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柠檬的微笑PASTA2

第八集同居派对の二——来自阿哲的‘爱心’早餐

柠檬的微笑PASTA2 常译丹 7789 2017-02-28 19:12:16

    吃完午饭  

  Vincent:“何群晓诗,我和Sara现在来一记者的角度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来回答一下。”  

  群诗:“哦,好。”  

  Vincent:“第一个问题:何群还有成晓诗小姐,既然你们同居了,那请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呢?“  

  群诗:“啊?!”  

  Vincent:“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都答不出来,等会儿你们怎么办啊?”  

  晓诗:“可是,Vincent’哥,你怎么看都不想一个记者啊,就算你问在简单的问题,那我也打不出来啊。”  

  何群:“就是啊,再说了,要是真的在记者面前,那说不定就答的出来了呢。”  

  Vincent:“喂,两位小朋友,问你们什么时候结婚,有那么难回答吗?这个问题我想伯父伯母也已经问了不下十次了吧。”  

  晓诗:“可是,那不一样啊,再说了,就是因为我们不答应,所以爸妈才逼我们同居的嘛。”  

  何群:“Vincent哥说的也对,其实也没那么难,嗯,可以有两种回答:一是说婚期已经不远了,就这几个月,而是等大学毕业。乌龟妹,两个答案你选一个。”  

  晓诗:“啊?哦。”  

  阿哲:“大嫂,你还要犹豫吗?当然选一啦。”  

  晓诗:“才不要!我选二,到时候记者真的问的话,就说最早大学毕业。”  

  Rita:“天哪,晓诗,你这样说,你不怕何群被你气死!”  

  晓诗:“是她自己叫我二选一的啊,而且,某个扫把星不是说我跟‘矜持’两个字不熟吗,那我干嘛还要顺着他的意思选一啊。”  

  何群:“乌龟妹,你还真记仇啊,好啊,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后悔。”  

  晓诗:“才不会类!”  

  Sara:“好了啦,你们先别吵了,听我说第二个问题:请问两位既然同居了,那么会不会有可能奉子成婚呢?”  

  这次两人倒是来了,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绝对不可能!”  

  Vincent:“喂喂喂,知道你们默契,但是你们等会儿绝对不能这样说,不然的话别人会以为你们感情分裂。”  

  晓诗:‘那你要我们怎么说,这是事实啊,难道Vincent哥你要我们说谎吗?”  

  Vincent:“当然没有,但是你们至少语气平和一点行不行啊,不要弄得好像刚刚吵完架一样。”  

  何群:“不是好象,是我们一直就在吵啊,乌龟妹,你说是不是?”  

  晓诗:“对啊,我们一直是这样的,你要我们怎么改嘛。”  

  Vincent:“好了啦,我不管你们了,我不问了,你们等会儿给我认真点,不要出状况!”  

  何群:“知道了,亲爱的Vincent哥,我们不会给你添乱的。”  

  晓诗:“对了,Vincent哥,是不是明天开始我们就可以放假了?”  

  Sara:“怎么可能?你们昨天逃掉,所以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怎么可以放假!”  

  何群“不会吧,Vincent,你们饶了我们吧,我们已经快要累挂了!”  

  晓诗:‘就是啊,本来昨天想好好休息的,到最后还是去超市买东西,很晚才回来的,你们今天又来那么早,我,都快累晕了。”  

  阿哲:“哥,大嫂,有那么夸张吗?难道你们。。。。。。”  

  何群:“喂,你小子不要胡思乱想,不都说了不可能吗?!”  

  Vincent:“对了,现在‘微笑PASTA’已经每周一集开始热播了,我今天特地问要来了这部剧的带子,各位要不要提前看,还有幕后花絮哦!”  

  众人:“要!”  

  Vincent哥:“这样吧,一下子也看不完,有一集我觉得特别精彩,我先给你们放一下。”  

  这时我们的超幸福恋人开始心虚了,晓诗:“Vincent哥啊,是哪一集啊?”  

