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回唐朝作御医

第十一章 剑南道治瘟

回唐朝作御医 紫仪飞雪 3563 2016-03-23 13:01:04

    大队人马将出发时,朝廷的圣旨到了,原来皇上专门派了一名王爷相随。后来郑诚在和治瘟司长闲聊时才知道,原来来的这个王爷是通王李谌。这个王爷在朝廷中颇受重用,这次来一定是给他建功立业的机会,回去后一定给予重用。闲聊时郑诚不解地问道:“竟然敢派了王爷来,难道就不怕给王爷染了病?”“那就要看你的了,这王爷要敢有个三长两短,你小子的脑袋可就不保了。哈哈。。。。”治瘟司的笑,笑得郑诚有些毛骨悚然。虽然郑诚见过无数病症,可治疗瘟疫却是不多。一方面现代瘟疫很少,即使有,业务是政府统一指挥安排,有上面顶着,下边人顶多跑跑腿,哪担过这么大责任。郑诚暗自下决心,这次一定想尽办法,只能干好不能失败。  

      趁停车吃饭的时候,郑诚赶忙配了药让郑婉煎了给王爷送去。又和王爷商量可不可以种痘接种预防的事。说到接种预防,王爷不知道种痘接种是怎么回事,有点害怕。郑婉仔细给他讲解了经过,又带了几名已经接种过的医生来给他看,王爷还是不太放心。郑诚就让郑婉专司给王爷预防的事。郑婉一路扮做了男妆,改名做郑亮。郑婉也处处小心,不露出马脚。  

     大队人马日夜兼程,不一日就到了剑南道。剑南节度使韦皋接待了他们,并听从治瘟司和王爷的安排,一一部署下去。几日内,距离剑南道府衙百里之内的感染者全被集中在CD一处安置。而更远的又分别设立三个隔离点集中安置,而剑南道内的任何人禁止外出。在各个入城点设立关卡,盘查来往人染疫情况。而整个剑南道以村为单位每日上报染疫人数,一旦有新染疫人,赶紧加以隔离。  

    进入剑南道以后,治瘟司和王爷见瘟疫蔓延情况远比想象的还要严重,就完全听了郑诚的安排。在人力调配,药物财力调配方面也给与大力支持。郑诚把带来的人已分作了四拨,分别进驻四个隔离区。还发动剑南道府衙和各地方政府,教与他们预防方法药物,让他们预防。然后又按户分发药物预防。  

    刚开始的几天,瘟疫蔓延很快。但经过这一系列措施后,每日染疫人数明显在下降。只是令郑诚不解的是,原来掌握的治瘟方法有时却效果不明显。这令郑诚郁闷万分,看着病人痛苦的样子,郑诚心急如焚。最后,还是郑婉提了一个好建议。她建议哥哥把带来的各地医生召集起来,共同想办法。没想到,这招好真管用。郑诚虽然对中医有一些研究,但毕竟以西医为主,所知也就有限了。而那些各地来的医生却不同,他们成天研究的就是中医,中药。所以他们对一些药的用法等等研究的更透彻。这么多人一起,倒还真研究出一些好点子,使郑诚原先的想法更完善。让郑诚更感到高兴地是:居然有人带来一本《伤寒杂病论》。大概唐朝前期也发生过类似的瘟疫,距离现在没有多久,居然有人把这本书传了出来,这就给郑诚莫大的帮助。  

    郑诚整理大家的思路,整理出几种情况瘟疫的治疗方法和药方。各个医生掌握清楚后,回到原来分的隔离区治疗效果更好。经过隔离治疗,再加上郑诚制定的个人预防瘟疫的改善生活习惯,讲究个人卫生的方法相配合,各个地区染疫人数越来越少。而王爷也早在郑婉的劝说之下,接种了瘟疫疫苗。既然接种了疫苗。没有了后顾之忧,王爷就整天拉着郑亮陪她四处巡视,仔细观察治瘟情况与上报的是否属实。缺药缺粮则负责赶快向朝廷催要。当然这每个染疫户,朝廷是要下发粮食补给的。否则农民早就无法生存了,而赋役则早在治瘟队进驻之前就该免就免了。  

    那一日,王爷带着几个亲兵和郑婉正出去巡查。到一处村镇,见一车车人陆续从车里走出来。家里人接着个个高兴得满含热泪。原来他们是染疫但已经治好返家的人,他们在经过回家后和家人隔离生活的培训后返家,见到家里人恍如隔世。全家人相见不禁相抱痛苦。其中有一个人认出了郑婉他们是治好他们的人,立即拉着全村人跑到郑婉他们面前双膝跪地,一个劲叩头感谢。郑婉从没见过这种场面,一下子愣住了。王爷赶忙带领亲兵拉起村民,对村民说:“乡亲们,你们都是我大唐子民。只要有我大唐朝廷在,就一定不会扔下你们不管。各位乡亲们,能把你们治好也是我们所有大唐皇室高兴得事。大唐不会忘了你们,皇上不会忘了你们。大家病好了,好好照料你的家人朋友,大家一起共度难关。让我们军民同心,一起与瘟疫作斗争!共同奔赴美好的明天!”王爷的话刚说完,场中欢声雷动,一片欢呼叫好之声。郑婉也不禁对这位王爷有了新的认识,看来这个通王倒真是个人物。就凭这几句话,既体现了朝廷的恩恤,又鼓舞了人心。无形中替朝廷树立了更高的威信。  

