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唐朝作御医

第二十一章 留书作别

回唐朝作御医 紫仪飞雪 2667 2016-06-24 15:00:09

    郑诚兄妹回到药店,这一下午不在,药店中已经等了不少人。郑婉见哥哥已经醉成那样,不太严重的病号就让邓平代看。少数严重的明日再来,郑大夫今日不舒服。这在店中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店中人议论纷纷。不过见郑大夫那样,确实是看不了病,也就慢慢散了。郑婉赶忙扶哥哥找张床睡下,交代伙计走时收拾东西锁门,也进内歇了。  

  第二日醒来,郑婉出去看哥哥怎么样了。只见哥哥和邓平登几个伙计正打扫准备开张,见妹妹出来。郑诚忙把她拉倒一边,递给她一张纸条。原来是刘元谅写的,内容如下:  

  郑大夫兄妹如吾:  

  鄙人有难,蒙二位冒险相救。打扰多日,甚感不安。现恐消息泄露给二位造成不便,故打发刘安另觅住处。今日,幸已找到落脚之地。等二位拜别不见,故留书作别,勿念!  

  二位相救之恩,晚生没齿难忘,他日若有差遣,万死不辞!待风平浪静后,再与兄弟相见!  

  愚兄顿首  

  刘元谅  

  郑婉一看,忙去哥哥房间查看。可是房间早已空空如也,主仆二人已走多时。可是郑婉收拾桌子时,却在抽屉里发现一封写给自己的信。外面用封封着,而且纸已稍稍发毛,明显不是刚写的样子。郑婉看了,原来这刘元谅已对她钟情多日,只是怕给自己带来麻烦不曾表露过。其实郑婉从前天王爷来后他问自己时的脸色,就已经觉察出来了。只有对自己喜欢的人,才会有如此紧张的神色。也才会如此谨慎,害怕她伤心。现在在信中,刘元谅才敢表露自己。只说自己有仇在身,尚不能与她携手。哪日大仇得报,必来找她酬夙愿。又写了不舍得离开,不舍得分离之情。看得郑婉眼眶有些湿润。暗想若我真是大唐人,不求官不求财,与如此之人携手江湖不也不枉此生了,唉!这会儿只能叹息了。  

  郑婉又想这件事总算画上了一个句号,哥哥也不用再住病号床了,可是又忍不住担心。刘元谅出去后住在哪里?他安全吗?他的伤势怎么样了?种种种种,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想心事,前面还有一堆事呢。郑婉赶忙理清自己凌乱的思绪,来到前面帮忙,负责做饭的伙计也已经开始做饭。由于昨天出去了一下午,今天等的病号特别多。忙得郑诚饭都顾不上吃,郑婉就把饭端到柜上给哥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郑诚兄妹倒是过得安安稳稳,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郑婉每日在柜上帮帮忙,闲了在房间看看书。郑诚则除了在店里诊病之外,偶尔去给李小姐调理一下。只是经过这段时日的调养,李家小姐的病已大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发生晕厥之事。大大人已多次当面致谢,所用只要也已经几次调整过。见小姐的病已大好,郑诚去的次数也渐渐减少。那刘元谅自那日走了以后,也再没音讯,现在还是否在京也无从知晓。  

  这一日,由于午后看病人不多,郑诚正坐在桌前看医书,只听得一声娇滴滴的声音叫到:“郑大夫!别来无恙啊!“郑诚慌忙抬头一看,可吃了一惊!站在柜前的不正是是郑诚经常去给诊病的李素李小姐吗?李小姐今日似是刻意打扮了一下,由于病已大好,已没有了病容。娇美IDE容颜看起来容光焕发,郑诚看时,正站在柜前笑盈盈地看着郑诚。郑诚一看,惊得手上的书啪的一下落在了地上。丫鬟梅香看见,嗤嗤地笑了起来。这梅香正是当日小姐晕倒那天陪着的丫鬟。郑诚多次入府看病,对郑诚已经相当熟稔。这会儿见郑诚吃惊的模样,打趣道:”郑大夫,这我家小姐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见了能把你吓成那样?”其实郑诚倒也不是害怕,治是一个大家小姐一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突然驾临药店,还真是有点让人不敢相信。  

