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灰白头像

第三章 寻找目标

灰白头像 恬静红英 3416 2017-03-13 08:52:35

    这晚,差不多还是那几个人:“天气预报”、“小不点”、“小机灵”、“千斤鼎”、赵生、飞飞、老七和成志,还有我们四、五个女士。  

  今天倒少了一个红人——平儿。她回家了,是她的未婚夫接走的。婷婷特别开心,我几乎也有同感。可能是因为平儿的存在占据了我们三个人的位置吧!所以她一走,我们的性格才得以自然地显露。  

  此时,“天气预报”又在表演了:“天上下雨地下流,小两口打架不记仇,……你们瞧……”。小玲和小机灵下午还为了一个衣服上的泥点吵翻了天,现在却又嘻嘻哈哈乱成一团。  

  “得了吧,别胡扯了,你应该预报一下天气了。”小玲不等天气预报说完,顺手给了他一拳。  

  “君子动口不动手。”天气预报一副正经相。  

  “哼!”小玲白了“天气预报”一眼,还没等正过脸来,一块石子已向她飞来,正好打在她的头上,她“哎呀”叫了一声,捂着眼蹲下了。我知道,她一定真的哭了。因为她的神情、动作都变了。  

  “作案者”是小机灵,他是逗着玩的,不想打的不是地方,他只好去逗笑她了。看得出来,他已不得不这样了。可是,多嘴的“天气预报”还是不能少说一句:“小机灵、小机灵,你只急了,不灵了。”随后,小玲被小机灵掺扶着走了……。  

  这边,还是这样。其实小机灵和小玲好像早应该走了,现在对于这伙人来说,他们俩是多余的了。而对于他俩来说,我们这伙人也好像是多余的。  

  “天气预报”转回脸,别有用意地挨个扫了一眼剩下的几个人。我出于好奇,又出于习惯,也打量了一下:婷婷咪着眼睛托着下巴,坐在她的老位子——大青石上。她的眼神既单纯又复杂,把我也搞的莫名其妙。飞飞和老七差不多是同一个动作,席地而坐,嘴里叼着一支“迎宾”烟喷吐着烟雾,玩着烟圈。见我看他俩,飞飞朝我吐了一口。呛得我直咳嗽,几乎顾不得骂他,我赶忙走开,无意中走到成志旁边。这时,我才忽然发觉:他今天一言不发、若有所思,神情也格外严肃,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此时,又是不知愁的“天气预报”打破了暂时的宁静,却向我“开了炮”:“哎,青青,搞不搞对象?”  

  我虽说知道他根本就是没话找话地在开玩笑,但我还是微微怔了一下,并回敬了一句:“哼!油腔滑调的,管得着吗?”  

  “你看赵生怎么样?”“天气预报”嘻笑着,看不出是正经话。但我却是吃了一惊,我本能地瞟了他一眼,他却正在看我。而我并没有感到难堪。因为我已习惯了这种场合与情形。  

  我没有说话,故意若无其事的把眼转到了正在玩“狼吃羊”的“小不点”和“千斤鼎”上。“小不点”抿着嘴唇,好像用尽全力思考着并盯着地上的“阵盘”,而“千斤鼎”却一副稳操胜券之式,萧洒地弹了弹烟灰。听到“天气预报”这话,他俩同时向我扫来了目光。  

  我自我解围地向“小不点”扮了个鬼脸。“天气预报”并不放过他的话题:“赵生,你跟她谈不谈?”  

  “好是好,不能搞!”他极自然地说了一句。  

  想不到!他也俏皮话没完。我对他的回答感到满意。但我却装作没听见,自我解围的一起与“小不点”讨论对付“千斤鼎”的办法。  

  说起“小不点”,他今年才十七岁却早早地踏入了社会,又来到了这个凭力气干活的砖厂里挣钱,这真令人费解。我们几个都比他大一点,总觉得他是个小弟弟,大概他的长相有点稚气吧!而尽管他这样小,可在干活上却一点不次于那几位大小伙,而且从不见他喊苦叫累,也很少见他嚷嚷着要回家,只是整天一味的嘻嘻哈哈,所以给我的印象还算不错。  

  几盘下来,“小不点”是“输”字概全局。他的玩趣没了,呵欠声也渐渐占了上风。  

  每到这时,一有人提个头,就会一呼百应散去。当小不点说了声“睡觉了”!于是,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因为这正是疲乏的脑神经的意思。  

  我也有些困了,正要举步先行,却被一个人拽住了袖口。我很差异,回头一看是成志。他一副严肃的面孔,一双充满感情的眼睛。他的举动既令我吃惊,又让我不可思议。“青青,你把这信帮我交给婷婷!”  

