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雪夜蝶飞度流年

第五十七章 她,两个灵魂。

雪夜蝶飞度流年 恋羽漫 1459 2015-03-22 09:42:25

     她剧烈的动作碰触了床边的花瓶,花瓶猛烈的摇晃了几下,还是“彭”的一声碎裂在地。

   随之即来的,是几声焦急的走路声。

   “嘎吱!”门猛地被人推开,雪蝶自然而然地下了床,以战斗时的状态附身,警惕地望着推门的人。

   她的眼神轻眯着,浑身上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冰!”来人一下子就抱着雪蝶,让她没有丝毫的准备性。雪蝶也松了一口气,反抱着她。刚才的情况是多么危险?如果是敌人呢?也就是说,如果眼前的人不是殷伊箬,而是敌人,那么她就……

   “冷兮!”殷雪箬赶紧过来拥住二人,然后看向雪蝶,赶忙焦急地询问:“冷兮,刚才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大叫嘶吼?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

   “是花瓶,破了。”随后,传来的并不是雪蝶温婉地答声,反之,而是一声让雪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男声。

   雪蝶轻轻推开殷伊箬和殷雪箬,望着眼前英姿飒爽的男子。

   这个男子,是曾经,也是唯一一个打破她心扉、闯进她心房的人。可是,那年的那月,那天,为什么,他,他要背叛她?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之前耳畔缠绕的,都是所谓的随口一说么?难道、难道他对她就没有一丝丝,一丝丝的情感?一丝丝也好啊?一丝丝也好啊!起码比什么都没有,好得多……好得多!!他难道不知道吗?呵,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可能!

   时间仿佛冻止,二人就这样四眸相对。

   只是,二人的目光不再如从前,带着丝丝甜蜜与依恋。

   此时的他们,早已破离。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她,他也不再是从前那个他。

   他们都变了,变得不再那么幼嫩。

   他们之间的那道爱,已经,支离破碎。碎片四处乱溅,刺伤了他,却打败了她。

   她曾认为,他可以是自己除了亲人外最信任的人,只是,所谓的眼前看到的一切告诉她,那是错误的,那是假的,虚幻的……她在一次又一次的夜晚惊醒,夜晚静的没有一丝声响,她在巴黎的每个夜晚都是那么惊心动魄。每个夜晚,她都重复着近乎一样的动作,她的警觉心越来越强,她的独立心占据了她整个心扉,吞没了她心里的他。他被她埋藏在了心底的最深处。她曾认为,她只要不去想他,那道防线就不会突破。只是,她错了……她还知道,那道爱,一直没有动、变过。

   她看着眼前淡漠,但眸子里却划过焦急的大男孩,心不禁隐隐作痛。

   眼前这个大男孩,是她过往的恋人……可现在她们这样对站着,又算些什么……?!

   殇夜的眼睛闪动一下,随即迈出步伐往她的方向走去。

   “!”雪蝶明显地吃了一惊,下反应的往后退去。

   殇夜步步逼近,雪蝶渐渐退后。

   “小心!”殷雪箬大喊一声。可,已经来不及了。

   “啊——”

   雪蝶的脚,踩进了花瓶的碎玻璃。脚底的疼痛将她的心再度麻痹,她之前的少女之态一转而逝,随即展现给众人的是一副冷漠的面孔。脚上的疼痛不禁让她轻轻撇眉,望着眼前不知所措的男子已经他身后的两位女孩,嘴角勾起嘲讽的笑。

   她当着三人的面,毫不犹豫地一口气拔下了扎入脚底的碎片。脚底渗出许许暗血,流落在地上。

   “……”殇夜有点不知所措了,他心痛的看着雪蝶。他不知道,当初的来不及解释害了她,害了他。

   “怎么?”雪蝶嘴角的微笑增大了幅度,她的眼神里带着许许不屑,她走到他身边,摸着他的脸。

   “殇夜。”她笑笑,对上他的眼神。

   “……”殇夜的嘴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

   “殇夜,你不认得我了?”雪蝶突然扯起一抹轻笑。她的声音如银铃般动听。

   “!”殇夜的脸上浮出了惊讶,“为什么是你?你占据了这个身体?”

   “没有。”她微微昂首,视线转向身后的两人,但,话,却是对着殇夜说的。

   “你深爱之人……冰·冷兮,她尚未觉醒,片段却也想不起来。她的梦魇也与你们不同,她的身上漂浮着梦魇。现在的她可以说一个身体……”她的话说到一半,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眨眨眼,“两个灵魂。”

   --- 题外话 ---

   很久没更对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