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柠檬的微笑PASTA2

续章

柠檬的微笑PASTA2 常译丹 6539 2017-02-28 18:49:10

    第二天  

  经纪公司  

  Vincent:“晓诗啊,既然现在Cindy已经很有名气了,你昨天比赛的表现也是出乎意料的好,我们最近决定把你的身份公开你也会越来越忙,所以以后会有新的经纪人来为你安排工作,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Sara,你以后的经纪人。”  

  晓诗:“Sara姐,你好!”  

  Sara:“你好!”  

  Vincent:“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Sara:“晓诗,Vincent已经跟你说了吧,我们会公开你的身份,所以公司准备先帮你出专辑,然后找机会让你正式亮相。”  

  晓诗:“我明白了,Sara姐。”  

  Sara:“你今天没什么工作,现在回去要好好休息,明天开始会很忙。”  

  晓诗:“恩,知道了,Sara姐再见!”  

  Sara:“恩,晓诗再见!”何群:“那导演,我们还要征得他们的同意,所以明天给你答复可以吗?”  

  藤森:“没问题,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晚上  

  何群送晓诗回家  

  何群:“乌龟妹啊,太晚了,我就不进去了,记住哦,好好照顾自己,明天可千万别出状况。”  

  晓诗:“知道了啦。”  

  何群:“乌龟妹啊,上次你妈妈让我跟你Kissgoodbye,没有真的亲到你,很失望吧,今天补给你。”说着在晓诗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晓诗:“喂,你怎么。。。。。。”  

  何群:“我先走了,拜拜。”  

  晓诗:“喂,你,真是的。。。。。。。”  

  第二天  

  新闻发布会现场  

  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著名导演藤森即将开拍的新戏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今天将会在这里宣布他的新片男女主角。”  

  记者1:“你们说会是谁啊?”  

  记者2:“不知道诶。”  

  藤森:“各位大家好,我即将开拍的新戏是一部偶像剧,而且这部剧的内容是一段真实的恋情,这部剧我也会尽量请这个完美的爱情故事中所有真实的人物来演。”  

  记者:“那请问,这段恋情的主角就是这次新戏的你在男女主角吗?”  

  藤森:“没错,那么现在就有请这次的男女主角出场,何群和Cindy。”  

  记者1:“Cindy?难道何群劈腿了吗?”  

  记者2:“怎么会这样?”  

  而电视机前  

  何成两家,阿哲,Rita  

  玛丽:“耶?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是这个Cindy?”  

  孟元:“这个臭小子,他要是敢对不起晓诗,我饶不了他!”  

  丽玲:“你们先别急嘛,看下去再说。”  

  现场  

  藤森:“大家先别着急,今天Cindy将会在这里公开她的真实身份,等会儿大家就会明白了。”  

  主持人:“那么现在就有请Cindy揭开面罩。”  

  结果。。。。。。  

  记者:“成晓诗?!Cindy就是成晓诗!”  

  藤森:“没错,这的确是个完美的巧合,本来因为成晓诗不是娱乐圈的人,我就放弃拍这部剧了,改了剧本,选择了让Cindy和何群来演这部剧,却没想到Cindy就是她,于是还是按原来的计划,将他们那三个月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的爱情故事,拍成这部青春偶像剧,这部剧的名字就叫做‘微笑PASTA’。”  

  电视机前  

  玛丽:“哇,晓诗你最棒!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原来她就是Cindy啊!”  

  千惠:“晓诗怎么可能是Cindy啊,她歌唱得有那么好吗?”  

  众人:“千惠!”  

  丽玲:“嘿嘿,我就说嘛,何群宝贝不会劈腿的。”  

  阿哲:“不过这样一来,我们还要和他们一起演戏,也要失去自由啦!”  

  Rita:“其实这样也好啊,我倒很好奇,他们平时单独在一起都做些什么。”  

  玛丽:“哇,好浪漫啊,这样子不但全世界都知道何群和晓诗是超幸福恋人,而且他们拍这部偶像剧还可以留下美好的纪念,以后他们的后代还可以知道他们的故事,哇哦,太棒了!”  

