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柠檬的微笑PASTA2

第十一集与众不同的甜蜜——幸福の奶油

柠檬的微笑PASTA2 常译丹 7464 2017-02-28 19:28:18

    晓诗真的被何群“无意”中的一个提醒记得团团转了,不停的走来走去,害的何群都开始后悔自己没事说这些干嘛,早知道这个白痴乌龟妹那么担心愚人节会被整,就不说了嘛~  

  晓诗:“哎呀呀~扫把星~想想办法啦,不然我明天就完了啦!”  

  何群无奈:“你至于吗?弄到好像他们会把你吃了一样!”  

  晓诗:“那倒不会啦~但是。。你不知道我上次有多惨哦。。”  

  何群貌似很有耐心:“是吗?那说来听听?”  

  晓诗回忆:“记得上次愚人节的时候啊,我别提有多倒霉,一推门,上面就砸下来两桶水,然后才在地板上地板一下子就塌下去了,接着上面又砸下来两桶面粉,害得我当天回家就发烧了,吃了好多药,瑶瑶竟然还跟我开玩笑说什么再浇点油,放锅里煎一煎,应该会很好吃。。”  

  晓诗有气无力地回忆完,何群却笑的挺不住了:“哈哈,真可惜,我怎么没在场呢,那应该会很好玩吧,啊?乌龟妹?哈哈哈~”  

  晓诗白他一眼,幽幽的说:“放心吧,明天即将会有更悲惨的历史重演的。。”  

  果然,不出所料,瑶瑶发来短信跟晓诗说:“晓诗啊~明天千万要小心啊~”  

  晓诗立马皱起眉头:“啊~他们想怎样啦?!”  

  何群撇了眼晓诗的短信,安慰的抱紧她,说:“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会保护你吗?嗯?”  

  晓诗撅撅嘴说:“是吗?就怕到时候你也帮着一起欺负我。”  

  何群调皮的说:“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乌龟老婆诶~”  

  晓诗:“这可是你说的哦~明天你要是不帮我,你就死定了!”  

  何群微微笑着说:“知道啦~早点睡吧,不然明天又要迟到了。”  

  晓诗听话的点点头,躺在何群的怀里渐渐进入梦乡。。  

  时间匆匆流过,此时已经是愚人节早晨五点了。。晓诗还在甜甜的睡着,但是,在这个较小的身影旁还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会是谁呢?  

  果然,何群正在偷偷的进行“愚人节整人计划”(凌晨五点诶,还真勤奋额~),可怜的晓诗啊,不知道她醒来后会有什么反应啊~~~  

  话说晓诗粉嘟嘟的脸上被何群用奶油画了个鬼脸上去,倒还蛮可爱的,“狡猾”的扫把星还很不客气地拍下了他家乌龟妹“甜美”的睡脸。。  

  于是乎,一个小时候,何群靠在沙发上笃定的看着晓诗半睡半醒的走进洗手间,然后。。  

  不出意料的,晓诗:“啊啊啊——扫把星!!!你怎么可以这样?!就算今天是愚人节你也太过分了啦!”  

  何群竟然还故作委屈的:“我怎样啦?只不过涂了一点点奶油而已嘛~以前Vincent哥我都是用记号笔画的诶~”  

  想象到Vincent满脸都是记号笔画的图案的搞笑模样后,晓诗简直是苦笑不得:“没想到扫把星也有那么幼稚的一面哦?”  

  何群一时语塞:“我。。我哪有。。”  

  晓诗:“没有吗?”  

  何群不说话,对着晓诗微微笑了一下(就跟微笑里何群和晓诗去江哥完了之后,晓诗举着手帕十分得意的时候,何群那个笑一样啦~话说本人觉得超可爱的~)  

  就这样,愚人节的早晨两人打打闹闹地到了鼎大。。  

  鼎大群诗教室  

  一进教室,晓诗就感觉到头上有个东西想自己扑来,好在何群眼疾手快,马上把晓诗往后拉,于是两人眼睁睁看着头上掉下来一桶面粉,紧接着又是一桶水。。  

  晓诗彻底无奈了:“怎么又是这招。。”  

  何群:“同样的方法,要是我不在,你还不是一样被整?不愧是笨乌龟~”  

  晓诗:“你。。可恶!”说着背对何群,做出生气的样子  

  这时某同学:“谁说我们又用同样的方法,我们可是有备而来哦!”  

