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唐朝作御医

第十二章 止瘟归来

回唐朝作御医 紫仪飞雪 4791 2016-03-29 20:34:40

    王爷一队人马回到郑诚他们的治瘟处,已经下午了。郑婉听哥哥说这几日报上来的数目显示,已很少有新感染的病人了。而原来隔离治疗的病人也陆续返家。 郑婉想到干嘛不给没有感染的人进行种痘接种,郑诚说能够用来预防接种的人手不多,可以用来保存疫苗的竹管也不够啊。不光这,就连原来朝廷给储备的预防药物也不够用啊。说着,郑诚就锁紧了眉头。“还可以坚持几天?”郑婉问。“按原来每家每户的量,坚持两天就没了。所以这两天,治瘟司一边向朝廷催药,我这边只好减少每家的剂量。希望能在药完之前朝廷的药物送到。”说着,郑诚无奈地直叹气。“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郑婉问。“能想的都想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郑诚回答。从来都做事游刃有余的郑诚也无比的苦恼。再厉害的医生,没有药也万万不行啊?郑诚心想。  

    晚上,给各个病号诊疗一遍。郑婉向哥哥提议明日召集剑南道节度使,治瘟司以及王爷和这个治瘟点的所有医师开会想办法筹药。郑诚想想也行,这么多人的办法总比自己一个人的多。于是第二日一早,郑诚就向王爷汇报了缺药这一情况,并建议王爷召剑南道节度使来议事。一会儿人已到齐,听了郑诚的汇报,人人觉得情况严重。到这一时刻,可以说众人都已经上到了一条船上。瘟疫治不好,郑诚固然是难辞其咎,而他们个个只怕也脱不了罪责。大家七嘴八舌,有说回去再找竹子做竹筒的,有说回京催药的。见大家议论半天没有结果,剑南道节度使韦皋问郑诚道:“那现在你们用的究竟是哪些药?我找人来问问看我们这儿有没有?”一句话提醒了郑诚,郑诚一拍脑袋道:“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儿也有可能能采到药啊!明儿我们诊疗完病号就集体上山采药!采得多少是多少!“听郑诚这么说,郑婉也恍然大悟道:“哥哥,你怎么忘了我们在南诏的做!我们可以把药的样子画下来,让所有人都参加进来采药啊!”听妹妹一说,郑诚立刻高兴起来:“是啊是啊,也许这样就可以解决缺药的问题啊!”王爷一下子想到:要说对这里熟悉,再没有比剑南道里自己人最熟的了。于是王爷当众对韦皋说:“剑南节度使,速速命令你衙门的士兵尽快从郑大夫处领得药物图,然后尽快加入采药。另外,问了问旁边的治瘟司朝廷拨给的就在银还有多少。接着对韦皋说:“全道上下下达号令:收购治瘟药物,凡交上来的治瘟药物,安市价官家付给酬劳。”听王爷这么一说,韦皋连连称是。  

    随后,郑诚又补充道:“召集画家来帮忙画药物图,迅速传到各地!”韦皋都答应了。散会后,其他医师负责诊疗病号,郑诚赶快开始画药物图。见这儿没多少纸,郑婉又赶快去和治瘟司说了,让他派人去买纸。第二日,召集来的画家就到了,郑诚找出《伤寒杂病论》中的药物图,让他们照着只管画。画好一些,郑诚就让人教给治瘟司送去给剑南道节度使。  可是郑诚想想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些药在这儿是否都能找 得到还是个问题。所以晚上,趁众位画家停工的时候,郑诚又想了多个药方,画出了相关药物的样子,第二日让画家们照着画。  

    画了几日,郑诚见画得差不多了,就让他们回去了。药物画像很快传下去,老百姓见挖药竟然可以换银子,又能治自家的病,人人积极参与。很快,各地政府就收到了不少的药。而王爷早把朝廷拨给的治瘟银子下发给了各处政府不少.郑诚又向王爷建议各地收到的药物由当地政府运送给距离自己最近的治瘟所,由治瘟医师挑拣后再入药。王爷赶快派人通知了剑南道节度使。这样上下一心,政令畅通,没多长时间就已收到不少药物。后来郑诚见各地报上来的药物已基本够用,就建议王爷停止了药物收购。王爷也顺便派人给朝廷送信说已自筹到药物,不需朝廷费心了。本来各地相关药物已收购过,朝廷正为没有药的事着急。现在他们自己解决了问题,令朝堂上下纷纷安心。待接到王爷的禀报知道是剑南节度使和郑诚,当然也少不了王爷三人的功劳,朝廷上下纷纷赞扬这三人的功劳。没等他们回京,他们的大名却早已在京城传开了。大家都说治瘟队一定会很快治好瘟疫,不日回京。  

    解决了药物问题,其他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一匹匹药物发到百姓们手中,一批批病人医好返家。很快,各处治瘟所内都仅剩很少部分病号。等送走了最后一批病号,王爷开始上书返京,众人也开始做回京打算。人人脸上喜气盈盈,这次大家功德圆满,顺利完成治瘟任务。不用说,回去后,各有赏赐,谁能不高兴啊!  

