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江山志美人梦

第五章惊鸿去后,轻抛素袜,杳无音信

江山志美人梦 梨云轻梦 3170 2016-07-19 13:32:46

   天微微蒙亮。冷浥尘支起身子看着身边的女子,温柔地撩过她额微微迹凌乱的秀发,低下头在她额上印下一吻:“等我回来,小妖精。”

  

  “嗯......”轻漫雪迷迷糊糊间感觉好像有只可恶的蚊子在她额头上调皮,还好像听见有人在跟她说话。她嘤咛一声,挥了挥手,“嗯,哥,别闹~~”然后翻身继续睡觉。

  

  冷浥尘嘴角不由自主弯出一抹弧度,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原来她有哥哥!他好想再陪她温存一会儿,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他本就是私自回宫,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好。想要叫醒她,问问她青芜是不是她的名字,她是不是那日雪海山庄的女子,哪怕她真是有意勾引他,他也认了!可是又突然不忍心打扰她的美梦。瞧瞧,他居然也会不忍心,真是不知道他是中了什么邪。

  

  那时那地,那刻!他突然有一种感觉,从今夜之后,他的一切,他的人生都将颠覆。

  

  算了,等他回来再找她也不迟。再次吻一下身旁的女子后抓起床沿的衣服穿好,然后闪身出了寝宫。

  

  天大亮的时候,轻漫雪慢慢从缱绻的睡梦中醒来。动一动都觉得浑身的骨头是被人拆散了之后再拼装回去的,她的脸一红,想起了昨晚的荒唐。转头看了眼枕边他睡过的地方只剩一方玉佩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心中莫名地闪过一抹失落。

  

  伸手执起玉佩,她居然把自己的初夜莫名其妙丢给了一个陌生人,而醒来之后还失去了这个人的踪影。现在留下这一方玉佩又有何意义?呵......可笑,可叹!

  

  只是她这般失落是为什么?伸手,指尖似乎还能感受到他枕过的地方有属于他的温度,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声也似在耳边轻轻响起。

  

  轻漫雪难掩失落之情,此时的她浑然不知懿祥宫中冷潋思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郡主呢?你们是怎么伺候的?人丢了也不知道?”

  

  轻漫雪被太后留在宫中过夜,轻若霜怕她不了解宫中规矩冲撞了太后,便命她一起留下,好有个照应。但是现在才一夜,便把人给丢了,冷潋思正愁不知道怎么跟母妃交代。

  

  虽说人在宫中不可能真的丢了,但是就怕雪姐姐在这宫里人生地不熟的,遇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出什么事,毕竟这个皇宫可不是个风平浪静的地儿,而且又大,雪姐姐又不认路。

  

  “回,回思容郡主,昨夜韶雪郡主说是睡不着,一个人出去散心,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昨夜一个见过轻漫雪出宫的宫人战战兢兢地答道。

  

  “那还不快去找。”冷潋思怒骂一声,但虽心思单纯,却到底是宫里长大的,想想才又道,“不要惊动太后她老人家,在太后寝起之前一定要找到。”

  

  “是。”宫人领命急急忙忙下去了。

  

  轻漫雪一个人从寝宫出来,一路恍恍惚惚地回到懿祥宫。宫人刚出到宫门口就看见她魂不守舍地回来了,急忙迎上去:“郡主,您可回来了,昨夜您去哪了,思容郡主正担忧呢。”真是吓死她了,要是这位新郡主出了什么事,她可也别活了。

  

  轻漫雪目不斜视地向前走,机械回复:“我没事。”

  

  那宫人看轻漫雪的模样也不敢多言,暗自差人先一步去通知冷潋思,自个儿则弯腰随侍在一旁。

  

  冷潋思一听下人禀告说是轻漫雪回来了,先是松了一口气,继而又紧张地赶忙迎出来:“雪姐姐,雪姐姐,你昨晚去哪了?”

  

  冷潋思着急的模样,终于让轻漫雪稍稍回神。冷潋思乃毅王府小郡主,号“思容”。豆蔻年华,性子十分活泼好动,天真烂漫,心思单纯,也因此有些不知民间忧愁。因为怕她想家,便时时来陪她,平日最喜欢拉着她到处闲逛。

  

  她对她的好一直以来轻漫雪看在眼里,她有些自责,实不该让她担忧。不能将昨晚的事道出,只得撒个谎道:“我,我昨晚睡不着,想出去走走,谁知一不小心就迷路了,随便找了个空殿歇息,让你担心了。”

  

  “哎......”冷潋思听完后才真正松了口气,莫说皇宫,就是在王府,初来的时候雪姐姐也常迷路,冷潋思便也不疑有他,但仍颇有些埋怨,“雪姐姐你睡不着的话找我来陪你聊天嘛,要是想去散心也可以叫我一起去嘛,这大半夜的一个人出去多危险啊?”

  

  “呵呵......”轻漫雪干笑一声。是,确实是够危险的,早知道我就找你一起去了。不,早知道她就不出去了。现在......她哭还来得及吗!