  于是,全班同学齐刷刷地没人掏出一块奶油蛋糕边喊着“愚人节快乐“边扔向这对恩恩爱爱的超幸福恋人  

  晓诗惨叫中:“啊哟~怎么又是奶油啦~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这东西了啦!”  

  何群:“乌龟妹,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你再不躲,今天你可就要变成奶油乌龟咯~”一个本来普普通通的早晨,教室里却一下子沸腾起来,充满了甜蜜的气氛~  

  追追打打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诶!大家停一下,快听!现在电台在放‘音符华尔兹’,接下来不是每天这个时间放一首晓诗的歌的吗?”  

  顿时,周围安静下来,暂时停止我打闹  

  晓诗这才一下子想起来:“对哦~Sara姐说今天放我一天假,但是最近录的歌不是都放过了吗?今天要放什么新歌啊?”  

  何群:“听下去不就知道了吗?”  

  于是大家静静地听着电台里主持人的声音:“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我们的‘音符华尔兹’节目。不过呢,今天接下来放的可不是Cindy的新歌哦~不过呢,这时一首与众不同的歌,是来自于一群可爱的小天使最真诚的祝福哦。那么Cindy,如果你也在听这个节目呢,你可就要仔细听好咯,这是大家特地为你准备的惊喜哦!”  

  “晓诗姐姐,谢谢你,谢谢你一直这么照顾我们,因为你,我们不会感到孤单,因为你,我们决定要开开心心地面对未来,每年的4月1日是愚人节,这也是你告诉我们的,嗯。。呵呵o(∩_∩)o不知道姐姐你有没有被大家‘整’呢?我记得姐姐说过,其实愚人节的玩笑,或许都是朋友们祝福你的一种方式,无论什么事,换一个角度看,都可以好的。所以,今天我们也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祝福你,愚人节快乐,姐姐你一定要永远幸福哦!献上这首歌‘小小Cc小乌龟’!”  

  “(。。前奏的歌词省略。。话说我听不懂。。)♪小小乌龟上山坡嘿嘿呦嘿嘿呦~”(额,QQ音乐里找滴~话说上面歌手一栏的显示是:微笑PASTA原声带呢~)”  

  晓诗微微笑着,笑得很满足,因为,她终于没有让这群可爱的小天使留住了纯真和快乐,而没有因为童年的阴影而像那时的她一样做出那件傻事。。还得自己差一点就永远的失去了将要属于自己的幸福。。  

  这时老师边进教室边喊:“好了同学们,安静下来了,我们要上课了!”  

  但是。。转头看到晓诗和何群,老师立马就。。于是乎。。  

  老师:“何群成晓诗,你们两个,怎么身上那么多奶油?哦。。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愚人节吧?你们。。”  

  何群:“额,老师,我们去地下公社换套衣服,马上就回来。”  

  老师声音里满是无奈,只好挥挥手:“去吧去吧,快点回来,不许再翘课出去玩哦!”  

  听到这句话,两人不免有点尴尬,只好说:“是是是,老师。我们绝对不会在翘课了。”于是转身就溜,只留下教室里某几位还在那里偷笑。。  

  地下公社  

  这对甜甜蜜蜜的恩爱小夫妻终于躲过操场上众人诧异的目光,冲到了这里,这才松了口气  

  可是。。要知道。。某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呀。。  

  阿哲:“啊呦呦,哥,你们两个这副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哈哈哈。。”  

  晓诗:“阿哲学长!有什么好笑的啦?你倒是说说看啊,以为我们怎么样啊?”  

  阿哲:“当然是以为你们昨天办婚礼,大家闹新房闹了个通宵,你们刚刚从酒店跑出来啊!哈哈哈!”  

