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柠檬的微笑PASTA2

第七集热闹的同居派对——永远幸福PASTA

柠檬的微笑PASTA2 常译丹 5377 2017-02-28 19:08:20

    下课  

  同学们就围过来了  

  瑶瑶:“晓诗,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三个人跟你什么关系啊?尤其是那个叶禹然,你不会真的劈腿吧?!”  

  晓诗:“瑶,你跟我那么多年的好朋友,我像那种会劈腿的人吗?应该是每次我被别人甩掉比较多吧。”  

  瑶瑶:“那这个叶禹然跟你什么关系?“  

  晓诗没好气地说:“不知道,我跟他没关系,我不认识他!”  

  禹然:“喂喂喂,成晓诗,小笨蛋,你不要太过分哦!好歹我们也是为了你这个可爱的妹妹才来这个大学的!”  

  晓诗:“哼,是吗,那是你自愿,又不是我逼你,你不喜欢这里,你可以再转学啊!”  

  这时,禹谦:“好了啦,晓诗,以前都是他们欺负你,我可是一直帮你的哦,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放过他吧。”  

  晓诗:“不要,才不要,小时候天天都被他们恶整,天天出糗,这次我不加倍讨回来,我就不叫成晓诗!”  

  禹杰:“哈哈,好啊,加油喽,禹然,你要惨喽,人家已经不是以前的小笨蛋了,摇身一变,活生生一个小公主嘛!”  

  晓诗转身对何群说:“扫把星,走不走啊?我们不是还要去经纪公司录歌吗?”  

  何群:“是啦是啦,我们要快点了,不然等会儿Vincent哥又要‘念经’了。”  

  经纪公司  

  Sara:“晓诗,你们可算来了,你们知不知道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啊?而且,最近也会越来越忙诶,你们两个要甜蜜,以后有的是时间啊,干嘛现在那么磨磨蹭蹭呢?”  

  晓诗:“啊呀,Sara姐,怎么几天不见,你也变得那么啰嗦了?还是你这几天一直跟Vincent哥在一起,所以受了他的影响了?”  

  Sara:“晓诗,我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嘛!你真的是,好啦好啦,你们快点去录音室吧!”  

  录音室  

  晓诗在录‘黄昏晓’:  

  晓诗:“有人说天刚要黑的时候在天边出现的第一颗星星它叫做黄昏晓。风吹呀吹吹呀吹吹在黄昏的空中我飘呀飘飘啊飘飘不进你的心中问一问风怎么说也不能解释所有的痛到不如问一问我要怎么去过。。。。。。”  

  何群心想:这个乌龟妹当时是怎样的心情啊,才写出那么悲伤的歌,看来我真的让她受了太多的伤,乌龟妹,对不起。。。。。。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忙的天昏地暗,每天很晚才到家,还经常迟到  

  意林山庄9:00  

  两个小朋友还在睡梦中,何群电话响了  

  何群:“喂,Vincent哥啊,有什么事吗,现在还很早诶。”  

  Vincent:“早?!你还好意思跟我说早?你们在干嘛啊,怎么还不去学校?你们知不知道现在已经就点了,你们老师打电话来问我是不是我有让你们去公司了,喂喂,你在听吗?”  

  何群在听到九点的时候才从半睡半醒中出来:“啊?那么晚了,我知道了,我们这就去学校!”  

  鼎大教室  

  群诗:“老师,对不起,我们迟到了。”  

  老师:“你们怎么来那么晚啊?干什么去了?是不是我不打电话给你们经纪人,让他打电话叫你们,你们就不准备来了?是不是啊?回答我!”  

  两人对看了一眼,何群:“老师,对不起,最近工作太忙了,所以睡过头了。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老师:“是吗?撒谎的话也不打打草稿?你们还真默契啊,两个人一起睡过头了?”  

  晓诗:“可是我们没有撒谎啊,睡过头难道还要把时间错开来吗?不能同一天哦?”  

  老师:“我可没这么说,可是你们默契还真好啊,一起工作到很晚,一起睡过头,一起不来学校,一起迟到?”  

  晓诗轻声说:“那怎么算默契啊,工作到那么晚,睡过头肯定的嘛!”  

  老师:“成晓诗,你说什么?”  

