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雪夜蝶飞度流年

第四十五章 你自己有数!

雪夜蝶飞度流年 恋羽漫 2966 2015-02-03 12:46:56

     雪蝶和音躲到草丛里,看着风进了一座辉煌的宫殿。

   雪蝶猛地看见一旁要端茶进去的侍女,她穿着雅致而简约,色格单调的服装。嗯,是了,绝对不会错——这是侍女服!只见雪蝶眼珠一转,生生一副狐狸样,脑袋瓜上多了一盏“灯”,轻笑一声,笑里带着隐藏不住的奸诈……不顾音的疑惑,趁侍卫不注意,悄然伸出自己白皙的手臂,一把将她扯过来……那侍女惊讶得果盆都掉了,眼看那些鲜嫩的果子即将洒于一地,幸好这时在雪蝶身旁的音急忙施了个法术,她细致的手指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弧线闪着碧绿的光,那些果子便似蒲公英的绒絮一样轻轻划过天际,悄声落入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果盆。随后,雪蝶拿一块手帕捂住了侍女的嘴,侍女满脸惊讶,刚要挣脱喊叫,雪蝶黛眉一皱,露出险恶的眼神,那侍女便吓晕了去。

   雪蝶往四周望了望,确定不会有侍卫再经过,把侍女的衣服扒下(那叫一个暴力啊!),把自己的衣服随手盖在她的身上,将侍女的衣服三下五除二地穿了上去,唔,不错不错,还蛮好看滴咧,至少不会委屈自己。她向音笑了笑,眨了眨水灵的眼睛,示意音也像她那么做。音见此,立刻会意,点头表示明白,随后……&#¥*&*#¥@%#¥@*%(*@-@#%…………

   “好,走吧!”雪蝶拿起地上的果盆,说。

   “恩!”音说,把地上的茶壶和杯子,拿起来。

   --- 宫殿内 ---

   “殿下。”两人走到那个所谓的大牌的面前,把果盆、茶呈了上去,齐声道。

   “恩。”那殿下挥了挥手,示意她二人且一旁站着。

   雪蝶、音不禁疑惑,表面虽没体现出来,但还是乖乖地站到了一旁。(读到这,大家都会疑问这么重大的事为何会让侍女听吧?因为这的侍女表面温柔和蔼,其实是幽月那边的人,行事是很谨慎的,而且都对幽月很忠实呢~)

   “是。”雪蝶和音齐声道,然后退到不远的地方。

这一举动,并没有引起幽月的疑心。她们作似自然地笑了笑。

   “幽月殿下。”艳,风,凤走了进来。

   “坐下吧,”被称为幽月殿下的女子笑了笑,挥了挥手,“最近怎样了?”

   “是,那雪蝶猖狂的很……”艳上前叙述这几天的事情。

   “哦?你的意思是,雪蝶已经会使用‘梦魇’秘技了?!而且菀儿死于她手?!!”幽月愤怒地拍了拍桌!

   “是……是”艳虚虚地答道,“殿下,我们……我们已经尽力了”

   幽月不屑地扫了一眼,抿了口茶,“雪蝶已入城门,只是不知在何处。”

   这句话不禁让雪蝶和音冷汗尽出。

   “什么!”凤尖叫起来,“怎么可能!”

   “叫什么叫!”幽月不满地喊了一声,“我的妹妹你们都没有保护好,你们还谈什么雪蝶猖狂!”

   “殿下,殿下赎罪……”

   原来,幽菀是幽月的妹妹?!

   雪蝶的眼睛眯了眯,泛散出危险的气场。

“宫主!……”音不禁提醒,小声说。

雪蝶拧起了黛眉,克制着。

   很快,四人的会议便结束了。

   雪蝶和音像个没事人一样地走出宫殿,躲着侍卫,回到那处草丛,发现人还在里面昏睡着。雪蝶、音换回自己的衣服,把她们的衣服披在她们自己身上,慢慢地在草丛里移动着。

   “宫主,我们……”音正想说些什么,却被雪蝶悄声打断:“嘘,你听她们在说什么!”

   “恩恩!”音皎洁又清晰的声音小小声的说。

   --- 镜头转换*艳、凤、风 ---

   “艳大人,这可怎么办,殿下生气了。”凤焦急地问询艳。

   “我怎么知道!”艳不耐烦地回答。刚才,她可是被幽月臭骂了一顿,哼,她幽月算什么东西?!等我到时候夺得一切,就要你给我舔鞋,受尽一切折磨!!呵!!想到这里,艳的脸上不禁多出了一丝阴狠与恶毒。

   “……”看见艳的表情,风不禁一个冷眼扫过去。

   “啧,干什么?!”艳看见风的冷眼,不禁觉得被鄙视了,不屑地说。

   “。”风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过身,不去看她。

   “……”艳咬了咬嘴唇,空气中弥漫着血的气味。她一个拳头向风挥舞过去,在雪蝶想出身阻止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黑影闪过,披着一身的大黑袍,将脸完全遮掩了起来。他紧抓着艳正打算挥舞下去的手,冷冽的眼神不禁让艳的眸中呈现出了害怕,只见那人沉声说道:“干什么?!艳,勿自大!别以为你这么一趟回来去见了殿下我就不敢教训你!”