    待朝廷的返京指令收到后,王爷派人传话给其他三个治瘟所的医师来这儿集合。大家早都归心似箭,一日之间全部到达。晚上,剑南节度使韦皋设宴为大家践行。这次治瘟之行,属郑诚出力最多功劳最大,大家都说郑大夫回去一定要封个大官。郑诚笑笑不答,趁大家喝酒行令的机会王爷故意试探郑诚想做个什么样的官,郑诚却回答说不想做官。王爷以为郑诚不信任他所以不敢说,就又悄悄问郑亮。郑亮也说不做官,王爷觉得很奇怪也就不再问了。  

    第二日,大队人马照来时一样返京。所不同的是:来时载满药物钱粮的马车,现在却空了。大家一路说说笑笑,高兴万分。与来时的思虑万分死气沉沉大不相同。每过一处市镇,老百姓早知道治瘟的医师要走了,到处都夹道相送。一众医师们也都说看了多年的病,属这次的最有意义。  

    一行人一路上的吃住仍由袁大人安排,这次却是由张柱儿打前站。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张柱儿对中原人的习俗已相当了解。这一路就由他赶在前边安排吃住行程,大家倒省了不少心。而在出发之前,王爷袁滋早已经派人上报朝廷治瘟的情况。什么人都做过什么贡献,谁立功最高,二人自然也写得清清楚楚。所以早在他们回京之前,这些治瘟英雄的大名就早在京城里传开了。  

    不日,大队人马已经到了京门口。见治瘟队伍回来,早有人开门迎接。大队的官员百姓,在城门两旁列队欢迎。本来这一对人马长途劳顿,以为终于可以回家和亲人团聚了。没想到回来收到这么隆重的欢迎,个个惊喜万分。早有队伍上来迎接治瘟队伍进了午门,大殿上文武百官正在迎接。皇上命内侍给每人赐酒庆功,并令众医师回馆驿休息后,第二日早朝时来听封赏。  

    回到驿馆,人人高兴万分。这个说那个要封个这个官,那个说这个要封个那个官。但人人都知道,这次王爷功成圆满回朝,今后一定是要重用了。而袁大人和郑诚势必也会加官进爵,富贵荣华了。第二日大殿受封时,王爷带领治瘟有功,赏万户食邑。郑诚听王爷授开府仪同三司,郑诚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官。后来下来后,听别人议论才知道好像是什么从一品的大官。什么叫从一品,郑诚后来问郑婉,郑婉说好像是低于一品但高于二品的官。至于什么开府仪同三司,郑婉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官。其实郑诚不知道,这只是一个散官。是没有什么实权的,因为依照大唐律,王子是不得干政的。  

    袁滋也得到了封赏,当问到郑诚郑亮兄弟想要的封赏时,二人却说什么也不要。待皇上再问时,郑诚却直说想要长安街上开一家药铺就行。文武百官包括皇上在内都非常惊奇,就答应为他开一间药铺。至于去治瘟的其他医师,根据功劳大小,皇上都各有封赏。回到驿站,大家都喜气洋洋。有的封了地方官员,有的直接进了大内当了御医。至不济也得了不少赏银,回家买地盖房都不成问题。大家都问郑诚功劳最大,为什么不趁机捞个大官做做。郑诚兄妹却只笑笑不答。  

    很快,各地来的医生们都拜别回家了。朝廷也派内侍来传旨说是药铺已备好,请郑大夫入住诊疗。另外,朝廷还有赏赐。说着,交给郑诚一封银子。郑诚郑婉随着一看,呦!这药房还真不错!街面上连着三间门面,里面还有隔间可以让兄妹各自居住。中间门额上还有皇上手书的鎏金匾额:“御赐仁德药坊”。郑诚向内侍谢了皇上的好意,并说一定会尽心看病,造福百姓。  