  我对他这话却没反应过来,但一时又不知怎样反问他,便在惊慌中只是机械地答了一声:“好吧!”就急匆匆离去。  

  走回宿舍,我又仔细地端相着这封信,啊!这是“一封情书”,我肯定地想。这时,我才完全明白过来,这是多情的志成写信要向婷婷求爱。  

  在接到这信之前,我对什么情书呀!求爱呀!只是听说过,还没亲眼见过,而现在这“求爱信”竟然捧在我的手中,使我有些适应不过来,好像是有人要向自己求爱似的,手不停地发抖。  

  这时,我紧追婷婷走进宿舍。一进门,只见小机灵的手正不本分地在小玲身上打闹着。小机灵见我们进来,不好意思地笑笑站起来走了。这时我便迫不急待地且尽量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婷婷,给你一样好东西,要不要?”  

  “要,拿出来!”婷婷毫无正色地嘻笑着。  

  “是一封情书。”我不加掩饰地说了出来。  

  她微微一怔,脸上的笑容也没了,急忙从我的手中把信抢了过去,又毫无顾及地拆开读起来。此时,我非常羡慕,看得出她好像也是第一次接到情书,神情有些紧张了。  

  我拉了一下小玲,知趣地走出宿舍。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  

  当我们返回宿舍时,婷婷已斜躺在床铺上陷入了沉思。  

  我尽量装出刚才不曾发生过什么事,像往常一样走进宿舍就展被子睡觉了。此时,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感,有一股很想知道真情的心思在折磨着我。终于,我战胜了这种压抑迷迷糊糊睡着了。  

  “哎,婷婷,谁给你写的情书?”一个低沉的声音触及了我那根紧张的大脑神经,我猛地睁大了眼睛细听起来。  

  “是成志。”婷婷压低声音回答着,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里面写的啥?”小玲的气好像有些不够用。  

  “哼!没什么,我们几个没什么保密的。你自己看吧,别出声。”婷婷爬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那封信递给小玲。  

  我一下睡意全无,嗖的一下坐起来,抢先把信拿到手里。也许出于本能,我竟读出声来。  

  “亲爱的婷妹,我们相处一个多月了,相互……”  

  还没等我念完,婷婷便红着脸向我扑过来,不顾浑身只穿着一丁点衣服抢夺着,并急切地说着:“小声点!”  

  这时,小玲也赶忙过来抢夺,几个人抢成一团。  

  随后,小玲抱住了婷婷,我继续开着玩笑大声读起来:“……相互认识的差不多了。自从我一见到你,我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感受。真的,说心里话,我对你真有一种一见钟情的感觉。  

  我对你一见如故,或许是我们有缘份吧?  

  请你大胆地接受我的爱吧!我会一辈子好好待你。可以吗?请你务必回信。……”  

  “哎,这俩字写得还不错?!”我在这儿停下插了一句。说实在话,我是带着一点嘲弄的口气说的——我觉得成志太自信了。  

  “噢?下面还有一首小诗:‘天上云追月,地下风吹柳,你我共婵娟,幸福又长久。爱你的志’。”  

  “哈,敢情这就是情书?”小玲松开了一直抱着婷婷的手。随后问婷婷,“你对这件事咋处理?”  

  “我根本不会有这意思,也没想过到这里搞什么对象。我不给他写回信,就当没这回事儿!”她完全像个有经验的人,办事既利索,又有主见。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把信折好还给了她,重新躺下。这时,我睡意全无,就又问:“婷婷,你爸对你的婚姻是怎样的态度?”我不知为什么忽然会想起这个话题。  

  “我爸说过,我是自由的。只要自己遇到中意的男朋友,他是不会干涉的。不过,我为了照顾我爸,我得先看我姐找哪儿的对象。她不找本村的,那我就得留在村里照顾他。”  

  噢,真看不出,原来婷婷考虑问题这样成熟,真是个懂事的闺女。我对她产生了敬佩之感。不是吗?婷婷妈去世早,当闺女的就得考虑着些。  

  “小玲,你呢?”  

  “我妈妈、爸爸意思是让我自己找对象,他们不会插手的,说这样以后即使过得不好,也不会埋怨他们。”大概是因为他爸一手给她姐找了对象,结果她姐经常挨她姐夫打的原故吧!她这样说道。  

  “我爸妈也是这样。看来现在我们的婚姻大都自由了。”我眼睛亮晶晶的,为自己将来的婚姻也充满了自信心,我接着说。  

  “不过,大人们说是说,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插一把的,像咱们村的嫱嫱,不是她父母干涉,至于到现在二十八九还没嫁出去吗?”  

  “那要看你自己是不是真心爱上了,如果真心谁都管不了。腿不是在自己身上长着吗?”小玲愤愤地说。  

  “现在都是高价姑娘,特别是咱们这些穷山村。不知道你们将来彩礼要多少呢?”我又探讨起新的话题来。  

  “只要人中意,白跟我也去。如果看不上眼,给我一万、两万我都不干,我不会让家里拿我当摇钱树的。”小玲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我也看不起这种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把自己都当商品了。”婷婷摆脱了沉默插嘴道。又问:“你们将来找对象的条件是什么?比如,要人好?还是要家庭条件好?”  

  “物质是人创造的,只要人能干,什么家庭条件那不是轻而易举的吗?我对这个问题早就不只一次地考虑过了。”我很干脆地说出来。  

  “我觉得家庭条件很重要,省得将来受憋屈。”小玲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