  晓诗:“啊?我,我什么都没说。”  

  何群此时已经明白老师为什么这样说了,因为他们同居的事情还没公布啊!  

  何群:“老师,我们是真的工作到太晚了,所以才会迟到,至于你的疑惑,我现在来个你解释一下:我想你所说的这些,我想可能因为我们的默契问题,而是因为迫不得已,我们来学校是一起,回家是一起,但是你的疑惑是因为一个消息我们还没公布。”老师:“什么意思?”  

  何群:“是因为我们同居了。”晓诗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老师以为他们是跷课  

  同学们:“哇哦~同居了~”  

  老师:“既然这样,你们先回座位吧,继续上课。”  

  晓诗发短信给何群:喂,扫把星,现在迟到这个问题是解决了,但是,同居这个消息散布出去,我的清白不就彻底毁了?”  

  何群:反正说也说了,我们没有发生过什么,就不要去管别人怎么看。不是你说的吗:要先喜欢自己,再去看看要不要讨好别人。不是吗?  

  晓诗:也对哦,反正有那些狗仔在,总有一天媒体会知道哒,应该看开一点。  

  果然,消息马上就被传开了。。。。。。  

  经纪公司  

  Vincent:“诶哟,你们两个怎么就这样把消息公布出去了?这会让媒体以为你们。。。。。。”  

  何群:“没关系啊,反正清者自清嘛。”  

  Vincent:“算了,既然媒体也知道了,就找个机会公开吧。”  

  晓诗:“哦,所以Vincent哥已经有打算了?”  

  Vincent:“没错,晓诗果然聪明。”  

  何群:“就她?还聪明?”  

  晓诗:“喂,扫把星,你什么意思啊你!”  

  Vincent:“好了啦,两个小朋友,你们先听我说完再吵,OK?我是这样想的,再过一个星期,就是何群出道6周年的日子,我们就在你们住的别墅开一个Party,顺便公开你们同居这个消息,嗯,你们可以邀请同学朋友去住个一天,大家玩玩放松一下情绪,到晚上才会有媒体到场,怎么样,你们同意吗?”  

  何群:“我无所谓啊。”  

  晓诗:“我也是。对了,Vincent哥,那最近我们工作那么忙,你可以提前放几天假,给我们休息休息,准备准备吗?”  

  何群:“是啊,要不是因为睡眠不足,我们才不会迟到。”  

  Vincent:“放心吧,这两天你们会比前几天回去的早,但是,还是会很忙,所以,不能放假,等这次Party开完,我给你们多放点假,怎么样?”  

  群诗失望的说:“哦,那好吧。”  

  结果没想到虽说没前几天忙,其实还是早出晚归,于是,Party前一天早上。。。。。。  

  晓诗:“啊!明天就要开Party了,今天却还要上课,工作,忙得没完没了。”  

  何群:“乌龟妹,要不我们不去学校了,怎么样?”  

  晓诗:“可是万一。。。。。。老师知道了怎么办?”  

  何群:“那你想去的话,你去吧。”  

  晓诗:“不要!天天忙得天昏地暗,我才不去呢!”  

  何群:“那,我们让阿哲帮我们请假吧。”  

  晓诗:“好啊,病假吗?”  

  何群:“嗯。。。。。。就说我们累病了,反正随便他怎么说,只要老师相信就可以了嘛。”晓诗:“嗯,希望老师不会怀疑。”  

  鼎大教室  

  老师正准备上课,看见何群和成晓诗不在  

  老师:“这对超幸福恋人,怎么又没来,不会又要迟到吧?”  

  这时阿哲:“不是,他们不会来了。”  

  老师:“为什么?”  

  阿哲:“额,我,我,反正我哥说帮他和大嫂请假,好像好像,大概是病了吧,应该吧。”  

  老师:“大嫂?两个人都病了?”  

  阿哲:“对啊,大嫂,成晓诗啊,额,病不并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来请假的。”  

  同学:“天啊,堂堂的鼎风少爷叫成晓诗叫大嫂?他们结婚了吗?可是何群不是说。。。。。。”  

  阿哲:“啊?哦,我是提前叫了啦,呵呵。”  

  这时何群的短信很不是时候的来了  

  阿哲:“诶,我哥发的短信‘阿哲,你最好给我编一个信得过的借口,不然要是让老师知道你就死定了!’什么?我帮你请假你还这样对我?”  

