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他为她断指穿心,空心皇妃

第九章 谁先动情,谁先死!

他为她断指穿心,空心皇妃 木绯鱼 1102 2014-08-25 17:42:47

  水很冷,却远远不及邵飞鱼心底的冰凉,她不会游泳,现在她已精疲力尽,会不会,她就要在此亡命?

不!她还没有报仇,怎么可以死?她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她还没来得及看他转世投胎?还没来得及守护清岚?

她怎么可以?

意识越来越模糊,她的表情绝望而冰冷。

莫子轩看到了那个女子脸上的绝望,她,终于,露出了冷厉以外的表情,那么无助,可却是在她濒临死亡的时候。

真的好心痛。。。

他手上渐渐聚起内力,正要。。。却见一人急速飞到她身边。。救她。

男子飞身来到快呼吸停止的飞鱼身边,温柔地看着她,随即抱起她又飞身而走,全然不顾他人。

飞鱼在意识黑暗的最后一瞬,看到了那张陌生且熟悉的脸,微微一笑,放心的闭上了眼。

···········

黑暗吞噬着她,慢慢拨开云雾,阴霾消失,女子轻轻挣开美眸。

她已离开了那个怀抱,望着头顶雕花镂刻芙蓉百绽床顶,眸中闪过一丝无奈。

怎么办?她快要死了呢!

还好。。。有他!

。。。。。。。。。。。

鱼儿慢慢支起了身子,脸色苍白,却依旧不减冷艳。

“主子!你终于醒了!”一道欣喜的喳呼声震入耳膜,是巫云。

“本宫亦无事,嚷什么?!”声音淡淡,却如柠檬般心清凉。

“主子,请主子恕罪,奴婢该死!”巫云这才反应过来,忙请罪。

“无碍,你退下吧。”“是!”

巫云从屋内退出时,正巧清岚进来,端着一碗小粥,巫云点点头,出去。

鱼儿看到清岚来了,忙扬起一抹微笑,笑中没有一丝险恶,一丝冷酷和算计,单纯地没有一丝杂质。

“清岚!”

“嗯。你刚醒,身子虚,先喂些粥。”“哦。”

鱼儿乖乖张口,一勺一勺喝着,脸上满是享受,好似一个美丽易碎的精致娃娃,令人心疼。

清岚一手扶住云书,一手小心地喂着,这景太唯美,以至于。。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流动。

下午时光,碎如樱离,默默,静静,淡淡,好心疼。

。。。。。。。。。。。

晚上,烛光斑驳,邵飞鱼一袭月白冰丝印花镂绣吊带长裙,外披一件同色澄水纱,迤逦于地,妖娆万千。

此刻,她正坐在玉凳上,捧着一卷诗书,细细读着,淡淡眉眼,没有了人前的虚假,一切都是那么出尘魅惑。

忽觉身后一双有力的铁臂紧紧箍住她,淡淡鼻息洒在她的耳旁,龙涎香虽好闻,但她并不喜欢,来人是谁,不用想也知道。

“怎么不惊讶?已经猜到了?”声音格外好听,带着诱惑人去死的温柔。

邵飞鱼心中一丝苦涩不可觉察,他又恢复了他的虚假,而她,是不是也该回到局中,继续布棋。

“皇上怎么还没有休息?来看臣妾,值得吗?”依旧嘲讽,事不关己。

“朕很担心,那一刻,朕的心似乎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被你蛊惑而去,看着你绝望,朕真的好担心。”

呵呵,说谎如流水般,对她,一遍,又一遍,承诺。

可惜,她的心,已死。灰败,不堪。

这一刻,似乎,所有情绪,都怒放,等待夭折,化为黄灰。

谁先动情,谁先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