  就这样,这不还没上映就备受欢迎的偶像剧风风火火的开拍了。。。。。。。  

  插播几个拍戏时的经典画面:  

  第1集吻戏  

  藤森:“接下来就是你们那天在街上的吻戏了。”  

  晓诗:“啊?以前摔一次就够惨了,现在还要摔一次啊!”  

  何群:“乌龟妹啊,如果NG的话就不之一次了,而且我比你更惨诶,我是摔地上诶,你至少还摔我身上类,谁比较痛啊!”  

  不过,相反的,旁边几位看戏的倒是既兴奋有期待。。。。。。  

  瑶瑶:“哇,这么经典的镜头,我们可以提前看好幸福啊!”  

  子齐:“是啊,这两个人肯定又甜蜜的要死。”  

  这两个人有够幸灾乐祸的,明明可以先去学校等着,偏要跟在这里,说是帮忙,结果是看戏。。。。。。当然,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另外一对超幸福恋人。。。。。。  

  阿哲:“哇,哥,你应该很期待吧!”Rita:“加油喽,多亲几次啊!”  

  何群:“你们两个要死啊,等会儿拍好你们死定了!”  

  阿哲:“啊,哥,我好怕哦~”心里想:才怪  

  然后,额,打架的那段,就是花絮里有的,Rita:“take1。。。。。take2。。。。。take3。。。。。。”  

  阿哲听的气死:“喂,你喊够了没啊,看我NG,你那么开心啊。”  

  这时就轮到何群看好戏了:“阿哲,祝你好运啊,等会儿让Rita帮你上药~哈哈哈~”  

  何群家(就是何群带晓诗回家的那场戏)  

  晓诗:“如果要真实剧情的话,那何群,我不会要。。。。。。”  

  何群:“反正我们不说他们也不知道啊。再说,谁叫你自己那么白痴,还忘了拿衣服的!”  

  晓诗:“什么啊?我哪有很白痴。”  

  过了一会儿  

  丽玲:“对了,宝贝啊,妈妈一直想问你,那天那声尖叫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阿哲:“哦~哥啊,你不会那天就喜欢上消失了吧,所以你就。。。。。。”  

  何群:“喂,何瑞哲,你不要瞎说哦。乌龟妹,这是你自己的事,你自己解释吧~”  

  晓诗:“喂,扫把星,你很没有同情心诶。”  

  何群:“我哪有,那好啊,我帮你说,要不要啊?”  

  晓诗:“不用了!”  

  Vincent:“到底怎样啦,晓诗,这部偶像剧是要绝对真实的哦!”  

  晓诗:“额,也没什么啦,不过是一只蟑螂飞过啦,对不对啊,何群?”  

  何群:“啊?什么?哦,对啊。”  

  藤森:“哦,那XX(某工作人员),麻烦你去找一只蟑螂来。”其实藤森当然知道蟑螂是不可能的,他是想吓吓晓诗  

  晓诗:“啊?真的蟑螂?啊!可不可以不要!”  

  何群轻声说:“活该,谁叫你说谎也不说个好点的。”  

  晓诗生气道:“你当时就是这样说的嘛!”  

  藤森:“看来故事越来越精彩喽!”  

  Rita:“你就说了吧,为了收视率。。。。。。”  

  晓诗看了眼何群:“好啦,我说实话,那天因为和哥哥打赌,然后就求何群带我回家,然后我去洗澡,然后忘了拿衣服,然后想说出来拿,然后谁知道偏偏浴巾掉了,又偏偏正好何群转身,那件衬衫遮掉了上半身,然后我就‘啊’地叫了出来,然后,何群也不知道倒底看到什么。。。。。。”晓诗越说头越低,声音越低。。。。。。  

  众人:“哦~原来如此~”  

  丽玲:“那为什么我进来没看见晓诗呢,而且晓诗有带衣服吗?”  

  何群:“妈,要是被你看到我不是死定了,所以我把她摁在被子里,结果后来你一出去,他就踹了我一脚,把我活生生从床上踹下去,还说我什么‘色狼’,诶,乌龟妹,是你自己白痴加健忘你还怪我,把衣服接你已经很好了好伐?”  

