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大叔太妖娆

第三章

总裁大叔太妖娆 陌十七 2077 2014-08-18 19:17:50

    “林伯走好。”安然站在家门口送林伯离去,林伯的效率真快,昨天才说要拜访父亲,今天人就到了。第二天便带着一群人来到安然家,吓了安然一跳,这排场比明星还大。

  “嗯”林伯对安然点点,坐进了停在门口的轿车。几辆车内,司机动作一致,发动引擎,没几分钟便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安然慢吞吞的走回屋,心里想着林伯来家里与父亲商量的事情,真担心爸爸听到婚礼照常进行后的受不受的了,爸爸可是很疼姐姐的。

  “然然”安爸爸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的出声叫着安然的名字,安妈妈抱着安爸爸的胳膊依偎在他身边,直勾勾的盯着安然。

  “嗯”安然坐在单人沙发上,见自己老爸一副严肃的样子,心里直打鼓。据这么多年来的经验,安爸爸表情严肃,接下来说的事情,肯定是坏事。

  “然然,你姐姐的婚礼订在下月八号。”安爸爸对安然说道,“白家想婚礼照常举行。”

  “爸,姐姐刚去世了,白家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举行婚礼?另外,白烨身体的情况也不请允许啊!”安然不安的问道,现在的情况不允许举行婚礼,白烨也不允许出席婚礼。而爸爸能平静的说出,说明他也答应了。

  姐姐的突然离世,白烨身体状况不佳,都不是举行婚礼的时候,白家为什么一家要坚持举行婚礼呢?

  “然然,我若命的女儿呀!”安爸爸来不及回答,安妈妈扑到安然身边,抱着她哭道“我怎么能让你嫁给那样的人!”

  “妈,你说什么?我要嫁谁?”听到安妈妈的话,她有些发愣,不是在说姐姐的婚礼吗?怎么扯到她身上来了。安然拍拍妈妈的背满脸疑惑,她记得她没有和谁订婚吧!

  安爸爸站起身将安妈妈从安然的身上拉起,抱进自己的怀里叹道“老婆,别哭了。先和然然说清楚!”

  “然然,白家要求婚礼正常进行!新娘是你。”安妈妈听到这里,将头埋进安爸爸的肩上不停的抽泣。

  “什…什…什么?”安然惊呼道,双手捂嘴,新娘是她?开玩笑吧!白烨是姐姐的新郎,就算姐姐去世了,她也不能抢了她的丈夫。“爸,你在开玩笑,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安然摇摇头,眼睛去一直看安爸爸的方向,期待他说这只是玩笑。虽然安然喜欢白烨四年,早在知道白烨会成为自己的姐夫,她就将这份喜欢小心翼翼的收着,放在最心底。

  “这是真的。”安爸爸拍拍安然肩膀,撇头道,他不愿将安然推入这无底洞。若不是安家欠白家太多,他不会拿小女儿的幸福去消除白家的诅咒。

  “白家世代从商,商界信誉数一数二。如此风光的白家,却流传着一个诅咒。白家长子婚礼必需如期举行,否则此子在婚期过后的一月,必死。”安爸爸在安然不可置信的表情下,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她。

  安然接过泛黄的照片,是一张家族照。这不是安家的家族照,因为里面的人,她一个都不熟悉,。她疑惑的看着安爸爸,等着他说话。

  “这是白家的家族照。你看最后一排右数第二个人?”安爸爸见女儿看向自己,接着说道“他是白烨的大伯!”

  “爸,我从来没有听说过白烨有大伯。”安然奇怪,她之前陪姐姐去白家。白烨在说他的家庭史时,从没说起过他有大伯,他一直强调白家三代都只有一个男丁。

  “他大伯就是被诅咒害死的人,白家一直没有公开。”

  安然瞪大眼睛,盯着照片上的人。难心相信在21世纪还有诅咒之说,而这个年轻的人却是因诅咒离世,家族为护住名声,从未将他的身份公开。这诅咒难道没有破解的方法吗?白家的人难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诅咒至死吗?

  “你姐姐现在已经离开了,新娘之位将空缺。如果想救白烨,嫁他的人必须是新娘的直系亲属。所以为了白烨,为白家留下独苗,你必须嫁给白烨。”安爸爸说完不再说话,小声安慰着怀里哭的越凶的妻子。“我们家欠白烨的太多了。”

  她能救白烨的命?用他和她的幸福破除白家的诅咒,白烨会接受吗?她能选择吗?安然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她难以接受,需要时间消化。

  安然放下照片走直落地窗前,望着枯萎的树叶,如蝴蝶般飘落在地面,过几天A城也该下雪了。A城的冬天是寒冷的,是多少人唾弃和辱骂的季节。它没有春天的盎然生机,亦无夏日的骄阳,也无秋季的硕果累累累累,只有那萧瑟冰冷的寒风。姐姐却将婚礼选在了这样的季节。

  “爸,我们欠白烨?”安然抚上脸庞,落地窗中映出的女子,一头乌发散落肩头,弯弯的柳眉是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牟,倒映出她的身影,白皙的皮肤透着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略显苍白,他们说薄唇的人都薄情,她会不会也是薄情之人?

  “出车祸时,是你姐姐开的车。”安爸爸轻声说道,安妈妈已经哭睡着了。自从安柔出事,他就时时刻刻在想,是不是他忽略了孩子们的成长,已至于安柔都存了必死的心,他也不知道。

  “是姐姐?”安然闭上双眼,将泪逼回。在她的潜意识里一直认为开车的是白烨,没想到竟是姐姐。

  “目击者说,柔儿的车本可以避免迎面而来的卡车。”安爸爸抱走安妈妈向房间走去“但她却直直的撞了上去。”

  安然心一惊,姐姐是自杀?那白烨是被姐姐连累的?是姐姐害白烨到今天这地步?眼失明,腿无法行走,甚至丧命。

  姐姐,她该怎么做,才能替你赎罪?

  安然背靠落地窗慢慢下滑,嘴里喃喃道“你为什么要执意寻死,有个爱你的丈夫,事业有成还不够吗?姐姐,再过一个月,你就能嫁给自己所爱的人了。为什么还要选择离开?为什么?”

  在安爸爸踏上最后一步阶梯时,听到楼下传来安然低沉的声音。

  “爸,我嫁!”

  安爸身体一僵,随即开门进入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