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爱情究竟在何处

爱情究竟在何处

苏桦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3-17上架
  • 21448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当爱已成往事(1)

爱情究竟在何处 苏桦 2462 2016-03-17 04:25:55

    爱情究竟在何处  

  作者:苏桦  

  小池塘清露踏涟漪,一圈一圈泛起;  

  那眷恋依旧被微风凋零,  

  翻阅相濡以沫的梦,长不过天地间;  

  每一篇如青涩般浮现;  

  落雨声滴答滴滴回荡着轻声细语;  

  犹如你唯美叹息,那么动听;  

  城外湿呀沥沥,满地的呢喃细语,我发现身边的你漠然回避;  

  绝唱一段芊芊,爱无非看谁成茧;  

  和你对弈输赢都回不去,一曲轻描淡写勾勒尽是我的呼吸;  

  山穷水绝处回眸一遍你……  

  --By回音哥《芊芊》  

  夜凉如水,像伤透了心的白发一样的月光清清冷冷地洒在我的身上,而深秋的寒风就像一把把尖锐的钢刀穿过我的袖口刺进我的身体里,令我不禁打了好几个寒颤,我加快脚步,在几近空无一人的街道独自走着;如此这般的场景,好像在曾经某一个同样的深秋夜里真真切切地发生过,可是,那个时候,我的身边有个紧紧牵着我的手的男人,眉眼浅笑;那一年,是我和周林安一起在上海立足打拼的第二年,两个人挤在十平方米不到离公司不远的出租房里,一起徒步上下班,吃着路边摊几元钱的关东煮,两个人像傻子一样乐呵呵地感觉拥有了全世界,吃饱后,手牵着手,走在无人的小道上,你一言我一语畅想着以后美好的生活;那个时候,我和周林安身上还带着刚出大学校园的学生气,穿着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的廉价的套装;那段共同进退的岁月就如同泉水一般清澈晶明;然而,我们分开了,很自然,可以说是极其自然,就像是秋天到了,树叶会很自然地从枝头落下,痛,也好像只是那一瞬间的事情;是我提的分手,一段平淡的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的感情,总得有一方忍着痛主动一点,我一向比较理性果断,所以,这场博弈,理所当然,由我来宣布结果。  

  我记得分手那一天,黄昏时分的阳光让人晃神,我和周林安肩并肩坐在阳台的懒人沙发椅上,我穿着鹅黄色的毛衣,扎了一个马尾,素面朝天,喝着周林安刚从楼下买来的香草奶茶,而周林安从公司回来到现在,被我使唤得一刻都没闲住,身上还穿着早上出门时那一套象征着成功人士的藏青色西装,斜纹领带还是我亲手帮他系的,几年了,周林安还是学不会打领带,身上时不时地散着一股淡淡浅浅的让人心安的烟草味;相依无言,只听得到我吸管发出的声音,等到快要喝完的时候,我直起身,两眼望着远方,缓缓地,柔声道:林安,分手吗?即使是问句,语气里丝毫不带任何商量的成分;说完我侧过头,看着周林安的侧脸,更为硬朗的面部线条,丝毫没有初遇时的青涩,这个男人,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我在心里数着:1,2,3……数到27的时候,周林安深吸了一口气,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发心,嘴角牵出大大的弧度,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嗯了一声,便起身,拿走我手里已经快喝完的冷掉的奶茶,扔进角落里的垃圾桶,转身,离开。  

  我们没有争吵,直到最后,我们还是没有任何的争吵。我看了一眼快要消失的阳光,尽管散淡,却是那般清爽,一如此刻极其不应景的心境。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周林安才整理好了他的全部东西,把大门钥匙轻轻地放在我的手上,再一次摸了摸我的脑袋,平静地看着我,微笑道:那我走了。  

  大门关上的那一刻,我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11:27,真是难以置信的巧合数字:27。我坐在空落落的客厅,听着滴答滴答的声音,喃喃自语:结束了,5年。  

  女人和男人不同的是,花期很短。  

  无法回避,如今29岁的我,我已经算是个大龄剩女了。其实,和周林安分开之前,我时常在他手舞足蹈地对我炫耀着又拿下某个项目的时候走神,那个时候我总盯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想着,是不是这一辈子,就他了,如果遇到比他更好的人怎么办,是很坚定地“执安之手,与安偕老”,还是会更现实一点,利用层次分析法做个取舍,有时想着想着就笑出声来,而一旁吐沫星子直飞的周林安立刻一副缴械投降拿我没办法的模样。  

  恋爱中的女人和男人不同,一旦认定了,哪怕明知道不幸福,还是会义无反顾坚持着直到自己的世界轰然倒塌才会放手;在这5年的恋爱期间,我始终对周林安保持身心忠诚,可是,聪明如我,我知道他和不同的女人睡过,尽管,他的心里依然有我。  

  我记得2011年6月19号那一天,一向不善言辞的父亲在我回上海的那一天,生平第一次送我到车站,深沉地看着我的眼睛,让我放心家里,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我在心里偷偷发笑,没想到一个老农民说话这么文绉绉,便和往常一样,头也不回地拉着行李箱上了车;晚上六点多我刚到火车站,接到母亲的电话,哭着告诉我,我没有爸爸了,我的父亲,死于心肌梗塞。  

  我的情感一向迟钝内敛,直到父亲离开人世的一年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活在痛苦之中,哪怕每晚喝的烂醉如泥,始终无法入睡,好几次做梦,梦见父亲依旧穿着那一身衣服:带着田里泥渍的白衬衫,深蓝色的工装裤,深蓝色的胶鞋,骨瘦如柴的手里夹着一根烟,就那么看着我,不说话。  

  那段日子,可以说,我精神上唯一的依靠是周林安,尽管他并不能清楚地明白为什么我有时会突然地放声大哭,他也不过问,只是静静地待在我的身边做着他自己的事。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男人都一样,过了特定的年龄之后,男人的心里,想着的就是把生儿育女作为人生中首要的任务,在他们的脑子里,传宗接代比爱情来得更为重要;倘若有几次你的生理期延迟,他们就像个得到糖果一样的孩子,推掉一切商务应酬,任劳任怨做一些他们从未做过的让你舒心的事情;而一旦发现你并没有怀孕,他们表面上也会不动声色,只是加班的时间越来越久,对你的态度也越来越冷淡,女人与生俱来,在这一点上非常敏感和聪明。可是,你可以想象,如果真的有了孩子,他们又是另一副姿态,起初也许是激动兴奋新鲜,久而久之,谁都会厌烦,毕竟,男人的骨子里都是带着“大男人主义”,要让他兼顾事业和家庭,至少对周林安这个男人来说,是完全的痴心妄想。  

  然而,可笑的是,我们依旧没有争吵,从头到尾。  

  此刻,我就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关上的大门,鼻子有点发酸,突然好想回家,去父亲的坟前看他。我望着鱼缸里一闪一灭的七彩灯,能清楚感到胸口的某一处很疼,很疼,仿佛每一次的跳动都要将我的胸腔撕成一片片。我吸了吸鼻子,脑袋有点发胀,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堵得慌,胸口处的疼痛还在持续着,一下没一下的,不中断也不爆发,从胸口蔓延到胳膊;我站起身,突然想喝红酒,看来,今晚,我可以好好地一个人醉一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