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唐朝作御医

第十九章 诊病李府

回唐朝作御医 紫仪飞雪 2361 2016-06-11 09:26:04

    第二日,郑诚挑空又去了李家给李家小姐诊病。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调理,李家小姐的病已没什么大碍,所以郑诚也减少了每日糖的摄入量。由于郑诚交代合理饮食,李家小姐不仅稍胖了些,脸上的气色也好了。自那日给李家小姐急救后,郑诚抽空就会会来给小姐诊治,不时的调整膳食药方加以调养。渐渐知道,原来这李家小姐名叫李素,是当朝光禄大夫李泌的二女儿。这李泌每日政务繁忙,难得一见。倒是这小姐,每次郑诚去都笑脸相迎。刚开始郑诚想人家是个大家小姐,自己只不过一个小小的医生,所以见了有些拘谨。时间长了,二人渐渐熟稔起来。谈一些风俗人情,人情世故。这李家小姐竟然对许多事情有独到的见解,令郑诚刮目相看。郑诚本来只觉得她只是一个养在闺中弱不禁风的娇小姐,郑诚向来不喜欢这样的人。可是时间长了发现,这小姐外表柔弱,骨子里却非常坚强。大概是唐朝经过了武则天时代的原因,女子已经不仅仅是甘于相夫教子的日子,而是更渴望外边的世界。  

  每次郑诚来,李素都让他给自己讲讲外边发生的事。她虽然可以出去,却并不是完全自由。特别是经过那次病倒在外边之后,母亲更是对她关怀备至。这一方面是体贴,但同时就加强了对她的管束。她再也不可能只带着丫鬟就能出去逛了,自然也不可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她不羡慕那些大家的小姐贵妇,只羡慕平常人家的女儿可以有更多的自由。每次郑诚来,讲到外边的奇闻趣事,她都听得眉飞色舞。见小姐喜欢外边的世界,又一次郑诚来时从街边的店铺经过,就随手买了店里的珠花送她,小姐竟然非常高兴。后来郑诚来时,就每每买些小玩意小零食之类的给她。  

  郑诚渐渐发现,这李家小姐并不是如一般大家小姐这般追求荣华富贵的生活。这李素本是府中的二小姐,而她的母亲,也只不过是老爷的侍妾而已。作为一名侍妾的女儿,她从小到大已经看惯了别人的白眼,受尽了别人的冷落。还有母亲所受的苦楚,她更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这豪门的生活,与她来说早没有多少温暖存在。她看人家小户人家的夫妻,虽没有锦衣玉食,却能够恩恩爱爱。这,才是她向往的。在她看来,即使能嫁到有钱的大户人家,能得丈夫宠爱还可以,若不能只怕宠妾都敢欺侮不得宠的夫人。她觉得已经看透这一切,早已对这一切厌倦了。郑诚的到来无疑给她死水般的生活流入了一泉活水,使她对生活有了新的渴望。  

  经过这段时间,李素已经知道,原来郑诚就是名噪京城的救世神医郑大夫。他去剑南道治瘟疫,回来后又不要官不求名利的事迹已传遍京城。只是她却没想到,这郑大夫原来是这么平易近人又急人所难。而在平日的交往中,这郑大夫又彬彬有礼,进退得当。可是聊起来往往又风趣幽默,让人感觉很轻松,很愉快。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也发现这郑大夫也不似那种趋炎附势的小人。一般的医生若知道她是二品官员的女儿,势必想法巴结他父亲,借机捞点好处。可是郑诚却没有,他虽然见了父亲也很有礼貌,但却没有曲意巴结。这也是令她另眼相待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与郑诚在一起时,一方面李素感觉郑诚把她当病人般无微不至。另一方面,她又觉得他把自己当妹妹。有时候自己心情不好不好好吃饭,他就会像大哥哥一样开解她,让她放下心事吃饭。李素感觉,明显这些日子自己的心情开朗了许多,由于能按时吃饭自然也丰满了许多。这一点郑诚也发现了,曾暗笑这是在唐朝。若是在现代只怕他是要被埋怨的,现代的女子哪一个不希望自己骨瘦如柴啊!  

  郑诚按时来给李家小姐诊病,一方面是李府的诊金那肯定是少不了的。另一方面,与李家小姐在一起,他也可以暂时逃脱药店里的那份吵杂。说实话,哪个职业干的时间长了谁都会够。更何况自己和妹妹靠着药店已经可以丰衣足食,也没有必要去巴结官员做官什么的。药店很忙,不过就算郑诚他们买的要很平价,但也有了一笔不小的收入。兄妹二人又没打算在大唐长住,所以挣再多的钱也没有用。所以郑婉心软,有时见来看病的人可怜就尽量少收甚至不收药费。  

  挣了银子以后,女人天生爱打扮,郑婉就去集市上给两人买衣服。郑诚笑郑婉干嘛把兄弟俩打扮得像个公子哥似的,郑婉却说在现代没当过在这儿过过瘾。只是郑诚对于这李家小姐,一方面喜欢和她在一起。听她弹弹词说说曲,虽然郑诚对这似懂非懂。但李小姐喜欢,他就陪着。也喜欢听她给自己说说心事,诉诉苦。可是对于感情之事,他却想都不敢想。一方面是自己兄妹二人迟早是要走的,何必惹人家伤心。另一方面,人家是朝廷二品大员的千金小姐,岂是自己一个小小医生可以高攀的起的。所以与李素在一起,他尽量顺其自然。既不惹得小姐不高兴,又不可以巴结。对老爷这这样,既不得罪也不可以巴结。虽然他是这样想的,可是在感情面前,谁又能左右的了自己呢?  

  郑婉明显感觉到,哥哥去李府越来越勤,每次回来都笑容满面的,心情特别好。郑婉打趣哥哥,怎么看起来像是恋爱中的人呢,郑诚慌忙否定。可是从哥哥慌乱的神色中,郑婉就明显感觉出她们二人之间只怕不只是医生和患者那么简单。可是,兄妹二人在感情问题上都有点不知所措,自己又能怎么去说哥哥呢?二人也只能暗自叹息罢了。  

  且说那次王爷在药店撞上刘元谅之后,心情不爽慌忙离去。可是走了不久,就有一个人莽莽撞撞的找上门来。他口口声声说要找王爷,郑诚说不在他都不信。非说明明眼见王爷进了药店,怎么会无缘无故就没了。说着就往里闯,非要把王爷抓出来不可。郑诚怕是官府来的探子,自然不敢让他往里闯。一面想法拖住他,一面使眼色给郑婉去赶快把门拉严锁好。这一切,自然不会让房内的刘元谅知道。本来刘元谅就已经多了心,再让他知道只怕立马就要走。等一切准备好,郑诚也早拦不住了。这人大小房间查找一遍,不见王爷人影。非要让郑诚打开房间让他查,郑诚急的没法只得骗他说是里面放着一些标本,如死人的心啊肺啊眼角膜之类的,吓得那人落荒而逃。  

  那人走了,兄妹二人才算暂时心安下来。只是心里却也有了一丝隐忧,怕这药店是不太安全了。二人只好互相交代,时时处处小心为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