  Vincent:“晓诗,你就放心吧,我放的这一段不是你们甜甜蜜蜜的镜头,你就放心吧。”  

  放映中:【被关在厕所的晓诗把阿哲当成了何群,紧抱着阿哲,嘴里还在轻声说着:“何群,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来就我。。。。。。”】  

  本来看的觉得十分心酸的何群,突然得意起来了:“哦~我就说嘛,乌龟妹,原来你当时把阿哲当成我了,哈哈哈。”(嗯,何群拍戏的时候为什么没知道呢?不要问我,剧情需要~暂时就当作他没听到吧~)  

  晓诗:“死扫把星,你得意什么啊你!你还不是一个人在那里吃闷醋,还好意思笑我?明明去了,还不出现,害我失望一场。”  

  何群:“好啦,对不起嘛,以后我一定第一个赶到。”  

  晓诗:“以后?!不要!我才不想再被关第二次!”  

  晓诗:“以后?!不要!我才不想再被关第二次!”  

  众人:“哈哈哈哈。”  

  何群:“Vincent哥,我终于明白你放这段的用意了,谢谢你咯。”  

  Vincent哥:“知道谢就好,总算没白疼你这小子~但是,还有一段。”  

  说着开始放最后一集:【何群明明在晓诗手里写下我爱你,却说:“知不知道我写了什么?呵呵,告诉你好不好?我写了乌龟妹。是不是很想抱怨?是不是很想骂我?。。。。。。”】  

  这段看的女生们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尤其是晓诗。。。。。。  

  何群:“乌龟妹,你哭什么?”  

  晓诗:“感动呀,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写的是:我爱你,而偏偏拍戏的时候,我还在生气,想着为什么连我昏迷了,你都要这么叫我,没想到。。。。。。”  

  何群:“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难道你每次都哭?那你要留多少眼泪啊?!”  

  Vincent:“说真的,当时我就站在何群背后,我看了也很感动啊,我亲眼看着你们一路走来,看着你们慢慢相爱,你们这几个月历经的磨难使你们的感情,已经牢不可破了。所说你们两个都爱面子,爱吵架,感情却越吵越深,几个月来,大家都看得见你们为彼此所付出的努力,看得见你们的变化,但是,你们两个却永远像两个长不大的孩子,还真不愧是超幸福恋人。”  

  群诗:“Vincent哥,我们哪有?!”  

  何群:“乌龟妹,你就有!”  

  晓诗:“什么嘛!不跟你吵了!真是的!幼稚鬼还好意思说我?!可恶!”  

  何群:“喂喂!我哪有幼稚啊?!你明明自己像个三岁小孩一样动不动就生病受伤,还说我?!”  

  晓诗:“你!可恶!那你也好不到哪去!哼!”  

  一群人看着这对超幸福恋人吵个没完,也沉浸在这甜蜜的气氛之中。。。。。。  

  回复举报|27楼2011-01-1116:04  

  藤羽哀榕  

  状元14  

  这时,Vincent:“诶?!晓诗,你怎么这副打扮啊,不要忘记,你现在也是艺人,你这样等会儿怎么面对记者啊?”  

  晓诗:“啊?我怎么了,我平时在家都这样穿啊,你要我怎么穿啊?!”  

  Sara:“晓诗啊,你看看,你穿的这怎么像睡衣啊!还穿那么短的裙子!你平时在家穿这个样子,我看你穿给何群看的吧。”  

  晓诗:“什么啊?!正是的,我换掉总可以了吧,但是我相当反对你的说法,什么睡衣啊,你跟Vincent哥怎么都这么说。。。。。。”  

  何群:“没办法呀,谁叫他们关系好,默契好呢,当然说的话也一样咯。”  

  Vincent:“何群!你,我跟你说,你这副样子也没好到哪去,你们俩都去换掉,快点。”  

  晓诗正转身朝卧室走去,准备换衣服去,手却被何群一把抓住,拉了回来  

  何群:“Vincent哥!今天是同居派对,不是记者见面会!穿那么隆重干什么?自然一点行不行?同居的人是我们,不是你啊,你干嘛那么紧张啊,乌龟妹这样穿不是挺好看,干吗要她换掉?刻意的去改变她呢?”  

