  “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不会放弃,她是我姐姐,你曾经的未婚妻。”安然听出白烨口中质疑,但是她不能放弃,哪怕只在百分之一的希望,那个人是姐姐。

  电话里不再传来任何声音,安然以为对方已经挂了时,白烨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等你回来。”

  安然一愣,想起白烨时手术室前对她说的“等我出来”和现在的“等你回来”重叠在一起,让安然一阵恍惚,以为她们是一对恩爱夫妻,丈夫在等闹脾气离家出走的妻子消气回家。可是房间里的照片,她们结婚的原因,无时无刻再提醒她,白烨爱的人不是她。她只是白家名义上的少夫人而已。

  “好”安然挂断电话。安静的坐在床上,她想也许,如果三年前没有遇见白烨,她应该过的很快乐。

  ——————————————我是伤感的安然分割线———————————————

  “然然,就在这里。”季悠将安然带到她看见安柔的地方,指着对面的那家咖啡馆说。

  “我们进去看看吧!”安然拉着季悠穿过马路,进入咖啡馆。

  咖啡厅里放着悠扬的钢琴声,温暖的阳光穿梭于微隙的气息,舒倘,漫长,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

  悠扬的钢琴曲,让她想起,独留半生时光,镌刻一时安逸。你在这儿,我在这儿,就是好。

  “我们坐在那里等吧”安然点了两杯咖啡,指了指靠窗的位置。

  不一会儿,门边传来门帘被掀起的声音,道先看见的一蓝色长裙,再往上看,秋款短装牛仔,背上背这一把吉他,脸上带笑的向安然微微颔首。

  安然也回一微笑,便不再看她,顾自喝起了咖啡。

  “就是她,昨天她也是这一身打扮的。”季悠在抿了一口咖啡后道。

  “你看错了,她不是姐姐。”安然起身,毫不犹豫的向外走去,姐姐不会弹吉他,也不会穿脚上的高筒皮靴。面容长的是像,但是却少了姐姐清雅的气质。声音虽像,但去少了姐姐那份自信。

  “真的不是吗?我怎么觉得怪怪的。”季悠喃喃道,今天和昨天的感觉怎么不一样,乍一看是与昨天一样,可是仔细再看的话,总觉得比昨天少了些什么。“然然,我错了。我该看清楚再向你说的。”

  “不怪你,只是我自己还无法接受姐姐已经离世的消息而已。”安然摇摇头,不再说话。径直向车内走去。

  季悠知道安然心里不好受,她抢了姐姐的未婚夫,要是安柔还活着,她肯定宁愿只是个小透明,将她偷来的幸福还给安柔。可是安然,你幸福吗?

  安然她无声的坐在车的一角,呆呆的看着车窗外,她无心观看车外巴黎让人沉醉,让人迷离,让人震撼的景色。她只想着为什么她不是姐姐,要是姐姐真的还活着该多好。

  “安然,别太难过。”季悠想不到用什么词来安慰安然,只能轻轻拥着她,现在安然给她的感觉太安静了,安静到可以以为她不在车里。

  “我没事。”安然感受到季悠的安慰,转头对她咧开笑,却不知这笑比哭还难看。

  “想哭就哭吧!”

  “悠悠,为什么那个人不是姐姐,为什么不是?”安然轻轻啜泣“要是姐姐该多好,你知道吗?我心里的罪恶感在一天一天的膨胀,可是,我却一天一天的喜欢上他,甚至于还希望他也爱我。你说我是不是很坏,很贪心。每个人都羡慕我嫁给的白烨,可就只有我自己的知道,白烨不爱我,他爱的不是我,是姐姐。”或是另外一个人。

  “然然,你嫁给白烨是迫不得已。至于白烨,只要是个女孩子都喜欢他,当然除了我。”季悠拍拍安然背安慰她。

  “真的吗?”安然沙沙抬头望着季悠。

  “真的”季悠心虚的点点头。安然,爱情是自私的,没有一个能做到大公无私。

  ————————————————

  两章奉上,十七在这里求书评,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