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志美人梦

第九章他乡故知甘露霖

江山志美人梦 梨云轻梦 3207 2016-07-23 16:15:06

    

  冷夜既然回京,冷浥尘自然也回了京。只是他连府都来不及回,风尘仆仆一路赶到皇宫的时候,却发现不见了轻漫雪的踪影,宫中甚至没人知道“青芜”其人的存在的存在。

一切就好像是他的南柯一梦般,她就这么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可是明明那夜的温度那样灼人,到此刻枕边似还有她的余温。一股失落油然心头。

  

  不是要勾引他吗?既然勾到手了为什么又要离开?!难道他真的误会了?!此时此刻他是多么希望她就是那爱慕虚荣的女人,至少她会在,至少他可以留住她......

  

  因为此时此刻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皇叔的府中的。

  

  而另一方,有了冷夜的陪伴轻漫雪的日子确实没那么闷了,他总能想着法的逗她高兴。他对她即宠爱,又爱同她恶作剧。

  

  原以为他和墨飞一样,接触下来才发现两人一点都不像,一个是阳光开朗热情的大男孩,而另一个则是阳光闹腾整天咋呼着无聊的小魔王。

  

  短短几天的时间轻漫雪就喜欢上这个才初见的表哥。其实她觉得姑父的评价不够贴切,冷夜并不是完全的混世魔王。他只是比较爱惹事,却轻易不会惹祸。他虽爱玩,爱闹,

但是却很有分寸,凡事都懂得见好就收。

  

  这两个词乍听是似乎是一样,但细细品味却又能发现它的不同之处。总之和他在一起,开心,自在,毫无压力,他好像有一种能拥抱蓝天的魔力。

  而冷夜听此评价,引为知己,老天有眼,终于有人懂他了。他又没成天的惹事生非,怎么算是混世魔王?父王就知道教训他。因此他更加卖力地逗他的小表妹开心。

  

  清闲的日子过了几日,直到这天轻漫雪接到太后的旨意入宫见驾。

  

  轻漫雪入宫才知道太后病了好几日:“太后,您别动,雪儿扶您起来。”体贴地在她背后垫了一个靠垫,“太后,您感觉怎么样了,怎么雪儿才几日没见您,您就病成这样了

。”

  

  “雪儿,别忙,来,坐到哀家身边来。”太后宠溺地拉起她的手让她坐到床沿上,看到她感觉自己的病都好了大半了,“没事,哀家只是年纪大了,一些小毛小病,哀家看见

你啊,就什么病都没有了,呵呵……咳咳咳……”

  

  轻漫雪有些无语,暗自翻翻白眼,自己又不是仙丹妙药,看看才说了几句又咳了起来:“雪儿求您了,您不爱惜自己的身体,雪儿还心疼呢!传太医看了没有?”

  

  这人老了就需要人哄,同时也怕对方生气,和小孩子的心里真真很像。果然,太后似乎真是怕她生气般,赶紧解释道:“哀家真的没事,哀家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太医开了

些药,服了之后休息休息就好……”

  

  不等她说完轻漫雪便故意佯装生气:“您还说……”真是个任性的老人,自己身体也不晓得爱护。

  

  心头肉生气,太后赶紧着安抚地拍拍她的手背,颇有些撒娇的意味:“好啦,好啦,哀家知道啦......”

  

  太后看她真是越看越满意。她的大孙儿已经有了一门不错的婚约,一直寻摸着给六孙儿也指一个。可是京中的那些个名门小姐她一个也瞧不上,直到轻漫雪的出现,她才眼前

一亮。

  

  轻漫雪人长得漂亮自不用说,虽不是倾国倾城,但也清雅妩媚。而且知礼懂进退,又不是一味只知低头唯唯诺诺的主,配她的孙子正合适。这要成了亲以后也就有个人可以管

着他了,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的成天的不着家,对谁都冷冰冰的。唉......就是怕他这脾气日后会给雪儿气受。

  

  老人家心思深,但是全部的心思却全在自个儿孙儿身上打转,不可不谓用心良苦。只是轻漫雪要是知道太后这心思,大概会吓得跳起来,感情她封自己郡主,存的是这样的心

思?但是如果她知道她的孙儿是谁,估计又会乐得跳起来,寻寻觅觅,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还没等太后打好自己的小算盘,给另一个孙儿也找一个好孩子,门管的太监就已经拉着长长的音调通报:“墨小姐到——”

  

  轻漫雪不知道这个“墨小姐”是谁,可是却突然之间莫名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没来由的心慢跳了几拍!