  Vincent:“好好好,你们两个小朋友的事情我也不管了,总之你们好好表现,最好不要再闹出什么未婚怀孕的绯闻给我添麻烦。”  

  何群:“知道了啦,放心啦Vincent哥,既然这件事是我说出来的,我就知道怎么承担后果。”  

  Vincent:“最好是!我看啊,按你们的发展速度,说不定啊,过不了多久,就像阿哲说的,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个可爱的小Baby认我做干爸爸了!”  

  晓诗刚想否认,何群:“Vincent哥,没想到你也那么喜欢幻想啊,放心吧,就算是,我也不会让他认你当干爸爸的,免得他学的你一样啰嗦,那就不好了。顺便啊,我想说,你跟Sara姐倒是要快一点吧,你们比我们大很多诶。”  

  Sara:“喂,何群,你不要瞎说哦!”  

  Vincent:“你小子正是。。。。。。”  

  晚上  

  记者进场后  

  记者1:“看来这对超幸福恋人真的同居了,明天肯定又是头条了!”  

  记者2:“是啊是啊!看来他们的婚期也不远了。”  

  记者3:“听说今天可是Cindy亲自下厨来准备今天的晚宴,看来她还真的会是个贤惠的太太呢。”  

  晓诗:“天哪,何群,这些记者还真的有够八卦的。”  

  何群:“你才知道啊!建议你小心点,别等会儿出什么乱子,不然的话后果就大了。”  

  晓诗:“哦,知道了,不过我还真的好紧张啊。”  

  何群紧紧哦住晓诗的手:“别紧张,那么多路,我们不是一起走过来了吗?放心吧,有我在。”  

  晓诗给了何群一个甜甜的笑,何群也看看着晓诗一起笑了,还真是甜蜜的一对啊。。。。。。  

  晚宴开始  

  晓诗:“各位,今天的这些都我亲自下厨的,这道是‘鱿鱼炒沙茶’,这道是‘凤梨苦瓜鸡’,那道是‘米苔目’。。。。。。”  

  记者1:“哇,没想到Cindy本事还真不小啊!”  

  记者2:“是啊是啊!”  

  另一边  

  Vincent:“晓诗啊,没想到你的手艺还真不差,看来以后我们要经常来串门了。”  

  Sara:“是啊,晓诗,你好棒哦!”  

  瑶瑶:“对啊,晓诗,真的煮的好棒呢!不过,你还当不当我是朋友啊,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会多菜。”  

  晓诗:“呵呵,瑶瑶,对不起啦,我当然把你当最好的朋友啊!可是这些都是我最近几个月才刚刚开始学的,我自己都不确定煮出来好不好吃,你叫我怎么说嘛。”  

  何群:“哦~乌龟妹,怪不得你没事就出去,还不让我跟着你,原来你是会微笑Pasta跟爷爷学这些去了哦。”  

  晓诗:“是呀,不然的话老是让你们吃面我也过意不去呀。”  

  Rita:“晓诗,你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再怎么样,吃你煮的意大利面,也比某些人每次都让我们吃泡面好!”  

  阿哲:“喂喂,你什么意思啊,不就吃几碗泡面吗?!至于这么记仇吗?”  

  何群:“阿哲,你还好意思说几碗,吃的我都对泡面过敏了!更别说乌龟妹了!”晓诗:“是啊!阿哲学长,说实话,我现在看到泡面就想吐,好恶心那!”  

  阿哲:“呵呵,大嫂,对不起了啦,我明天绝对不会再让大家吃泡面了,呵呵。”  

  何群:“那最好,建议你先叫好外卖,免得我们等你煮的东西等的饿死。”  

  阿哲:“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以为你每次叫外卖了不起啊!”  

  战争终于转移了,变成了阿哲和何群的战争~听的旁边那群人啊,吓死,因为实在难以想象在吃了晓诗今天准备的丰盛的三餐之后,明天阿哲会给他们吃什么东西。。。。。。  

  晚饭过后,记者散场了  

  亮亮:“对了,既然今天是Party的话,是不是应该通宵呢?”  

  Rita:“好啊,我同意!”  

  阿哲:“嗯,我也同意。”  

  众人都同意的点点头,只有晓诗:“啊?为什么啊!还让不让人活啊!我昨天才睡了几个小时,今天再不睡觉我不确定我会不会变成‘熊猫’。”  

  阿哲:“也对哦,大嫂这几天好像太累了,那哥,你呢?”  

