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唐朝作御医

第三十章 进宫做御医

回唐朝作御医 紫仪飞雪 1917 2016-09-23 17:31:21

    郑诚回到药店,把给皇上验伤以及遇上阿罗憾的事都给妹妹说了。听哥哥一说,郑婉上心了。本来经过上次哥哥的事以后,郑婉就有些心灰意冷。可是一时之间,却想不出兄妹俩还能做什么。现在听说有天文异象,她又重新萌生了希望。他就对哥哥说让哥哥勤向阿罗憾打听,等弄准了时间再说。妹妹没说,但郑诚知道妹妹说的什么意思。其实郑诚也早有这样的心思,只是苦于找不到门路而已。这次听说有天文异象,没准真有希望也说不定。郑诚暗把妹妹的话记在心里,决定隔几天再向阿罗憾打听此事。  

  又过了数日,郑诚的伤在妹妹的精心调理下已经有了很大起色。这几日来下地走路,已经不需要人帮忙。只剩几处伤势重的地方还没有痊愈,多数伤已经结痂了。只是这几日不见宫里人来要药方,郑诚隐隐感觉有些不妥。这一日早上开张没多长时间,店里的人也还不多,就见几匹快马在店前停下。几名内侍进了门来,郑诚还以为是来要药方的。郑诚正想着这伤已经基本好了,实在无药可用不知该开什么药。一名内侍乌尔已经越众而出,大声道:“郑诚郑大夫接旨!”郑诚一听接旨,连忙出来跪下。店里人见有圣旨到了,都吓了一跳。见郑诚跪下了,也都跟着跪下。  

  见都已经跪下接旨,宣旨的内侍接着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即日起,擢郑诚大夫为太医院御医。着郑诚伤好后,即刻到太医院报到。钦此!”郑诚本害怕又有什么坏事发生,没想到是让他去做御医。只得接了旨,送内侍们出去。等内侍们走了,郑诚和妹妹商量进宫做御医,这药店这么办?郑诚听了妹妹的劝,把店伙全都叫过来商量。商量来商量去,大伙儿一致决定:这药店不能关,关了就太可惜了。最后说定,暂时先由郑诚的三个徒弟坐诊。有什么疑难问题解决不了,再请教与他。郑诚想想也还可行,就同意了。只是郑诚的伤还没完全好,所以还可以借机歇息几天。  

  有空时郑婉和哥哥商量,这进了太医院。只怕回家就难了,只怕不能向平日一样自由。而侍候宫里的娘娘皇子公主们,只怕更难侍候。郑婉问哥哥心里这么想得,郑诚说其实不想去。听哥哥和自己的想法一样,郑婉非常高兴,她开始对哥哥说了自己的想法。她说让郑诚打听天文异象情况,二人可以借此机会试试看能不能回去。妹妹一说,郑诚也非常高兴,这也正是他所想的。郑诚就又向阿罗憾打听天文异象情况。阿罗憾告诉他现在已经看得出来是什么异象,但时间还说不准,所以不敢向皇上禀告。虽然这次还没问准时间,但郑诚却知道了这次异象是日月合璧五星连珠。郑诚回去跟妹妹一说,郑婉非常高兴。二人商定渐渐开始准备,想想如何处理这里的事。  

  看哥哥的伤已快好了,郑婉就拖人四处打听太医院情况,开始为哥哥进太医院做准备。过了些时日,郑诚的伤已全好。这一日,郑婉把哥哥收拾利落让哥哥一早就去了太医院报到。中午时分,郑诚回来了。说今日是第一天报到,医正让他熟悉一下环境。从明日起就得吃住在太医院,随传随到。郑婉又问了有事可不可以出来,怎么才能找到他,郑诚说下午再去太医院一一问询。下午到太医院,郑诚问明了所有情况。正想问有没有假期,却已经有内侍来传话说一个小皇子病了,须马上去救治。好在有人已经带人去了,郑诚刚来还轮不上他。后来郑诚又打听出来,原来太医们一旬可以有一次回家住宿的机会。但来往等,必须向管理处备案。不能急需哪位御医而找不到人,那可是非同小可的。一切情况问明,郑诚就回去一一告诉了妹妹。郑婉一一牢记,第二日郑诚就安心进了太医院。好在宫里这几日还没有什么疑难杂症,偶尔叫到郑诚也还只能跟着,还没有诊病的资格。  

  过了不久,有一件事就在长安城内传的沸沸扬扬的,那就是几日后将有天文异象。那时的人好像非常重视对天象的观测,所以阿罗憾早看出了异象,但看不准时却不敢上报。那时人们认为天现吉象,人间必会五谷丰登,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人若是逆天而行,干了坏事,天就降凶兆,人间就会干旱少雨,洪涝灾害,病变战乱等。所以一有天文异象,很快就在老百姓中传开了。而文武百官以及皇上,也对天象非常重视。所以阿罗憾上报时慎之又慎,尽力弄准确时间天象。  

  听了老百姓传的这件事,郑婉知道可能是真的了。她就想方设法四处打听,尽力打听清楚时间现象。等弄清楚后,郑婉就开始做准备。并想办法带话给哥哥,让哥哥回来二人一起商量此事。二人把走后经营药店所得银子分配给他的店伙们每人三百两,剩下交由王爷散给穷苦百姓。药店归他的三个徒弟共同经营。郑诚也写了信准备交给王爷,其中也有郑婉的。郑诚又想到,兄妹二人之所以到唐朝,是因为正在看这时的东西。所以郑诚想想,又让妹妹把来时带的那只玉杯也带上,没准儿能派上用场。郑婉想想又把来唐朝时兄妹二人的衣服找出来,郑诚说没用,郑婉还是坚持装上了。郑婉又专门给刘元谅写了信,留言交代店伙呈给刘元谅。做好一切准备,郑诚仍然回太医院等候时间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