  

  而对于只是一只脚刚踏进殿的墨小乔而言,也是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她的一直“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小乔见过太后。”待她进入寝殿,施完礼起身看清里面的情形,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但是她仍是努力按下心中的激动,不动声色地看了坐在太后床沿的轻漫雪一眼,然后

静静站在一旁。

  

  看到来人轻漫雪同样吓得膛目结舌,但是她不及墨小乔的忍耐力,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大变活人一般出现的人:“小乔?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终于明白那股熟悉之感从何而来了。原来所谓的“墨小姐”就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乔心,小乔。

  

  太后看着两个孩子的反应,明显感到疑惑,询问的眼神望向轻漫雪:“雪儿,你认识相国千金吗?”

  

  “相国千金?”轻漫雪显然没反应过来,乔心趁着空档赶紧接过来话茬:“回太后,小乔与小雪从前一起学艺,是很要好的朋友,有些日子没见了。”

  

  听她这么一说太后来了兴趣:“这么说雪儿也会医术?”

  

  轻漫雪容易激动却也不笨,终于发现了这其中的蹊跷,她明白小乔这么说是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身份,看来这个什么“墨小姐”还有一番故事。回过神来,连连摇头:“喔。不

,不会......”

  

  然后借口道:“我们师傅琴棋书画,医理茶道,星相天文都有涉猎。我们虽然师从一人,但是雪儿却是个俗人,偏爱附庸风雅。”

  

  “呵呵呵,这丫头......“太后被她逗得笑起来也不再追问,对着两人招招手,“来,都坐到哀家身边来。”

  

  “是。太后。”乔心率先走到太后身边坐下,轻漫雪紧随而后。

  

  “先让小乔来给您问脉吧?!”

  

  “好。”

  

  乔心将中指和食指搭在了太后的手脉上,片刻之后她露出了释然的微笑:“太后,再服两帖药就没事了,但是您还是注意要多休息,切记不可累着。”

  

  “好好,哀家知道了。”太后更是满意地笑,拉住两个孩子的手再不肯放手,看着她们满眼的慈爱却又有些高深莫测,有些事真是天意啊,好朋友却有可能变成妯娌!

  

  轻漫雪和乔心一直呆午时才离去。一出懿祥宫轻漫雪便迫不及待地拉着她问道:“你怎么回事?怎么也会在这儿?又怎么会变成相国千金?”一连串的问题颇有些审问的味道

  

  “呵。你这一连串的发问让我先答你哪个?”她失笑起来,这丫头的急性子又来了,她不由话头一转,也仿佛严刑逼供一般,“我还没问你呢,你又怎么会变成郡主的?”

  

  “这......说来话长了。”轻漫雪先是叹口气,才又接着将事情经过说出来,当然她和冷浥尘那一段她自是不会说。

  

  “这么说来,你姑姑也穿越到这里了?”乔心讶然。

  

  轻漫雪点点头:“嗯。”

  

  墨小乔有些了悟:“难怪她失踪这么多年,警察却连一点蛛丝马迹也找不到,不过现在这样也好,以后也好有个照应。”她的语气里不难听出一丝失望与落寞,“我们以

后......大概是回不去了!”

  

  不知道她在意的人怎么样?!

  

  轻漫雪看出她的落寞,她同样有忧心,不知道墨飞以后该怎么办?抓住她的手背,巧笑道:“好啦,世事无绝对,如果有心就一定有办法的,就看你怎么做了。”

  

  “嗯。”乔心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

  

  轻漫雪此刻比较想知道“墨小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安慰了一句便收敛心思又急忙催促道:“我的事你都知道了。说说你吧,你又是怎么回事?”

  

  “我啊......”乔心拉着她一边走一边将事情和盘托出。

  

  原来因为那场流星雨穿越的不止轻漫雪一个人。小乔也因那场流星雨穿越到圣裕皇朝。被一个姓雪的公子所救,后来他们不小心失散了,她又遇见一个老头说自己和他们家小

姐长得一模一样,可惜日前他们家小姐突然染了怪病去世了,老爷怕夫人伤心,所以想请她做,厄......是假冒他们家小姐,安慰安慰他们家夫人,骗夫人说小姐还在世。

  

  当时她是拒绝的,可老爷子竟然给她跪下了,她不忍老爷子一片思女心切,又想到自己在这里也是无依无靠,就一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后来才知道原来那老爷居然是当今相

爷。所以自己就莫名其妙成了相府千金——墨小乔。

  

  好在她扮演这位相府千金也不算难。据说墨小姐十五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相爷就将她送到了山上她师父那里疗养,可是她的病却一直没有根治,于是便一直留在她师父那里

学医调养。这么多年也并没回过府里,和家里也只是通通书信,她只要看看那些书信就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说了。

  所以她现在是“墨小姐”——墨小乔,而不是二十一世纪的乔氏二小姐——乔心。

  

  轻漫雪听完一阵唏嘘嗟叹:“感情,这都成穿越收容所了,看来这年头果然盛行穿越风啊......”

  

  墨小乔:“......”

  

  轻漫雪越说越起劲:“你说我哥不会也这么狗屎运吧......”

  

  “......”墨小乔:“不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