  何群:“额,我无所谓啊。。。。。。”  

  晓诗:“既然这样,你们今天呢闹你们的通宵,反正我到晚上十点准时睡觉。”  

  亮亮:‘诶,你不觉得无聊吗?大家都通宵不睡觉,就你一个人。。。。。。”  

  晓诗:“你以为我想啊,我是真的不住了,今天这么早被你们叫起来,能撑到现在已经很好了!”  

  瑶瑶:“亮亮,你就不要逼晓诗了嘛,”晓诗刚向瑶瑶投去感激的目光,可是瑶瑶后面半句话没把晓诗气死“没办法的啦,人家除了工作,还要。。。。。。很累的啊~我们要理解~”  

  虽说晓诗快累得晕过去了,但是还是气的跳起来说:“瑶瑶,现在是谁不够朋友啊!你怎么可以这样瞎说!”  

  晓诗的反应着实把大家给吓到了,何群倒是冷静:“乌龟妹,你不是很累吗,反正关于我们同居,大家都这样说,你那么激动干嘛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也没太大的影响啊。”  

  晓诗静下来:“算了啦,好啊,你们要闹通宵,我一起,我不睡觉了,明天派对结束我在好好睡,这样行了吗?”  

  何群虽然很担心,但也没多说什么。  

  亮亮:“诶,既然没事做,我们看鬼片好不好。”  

  可怜的晓诗,喝水喝了一半差点没喷出来:“亮亮啊,呵呵,看来我们的爱好还真的完全不一样诶,能不能不要叫我看这种东西啊,什么电影都行,但是你非要我看鬼片我会吓死的诶。”  

  亮亮:“成晓诗你还真扫兴诶,那我们要干什么呢?”  

  Rita:“对啊,要干什么呢。现在才八点半,一晚上的时间我们要干嘛呢?”  

  。。。。。。。。。  

  瑶瑶:“对了,晓诗啊,你们都还没带我们参观过你们家呢,先带我们看看吧!”地下室  

  一群人进去后:“哇~~~”  

  阿哲:“哥,你们把房间装修得怎么这么童话啊?你还真的依着你家乌龟妹啊?”  

  Rita:“对啊,而且怎么感觉比原来小了许多?”  

  晓诗:“呵呵,何群怎么可能全依着我,所以呢,我们把房间一分二,一人装修设计一半,你们看!”说着拉开那道白色的窗帘  

  众人再次感叹  

  瑶瑶:“天哪,你们,把房间弄得完完全全两种风格啊,感觉站在两个世界的分界线。”  

  晓诗:“呵呵,应该说是巧合吧,不过其实这样一个地下室,还有一个意义。”  

  何群:“两种不同的风格,两个不同的内心世界,一边代表女生,而另一边则代表男生,既是两个自由的个体,但他们,却可以融合在一起,永远依靠这彼此。”  

  阿哲:“呦,哥,你们两位很浪漫啊。”  

  晓诗:“阿哲学长,我们哪有,不是说了是巧合嘛。”  

  瑶瑶:“好了啦,晓诗,我们也不笑你了,你们带我们看看其他的房间吧,我很想参观一下你的呢。”  

  晓诗:“哦,好呀,不过好象有点乱。”  

  群诗房间  

  众人一进去就惊呆了,房间的每个角落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氛,一排大大小小的相框里放着超幸福恋人的照片,两人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很多东西都引起了大家的兴趣,一群好奇的人们开始发问。。。。。。  

  最令人好奇的还是拿张大大的双人床,瑶瑶:“晓诗啊,你房间好大哦,怎么还放那么大个双人床,那么多情侣装,那么多你和何群的合照?”  

  晓诗:“瑶瑶,你问的不是废话吗,单人床怎么睡啊,不要挤死哒,还有啊,什么情侣装和照片都不关我的事哦,都是我妈妈和伯母装修布置的。”  

  何群:“诶,乌龟妹,说你笨你还不相信,你根本没听懂瑶瑶的问题,她的意思是为什么你一个人要睡双人床?”  

