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志美人梦

第六章牵一发而动全身

江山志美人梦 梨云轻梦 3672 2016-07-20 21:44:49

   

  圣域和龙拓之战一打数月,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京城的繁荣。

  

  商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轻漫雪和冷潋思带着彼此的贴身丫鬟并几个随从上了街。再呆在王府里她是真的要发疯了。人出来了,精神确实好了不少。

  

  冷潋思看她不再恹恹的,放下心来:“雪姐姐,这几天你都无精打采的,是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啊。”轻漫雪脚下生风早已越过了冷潋思一个头,她转过身倒退着步子,俏皮地朝她眨眨眼,“我就是闷在府里太无聊了,出来了什么都好啦。”说着像是想要拥抱蓝天一样张开双臂。

  

  “嘿嘿......”冷潋思又见到她这样调皮没正型的样子,终于彻底放下心来,小跑一步追上,“姐姐和我一样待不住。恐怕母妃以后就不止说我一个上蹿下跳了。”

  

  “哈哈......”她笑着瞪她一眼,转回身按照正常的方向行走,一脸嫌弃道,“我可不要做猴子啊。”

 

  “哎......猴子也没办法。”冷潋思叹息一声,拉着她走进一家成衣店,不屑地撇撇嘴,“我是永远也学不会我姐那样的温婉娴静,说话轻声细语的样子,那得多别扭啊。”她打了个寒颤,“偏生母妃说那才是真正的淑女!”

  

  “静姐毕竟已经嫁人了嘛,总是要注意一下仪态的。”轻漫雪随着她踏进店里,一边说道。

  

  店中琳琅满目地挂了满墙的成衣,她随意扫了几眼,此时正有几个客人在挑选衣物。

  

  “你们这两个丫头,居然在我背后说我坏话。”轻漫雪和冷潋思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温婉清脆的笑骂声,“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完她作势扬起手臂。

  

  冷潋思被吓了一大跳:“啊——”转过身来赶紧安抚自己砰砰乱跳的小心脏,羞怒地看着来人,“姐,不带你这么吓人的。”

  

  原来来人不是别人,真是刚才轻漫雪和冷潋思谈到的毅王府的大小姐——静初郡主,已嫁做人妇的冷依静。她一袭紫绡翠纹裙,气质温雅,唇间几许温婉流转,此刻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们。

  

  “诶,静姐,你怎么也在这儿?”相较于冷潋思的惊吓,轻漫雪倒只是惊讶,没想到会这么巧遇到冷依静。

  

  冷依静看着自己妹妹夸张的样子,笑着拉起轻漫雪的手走开一步,似要与她划清界限一般,偏生说话间仍旧温声细语的:“是你自己做了亏心事才会被吓到,你看雪儿怎么没吓到呢?”

  

  说完之后又对着轻漫雪温柔一笑,“前两天我回府去看父王和母妃,给他们做了几件衣裳。这几天我相公就要回来了,他要是知道我给父王和母妃做新衣,而没他的份,他一定会吃味儿的。这不,我就过来看看布料,打算也给他做一件。”

  

  轻漫雪一听,已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姐夫好可爱,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他呢。”听听,给姑姑姑父是几件,给他就是一件,还真是要吃味儿了啊,这两人的相处方式倒是有趣。

  

  “嗯,皇伯父派几位皇兄去体察民情,他也跟着一块儿去了。这几天就回来了。你很快就能见到了。”她一脸打趣道,“还有我们家的那个混世魔王。”

  

  轻漫雪知道冷依静口中的混世魔王就是她姑姑和姑父的儿子,毅王府的小王爷,也就是她的表哥——冷夜。她之前就在蓝儿空中听过,后来又在许多人口中听过,据说此人颇有些名声,撒泼打滚,惹是生非的事没少做,可谓是古来纨绔子弟的典范,连当今圣上都拿他颇有些头疼。

  

  这厢冷潋思看冷依静拉着轻漫雪聊得不亦乐乎,而自己被晾在一边,不甘地追上去:“诶诶诶......”同样挽起轻漫雪的手而后不甘示弱地拉向自己一边,“不要抢我的雪姐姐。”

  

  “啊唔......”轻漫雪被她这么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轻呼一声,也只由得她。

  

  冷依静看着自家妹妹护犊子抢宝贝的样子,忍不住逗她:“我又没抢,仔细把你雪姐姐的胳膊给拽折了。”

  

  看着这两姐妹的相处方式,轻漫雪暗暗笑一下。潋思自然是活泼可爱,青春年少。但是这依静只怕也不是表面上的那什么温柔娴淑的乖乖女那么简单啊,不会真的被她言中也是个腹黑的?嗯,一定是,看她和她相公相处就知道了。这一家子三兄妹倒是个个不落人后。

  

  “好了,静姐,你不要逗她了,她不禁逗的,一会儿又要上蹿下跳了。”

  

  冷依静一听立马掩嘴笑起来:“呵呵呵......”

  

  冷潋思被她这么说本就有些羞恼,现在看自家姐姐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笑起来,更加的恼羞成怒,噘起嘴不依道:“雪姐姐,连你也欺负我。”

  

  轻漫雪看她那样,忙讨饶道:“好啦,好啦,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

  

  “站住,不要跑,给我站住……”

  

  轻漫雪她们聊得正起劲,店外却突然一阵吵吵嚷嚷。三人一阵纳闷,往外一瞧。

  

  热闹的市集上一大帮小斯打手,手里拿着棍子追着一个浑身是伤的小女孩满街乱跑,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着:“臭丫头,你给我站住……你敢跑,回去有你好受的......”

