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彼岸花开

彼岸花开

只晴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6-11-01上架
  • 6797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相见

彼岸花开 只晴 3000 2016-11-01 12:09:29

    彼岸花开开彼岸,泉一路凝泪眼。叶落花开花独艳,世世轮回,花叶空悲恋。。。  

  初冬的颜色昏暗的吓人,冰冷的雨滴“哒断肠草悠悠断肠。奈何桥前可奈何,三生石前定三生。蝶恋花、彼岸花,彼岸花开开彼岸,独泣幽冥,花艳人不还。尘世忍离谁再念?黄哒”地敲打着单薄的玻璃窗。寒冷占据了心灵的整个世界,还夹杂着隐隐的那么几分逝去的伤。。。。。。  

  初冬的夜掺杂着深沉的雨,黑的让人懊恼,静的让人窒息。某市级医院的手术室大楼里黑压压一片,因为没有月亮,所以伸手几乎见不到五指。手术室的杨护士长手里拿着值班签到表,紧皱着眉头凭着感觉在大楼里匆匆的走着。忽然,一记闪电紧接着一声雷鸣从天而至。与此同时,一团白乎乎的,一团乎乎的东西,不,那不是东西,确切的说是一个只有身体而没有头的,一个。。。一个人的身子,正在那来回,来回的摆动着,那节奏好像缓缓的正朝这边飘来。。。杨护士长心头一紧,险些没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正了正神儿,清了清桑儿大大声的喝到:“夏小米,又是你,夏小米?。。。。这大下雨天的,你搞什么当当!跟你说过多少次,值班的时候要把灯打开,要把灯打开!说多少次了,怎么就不长个记性?带你的老师是谁?让她一会到办公室找我!!”  

  度连墙壁都跟着发出了一声惨烈的闷响。霎时间,值班室灯火通明。。。老天呀,可算看见光明了,其实本姑凉我也甚是害怕呀!害怕,害怕还不开灯?什么逻辑?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有苦衷的呀,不信且听我细细道来。。。。。。  

  我叫夏小米,是一个还没正式毕业的实习护士。据说大四一整年都要在三甲医院实习。吼吼吼,因为我命不太好,所以被分到了离家最远的医院,就光上班就要一个半小时。有时候遇到堵车,两个半点儿都是它。实习的第一天,还被分到了手术室。(因为没有实战经验,所以大部分同学都不喜欢先去手术室实习)点儿更背的是,我这实习的第一天也正好是负责带我的护士老师休假的第一天。就这样,我在手术室的办公室里搓了近半个月的棉花团,别说配台上手术了,就连一次真正的手术室都没进去过。呜呜。。。这,这不是命不好是什么?至于今天这事儿吧,其实还真就太冤枉我了。我就算吃了一百个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违抗护士长老大的命令呀,何况还是在这么个风雨交加,又打雷又闪电的大冬天的夜里。本来就没老师带,自然也就没夜班,别的同学都上过夜班了,感觉自己太悲催,所以吧每次死党璐璐上夜班的时候,我也来这过过上夜班的瘾。她进手术室看手术,和老师感受手术氛围,我就在值班室里帮忙接个电话,搓个棉球什么的。然后吧,可能是主任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值班室,又或者是我真的很倒霉。所以每次她们进手术室之后都会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眼睛好像动画片里男主角那样细细长长的,鼻梁很直,直的像人工改造的,嘴不太大,看上去很性感,但是感觉上总是少了那么点儿妖娆的颜色,。。。哎,怎么说呢,总之就是一个帅到掉渣儿的穿着白大褂带着胸卡,走路没声音的男神级人物。他很少说话,而且有点狂妄,还有点自大,不,应该说是自恋,多少还带点变态。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们就差一点兵戎相见,气氛异常的尴尬。以至于后来敌不动,我不动。敌不言,我不语。几次下来我就只知道他的三条信息。姓名:钱喆,职业:普外科医生。第二职业:院长儿子(其实前两条他的胸卡上有写)和他说话最多的那次应该还是见到他的第一个晚上。  

  那时候还是个深秋的季节,天没有现在这么冷。(其实也就是六天前)我正一边用手捂着左脚给它取暖,一边吟着自己刚刚作出的那首朗朗上口的悲切小诗;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奈何桥前,三生石畔。。。。貌似少了点什么?”  

  正当我措词的时候,他竟失魂落魄似的走了过来。一过来就把值班室里所有的灯都给关掉了,大半夜的,谁会好好的就把手术值班室的灯都给关上呀?那,人的本能第一反应就是大喊咯。因为能这么做的除了小偷就是流氓。  

  “喂,你谁呀你?关灯干什么,我,我告诉你手术里可有人那,一会,护士长还会来查岗。张,张医生还在医生办公室,你要是。。。。。”  

  “别做梦了,有妄想症吧,你根本就不是我的菜。不过。。。刚才你念的那首诗是在哪儿听来的?”  