     内侍一走,兄妹二人仔细再药店里转转。发现药铺中已经备的有不少常用药物,可以直接开张了。郑婉看那赏银,少说也有两千两左右,够药店开支一阵子。一会儿袁滋等一干从南诏回来的朋友听说了,都纷纷来道贺。张柱儿却是由于治瘟有功,朝廷已有封赏。赏他做了个本地官府的一名衙役,但张柱儿柱的地方还在南诏境内。虽然南诏已归属大唐,但长安距离南诏路途遥远,大唐的抵报要想到达只怕还需要些时日。所以也还没有走,听说郑诚的药坊已成,就也来祝贺。一干百姓见这里热闹纷纷,且早已知道治瘟有功的郑大夫不要富贵功名只要了一个药铺的事,一看便都知道在这里了。  

    一干人等吵闹着要郑诚第二日大宴宾客,放爆竹开张。郑诚被他们吵闹不过,就答应第二日开张。说是开张,那也不过是一干朋友聚在一起热闹一番而已,郑诚也想难得有朋友聚在一起的机会就答应了。第二日,早早的一干朋友已在药店前搭起了彩棚,还挂了彩带。郑诚燃放了鞭炮,然后郑诚郑亮开始剪彩开张。头天晚上,郑婉跟哥哥商定开业当日义诊半日已提高知名度。所以郑婉连夜制作了传单,告知过往人群今日义诊半日。下午关门歇业,从第二日起正是开张。  

    郑婉张柱儿早在燃放爆竹之前已经散发了不少传单,郑婉故意用现代人的经营理念来进行宣传。郑婉写着“救命神医郑诚,御赐大药房今日开张。凡进店看病者今日半日一律免费,第一付药费全免。自第二付起开始收费。”所以爆竹过后,药方门一开,便有不少人争着来看病。郑诚郑婉这一忙,就让张柱儿带领大伙儿到预定的饭店先玩一会儿。等午时已过,义诊结束,郑诚郑亮才去会朋友们。  

    见郑诚这么晚才来,袁滋提议罚他。郑诚酒量不行,正推着不喝。大伙儿正闹时,有人喊道:“王爷来了!王爷来了!”只见通王李谌领着人抬着一块匾额而来。到门口王爷交代身边人带着匾额朝药房而去,郑诚早迎了出来趁机让拉王爷进来。郑诚忙给王爷端酒,王爷却拉着郑诚赔了一杯。  

   这下众人重新落座,一干老朋友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也有从南诏回来认识的和治瘟时认识的人也重新结交了朋友。众人推杯换盏,喝了个热闹。无意间,王爷瞥见坐在郑诚身边的郑亮却是不怎么喝酒。王爷有意逗他,就故意找各种借口要他喝。无论王爷怎么劝,郑亮总有各种各样的借口搪塞过去。实在不行,张柱儿就会替一杯。喝了半天,郑亮只抿了那么几小口而已。  

    席吧回家,郑诚有些晕乎乎的。张柱儿帮忙扶了郑诚回来,郑婉赶紧服侍哥哥歇息。可是自这药店正式开业后,这生意倒是红红火火。一是这郑诚治瘟名声已响遍京城,二是郑诚兄妹本来就不图赚多少银子,所以药价也不高。再加上郑诚融入了现在医生的一些经营医治方法。比如三间门面,中间一大间是放药柜,拾药的地方。左边一见是诊疗室,右边则是用来就医住宿的,就像现在的医院一样。偶尔还得给病人买饭吃,这样郑诚兄妹二人早拉不开栓了。  

    刚开始张柱儿在这儿帮忙了两天,后来张柱儿上任去了。郑婉可就忙不过来了,兄妹两个只好商量赶快招收徒弟。外边的召徒广告一些,不到半日就来了好几个人。郑婉挑聪明伶俐腿脚勤快的,先留了三个。这样给病人端茶送水了什么的,先有个人替换。后来知道这中间有一人竟然擅长做饭,郑婉干脆让他负责药房诸人及病号的饭菜。另外两个则主要负责递药拾药。这刚开始肯定不行,郑婉训练了好一段时间才算有些眉目。有了几个人帮忙,郑婉倒是可以稍微清闲一点,郑诚却没有人可以替代。  

    趁晚上关门休息的时候,郑诚还把空着那个里间改造了一下,把他它整理成观察室的样子。毕竟,外科才是郑诚的长相啊,不能只研究中药反而把自己的老本行给忘了。偶尔有急诊病号,郑诚也用用外科的治疗手法。只是这里却没有那些西药,郑诚只能用合适的中药来代替。虽然见效慢,但用在当时却仍然是不平常的了。所以京城里,不光是一般的老百姓,就算达官贵人也常常有人来找郑诚来看病。有了这御赐神医的称号,自然为他不禁赢来了名声,更多的当然是病号。所以这郑诚虽然没有一官半职,可是却诚然是一名名动京城的客卿,谁家也离不了也得罪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