  

  那女孩跌跌撞撞地撞上了迎面而来的路人,自己却摔个四脚朝天,连滚带爬地爬起来,一面忙不迭地道歉,一面头也不抬地继续往前没命地跑。

  

  轻漫雪秀眉一皱,问向一旁的冷依静:“这是怎么了?”

  

  这样的画面在电视上看过,其实她大概也能猜出是什么事,想不到电视也不全然是虚假的,古代还真有这样的事,只能说电视上的事是经过艺术加工的,而眼前的事更加直观而已吧。

  

  冷依静也微皱着眉,隐约看着她身上的鞭痕,摇头猜测着:“大概是哪家丫头犯了错,受不得主人管教,逃跑了吧。”

  

  “啊......放开我......”轻漫雪和冷依静说话间,那些打手不知不觉已追上前去,女孩终还是在一个摊位前被抓住了,拉扯之间似乎是碰到了身上的伤口,她立痛呼着挣扎尖叫起来,“啊......好痛......你们......求求你们放开我......”

  

  那些人却不管这么多,其中一个打手上前不由分说就是对着女孩一个耳光使劲扇上来:“臭丫头,跑,叫你跑……”

  

  “啊——”女孩头一歪,捂着脸哀号一声,嘴角缓缓流出血来,却仍是拼命地求饶着,“求求你们放过我,我不要进月微楼......”

  

  此言一出,周围立刻议论纷纷。

  

  围观甲:“哎呀,这好像是月微楼的人吧!”

  

  围观已:“这是昨日刚进月微楼的那个丫头吗?”

  

  围观丙:“这姑娘也是造孽啊,可是谁敢管月微楼的事啊。”

  

  围观丁:“是啊,是啊,听说月微楼好像是哪位王爷开的。”

  

  围观戊:“我听说好像是风王爷开的。”

  

  围观己:“不管是谁,我们都惹不起啊。”

  

  ......

  

  轻漫雪的身边早已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群,他们三三两两的话语议论纷纷,每个人都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轻漫雪将这些信息不动声色地装进心中,眼中有些冷意,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一幕。

  

  “什么丫鬟跑了。”冷潋思本来也不想管人家府中之事,但看到这一幕,又听到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忍不住气愤地跳起来,“我看是根本是有人拐卖人口,想逼良为娼吧。”

  

  “潋思,不得胡说。”冷依静知道自己妹妹的性情,出言喝阻。

  

  冷潋思怒得指着门外气愤道:“我哪里说错了,姐你没听到大家说什么吗?那你自己看呀——”

  

  冷依静和轻漫雪顺着她的手指再次望去。

  

  只见那些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扭拽着女孩的胳膊便死命往回拖,嘴里还满是威吓之言:“看你再跑,一会儿回去有你好受的。”

  

  “不......不要......我不要回去......”女孩一听越发挣扎起来,却抵不住几个大男人的力道,被强行地往后拖去。

  

  冷依静的眼神冷了冷,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语道:“回府。”

  

  平时不看冷潋思一副刁蛮郡主,而冷依静一派温温脉脉,仿若人畜无害的淑女样,但是关键时刻冷潋思却是不敢不听她的话,她姐发起狠来连母妃都要禁声,当下只能不甘地乖乖闭嘴。

  

  冷潋思自是小儿女的一腔热血,见不得不平之事,而冷依静却是经历了世事的谨慎稳重。虽说她们是毅王府的郡主,论身份自然是没人敢得罪。但是有些事只能心里明白,而有些话却不可直接言明,所谓祸从口出,尤其在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情况之下便更不可妄下断言。

  

  这京城,这朝廷。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中早已是汹涌暗潮,表面的平静不过是粉饰太平罢了。近年皇上年事已高,又龙体违和,早已有退位之意,而在众多皇子之中属大皇子冷儒风,六皇子冷浥尘和七皇子冷临渊三位皇子最为出色,也最为有机会继承大统,而三位皇子之中,冷儒风和冷浥尘已早早的封王赐宅,只有七皇子冷临渊还在宫中。

  

  皇上的心思看似明朗,实则意味不明,虚虚实实没人敢妄自揣测。如今这风起云涌也只是一触而发,今日这事看似只是几个恶奴追打一个孤女,但是隐藏在这背后的事谁也不知,一个不巧便可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月微楼素来京中议论纷纷,据说幕后的老板就是这三位皇子其中之一,虽然都是些妄语之言,这三人从未就此回应过什么,但焉知空穴来风,幕后与他们三人有些关联是必然的。小老百姓只将这当做饭后谈资,但是他们毅王府却不宜过多牵扯其中。

  

  不得不怪她小心,而是值此特殊时期不可不谨慎再谨慎。他们毅王府是皇叔,在宫中握实权,又深得皇上信任,是任一方都想要拉拢的对象,因此更不可以行差踏错。加上冷依静的相公是圣域与龙拓主将,当朝大将军柳鹤的大公子柳如墨,掌城中禁卫军,也是一个看似威风实则尴尬的位置。

  

  冷依静的这些担忧与想法都不能对冷潋思明说,而且她小儿女的心思也想不来这么多。再则,她不希望自己妹妹为这些事情烦心,只希望她能就这样快快乐乐的,所以便也只能拿出姐姐的架子告诫她不许多管闲事。

  

  而轻漫雪初来乍到虽不知道这许多的事情,但是她刚刚听到的那些话心中也有些数。何况她看人一向准,心思又细,即便没听到那些话,可是她认定冷依静不简单,就知这事她们轻易插手不得。再则说穿了她也只是一个寄居的,无权无势,她本也是凉薄之人,这世上至亲尚且不能完全信任,何况一个外人,她告诫自己不要惹祸上身。如果注定回不去,她只愿在这个异世好好生存,她清楚只要不牵扯什么大事,以她的姑姑的护佑她自可安稳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