  晓诗:“扫把星,你这样问,我更听不懂了,我一个人干吗要睡双人床,我们不是一间房间的吗?”  

  何群:“对呀,可是你不要忘了,他们还不知道。”  

  晓诗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另外一群人着实有被吓到了。。。。。。  

  Vincent:“何群,你们还真的。。。。我们本来只是开玩笑以为。。。。”  

  何群:“不住一起,睡一起,那还叫同居吗,Vincent哥,你是不是理解能力太差啊?”  

  Vincent:“我。。。。我只是说出了大家的想法啊。”  

  晓诗:“那你们现在疑问应该都解决了吧,那去看别的房间吧。”  

  阿哲:“诶,大嫂,别那么急啊,我还有问题要问呢,你们怎么连吵架都吵的那么有个性啊?”  

  顺着阿哲的声音看去,看到房间里的玻璃窗上,写满了字,很明显,粉色的字是晓诗写的:扫把星,讨厌鬼,幼稚鬼,骄傲自大的死何群、臭何群,一天不欺负我你会死啊!可恶!而蓝色的字肯定就是何群写的了:乌龟妹,笨乌龟,小乌龟,我可爱的乌龟未婚妻啊,谁叫你那么笨呢,每天被我欺负,哈哈!^_^当然,除了这些,还有很多关心的话:乌龟妹,今天你没工作,就在家好好休息,我先走了,记住,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出什么意外,乖乖再加等我回来,我希望看到的依然是那个活蹦乱跳的小乌龟!记得给我打电话!扫把星留。。。。。。  

  Rita:“哇,晓诗,你们也太浪漫了吧,好恶心啊。”  

  晓诗:“有吗?我一点都不觉得,诶呀,别的房间你们还去不去啦!”  

  亮亮:“去啊,走了啦,成晓诗你快点啊。”  

  在逛完所有房间之后已经很晚了,瑶瑶:“晓诗,你们这里连客房都好漂亮哦,不好好在这里睡一晚太可惜了,我不想跟你们一块儿闹通宵了。”  

  晓诗:“哇,真的吗?太好了,我困死了,瑶瑶,我们睡觉去吧,然他们慢慢闹吧,各位,晚安!”说着准备向房间走去  

  亮亮:“说实话,我也很困诶,诶,成晓诗,我跟你们一块儿去。”  

  Rita:“既然连亮亮都困了,我想各位应该也一样吧,那我们都去睡吧。”  

  阿哲:“好啊,走吧,哥,你应该很希望吧。”  

  何群:“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不想跟你吵,我先上去了,晚安。”  

  晚上  

  群诗房间  

  晓诗:“对了,何群,问你个问题。”  

  何群:“哦,笨蛋乌龟妹,又有什么问题啦?我觉得你以后就改叫‘好奇宝宝’吧。”  

  晓诗:“什么跟什么嘛,我才不是类,诶,我问你哦,早上我不是打赌输了吗,你到底要提什么条件啊?你倒是说呀!”  

  何群:“不知道呀,让我想想哦。”何群思考中,突然脑海中闪过阿哲每次叫晓诗大嫂时晓诗害羞的样子,便做下了一个关乎一辈子的决定。。。。。。  

  于是,何群从后抱住晓诗,在晓诗耳边轻轻念到:“乌龟妹,听好了,我想你提出的条件就是。。。。。。让你真的变成阿哲的大嫂,所以,我们结婚吧。”  

  晓诗:“什么?!何群你说什么!”  

  何群把晓诗报的更紧了:“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吧,婚礼可以等毕业在举行,就这么定了,反正你没有理由不答应!”  

  晓诗静静的愣在那里,何群不知道说什么,他以为晓诗不愿意,但是,虽然很伤心,但是还是担心的安慰她:“好了啦,你不想答应就算了,不勉强你,你不要这样啦。”  

  晓诗:“我没有说不答应啊,本来就是我打赌输啦,愿赌服输嘛,既然问题都解决了,睡觉吧,扫把星晚安!”说着钻进了温暖的被窝,被窝里,有一颗心跳着,跳得很快,心的主人,嘴角微微上翘,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当然,还有,红晕。。。。。。  

  何群:“真的?不勉强?你真的答应咯?嫁给我?”  