  阿哲:“哦~你们第一天相遇就那么甜蜜啊~”偷笑。。。。。。  

  何群:“其实,与其说我们是那天相遇的,还不如说,在那前一天我们的爱情就有了一个美丽的开始。”说着握紧晓诗的手,两人对看一眼  

  何群:“就在我们认识的前一晚,晓诗对流星许愿。。。。。。”  

  晓诗接着说:“就在我兴奋地对流星说完‘希望呢,我可以打破我的爱情魔咒,找到一个一辈子爱我的真命天子’,然后,我就不小心把我最心爱的杯子推了下去,就砸到了一个人的车子上,我以为这个人会狠狠的骂我一顿,就躲起来了。”  

  何群:“可是车子被砸到的我呢,却正好看见慌慌张张躲起来的你,你真的有够呆的。。。。。。”  

  晓诗:“你!都是你害我最心爱的杯子碎了,呵呵,当时我还喊了一句‘难道我看到的是扫把星啊?’,真的好巧和诶!”  

  何群:“喂,你差点砸死我,还说我是扫把星。。。。。。再说了,后来我不是送了你一个一模一样的吗?又碎啦?你还真的有够呆的。”  

  晓诗:“死扫把星,我才没有那么呆勒!那个杯子我可是保存的好好的!”  

  何群:“是吗?那最好,别再砸到第二个不幸的人了!”  

  晓诗:“才不会类!”  

  阿哲:“喂,哥,你们怎么说着说着又吵起来了?”  

  群诗:“我们哪有?!”  

  Vincent:“好了,口是心非的两个小朋友,知道你们默契好,别吵了好不好,先拍戏嘛!”  

  第二天鼎大  

  音乐课上  

  老师:“同学们,学期就要结束了,我们也要开始准备考试了,这次考试的内容是:每位同学自选一首歌练习,下个星期课上以卡拉OK的形式演唱,然后由我来打分,这次的分数占学期总分的60‰,另外40‰取决于笔试的成绩。(呵呵,这个方法来自我们的音乐老师,她就是这样给我们考试滴)对了,何群成晓诗,因为你们是歌手,所以要求高一点,你们要自己写首歌参加考试。”下午  

  晓诗:“为什么我那么倒霉啊!还要自己写歌,早知道等到考完试在公开身份了。”  

  何群:“你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还是好好想想写什么歌吧。”  

  晓诗:“这倒是。”  

  何群:“你那次和林雅希比赛不是一天就写出歌来了吗?你可以的,加油喽!”  

  晓诗:“加油?啊!我知道要写什么歌了!亲爱的扫把星未婚夫,谢谢你了!”说着给了何群一个拥抱  

  这时Vincent:“喂喂喂,这里是公共场合,要甜蜜回家甜蜜去,不要在这里刺激单身的人!”  

  何群:“Vincent哥啊,我看你也快了,你跟Sara姐的关系不错啊。”  

  Vincent:“怎,怎么可能?!你小子别在那里胡说八道了!对了,你们还愣在那了干什么?还不快去片场!”  

  何群:“我又没说你们怎么样,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好了啦,我们这就去。”  

  晓诗:“Vincent哥拜拜,加油哦,祝你新恋情成功!”  

  Vincent:“喂,你们两个,还是管好你们自己吧!”  

  片场  

  又是一场吻戏学校网球场  

  演戏中  

  何群:“好,我就证明给你看!”说着就将晓诗搂进怀里,吻上了晓诗的唇,晓诗手里的便当盒‘啪’地一下掉了一地,然后满脸惊讶和无辜的晓诗捂着嘴被何群拉走了。。。。。。  

  藤森:“卡,好,拍的非常好,几位非常入戏。”  

  晓诗:“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将我们的爱情故事拍成偶像剧是个天大的错误。”  

  何群:“为什么?”  

  晓诗:“因为我莫名其妙的要被你占很多便宜,我很吃亏诶!”  

  何群:“哈哈,是吗?我倒觉得你应该高兴才对。”  

  晓诗:“你,哼,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啦!”说完转身就走  

  何群边追边说:“喂喂,乌龟妹,这样就生气啦,你脾气可真大哦!”  

  晓诗:“哼!”扭过头去不理何群  

  何群把晓诗转过来:“乌龟妹啊,别生气了嘛,生气会长皱纹的,长皱纹就不好看了,对不对?”  