  阿哲说的话老师同学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老师:“好啊,他们俩个竟然翘课!何瑞哲同学,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  

  阿哲:“嗯,我,不知道啊,呵呵。老师,要不要我打个电话之类的?”  

  老师:“你打吧。”  

  阿哲打电话:“喂,哥,那个额,就是。。。。。。”  

  何群:“看来翘课还是不行啊,反正,你别管了,大不了在抄个一百遍,我们在再不请个假好好休息,就要精神崩溃了,你看着办吧,对了,别再打电话给我了,我们今天一天都不会在家,就这样,byebye。”然后就挂了电话,阿哲无奈  

  阿哲:“老师,我哥说大不了就再抄一百遍,他说他们再不请假休息就要精神奔溃了,额,他叫我看着办,不要去找他,他们今天都不会在家。额,没我的事了哈,老师再见!”阿哲说完闪人,而愣在那里的人,呵呵,也都不约而同的做出“理解”群诗的表情,恋爱中的人嘛,呵呵。。。。。。那天,这两个人又是一番乔装,去公园玩,玩得很疯,然后又去超市,买了一大堆Party要用的东西,很晚很晚,两个人终于到家了。这对超幸福恋人是很开心,可是无奈的是我们的两位经纪人呀,他们光是把通告推掉就花了不少功夫,当经纪人难啊~(群诗:他们活该,谁叫他们给我们上那么多通告!)第二天意林山庄早7:00  

  晓诗手机响起~  

  晓诗半睡半醒的接起电话:“喂,瑶瑶啊,什么事啊?什么!你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不是说好十点才到的吗?”睡意全无,整个人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了,连旁边的何群都被吓醒了。  

  瑶瑶恐惧的看了看周围一圈人:“啊?呵呵,额,突击检查嘛,对对,就是突击检查~”  

  晓诗:“什么啊?这里是我们家诶,你们检查什么啊?还那么早,困死了。”  

  何群偷笑:“乌龟妹,你承认这里是我们的‘家’啦?”  

  而电话另一边众人:“哇哦~你们的家~“  

  挂了电话,晓诗一边起床,一边说:“什么嘛,还突击检查~真是的,现在才7点,困死了。”  

  何群:“我敢说,他们不仅是出来了,说不定已经在门口了。”  

  别墅门口  

  瑶瑶:“这样好吗?万一他们真的来不及,真的让他们穿睡衣下来开门啊?  

  亮亮:“你放心吧,没事的,快点啦!”说着伸手去按门铃  

  同时房间  

  晓诗:“怎么可能?要是他们已经到的话怎么不按门铃?”  

  何群:“说不定马上就按了。”  

  晓诗:“哼,扫把星,你不要瞎说了,才不会类,他们要是现在门铃就响的话,我,我,我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怎么样?”就在这时,“叮铃铃”门铃~  

  晓诗:不会吧,早知道刚才就不说了,哎呀!可恶!  

  何群:“好啊,你说的哦,无条件答应我一件事,呵呵。”  

  晓诗:“你!可恶!啊!不对!我衣服还没换,要是他们冲进来,我还穿着睡衣的话,那就糗大了!”  

  亮亮在门外喊:“喂,成晓诗,你不会还在睡懒觉吧!快来开门啊!”  

  晓诗急急忙忙跑下楼梯,一边喊:“来了啦!。。。。。。啊!”晓诗跑太快,一只脚踩空了,眼看就要摔下去了,何群立马一直是拉住晓诗,将他搂在怀里,另一只手拉住楼梯的扶手,以免两个人一块儿摔下去。而正好由Rita开门,临近来的这群人刚进门刚好看到这经典的一幕。。。。。。  

  何群把晓诗扶好:“乌龟妹,你什么时候才可以不那么笨啊,没事走那么快干什么?你刚才要是从楼梯上摔下去了怎么办?后果有多严重你知道吗?你要是有什么万一我。。。。。。”  

  晓诗:“你怎么样?”  

  何群:“我,我。。。。。。。”  

  Vincent:“晓诗啊,你要是有什么万一,我看那,何群就活不成了!”  

  晓诗:“哪有那么夸张?就算摔下去,也顶多骨折而已吧。”  

  何群:“你还好意思说骨折而已?你要不要试试看,摔死了怎么办?你想吓死我啊!”  