   “我……我……”艳开始无论无语,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你,你,你什么?玩够了就想想该怎样让殿下消气!!”那名男子怒答,甩掉了她的手,嫌恶地擦了擦,装作吐的样子:“哧,全是粉脂,化妆品!恶心。”

   此时,躲在暗处的雪蝶不禁觉得那人的声音很熟悉……?可是想不起来是谁?……唔……应该不会是错觉啊?……自己的听力一向很好的……

   “出来!”那个男人浑浊的声音响起,“需要我拉你出来吗?这样不好吧!!”

   “……”雪蝶呆呆地处于自己的世界,想着事情。

   “宫主,宫主……”音轻轻扯着雪蝶的衣服,黛眉早已皱了起来,悄悄说着。

   “啊,啊?”雪蝶莫名地站了起来。

   艳:“雪蝶?太好了,你竟然自投罗网!快,凤风,把她绑起来献给殿下!”呵,幽月,先给你点甜头!你要知道,不是先苦后甜,就是先甜后苦!!!

   凤:“是的艳大人,太好了太好了~”说着就要去抓。

   风:“……”她怎么出来了?!糟了……

   音:“(从草丛站了起来,担忧道)宫主!……”

   男子:“……!!!”他的脸上明显划过一丝惊讶、自责、担心。

   雪蝶:“……”雪蝶不禁犹豫,刚才他的脸上所呈现的情感,是怎么会是?……莫非,他真的是她的朋友??

   “还不快束手就擒!”凤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搂住了(从背后)雪蝶的脖子,用枪抵着她的头。

   “呵,”雪蝶冷冷笑一声,“你觉得,你可能抓到我!?”说着,一个转身把她踹到老远去。

   “啧。风还不快上!”艳焦躁不安地说着。

   “我凭什么听你的?我是殿下手里的人,而不是你的!这个队伍,队长本来就是我,我把它让给了你,可你呢,不但不懂得知恩图报,还一次又一次的充当大姐大!让我看了就嫌恶!你没资格使唤我,我不是凤,不是你的仆人!”风不屑地冷语。

   “你!”艳愤怒地用食指指着风。

   “我很好。不过,你不用指望我会和你说谢谢。”

   “啧!夜大人,你看她……!”艳说着,转向男子。

   “不关我事。”被称为夜大人的男子冷冷道。

   “……”艳这回是丢大面子了,阴着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哧!大不了我自己来!”艳说着,刚要迈出脚步——“什么?!脚竟然动不了!!”

   “你,背叛血蔷薇,私勾敌方,或许可以说你是卧底!呵,背叛血蔷薇的人,不管是为什么,都要受到惩罚!!”雪蝶尖声说道。

   “来人!!!有入侵者!!!”艳呼叫着周围巡逻的侍卫。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听此,脚步声往这里靠近。

   不一会儿,约300来个人,围着雪蝶和音。

   “哧。看你怎么打。”艳不屑地说。

   “好好笑哦,你自己打不过也就算了,可你就是加上个凤也伤不了我们分毫,还要叫侍卫?好可笑!而且还300来个这么少,你太低估我们啦!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音说着,跃起来,用脚尖攻击。不一会,就解决了这一群侍卫。侍卫们横七歪八的倒在地上,头上冒着5,6只小鸟在转,嘴里还念叨着:“鸟……鸟肉……肉……”

   “啧,这得有多久没吃到肉啊?瘦不拉几的。你们未免也太小气了吧?!”音半打趣的说着。

   “夜大人、凤、风救我!!”艳不死心的喊道。

   “哦,你口中的夜大人早走了。”一直沉默的雪蝶开口。

   艳的脸色阴暗了下来。

   “而那个什么凤……早晕倒了。”音强忍住笑意,作严肃态,说着。还往后10000米的地方望了望,“哎,看不到哎。”

   这举动不禁让艳第一次有了想要吐血的感觉。

   “至于风……”雪蝶接话道,“你认为她会帮你吗?”

   艳的脸上不禁狰狞起来:“你!雪蝶,别太过分!你这卑鄙的!若不是把我定在这里,我早就把你带回去复命了!!贱人!!!”

   雪蝶刷的一声站在她面前,阴着脸笑道:“呵,到底是谁贱,谁过分,谁卑鄙,你自己有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