  他那气场加上那低沉到可怕的声音让我一时语塞的说不出话来。  

  “不会说话吗?不会说话就少给我说话,不然就滚!”他凶我?一个那么深沉儒雅的男人,竟然这么变态的凶我?还让我滚?  

  “你是哪根葱哪根蒜?居然敢凶我?你管我在哪儿听来的诗呢,本姑娘自己写的,怎么了?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让我滚?你不就是个医生吗?医生怎么了,医生就可以随便凶护士吗?你哪科的,明天我去院长室举报你!”我不甘示弱的大声呵斥道。  

  “普外科,钱喆,随便你!”他撇向我的目光冷的能杀死一头大象。喝我,除了凶我他还喝我?本来刚到这地方就像个没人要的孩子,心里憋屈的要死,这会儿居然还有人敢站在老娘头上那啥啥。  

  “好,看来我们是不能在愉快的聊天了!”我大步迈向离我紧几步远的放在护士办公桌上的老式电话,并把手也伸了过去。但还没等手碰到电话的边呢,就感觉一阵凉风外加一阵眩晕,我,我竟被他拥进了怀里。他离我很近,嘴角勾勒出一抹很有弧度的笑意。  

  “院长是我妈,本来她睡眠就不好,如果这个时间你把电话打过去。。。而且我发现你好像有点想的太多了,我到这里其实就是为了。。。”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玩味的笑着。身子竟向我这边慢慢地倾斜了过来。他低下头脸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他是要吻我吗?他来这里是为了我吗?虽然我算得上是个美女,但名声也没那么大吧?不是说我不是他的菜吗?完了,又一阵眩晕,眼睛竟直视到了他的唇。他的唇真的好性感,如果在红上那么一点点就更完美了。天,不知道自己那时候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朦胧间他的脸庞近了,又近了。让人有一种想要窒息的美好。情不自禁地,我竟然闭上了眼。吻上了,吻上了吗?我该怎么办?这可是我第一次接吻那,他那么好看应该经常和女孩子接吻吧?这个,他应该比我明白吧?妈呀,我的爱情要来了吗?  

  “这是什么?”正当我脑子一团糟,准备迎接我第一次接吻的时候,那个傻子居然,居然与我檫肩而去,指着桌子上,我刚刚脱下的袜子发呆。(刚才脚太凉,所以才把袜子脱下来用手暖暖脚)  

  “袜,袜子!”。  

  太糗了,我速度地将它抓起来藏在身后,低下头闭着眼睛弱弱的说。  

  “哼哼,今天就算了,以后再让我发现你这么,这么玩忽职守,不注意个人卫生,一定会给你报到护理部,记大过一次。”他停顿的那下应该是在想词吧。不过不穿袜子也叫玩忽职守?他的词汇量也是多的可以呀。真该死,要不是那该死的袜子,这会儿,这会儿他应该在吻我呢吧,和男神级人物接吻,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嘻嘻。完了,刚才还恨他恨的不亦乐乎,这会儿怎么就就此沦陷了呢?他不就是长的好看点,声音好听点吗。骂我的时候也没见有多留情呀。最后理智战胜了冲动,我狠命地咬了下嘴唇,把自己拉回到现实当中。“啊,该死,好疼。”我在心中闷哼一声,目光又恢复到了从前。  

  他是个妖,一定是个妖,而且还是个会迷魂术,或者迷心术之类咚咚的妖。不然我怎么就会这么失常的任他摆布呢?21年里从来没有过的事呀!  

  “行了,就当扯平了。以后再看见我的时候不许念诗,不许说话,就当没看见我好了。我做什么都不许反驳,反驳也没用,因为这医院我最大!”  

  他彻底粉碎了我的美梦,我真是个番薯大白痴,怎么会期盼着和他接吻。可怜的我的脸呀,从头顶一直红到脚后跟。他向我眨了下眼,离开了我的视线。  

  “几天没洗头了?头发味道好难闻。”  

  “你大爷的,钱死人!!!”

只晴

彼岸花开开彼岸,泉一路凝泪眼。叶落花开花独艳,世世轮回,花叶空悲恋。。。 初冬的颜色昏暗的吓人,冰冷的雨滴“哒断肠草悠悠断肠。奈何桥前可奈何,三生石前定三生。蝶恋花、彼岸花,彼岸花开开彼岸,独泣幽冥,花艳人不还。尘世忍离谁再念?黄哒”地敲打着单薄的玻璃窗。寒冷占据了心灵的整个世界,还夹杂着隐隐的那么几分逝去的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