  晓诗:“切!哪有很像啊~你自己才像吧~那么想结婚你就快点和Rita结婚好啦!”  

  此话一出。。某两人顿时脸变得像番茄一样。。  

  Rita:“喂,晓诗!是阿哲在跟你吵,你干嘛牵连到我头上嘛~谁说要跟他结婚啦~”  

  听了Rita的话,阿哲却突然厚脸皮了,冲上前搂着Rita的肩膀调皮的说:“你不跟我结婚要跟谁结啊?”,说着又转头摆出一副替Rita惋惜的表情“哎,谁都知道你是我何瑞哲的女朋友,还有谁敢跟我抢呢,看来你这辈子除了我没人要喽~”  

  Rita:“喂!何瑞哲!你少自恋了好不好?!没有你,我一样嫁得出去!”本来阿哲的前一句话已经成功赢得了Rita的心,可是。。不愧为兄弟。。这么句自恋的话。。硬是燃起了某人心中的熊熊怒火。。  

  一直在旁边一声不响的亮亮终于也忍不住了:“好啦~Rita~知道你们两个人恩爱。。但你们等等再吵行不行嘛?别吵着吵着又打起来了。。”Rita刚想反驳,杏仁茶也冲上来配合亮亮:“对啊对啊~你们先别吵了嘛~现在主要问题是你们去找两件衣服让晓诗和何群先换掉去上课嘛,对不对?”  

  晓诗:“对啊,Rita,你看我被他们弄得衣服上都是奶油~Rita~帮帮我啦~”  

  Rita:“嗯,好吧。。何瑞哲!我们的账等等再跟你算,哼!”瞪了阿哲转身离开。。阿哲无所谓地耸耸肩也转身去找衣服去了。。  

  眼看着就要开始的激烈战争终于被平息了下去,大家终于都松了口气。。  

  亮亮:“诶,成晓诗,没想到你反应还蛮快的嘛~”  

  晓诗:“我反应本来就很快啊~”  

  何群:“是——吗——”  

  晓诗也不甘示弱,瞪着何群喊道:“当——然——”  

  何群:“你!”  

  晓诗得意:“我?!我怎样?哼~”  

  周围一群人那个汗啊。。真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这时Rita:“晓诗,这件是我之前买的衣服,我穿着小了点,我想你穿的话应该正好合身。”说着把衣服递给晓诗。。  

  晓诗无比感激的说:“谢谢Rita!”说着转身朝洗手间跑去。。  

  同时阿哲也出来了:“哥,这件衣服是之前Vincent哥放在这的,说如果那天有意外的话,可以用得上。”  

  看着阿哲镇定自若的表情,大家都默契地发出感叹:“啊?!”  

  何群:“不会吧,Vincent哥也太吓人了吧。。竟然。。他能预知未来吗?!”  

  十五分钟后。。  

  何群整理好衣着出来了(注解一下:暂时就当地下公社有两个洗手间吧。。)  

  于是乎。。一群人坐在沙发上期待晓诗即将带给大家‘最最惊艳’的变身~(原因:话说Rita的风格的衣服。。晓诗穿的话。。应该。。会多好几分女人味吧?!)  

  过了一会儿,晓诗和Rita的声音从洗手间里传了出来  

  Rita:“哎呀,晓诗~你别动啦~发型会弄乱的。”  

  晓诗:“Rita~你确定这样可以吗?我这样子会不会太奇怪啦?”  

  Rita:“放心啦,你穿出来一定很好看的啦。”说着就把晓诗往门外拉  

  晓诗:“啊~Rita~Rita~你不要拉我嘛~”结果晓诗边喊着就一个趔趄从洗手间里摔了出来  

  晓诗:“啊~好痛~”随着声音的方向,大家都纷纷转头看向晓诗,纷纷将嘴巴张成了O形  

  晓诗看着众人明显的表情变化,站直了身子:“你们这算什么表情嘛~就算再奇怪也不至于这样吧?!”  

  何群:“笨乌龟!你想多了吧~我们只是惊讶你这样穿还。。蛮好看的啦。”  

  晓诗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那一群人,说:“真的吗?”  

