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唐朝作御医

第二十九章 死里逃生

回唐朝作御医 紫仪飞雪 2641 2016-09-14 10:33:21

    死里逃生  

  郑婉他们在外边,眼看着日上三竿,这午时三刻马上就要到了,可是却没有一点消息。刘元谅已经几次要放响箭,都被郑婉拦下让再等等。而刑场上的郑诚,也已经不再抱任何生的希望,只等死神降临了。第一通行刑鼓“咚”“咚”“咚”响过,仿佛是郑诚的催命符越来越近了。郑婉在下面急得就快要跳起来了,她真想闯进宫去看看皇上究竟这么样了。可是她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郑婉嗓子已经苦哑,她已经欲哭无泪了。只听这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有说可惜的,有说皇家的病看不得的。不论说什么,郑婉也无心听。  

  没过一会儿,这第二通鼓也敲过了,这郑诚又像死神跨了一步。郑婉眼睛死死盯住路口,希望在这关键时刻会有奇迹发生。这时,只见西边的路口闪开了,出来了一队内侍。领头的骑着马冲过来,大喊道:“刀下留人!圣旨到!"一听圣旨到,场上所有行刑人员和看热闹百姓全都跪下三呼万岁。颁旨内侍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立即无罪释放郑诚郑大夫!并即刻进宫为皇上治病!钦此!郑诚接旨!”喊了一声,见郑诚被绑在柱子上,赶忙让人给解了,然后让郑诚接了旨。又让几名内侍扶郑诚进宫复旨。  

  且说这郑诚随内侍进宫见了皇上,皇上见郑诚的样子也没法看病。,就让郑诚先回去把伤养好再说。郑诚虽然受了伤,可脑筋并没有糊涂。而且他知道,皇上刚做完手术,需要赶快用药消炎才行。郑诚让人拿来纸笔,开了药方,又交代了用法才向皇上拜别。见郑诚不顾自己的伤势给自己治病,可自己却差点要了人家的命。皇上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就特意赐了些人参鹿茸之类的补药与他。郑诚想自己有伤在身,恐怕这几日来宫诊病不易,所以特意告诉皇上每日派人来药店取方。皇上全都答应了,郑诚才向皇上告辞。见郑诚确实伤势严重,皇上让人派了宫里的轿子送郑诚回去。  

  郑婉他们眼见皇上颁旨放了郑诚,满以为这就可以回去团圆了,没想到郑诚又被宣进宫里为皇上诊病。郑婉嘴上不说,心里可真是不愿意。这不顾人死活的皇帝,刚才差点要了人家的命,现在却又让人家给看病。你的命是命,难道我们小老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啊?郑婉想想就生气,这真是个气死人的年代啊。郑婉想归想,就让店伙有先回去,自己在这儿等哥哥出来。刘元谅见郑诚已经没事,就告诉郑婉要去解散集合在附近的旧部。郑婉再次谢了刘元谅,就让刘元谅去忙了。等了半天,也没见哥哥的影儿。郑婉想皇上既然放了哥哥,那哥哥应该暂时没事了。说不定宫中有事耽搁了,一时半会儿出不来,所以就先回药店去了。  

  这一天多没营业,药店外边等了不少人。郑婉和店伙们一回来,就都忙开了。店中邓平等两三个人已经可以代替郑诚看一些常见的病,所以有时郑诚忙不过来就让他们试着诊病。这会儿郑诚不在,这几人刚好可以发挥作用了。郑婉无心帮忙,一边在哥哥房里整理东西等哥哥回来,一边想这以后的路该这么走。刚刚完毕出去,郑诚就回来了。刚一进们,兄妹俩就抱头痛哭。二人都觉得,虽然只有一日多没见面,却恍如隔世。店伙们以及来看病的病号和家属也纷纷道贺,贺郑大夫这次死里逃生。  

