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雪夜蝶飞度流年

第五十六章 回忆,他对她说过的话。

雪夜蝶飞度流年 恋羽漫 3021 2015-02-28 21:32:23

     不知不觉中,她的嘴角,扯起了一抹阳光般璀璨的笑容。那抹笑容,就像雪萱的笑容一样璀璨。自从她成为雪蝶后,背上肩负的沉重,逐渐地多了……

   --- 三天后 ---

   殷伊箬、殷雪箬、殷汐箬都没有想到她会昏迷这么久,霎时着急起来,头上布满了汗水,里面参含的是担忧、焦急。

   殷伊箬的眼光突然猛地闪了一下,急匆匆的脸上难得地浮起了一抹淡笑,拿起手机,对殷雪箬和殷伊箬轻声说道:“我出去一下,这里交给你们。”完毕,不等殷雪箬脸上的不解,和殷汐箬(大家猜得出殷汐箬谁不?很简单啦……)欲阻拦的形势,急匆匆地摔门而出。

   “……怎么回事?她都这样了,殷伊箬还能笑得出来!”殷雪箬嘟了嘟嘴。之前她对殷伊箬的印象还蛮好的。可是,就她刚才的样子,好像她根本就不把雪蝶的生命当回事似得。这让从小和雪蝶一起长大的殷雪箬对她感到很不满,语气中甚至起了一丝厌恶。

   “不……”殷汐箬搭上殷雪箬的肩膀,看着那牌上标着“落雪阁”(雪蝶的房间)的房间,心中的疑问逐渐减少——“说不定,她是想让他来。”

   “……他?”殷雪箬这回就摸不着头脑了,痴痴的问。

   “噗嗤!”殷汐箬被她那可爱的样子吓到了,反应过来后一阵喷笑。她那捧着肚子喊疼的样子,真就差滚地了吧?她抚摸殷雪箬的头,轻轻地说:“你真可爱,纯真。但,这样却越是容易被骗。”随后,她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微笑,附在殷雪箬的耳边,用手虚掩着,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地说些什么。

   --- 门外 ---

   殷伊箬的手先是顿了一会,眼神中满载着挣扎。她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让雪蝶不开心,所以在无限的定夺中。

   “好!”殷伊箬轻轻叹了一口气,咬紧了下唇,“如果只有他可以……那么,就算冰和我翻脸,我也要这样做。”她白暂无暇的玉手举起手机,在手机的按键上按下一串号码,悦耳的铃声立刻从那头传来:

   “一个人走到终点

   不小心回到起点

   一个新的世界

   此刻我才发现

   时间没有绝对

   直到有另一个人

   能体会我的感觉

   ……”

   “喂?”过了许久,对方传来一阵男音。

   “墨……是我。”殷伊箬沉着的声音响起。现在从她脸上,再也看不到那种温和的嬉皮,能看到的,只是一个身为姐姐的严气。

   “……”对方明显是愣了一下,沙哑的磁音再度响起:“……是你。有什么事?先说好,我只是感激你上次帮助我的事情,所以才让你有事打我的号码,我……欠你一个人情,仅此而已。”

   对方沙哑的磁音不禁让殷伊箬心疼。殷伊箬不禁捂嘴,她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控制不住情绪。她心里所有的情绪,似乎都要爆发。她的情绪,在他声音的覆盖下,只能毫无保留的摊现。

   “……”殷伊箬捂着嘴轻轻的哭着,但那声音并没有哭出来。她只是皱着黛眉,眼睛闭落,身体还一时一时的微微颤抖,哭得整整一个泪人儿,别说正脸,就是看着背影,都替她担心。

   “……”对方也沉默了,许久,他沙哑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有事吗?”

   “有,有!有!求求你别挂电话,求求你!”殷伊箬整个人跌倒在地,拼命的将哭声收回去,此时的她就像无助的幼儿,她轻轻的嘶吼——“求求你,求求你过来好吗?冰她,冰她——”

   对方的声音显是多了一丝着急——“你说什么?冰?冰怎么了?——你不是答应我好好照顾她的吗?怎么,她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殷伊箬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她另一只手的指尖却早已刺进了手背,流出一行又一行的鲜血,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闪闪发光,但却带着些讽刺之意。

   你就这么在意她吗?……殷伊箬的嘴唇也轻轻的被咬破了,空气中弥漫着丝丝血腥味。

   对面那头明显是更加焦急,他不禁嘶吼出声——“殷伊箬!你最好给我说!孰轻孰重,你自己清楚!”

