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唐朝作御医

第二十二章 宫中相会

回唐朝作御医 紫仪飞雪 2436 2016-06-29 09:27:09

    轿子走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郑婉下了轿子才发现,原来是停在谁家的园林前。不过这好像不像正门,明显的像个后门偏门之类的。郑婉郑茫然不知这咸安公主是什么意思,咸安公主已拉着她进了门。园内的人见了咸安公主都纷纷打招呼,看起来咸安公主对这儿不生。郑婉连问这是哪儿,她却只说跟着她走就是了。逼急了咸安公主说她总不会把她卖了,弄得郑婉也没法。走过了弯弯曲曲的回廊,咸安公主示意后边的人别跟着。二人渐渐走到一处凉亭外,咸安公主却不走了。  

  郑婉整部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却刚好面对着湖中心的一个练武场。这时一人正结束利索的在练剑,剑光在阳光下飞舞。郑婉虽不懂得剑法,但武侠小说看得多了,最佩服的就是那些侠骨柔肠的大侠。见这人舞得时而如下着狂风骤雨,时而又如沐浴着早春的阳光。再陪着舞者矫健的身姿,一身雪白的剑衣。这时咸安公主又不知从何处拿来了一张琴,配着舞剑的动作弹出时而激昂时而婉转的曲子。郑婉见此情此景,有如梦中仙境,不禁痴了。这正是她在小说中才见到的,在梦中才可能有的情形,确实让她怀疑这是在梦中还是眼前。见郑婉近乎痴了,咸安公主却已经悄悄离开。  

  良久良久,郑婉才从梦中醒来。耳边去人听一人声音道:“郑大夫,你看我刚才舞得可好?”郑婉这才抬眼一看,只见来人一身雪白的长衫,腰悬长剑。白玉般的脸上还汗迹斑斑的样子,这外面的长衫也是刚刚披上的样子。郑婉猛然醒过神来,这不是通王李谌是谁?只是今日的打扮,却与往日不同,所以郑婉半天没有认得出来。王爷平日里出门怕被人认出来,所以总打扮得像个京城里哪家的富家公子的模样。可是今日这身打扮,却更像一个风流潇洒的侠客。郑婉见王爷问她,这才回过神来故意打趣道:”哎呦!这回不是哪家的富家公子,而是哪个名门侠客出现了?“王爷给她说得哈哈大笑,继而又故意扬眉说道:”小可拜见郑女侠,请郑女侠多多指点。“说着,故意做出弯腰拜谢的样子。引得郑婉莞尔一笑,却又一惊。他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女儿身份的?见郑婉一惊,王爷反倒笑盈盈地看着她。  

  其实早在跟郑婉打招呼之前,王爷早见妹妹的手势收了剑批了外衣来到凉亭了。只是见郑婉犹在梦中的样子,不忍去打搅她。只是静静地看着郑婉,想着她在想些什么,想想一会儿该跟她说些什么。想想干脆,直接揭穿她的女子身份,这样才能与她表达心意。这会儿王爷静静地看着她,看她吹弹可破的小脸由白而红,觉得非常好笑。见王爷一副想笑的表情,郑婉本来想翻脸。可是一想本来就是自己先骗了人家,更何况人家是王爷,人家不怪就行,怎么可以翻脸呢?见郑婉一副愕然不知所错的表情,王爷却从已摊开掌心,将一把红豆递到她手上,深情地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看着这颗颗滚圆如珠的红豆,聪明颖悟的她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可是。。。。郑婉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陷入了沉思。见郑婉在犹豫接还是不接,王爷却误以为郑婉以为自己的身份配不上他。就拉开郑婉的手把红豆放进她说完手掌,故作轻松地道:“放心,我喜欢的谁都不敢说什么。”其实,连他自己也知道真的不会有人说什么吗?不过这时,他却不愿想那么多。与自己喜欢到的人长相厮守,是最快乐的时,暂时不像那么多。  

  见郑婉发愣,王爷心里暗笑自己的“阴谋”达成了。他一把拉过郑婉道:”今日天气这么好,走走,我们划船去!“说着,已朝湖边走去。手一招,已有一艘小船划了过来。那天在沣河他就想划船,可是哪儿没见,准备起来又太麻烦。今日终于可以划了,他高兴地拉着郑婉上了船。他本来想打发舟子下船,可是又怕自己不会划但会出丑,想想就没说。见王爷没说,这舟子可不敢走。等他们上了船,舟子就轻轻的划开了。  

  王爷明显的非常高兴,只能在船中并不坐下。时而哈哈大笑又时而仰天长啸,时而却又引吭高歌。弄得郑婉有些莫名其妙。郑婉见王爷浑不似平日温文尔雅的样子,就说道:“王爷你今天怎么了?怎么都不像你了?”听郑婉问,王爷笑吟吟的答道:"你今日见到的才是真正的我!能哭能歌才是好男儿本色!“听王爷说得豪气,郑婉也被感染了。连声称道:”对对!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只是不知道这王爷是大英雄呢?还是真名士?“这个问题,却没法回答。王爷干脆反过来问她:”你觉得呢?”郑婉也觉得这个问题没法回答,就笑笑不答。  

  一会儿小船划到荷花旁,王爷让放慢了速度,渐渐靠近刚开的荷花旁摘了一枝戴在郑婉头上。王爷乐得直笑,只觉得在粉红的荷花掩映之下,郑婉娇美的容颜更美。郑婉却不好意思地羞红了脸,连说自己现在是男装,戴个花儿像什么。王爷取笑她道:”哈哈!就你这样,要么人家以为你是公公呢!“郑婉本来没反应过来,这一想可恼了,举手就朝王爷打去。打得王爷连连讨饶,这才停手。郑婉想想自己的怪样子,就忍不住想笑。心想这要在现代,肯定被人当做是人妖呢!趁王爷在看远处的小桥,郑婉赶忙把花取下,免得被人见了不好意思。只是她却趁小船划过荷叶丛时,摘了几朵荷叶。悄悄将一片荷叶戴在了王爷头上。忽然想起那首《采莲曲》,就随口吟了出来: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听郑婉这样吟诵,王爷接道:”菱叶萦波荷飐风,荷花深处小船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郑婉听王爷低吟,想着诗中之意,竟与今日有几分相似。见郑婉没接,王爷又吟道:”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吟完,想着诗中之意,看着眼前佳人,不禁有些痴了。见王爷的痴呆模样,郑婉有些好笑。从水中弹了些水,轻轻弹在他脸上。一丝凉意袭来,王爷才中冥思中回过神来。他不禁暗笑自己,今儿这是怎么了,总是失态。见小船刚好在小桥附近,就让舟子停船靠岸。王爷拉着郑婉下了船,上了小桥。小桥上,岸边的柳枝倒垂下来,把人的脸蹭得痒痒的。站在桥上,二人沐浴着温暖的阳光,感觉心里暖暖的,那种微妙的感觉,非笔墨所能形容。  

  可是时间过得真快,特别是快乐的时光。郑婉见在这儿耽搁的时间够长了,就借口药店中缺人,告辞要走。王爷见挽留不住,就只好差人送她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