  郑婉扶哥哥进了里间,仔细查看哥哥的伤势。问哥哥需用什么药,又一步一步问明用法。郑婉找来需用的药,捣碎了一处一处敷上,一边敷一边哭。郑诚见妹妹哭了,故意强装笑脸道:“你老哥回来了,老妹你还哭个啥。别哭了别哭了,快让人给我弄点吃得,我快饿死了。”听哥哥这么说,郑婉赶忙出去从柜上拿了银子交给一名店伙,让他出去给买点好吃的。一切料理完毕,郑婉才有时间一边敷药一边问哥哥这一天多来的情况。等郑诚说到刚才又进宫给皇上验伤,郑婉就生气的说:“既然他都说等你好了再看,干嘛不等你好了再说。自己都顾不上了,哪还能顾上他?他刚刚还要你命呢,一会儿又让你给他看,当我们是什么啊?”郑诚笑笑不答,忽然想起一事,问妹妹道:“老妹你说,皇上本来昏迷不醒,眼看我就要见阎王了。怎么刚好皇上就能颁旨放了我呢?”郑婉想想答道:“这一定是王爷的功劳了,今日若不是王爷回来了,只怕你真的要去见阎王了。”  

  听妹妹这么说,郑诚陷入了沉思。今日若没有王爷,恐怕自己真就回不来了。欠王爷这么大一个恩情,真不知如何还是好。想想人家也不缺什么,咱一平常百姓能这么还?想想等好了先去谢了人家再说吧。忽然又想起来,皇上给的补药呢?想到这儿,让妹妹把刚才回来时带的东西拿来。郑诚翻出些药交给妹妹,告诉妹妹这药的用法。郑婉连忙拿出去该煎的煎,该炖的炖了给哥哥用。又让哥哥给自己开了药方,抓来每日煎了给哥哥喝。郑诚自从开了这药店以来,每日忙碌很少闲过。郑婉交代前边常见病能看的看,不行就推了,郑诚刚好趁着几天好好歇息一下。  

  这几天歇息的时间,郑婉一直在想兄妹二人的以后。总不能就这样呆在大唐啊,没准哪天也许还会发生几天前的事。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没想清兄妹俩的去处,就没有告诉哥哥,免得哥哥担心。郑诚的伤稍好些,宫里每日都会派人来问询。外面看病的以为是问郑诚的伤情,其实郑诚自己知道是来让自己继续给皇上用药。郑诚开了方子给来人带回,有时外用的药郑诚还得自己进宫去,否则旁人不一定会用。十几天下来,郑诚的伤害没全好,皇上的伤却已经大好了。感觉果然神清气爽,走路坐都舒服了许多。  

  等郑诚稍好些,兄妹二人专门去王爷府上拜谢王爷的救命之恩。看郑诚的伤害没有好,王爷就说定了等郑诚好了请他吃饭喝酒就当是谢了他。王爷好几个月没见郑婉,可这次刚回来就碰上郑诚的事,也不好意思总去打扰人家兄妹。这次见他们兄妹主动上门,心里十分高兴。仔细观察郑婉,见郑婉经过了这场事似乎有些疲惫,心里有些心事的样子。有郑诚在,王爷也不好意思多问,只是暗暗担心。兄妹二人告辞出来时,王爷送出好远,只等看不见二人的马车影了,王爷才怅怅惘惘的回去。  

  郑诚兄妹刚回去,宫里就有人来了。郑诚随派来的轿子进了宫里,为皇上眼看伤口。郑诚见已经开始掉痂,眼见是快好了。又用消炎药汁涂抹一下,又开了两副药给他。交代皇上身边人药的用法,郑诚就轻松的告辞回去了。回去时,路上刚好碰上一个熟人---大唐的太史令阿罗憾。郑诚曾专门与他结交过,见阿罗憾心事重重的样子,郑诚问他专门回事?他告诉郑诚,他观测到一个月内,天文有异象,可是却不知道该这么跟皇上汇报。一听说天文异象,郑诚来了劲,赶忙问他到底是什么,可是阿罗憾说现在还早,还看不准。两人聊了几句,郑诚见没什么紧要就告辞了。  

  而就在这一天,当郑诚被绑在刑柱上行刑鼓响到第二通时,另一处却鼓乐响动,花轿起动,光禄寺大夫李大人家的小姐今日出阁。新郎是京兆尹薛鈺,而新娘轿子外侍候的正是丫鬟梅香。轿子中的小姐似乎并不太乐意,可是父命难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