  见这个平日口齿流利的郑大夫,今日竟是这般模样,李小姐也不禁莞尔失笑。郑诚半天缓过神来,忙问道:“小人只是。。只是小姐怎么能出来到小人的药店来?”见郑诚问,小姐一使颜色,丫鬟才告诉他。原来今日老夫人打发小姐上山进香,小姐回来的早些,所以打发轿夫在对面店里喝酒,自己和丫鬟却借口诊病来了药店。郑诚一听自然明白,这诊病不过是借口而已。郑诚忙把主仆二人王自己房间让,又嘱咐郑婉给泡了养生茶送进来。郑诚暗自庆幸好在今天房间,妹妹给整理过,要不然这可就出丑了。  

  一会儿郑婉送进茶来就退出去了,郑诚给李小姐介绍了几种适合女子用的茶给她。如红枣茶竹叶茶等等。另外,中药中有不少药对美容养颜都是很有效的,郑诚也推荐了给她。还有郑诚在现代所知道的平常女子所用的护肤之法,如黄瓜敷脸等等也说与小姐听。小姐令梅香帮着一一记住。小姐又问了郑诚一些生活琐事,郑诚都一一作答。二人正聊着,只听外面有人在柜上喊道:“郑大夫呢?给我出来!”听着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郑诚忙叫来郑婉招呼小姐,自己出去看看。这一看,郑诚更是吃惊。刚才李小姐来,郑诚就已经够吃惊了。可是这次,郑诚吃惊更甚。你道是谁?却正是那日陪着王爷和郑诚兄妹喝酒的李天琪!时候经王爷说明,李天琪是女的,是王爷的妹妹咸安公主。可是今日,却又是一身男装打扮。郑诚想:这咸安公主也真够刁蛮的,怪不得王爷处处让着她。见她男装打扮,郑诚也不叫破。就问她到这儿有何贵干,今天怎么没见王爷来?咸安公主却神秘兮兮的说他另有要事。又告诉郑诚她找郑婉有事,需要郑婉陪她一起出去。郑诚不知这咸安公主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今天店里也没什么客人,就叫来郑婉随她出去。  

  郑婉被哥哥叫出来,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看这人不是那日的李天琪是谁。听哥哥说,这个李天琪让和她一起出去。郑婉马上记起她是王爷的妹妹咸安公主,这大公主叫她不知什么事。心里本来有些不安,可看咸安公主的神色不像是有什么严重的事。就想着管她呢,反正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怕什么事,去就去!郑婉简单收拾了一下,就随着咸安公主出了门。  

  出了门,咸安公主就让郑婉和她一起上了轿。郑婉才知道原来她是带娇子来的,上吧觉得不妥,不上吧又不知该怎么样。郑婉正迟疑间,咸安公主早来伸手拉她,还埋怨她怎么拖拖拉拉的。上了轿子,咸安公主才告诉她是带她到一个地方玩,要他不要紧张,郑婉这才放下了提得老高的心。接下来,咸安公主却问她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问得郑婉无法回答。咸安公主问她觉得王爷这人怎么样,还说王爷自小文武双修,别看他平日斯文的样子,舞起剑来那可叫厉害。郑婉只见识过王爷的诗词歌赋,却没想到王爷还会舞剑,这倒让人有些吃惊。接下来咸安公主又告诉她,这段时日王爷因为一个人而费劲脑筋。每天茶不思饭不想,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让她帮帮他。郑婉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咸安公主说的是谁,心想是哪家千金张小姐也说不定。郑婉假装有意无意地问道:能让王爷如此魂牵梦萦的,一定是哪家千金小姐吧!"咸安公主却笑而不答。  

  轿子走了段时间,二人谈谈笑笑倒也颇不寂寞。郑婉本来对这皇家的权威理解就不深,这咸安公主也正巴不得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加上咸安公主本身就没有架子,所以这一路,二人很快便混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