  晓诗:“哎呀,以后我会小心的啦,对不起嘛。谁叫你刚刚跟我说了一堆有的没的,还我来不及。。。。。。”  

  何群:“反正我不管是不是有的没的,总之,你输了,不要忘记履行承诺!”  

  阿哲:“哥,你们又打什么赌啦?”  

  晓诗:“就是这个扫把星啦,他说什么你们打完电话的时候其实已经到了,我说不可能,如果现在门铃响的话我无条件答应他一件事,谁知道。。。。。。可恶!你们一定是串通好的!”  

  Vincent:“好了啦,先不管是不是串通好的了,一大早就来这里,早饭还没吃呢,饿死我了!”  

  晓诗:“那我现在去准备早饭,Vincent,你很饿的话,先吃零食,那里有一堆。”  

  过了一会儿  

  晓诗:“好了,你们谁没吃早饭的过来吃吧。”  

  瑶瑶:“晓诗,你好有空啊,这个,你弄了那么多五颜六色的果汁,能喝吗?”  

  晓诗:“为什么不能?又不是色素,绿色的是黄瓜汁,黄色的是柠檬汁,红色的是西瓜汁。。。。。”  

  何群:“你还真的有够闲的,怪不得昨天买那么多水果蔬菜。”  

  晓诗:“可是,我觉得还好啊,再说了,应该还算营养丰富吧。”  

  他们没注意到,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人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阿哲:“大嫂,你这个未婚妻果然做得很称职啊,哥,你好幸福啊!”  

  何群:“阿哲,吃你的,不要说这些废话!”  

  阿哲:“哦~你说我说的是废话,意思就是说你也同意我的说法咯?”  

  何群:“我哪有?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欠揍啊!”  

  早饭过后  

  Vincent:“何群还有晓诗啊,你们晚上在记者面前要注意,等会儿吃完午饭(天哪,还想着吃呢!)我来作为记者的角度问你们几个问题,我们先想好怎么回答,不然,万一等会儿答不出来就糟了!知道了吗?”  

  群诗:“哦,知道了。”  

  中午  

  晓诗:“呵呵,各位,这是我新发明的Pasta,你们尝尝看。”  

  何群:“乌龟妹,这盘面叫什么名字啊?”  

  晓诗:“你猜猜看咯。”  

  何群:“幸福Pasta。。。。。。”  

  晓诗:“不对,它叫。。。。。。”  

  何群:“我当然知道不对,因为前面还要加两个字:永远。”  

  晓诗:“诶?何群,你怎么知道的?”  

  何群:“心灵感应咯。”  

  众人:“哦~”  

  晓诗连忙转移话题:“取这个名字是有原因的,我想祝福吃这个面的各位永远幸福,和自己爱的人永远幸福的在一起,还有吗,就是,祝某两位互相喜欢,又不敢承认的人也快点加入超幸福恋人的行列。”说着看向Vincent和他旁边的Sara  

  Vincent:“晓诗,你看着我们干嘛?”  

  Sara:“就是啊,我跟他?怎么可能?!”  

  晓诗:“Vincent哥,Sara姐,我只是看了你们一眼,又没说是你们,你们那么激动干嘛?还是你们真的。。。。。。”  

  V&S:“不可能!”  

  何群:“Vincent哥,你每次都说我,那你自己呢?还不是一样!明明喜欢,却死要面子,不肯说。”  

  晓诗:“哦~扫把星,算你有自知之明,你也知道自己死要面子啊。”  

  何群:“我,哪有。。。。。。”  

  晓诗:“你没有吗?还不承认,真是的,如果全世界的男生都像你这样的话,诶。。。。。。”  

  禹然:“诶,如果都这样,那么人类的繁殖就要在我们这一代慢慢消失了,然后灭绝。”  

  晓诗:“灭绝?哥,你太夸张了,应该不至于吧。。。。。。”  

  禹杰:“你们这对超幸福恋人当让不至于,说不定啊,过不了一年,晓诗就能多一个称号了。”  

  晓诗:“什么啊?”  

  禹杰:“台湾最年轻的艺人妈妈。”  

  晓诗:“你!可恶!”  

  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常译丹

加QQ群一起讨论哦,群号:5561196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