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爱情究竟在何处

第六章:当爱已成往事(6)

爱情究竟在何处 苏桦 1800 2016-03-17 04:30:08

    周三,王芸芸没有来,那个男人同样也没来,看来,那个男人对王芸芸十分有好感,我也没有再想关于周林安的事情,到了晚上,吴维勇也没有任何消息,我坐在床上,痴痴地看着手机,竟有那么一刻,我突然希望吴维勇能打个电话给我,我用舌头舔了舔最里面那颗又隐隐作痛的牙齿,想必是蛀牙了,看来过不了多久,又要去拔牙了,说起来好笑,我还年轻并不老,嘴里竟然已经装了4颗假牙,如今又多了一颗蛀牙,如此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不到40,我原本的牙齿就会掉落个精光,听说,人体各个器官各个部位,牙齿是最坚硬的东西,为什么我的牙齿却是这样的不堪一击?而我又非常害怕去补牙或者拔牙,那个如同电钻一般的声音不停刺激着我的神经,每次,我都像进了一趟炼狱,觉得魂魄一片片正在消失,我摇摇头失笑,喝了一口床边摆着的矿泉水,便钻进了被窝,近来,是的,可能你们也发现了,我变得很是多愁善感,总喜欢回忆过去,这意味着什么呢?不要告诉我,这是衰老的症状之一,我还年轻着呢,不然,也勾不到吴维勇,现在的他,在做些什么呢?我被自己突然的这个念头吓到了,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要知道,我真的确定自己不爱他,更何况,他是个有家室的中年男人。想到这里,我决定做些什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于是,打开手机,打开新浪网,准备看些新闻就睡觉,再一次,我哑口无言,你们可能猜到了,我又看到了周林安这三个字,就这么明晃晃地出现在财经新闻频道的第三条位置上,我点开,就看到了周林安接受采访时被拍下的一张照片,照片上,他穿着一身暗条纹式的西装,领口处没有打领带,只是胸前口袋处别了一枚精致的别针,脸上神采飞扬,双手环胸,直直地对着镜头,似有一方霸主的气场,我隔着手机屏幕,放大这张照片,来回摸着他的脸,棱角分明的轮廓,眉毛,眼睛,鼻子,向上翘起的嘴,眼泪再一次从眼角滑落。我记得谈恋爱的第一年,我带着他一起到家乡看望我的父母,那时候,父亲身子还是很硬朗,一点都看不出什么异样,我们手牵着手,漫步走在油菜田里的田埂上,在回去的路上周林安偷偷摘了一朵油菜花别在我的头发上,那时候,背着阳光,我看不真切周林安的脸,我只记得他露出洁白的牙齿,声音清澈,看着我说:“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家的,苏桦。”那个时候,耳边不停回放着他的话,以及田里小生物们发出的此起彼伏的声音,我用力踮起脚,在他的下巴狠狠亲了一口,用一个庄重的吻代替我的回答;我紧紧盯着照片里曾经被我狠狠亲了一口的下巴,自言自语问道:想我了没。我忽然意识到这不应该是一个29岁的大龄剩女该做出来的举动,该说出的话,我不该再对有妇之夫存有幻想了,有一个吴维勇已经够我伤神的了,我不该这样放任自己了,要知道,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去拼了,没有青春,没有容貌,没有精力,那场我和周林安的博弈,如今看来,是我输了,输的彻头彻尾,我们没有过一次争吵,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反复强调这个,就好像我在对自己催眠,我没有受到一丁点伤害,我也没有伤害过周林安,我没有输,我只是输给了命定这一个虚构的东西。  

  想着想着,我就昏昏沉沉地进入梦乡,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右眼睑下方中间位置开始跳个不停,我用手轻轻触碰,甚至能感到里面有什么在剧烈跳动着,我重重地按住,还是跳个不停,我闭起眼睛,试图缓解这种突如其来的不适感,徒劳无功,我便坐起来,打开卧室的灯,拿起床头的梳妆小镜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物,只是黑眼圈很重,下眼睑处都布了一层青色了,仔细扒开看,都能看到红血丝,我被自己这一发现搞得心情很糟,这么明显的衰老症状我竟然没有一丝察觉,记得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奶奶去世,83岁,无病无灾,自然死亡,我就躲在被窝里不停哭,夜里的时候,我还哭着跟睡在床那头的母亲说:妈,人为什么要死,为什么要老,我不要老……房门外,奶奶孤零零地躺在用门板搭的一张床上,我哭着开始吵着母亲,拉着母亲的手,打开房门,指着奶奶的遗体,看着跪在那里打着瞌睡的父亲,哭着说道:爸,奶奶不冷吗,再给奶奶加个被子……从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我就开始惧怕衰老,即便我不知道衰老到底会是什么模样;父亲去世的一年后,我时常想着自己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没了父亲,就等于没了前进的动力,好几次,我都想随着父亲撒手而去,那样,身边的人对我的印象,永远都是年轻的我,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衰老的我是个什么样子,可我还是活下来了,我决定代替父亲好好照顾母亲,我已经失去父亲了,绝对不能再失去母亲,如果失去,我的世界,也就毁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