  何群:“当然咯。”众人也跟着纷纷点头  

  Rita:“看吧?晓诗,我就说你很适合这样的打扮嘛~”听见Rita的话晓诗害羞地低下了头  

  这时阿哲:“对了,哥,你们不是还要去上课的吗?”  

  晓诗:“啊!对哦!再不去就又要被老师骂了!谢谢阿哲学长提醒!扫把星!快走啦~沃克不想等等又被老师骂!”说着晓诗拉着何群往教学楼跑去  

  群诗教室  

  老师小声念叨:“真是的,这两个长不大的孩子,到现在还没回来,肯定有准备翘课了,看我明天怎么教训他们。”  

  就在这时,“咚咚咚“,随着敲门声看去,这对超幸福因为一路奔过来,现在真靠在门上大喘气,再看看晓诗,全班同学一下子惊讶地张大嘴巴,暗暗感叹原来晓诗朋克风的打扮也很好看呢!那场面~绝对比刚才在地下公社的场面还要壮观~  

  何群:“老师,对不起,我们。。来得晚了一点。。”  

  老师再次无奈地摇头:“好了好了,你们快点回座位吧~不要影响同学们上课。”  

  两个“长不大的孩子”乖乖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安静上课。。  

  回家路上  

  晓诗:“啊~~太好了,终于结束了~我终于熬过愚人节了~o(∩_∩)o哈哈!太好了!”  

  何群:“乌龟妹~别高兴得太早!今天Sara姐放你一天假,搞不好他们就是在准备要怎么整你~”  

  晓诗瞪了何群一眼:“可恶!你这个讨人厌的扫把星啊!不要每次都触我霉头好不好?!要是等等我真的被他们整!就都是你害的!”何群:“诶!乌龟妹!自己笨还要怪别人,你很奇怪诶!”  

  晓诗:“你!哼!懒得理你!”说着转过头去  

  于是乎。。何群胜利的笑容再一次爬上嘴角。。  

  宜林山庄  

  于是乎,不出何群所料,他们家真在被。。。。  

  阿哲:“哎呀!蚊子,你们怎么那么慢啦,这里这里,门口要多倒点水,还有,门口的机关准备好了没?”  

  阿Ben:“啊,对对对,都快忘了,我们马上去布置。”  

  Vincent在一旁满脸的担心:“。。我说。。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望着看似平静却到处都有陷阱的客厅,叹口气,继续说“他们会不会生气啊?”其实与其说是担心,还不如说是担心何群罢丅工,他没有钱赚。。  

  Rita:“哎呀,Vincent,你怎么担心那么多?你想啊,等等他们回来。。。”  

  Vincent幻想中:两人一到家,连续不停的尖叫,结果。。两个人一副囧得要死的表情。。这样。。自己就能报仇了。。活该。。谁叫何群那时候这样整自己。。真是。。Vincent想着就来气,不禁皱起眉头。。  

  在场一大群人看着Vincent微妙的表情变化,实在是。。汗那。。  

  Sara好笑的打醒正陶醉在幻想中的Vincent:“喂?!Vincent,你是脑子坏了是不是?还是受晓诗影响,得幻想症了哦?”  

  Vincent:“啊呀~何群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啊?(转移话题--)真是的。。我去看看。。”说着转身就跑。。  

  众人:“诶~”  

  于是就在Vincent真在庆幸自己终于拜托他们的嘲笑的时候,全然忘记了自己刚刚在客厅设下的“陷阱”。。  

  然后。。躲在房里的一大群人就听到Vincent强烈的声音变化:“嘿嘿嘿~~(庆幸中~)啊啊啊~~(好吧。。得意忘形~~摔了~~)  

  紧接着。。一大桶水从天而降。。然后是面粉。。  

  郁闷的Vincent只听到房间里一群人在拼命地忍住笑。。气愤啊。。  

  这时候,“叮咚叮咚!”Vincent转头无助的看着后面的人  

  阿哲:“Vincent哥,你快上啊,还有陷阱没用上呢,我们去开门不就暴露了?快去啊!”  