    老百姓知道是他们救了自己亲人的命,异常感激。而对于被救的人来说,更是死里逃生。因为他们眼见了治瘟队来之前染疫人死亡的惨况,这次能够生还怎能不喜出望外?于是大家推举由村长出面,非要留他们几人在村里住一宿,让村民们表表谢意。看看天色已晚,王爷就答应了,就由村长领着分别留在了几个农家。王爷和郑婉就留在了村长家里。村长家七十多岁的老娘染了风寒,郑婉对这基本的病症已掌握了治法,就开了药让王爷的亲随回去去了煎给老人服。村长有个十七八岁的女儿,见郑亮给奶奶看病不辞辛劳,就对郑亮照顾有加。王爷开玩笑说:“别是这家的女儿看上郑兄弟了吧?赶明儿让人来给说说,等明儿瘟疫治好,郑兄弟就可以携得美人归了,哈哈。。。。”这一下,把郑婉闹了个满脸通红,忙摇手说使不得,使不得。“王爷以为他看不上这小家碧玉,就暗自思量等回去把京里的大家小姐介绍几个给郑兄弟。所说现在郑兄弟没有官职,可等瘟疫治好,那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  

    第二日,村民们纷纷送来母鸡鸡蛋等等慰劳他们,王爷郑婉他们什么也不要。由于急于回去看看瘟疫治疗情况,郑婉他们不便多呆,就向村长告辞回去。一路上,王爷兴致勃勃,非要带郑婉上山去玩。郑婉想大概这王爷久居深宫大院,一没这么接近过老百姓,二也少有出来接近自然的机会。出来这段时日以来,大家人人忙于治瘟,难有心情出来。现在瘟疫得到有效控制,又得到老百姓爱戴,这王爷自然心花怒放。  

    众人行到一处山岗,王爷要大家停下来,自己却往山上上去。放眼望去,这漫山野花,倒也另一番风景。郑婉以为大家都去,便也跟了上去。走了一段发现,只有她和王爷两人上来了,其余人却留在下面等待。郑婉隐隐觉得不妥,就停了下来。哪知王爷见他停了,一把拉她就走。郑婉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忙甩开王爷的手。可是又猛然醒觉,感觉很不好意思,忙又向王爷道歉。一下子弄得又羞又愧,左右不是,王爷没想到郑亮会一下子甩开他的手。正吃惊地瞪着他,见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道歉,自己反倒觉得太鲁莽了,怕是吓着了这孩子,忙做个鬼脸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怎么装得像个大姑娘似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郑婉一下子更羞了,怕王爷看出端倪,忙借故赶快朝前走去。王爷暗暗纳罕,这郑亮平日里也没见有什么异常,今日这时怎么了?见郑亮不好意思,若问下去,只怕更不好意思,那就不好玩了。就装作没事的样子,慢慢跟上去。  

    走到一处平稳点的地里,这里像是一片荒地。地势和其它地方比相对较平坦,但却没有庄稼。满地野花,多数是黄的,也有紫的,蓝的,红的,星星点点,加上满地的野草,感觉毛毛茸茸的,给人想躺到上面的感觉。王爷久居深宫大院,几曾有过这样的感觉?索性脱了靴子,光脚在草地上跑起来。还高兴得大声唱,也喊着郑婉脱了鞋跑。郑婉暗笑这王爷还真是童心未泯,但自己确是不能脱鞋。郑婉本来就小脚,这脱了鞋只怕就暴露无遗。所以就在旁边摘起野草来,一会儿就摘了一大捧。王爷见郑亮不动,就悄悄摘了几朵小花丢进郑婉脖子里。郑婉痒得直笑,又找了小石子想想不妥又换了小树枝丢他。王爷就躲,郑婉追,一会儿二人就嘻嘻哈哈地玩闹起来。一会儿玩得累了,王爷坐下来休息。郑婉却发现在上一层的山崖边竟有桃子!郑婉悄悄上去,发现也不太难摘。就摘了几个拿下去。  

    王爷正对着远方发呆,郑婉拿来几个桃子在旁边山沟的溪水里洗了给他。王爷顺手放到嘴边就是一口,郑婉开玩笑说:“你拿着就吃,你可是尊贵的王爷哦!就不怕我毒你?”王爷呆了一下,哈哈笑了:“就你?毒我?那怎么可能啊,你干嘛要毒我?我跟你又无冤无仇!""你别忘了,我可是医生的妹妹。无色无味的毒药也有可能懂哦!”郑婉故意逗他说。“哎呦哎呦,好可怕哦!我不行了,我肚子疼了!”王爷说着故意捂着肚子叫起来。郑婉本来是开玩笑,见王爷真的叫痛,以为这山里的野果有毒也下了一跳。赶紧近前问他:“哪里痛?怎么样啊?”王爷一边装着痛,一边却又在偷笑,故意逗得郑亮着急。后来见装得也够了,就噗呲一笑。郑婉发觉王爷故意捣鬼,生气地打他。却给王爷一下子拿住了手腕,郑婉赶紧就挣脱,可是王爷却故意不放。直到最后郑亮要发火,王爷才松开。自此,王爷心里已有了疑问,时时处处仔细观察, 想看看这郑亮究竟是怎么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