  

  似乎是看出轻漫雪仍有些不太对劲,冷潋思担忧她发生什么事,刚放下的心又悬起,试探地问道:“雪姐姐,你真的没事吗?”

  

  “没,没有......”轻漫雪确实是依旧有些神志迷惘,忽听到冷潋思的问话,她一惊,本能地否认,却颇有此地无银的感觉。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赶紧将话题引开,“太后醒了没有?”

  

  “嗯,快醒了。”冷潋思有些疑惑,但到底不是个心思细腻的,见轻漫雪问话便接过她的话茬,道,“我们先去给太后请安吧。”

  

  轻漫雪点点头,挽过她的手往太后的寝宫走去。

  

  毅王府的听雪斋里,轻漫雪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手机,荧幕上放的是她以前下载好的爱情电影,此时她一边看电影一边将一块牛肉干塞进嘴里慢慢嚼着,也不知这电影的内容她看进去没有。

  

  蓝儿正在替一株四季秋海棠摘心。她一边手上的工作,一边偷偷看看轻漫雪此时的样子。对于什么是电影在经过轻漫雪孜孜不倦的教育之后她已经不陌生了,但是她见过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摔东西、骂人、甚至打人的,却从来没见过有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这么喜欢吃东西的。看着她家郡主这样两眼发直地盯着荧幕,还机械吃着东西的样子——有些可怕。

  

  她也不知道郡主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任谁也看得出她是有心事,想问却又不敢问。打理四季秋海棠花的手不停,眼睛扫一眼一边那些蜜饯瓜果肉干等等零食的遗骸,心中愈发的担忧。

  

  此间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轻漫雪每天不是吃东西,就是托着腮看着窗外出神,就那样可以一坐一整天,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电影正放到男女主互诉衷肠,然后热情拥吻。轻漫雪不由一阵脸红心跳,那一夜又自动地在她脑中盘旋回放,电影讲了些什么再也没在意,或者说根本没看进去。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没有回来?她甚至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低低地叹息。其实心中不是不知道自己只是被人当做了玩物,玩过之后也不会负责,甚至不需要留下姓名,就这么消失的彻彻底底的。心中有愤恨,但是却偏偏又不争气地会不自觉想起他。

  

  他是谁,他到底是谁......

  

  轻漫雪越想越不甘,越想越是怒火中烧,越想却是越想他。

  

  于是拿起手中的肉干就跟那是她杀父仇人一样狠狠就是一大口。

  

  蓝儿本是担心着,又看她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心中一阵发寒,没注意手中修剪花枝的剪子,一不小心招呼到了自己手上:“啊!”

  

  痛呼一声之后立马禁声,生怕轻漫雪担忧。然而出乎蓝儿意料的是,轻漫雪不仅没有担忧她,甚至都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郡主平时最是关心身边的人,任何风吹草动,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她都比她们自己个都担心,可是此刻她却神游天外地没有发现她受伤。

  

  蓝儿眉头紧紧蹙起,她的样子着实太不正常,她终是再顾不得什么尊卑,也不在乎是否会被轻漫雪责备,伸手在她眼前轻轻晃了晃:“小姐......小姐......”

  

  轻漫雪却突然回过神来,一把抓住蓝儿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手,把嘴里的肉干嚼巴嚼巴就咽下:“蓝儿,去禀告王妃,我要和潋思出府去逛街。”

  

  再待下去,再想下去她铁定发疯。算了,大不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她总不能特地去找到他然后再咬回去。这么拿不起放不下,不是她轻漫雪所为。

  

  远在千里之外青州的冷浥尘突然觉得肩头一麻,鼻头一酸,伸手揉揉鼻子,末了却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阿嚏——”

  

  冷夜与他并肩而行走在青州街头,他看到冷浥尘打喷嚏瞪大了双眼,像是见鬼一样看着他,他这些年几乎是没见他二哥生过病,更别说这么堂而皇之地打喷嚏了,耐不住心中疑窦:“二哥,你怎么了?”

  

  冷浥尘随意地换了口气,没有在意:“大概是感冒了。”

  

  冷夜在他身边走着,一个人摇头晃脑,外带一脸高深莫测道:“喔~~”

  

  他才不信他什么感冒,肯定是亏心事做多了,被人在背地里骂呢。想着他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心里暗自嘀咕:嗯......估计就是梅妃生忌,他偷偷溜回去那一日。

  

  别说,他猜得还真没错,而且这个对象还是他未曾某过面的表妹。

  此时冷浥尘也赶巧正在想那夜,在想那个小妖精,显然没有注意到冷夜的阴阳怪气。

  

  时光再次回到离青州千里外的毅王府听雪轩,蓝儿正好被轻漫雪捏住刚受伤的地方,她痛得一拧眉,却没有吭声,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她一脸平静轻轻应道:“是,奴婢这就去。”

梨云轻梦

哎呀呀,满两万了呢!这是快呢,还是慢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