  Vincent又转头无助地看向Sara,可是Sara一副你活该的样子,重友轻色啊。。  

  Vincent一边虚弱地说着来了来了,一边走过去开门  

  于是乎。。站在门口的超幸福恋人就近距离的观赏了满身水和面粉的Vincent打开门的瞬间。。又一大桶。。貌似是盐水。。还咸的类。。  

  屋里的一大群人早就忍不住笑翻了:“哈哈哈哈哈~~”尤其是阿哲笑得最为夸张,Vincent那叫一个恨那。。心里想着等等怎么报复这个臭小子!”  

  晓诗:“额。。Vi。。Vincent哥。。你。。还好吧?”  

  Vincent脸上写着满满的杯具,十分可怜地说了句:“一点都不好!”  

  。。。。。。  

  其实何群和晓诗也很想笑,但是看Vincent现在这副样子。。怎么忍心在他面前笑呢,那他非得气死。。(善良的好孩子啊~~)  

  何群:“Vincent哥,你要不要先去换套衣服啊?这样子。。会着凉的。。”  

  晓诗:“对啊。。Vincent哥你要是病了,Sara姐会担心的。”  

  Sara:“晓诗!我才不会担心他类!”  

  晓诗:“哦?是吗?”  

  Sara故作镇定:“当。。当然!”  

  晓诗:“唉。。没救了。。怎么连你们也这样。。”  

  何群:“没办法咯~~谁叫他们也死要面子呢?”  

  晓诗微微笑了下,突然想到:“那。。厨房被你们整成这样。。今天。。轮到谁值日啊?”  

  全然忘记值日这回事的另外三人。。表情瞬间僵掉。。四个人都紧张地算着日子。。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千万不要是自己。。  

  终于。。六只眼睛齐刷刷地看向。。  

  终于。。六只眼睛齐刷刷地看向。。  

  阿哲尴尬:“你。。你们。。你们看我干什么?”  

  Rita“阴险”地笑了下:“你说呢?”  

  阿哲一副“好叭,我自讨苦吃,行了吧?”的表情,默默的转身。。打扫厨房。。身后那一群人笑得欢哪!阿哲心里那叫一个愤恨哪!‘你们死定了!’心里默默地想着,然后。。继续死命地擦啊擦。。擦啊擦。。  

  Rita骂阿哲道:“喂!何瑞哲!你给我快一点!就你这个速度!我们什么时候吃晚饭啊?!”  

  阿哲用幽怨的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Rita:“知道了。。我不已经尽力了吗。。”  

  Vincent笑得最欢了,心想‘阿哲啊!你小子也有今天啊!哇哈哈哈!~’  

  “咕噜——”众人转头  

  Vincent极富喜感地说了句:“我饿了~”(—。—|||  

  何群:“晓诗,要不我们今天回爸妈家吃饭吧?”  

  晓诗听话的点点头:“蒽,好啊。”  

  众人又再次默契地:“我也要去!~”(包括阿哲。。)  

  于是。。何群默默地看阿哲一眼:“你打扫完再去吧~”  

  就在阿哲悲痛万分的时候。。天上飘来一个。。闪电。。(好高级的说。。乌云的升级版啊~~)  

  “哐啷哐啷”。。然后本来就黑黑的却不失帅气阿哲同学。。现在。。光荣地。。从少爷降级到难民了。。(补充:非洲的难民哦~~)(再补充:爱阿哲的同学表恨我。。)  

  然后,一大帮人无情地扔下阿哲。。还有Rita。。去何群父母家蹭饭去了。。至于为什么Rita也被留下呢?不是众人不怜香惜玉。。只不过。。人家要“夫唱妇随”嘛~~  

  何群父母家  

  “叮咚叮咚”  

  听到门铃声来开门的丽玲一下子就惊喜了~激动了~  

  丽玲:“啊!晓诗宝贝啊~几天不见。。都想你了。。快进来!让妈妈看看,哎呦~~才几天不见,怎么又瘦了?女孩子也不一定要老想着减肥的嘛~~健康最重要。。。@#¥%&*……”  

  讲完一大堆关心的话,丽玲才注意到一旁被自己冷落的宝贝儿子。。和众人。。  

  何群:“妈。。你终于发现我的存在了?”  