  晓诗:“对啊,不要就算了。”  

  何群:“当然不是,”说着抱住晓诗“乌龟妹,我真的好爱你,所以我要永远这样抱着你,把你留在我身边,好吗?”  

  晓诗脸红:“好。”  

  超幸福恋人的脸上都挂满了幸福和甜蜜,一夜过去,笑容依然挂在两人的脸上,因为今天,对他们来说,将成为一生中,有着最特殊的意义的一天。。。。。。早上九点  

  大家都已经下楼了  

  Rita:“何群,晓诗还在睡啊,你要不要去叫她啊?”  

  何群:“反正阿哲早饭不是还没准备好么,再让她睡会儿吧,我看她最近真的很累。”  

  阿哲:“哟!哥!你什么时候也会心疼大嫂啦?”  

  何群:“要你管!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煮了三个小时还没弄好,你真是比乌龟妹还笨啊你!回你的厨房去吧!”  

  这时晓诗:“喂!死扫把星!你干嘛每次都牵扯到我啊!管我什么事啦,又不是我的错~”  

  何群:“你是没错啦,可是谁叫你笨呢?”  

  晓诗:“可恶!好!这是你说的哦,你最好不要后悔!哼!”  

  何群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好啦,对不起啦,你不要忘记你答应我的,不许反悔哦。”  

  晓诗:“嗯,不知道诶,只要你不叫我乌龟妹,不说我坏话,我就不反悔喽。”  

  Vincent:“诶,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我们很好奇哦。”众人一致点头。  

  群诗更是一致的说:“暂时保密。”  

  阿哲:“诶!各位!好了好了!我终于完成了!牛奶,还有三明治!多么丰盛啊!”  

  众人无话可说,无奈地摇摇头坐下吃饭,眼看着的鼎风少爷的威风已经逐渐逐渐的被Rita折磨的快没有了,真是替阿哲悲哀啊。。。。。。  

  晓诗:“阿哲学长,牛奶怎么那么冰啊,算了,我还是去热一下吧。”说着拿着牛奶走进厨房  

  阿哲:“哥,大嫂没事吧,冰牛奶不是挺好喝的,干吗非要喝热的呢?”  

  Rita:“诶,何瑞哲,你没有常识就不要问那么多问题,吃你的早饭!说什么废话,真是的!”  

  阿哲越来越听话了:“哦。”众人继续吃早餐。。。。。。  

  可惜。。。。。。晓诗刚刚喝下一口牛奶,就马上捂住嘴巴,恶心得想吐  

  Rita:“晓诗你没事吧,你不会。。。。。。你不会怀孕了吧?!”话音刚落,众人都看向何群跟晓诗。。。。。。但何群也是一脸惊讶和担心  

  晓诗:“Rita!你不要瞎说啦!我没事啦,但是。。。。。。但是。。。。。。这杯牛奶有事啊。。。。。。为什么又甜又咸的,好恶心啊,阿哲学长,你放了什么啊?”  

  阿哲一脸尴尬:“啊?不。。。。。。不会吧?我刚刚煮菜的时候好象是有不小心洒掉了点调料,但是。。。。。。怎么会。。。。。。。都撒在。。。。。。”  

  何群:“你还好意思说!我就说嘛,你做出来的东西真的是。。。。。。”  

  晓诗:“好了啦,也不是阿哲学长的错,不是还有三明治吗?”说着咬了一口三明治,但没想到更加难吃,终于再也忍不住,跑向洗手间。。。。。。可怜的晓诗,早上起来没吃什么东西,还这样吐,吐得只剩胃酸了,她倒是没怎么样,可是她的未来老公那叫一个心疼啊,何群恨不得立刻,马上,一刻不迟地冲向阿哲,扁他一顿,但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何群只好咬牙切齿地说:“何瑞哲!你死定了!我下次一定往你吃的东西里,不仅放各种调料,还放巴豆,不仅吐死你,还拉死你!”  

  阿哲:“哥!不至于吧,我又不是故意的。。。。。。”  

  Rita绝对是相当的‘重友轻色’:“你活该!”

常译丹

加QQ群一起讨论哦,群号:5561196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