  晓诗依然生气:“我长不长皱纹管你什么事!”  

  何群在晓诗耳边轻声呢喃:“当然关我的事,因为你是我未来的乌龟老婆啊!”  

  晓诗听了心里很开心,但还是装做生气:“哼。”想看看何群接下来会怎么办。  

  何群突然把晓诗转过来,在晓诗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乌龟妹,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这时已经惊呆了旁边一群人:“哇~”  

  晓诗转身就走,微微笑着说:“我又没说我在生气。”  

  一周后  

  音乐课上  

  同学1:“哇,好兴奋啊,今天何群和成晓诗会唱他们新写的歌诶!”  

  同学2:“是啊是啊,跟他们在同个班,我们真是太幸运了!”  

  老师:“今天是音乐考试,同学们先唱,何群晓诗你们最后唱,不要给同学们带来压力。”  

  群诗:“哦,知道了,老师。”  

  不愧是传媒系的同学们啊,唱歌水平还是不错滴,除了个别几个例外。。。。。。在同学们轮流唱完之后。。。。。。  

  老师:“接下来,何群成晓诗,你们谁先?”  

  两人对看一眼:“石头剪刀布!”  

  晓诗:“哈哈,我赢了,何群你先。”  

  何群:“啊?为什么?”  

  晓诗:“干嘛?你有意见啊!当然是赢的人决定先后咯!”  

  何群无奈,只好走到台上:“我为大家带来的这首歌的名字叫做:其实幸福很简单。”  

  何群开始弹吉他:“晚风吹地上有多美蓝的视线忽然变得好轻微你说这是三月的词汇槐花香正随着夜色飞很在乎月光多醒目忘记有谁会在灯火澜珊处千百回用尽力气去追原来你早已用爱将我包围。。。。。。。。”  

  何群唱完,晓诗:“老师,这是我的伴奏带。”  

  老师:“爱情加油!”  

  晓诗:“对啊,爱情加油,表达了认识何群那三个月中我的心情。”  

  音乐响起:“123有时候外表坚强内心很脆弱遇到了爱情对手就会想逃脱爷爷他曾经告诉我你不要发抖喜欢他就算结巴也要说出口我天不怕地不怕总是勇敢大步的走相信我的幸福就会在前头。。。。。。”  

  晓诗下来时,何群在她耳边轻声说:“乌龟妹,这首歌很符合你的性格嘛!”  

  晓诗:“你!”就在大家还沉浸在音乐中时。。。。。。  

  门外  

  某同学:“喂喂喂,你们不要挤啊!啊——”  

  门终于承受不了那么多同学们的压力,一下子开了,来不及站稳的一群人就这样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个倒了下去。。。。。。  

  教室里一群人明显有被吓到,尤其是晓诗:“天啊~怎么会。。。这。。。样。。。”  

  那个人连忙解释到:“老,老师,对不起,我,我们只是觉得,不来听太可惜了,所以就,集体瞧了课,来了,这里。。。。。。对不起。。。。。。”  

  群诗:“啊?不会吧!”  

  老师:“你们是歌手,当然要这样,不然对其他同学不公平,好了,就这么定了。”下午  

  晓诗:“为什么我那么倒霉啊!还要自己写歌,早知道等到考完试在公开身份了。”  

  何群:“你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还是好好想想写什么歌吧。”  

  晓诗:“这倒是。”  

  何群:“你那次和林雅希比赛不是一天就写出歌来了吗?你可以的,加油喽!”  

  晓诗:“加油?啊!我知道要写什么歌了!亲爱的扫把星未婚夫,谢谢你了!”说着给了何群一个拥抱  

  这时Vincent:“喂喂喂,这里是公共场合,要甜蜜回家甜蜜去,不要在这里刺激单身的人!”  

  何群:“Vincent哥啊,我看你也快了,你跟Sara姐的关系不错啊。”  

  Vincent:“怎,怎么可能?!你小子别在那里胡说八道了!对了,你们还愣在那了干什么?还不快去片场!”  

  何群:“我又没说你们怎么样,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好了啦,我们这就去。”  

  晓诗:“Vincent哥拜拜,加油哦,祝你新恋情成功!”  

  Vincent:“喂,你们两个,还是管好你们自己吧!”  