   殷伊箬的脸上浮起一抹自嘲的笑,她轻声出语,带着丝丝妩媚和胁迫:“你这是什么意思?……别忘了,没有我,你就永远找不到她,没有你,你找不到她,她也会因此沉睡下去……”

   “……”对面明显沉了一会,“……刚才是我太激动了。”

   “呵。”殷伊箬的脸上猛地浮起一抹从来没出现过的狡诈,“你在说什么?你明明知道,我从小到大都只喜欢过你一个。多少人追求我,我为了你,我一一拒绝。我甚至不惜得罪势力大的亿富世家。可你呢?你就像永远也不知道似得,一心从来没放在过我身上。上次的事情你很清楚地知道是我安排的,但你却愿意去相信。你从小时候开始,你就没相信过几个人几分。就算是你最亲最亲,已经逝去的老者。我和你从小长大,我可以算你的青梅竹马,可你不要,你要我当你的红颜,我也知道这是你最后的让步。所以我答应,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跟在你身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可你呢?你几时管过我对你的情感?!!”她的话几乎是嘶吼出来的,还带着丝丝讽刺、痛苦之意。

   “……”对头的声音浮起了一丝波澜,“伊箬,你知道的,我从那刻起,就喜欢上了她。你知道我不会变。刚才的话,我知道你是抱怨。你不像羽沫,会有一颗肮脏的嫉妒之心。你很善良,所以从我见到你的时候起,我……就认定了你是我的妹妹。”

   “殷殇箬!你……你太过分了!”殷伊箬的嘴里抱着怨悔已经痛苦伤心。嘴角勾起一抹笑,讽刺的笑:“看来你去了解我了?我可以说你在乎我这个红颜妹妹吗?”

   “……”对方明显地沉默,那头传来声声呼吸声,却无人作答。

   “……好。”殷伊箬闭上了她那让人着迷的眼睛,长如蝶翼的睫毛轻轻掩着眼睛,“悔幽路47号的别墅。我在外面等你。”

   “……谢谢。”他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随后,传来的是衣服擦刷的声音。(雪儿:擦刷是表示跑的时候衣服相擦时的声音。)

   “叮。”殷伊箬挂了电话。跌坐在地上的她无助的抱着自己的头,轻轻的落下一道泪。

   殷殇箬,我恨你,却也爱你……

   --- 一个小时后 ---

   --- 落雪阁 ---

   “唔……”床上的玉人儿微微震了一下,蝶翼般长美的睫毛轻轻缓动着,仿佛从草丛里走出来的精灵,在诉说着什么哭怨。

   “啊!”床上的人儿猛地坐起,心口喘着,嘴里呼出一口又一口的热气。她长及腰的冰蓝长发现在已经是乱糟糟的一团,原先清澈如水的眸子竟变得填上了几抹灰暗。

   “不行吗?连你都不行的话,还有谁可以?!!”楼下,传来几声刻意压低了的女声。显然,那是殷伊箬的声音。通过之前与殷雪箬(音)相认的时候,对她的声音还是有许熟悉的。

   “不是我不行,而是她的梦魇想起的是童年!”随之即起的,是一阵低轻的男声。

   雪蝶的瞳孔瞬间缩小——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突然,她的头隐隐作痛,一段段以往的记忆不限控制地涌了出来——

   ——“本少叫东风冉夜!夜氏集团的下任总裁!!现在,你个丫头片子认识本少了没?!”

   ——“喂。你最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我告诉你!我叫雪萱!”

   “哦~我的小萱萱~你来到学院啦?”

   ——“蝶!蝶,是你吗?小白兔!小白兔,你可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辛苦,结果,结果你其实就在我的旁边!蝶,你就是小白兔!我千等万等,终于找回了你,不要再离开我了!不要!”

   ——“蝶,是我,我是大灰狼,大灰狼回来找你了,回来抓你了!”

   ——“...别哭了,你哭了,我会伤心的。”

   ——“蝶...你好美...”

   ——“蝶,蝶!别再离开我了,你已经,已经不见了五年了。我求你,求你别再离开我的身边,我很需要很需要你!”

   这一切!听起来都是那么讽刺!

   为什么,你要回来?!你不是不知道,你给了我多少伤害!

   “啊——!!!”雪蝶终是克制不住自己,嘶喊出声。这喊嘶音,扯断了楼下四人的情绪!

   --- 题外话 ---

   开学了,雪儿在寒假里也没更几章,在这里先说一声抱歉。从明天起,雪儿就是一名六下的学生了,说实在的吧,雪儿上学一向没有感到什么压力。但是这次有了压力。不是因为我是六下的学生,而是因为的同学。我不想我们这个一起走过许多困难的班级解散——那不值得。不管怎样,如果你们还没有到六年级,请好好珍惜你们这个集体,不要到最后只能哭泣,而不能坚强。我真心希望大家会去做!请大家不要让遗憾,成为你们毕业共同的“礼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