  丽玲:“怎么会呢?呵呵~快进来快进来~”  

  客厅  

  丽玲继续问长问短:“诶?何群啊?阿哲和Rita呢?”  

  何群:“他们啊。。他们在过二人世界。。”  

  丽玲满意地笑了笑。。可是。。事实是。。  

  阿哲:“哥!你还好意思说!!!”  

  何群正准备接话,丽玲就先开口了:“啊呀!阿哲,到底发生什么了?”  

  阿哲‘撒娇’:“妈~都怪哥~他仗着今天是愚人节欺负我!”(众人狂呕。。)  

  阿哲‘撒娇’:“妈~都怪哥~他仗着今天是愚人节欺负我!”(众人狂呕。。)  

  丽玲:“何群宝贝啊?就算今天是愚人节,整人也不能整得太过了啊,更何况他还是你弟。”  

  何群无奈:“妈~谁整他了?是他自己自讨苦吃好不好,不信你问他。”  

  丽玲已经被弄得团团转了。。  

  于是,何家最具权威的议长大人发言了:“哎呀,年轻人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话音刚落,众人一致地用惊讶的眼神看向何议长,就连丽玲都在想:他什么时候那么开明了?  

  终于。。这诡异的气氛伴随着玲姐一声:吃饭了,瞬间热闹了起来~  

  伴随着笑声,每一天都充满了热闹,眼看着日子临近期末考,大家都进入了紧张地复习阶段。。  

  宜林山庄  

  群诗房间  

  时间:半夜十二点  

  刚刚复习完的晓诗伸了个懒腰,感慨道:“o()^))o唉。。为什么我们那么命苦啊。。早上上课。。下午工作。。一直工作到晚上。。回来还要复习。。”  

  何群无奈:“是你自己选择要当艺人的呀~都跟你说过Vincent哥的话不可信。。”看到自己老婆每天那么幸苦。。何群心里也是心疼得很那~~  

  晓诗:“啊啊啊~~等到合约结束我一定要转行~~~”  

  何群微笑:“那你准备做什么?”  

  晓诗:“我当然也有我的梦想咯~”  

  何群:“没想到原来我的乌龟老婆也那么有雄心壮志啊~”  

  晓诗有点小生气:“切~~你不要瞧不起人~哼!”说完气呼呼地钻进被子睡觉,不理何群  

  何群只是笑笑,这个乌龟妹,不过开个玩笑而已,怎么这么爱闹别扭  

  何群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家乌龟妹生气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看到晓诗早上起来就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禁暗暗在心中感叹:真难得她竟然睡了一觉还没忘记,怎么还在生气,哎~女生就是女生~看来要想个办法好好哄哄她才行~~  

  晓诗刚刚准备出房间,何群轻轻拥住他,在她耳边轻声道“乌龟妹你还在生气?”  

  晓诗:“哼!”扭过头去不理他  

  何群:“对不起啦~我不过开了个玩笑嘛~~别生气了好不好?”  

  晓诗:“看情况~”其实早就不生气了~~只是装装样子~~找个台阶下而已~~没想到某人竟然当真了~~晓诗想着微微笑了一下~~  

  何群:“诶?乌龟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刚刚笑了,难道你刚刚不开心是装的?”  

  晓诗立即回复面无表情状,慌张地想要逃离现场:“才没有,你一定是看错了。”  

  何群怀疑的表情:“是吗?”  

  晓诗:“当然!”  

  默默站在房门口看戏看了很久的阿哲和Rita,彻底无语。。这一大清早的。。又开始了。。  

  虽然临近考试,气氛也越来越紧张~~但同学们的八卦氛围可是一点都不减~~于是,不管是何群和晓诗,还是阿哲和Rita,每天都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过着甜蜜的小日子~~尤其是阿哲和Rita,格外珍惜这在学校的最后几天的幸福时光。。

常译丹

加QQ群一起讨论哦,群号:5561196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