  片场  

  又是一场吻戏学校网球场  

  演戏中  

  何群:“好,我就证明给你看!”说着就将晓诗搂进怀里,吻上了晓诗的唇,晓诗手里的便当盒‘啪’地一下掉了一地,然后满脸惊讶和无辜的晓诗捂着嘴被何群拉走了。。。。。。  

  藤森:“卡,好,拍的非常好,几位非常入戏。”  

  晓诗:“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将我们的爱情故事拍成偶像剧是个天大的错误。”  

  何群:“为什么?”  

  晓诗:“因为我莫名其妙的要被你占很多便宜,我很吃亏诶!”  

  何群:“哈哈,是吗?我倒觉得你应该高兴才对。”  

  晓诗:“你,哼,我再也不要理你了啦!”说完转身就走  

  何群边追边说:“喂喂,乌龟妹,这样就生气啦,你脾气可真大哦!”  

  晓诗:“哼!”扭过头去不理何群  

  何群把晓诗转过来:“乌龟妹啊,别生气了嘛,生气会长皱纹的,长皱纹就不好看了,对不对?”  

  晓诗依然生气:“我长不长皱纹管你什么事!”  

  何群在晓诗耳边轻声呢喃:“当然关我的事,因为你是我未来的乌龟老婆啊!”  

  晓诗听了心里很开心,但还是装做生气:“哼。”想看看何群接下来会怎么办。  

  何群突然把晓诗转过来,在晓诗的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乌龟妹,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这时已经惊呆了旁边一群人:“哇~”  

  晓诗转身就走,微微笑着说:“我又没说我在生气。”  

  一周后  

  音乐课上  

  同学1:“哇,好兴奋啊,今天何群和成晓诗会唱他们新写的歌诶!”  

  同学2:“是啊是啊,跟他们在同个班,我们真是太幸运了!”  

  老师:“今天是音乐考试,同学们先唱,何群晓诗你们最后唱,不要给同学们带来压力。”  

  群诗:“哦,知道了,老师。”  

  不愧是传媒系的同学们啊,唱歌水平还是不错滴,除了个别几个例外。。。。。。在同学们轮流唱完之后。。。。。。  

  老师:“接下来,何群成晓诗,你们谁先?”  

  两人对看一眼:“石头剪刀布!”  

  晓诗:“哈哈,我赢了,何群你先。”  

  何群:“啊?为什么?”  

  晓诗:“干嘛?你有意见啊!当然是赢的人决定先后咯!”  

  何群无奈,只好走到台上:“我为大家带来的这首歌的名字叫做:其实幸福很简单。”  

  何群开始弹吉他:“晚风吹地上有多美蓝的视线忽然变得好轻微你说这是三月的词汇槐花香正随着夜色飞很在乎月光多醒目忘记有谁会在灯火澜珊处千百回用尽力气去追原来你早已用爱将我包围。。。。。。。。”  

  何群唱完,晓诗:“老师,这是我的伴奏带。”  

  老师:“爱情加油!”  

  晓诗:“对啊,爱情加油,表达了认识何群那三个月中我的心情。”  

  音乐响起:“123有时候外表坚强内心很脆弱遇到了爱情对手就会想逃脱爷爷他曾经告诉我你不要发抖喜欢他就算结巴也要说出口我天不怕地不怕总是勇敢大步的走相信我的幸福就会在前头。。。。。。”  

  晓诗下来时,何群在她耳边轻声说:“乌龟妹,这首歌很符合你的性格嘛!”  

  晓诗:“你!”就在大家还沉浸在音乐中时。。。。。。  

  门外  

  某同学:“喂喂喂,你们不要挤啊!啊——”  

  门终于承受不了那么多同学们的压力,一下子开了,来不及站稳的一群人就这样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个倒了下去。。。。。。  

  教室里一群人明显有被吓到,尤其是晓诗:“天啊~怎么会。。。这。。。样。。。”  

  那个人连忙解释到:“老,老师,对不起,我,我们只是觉得,不来听太可惜了,所以就,集体瞧了课,来了,这里。。。。。。对不起。。。。。。”

常译丹

续集OK,加QQ群一起讨论哦,群号:556119648。编主手好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