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四回 故园无此声

浮生录 予歸 1534 2016-08-07 20:26:39

    宴会举行了三日,第一日皆相安无事,第二日起却不见了白风言的身影,各路侠客相继告辞。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我却是明了。自我拒绝他的请求后,他便一直守在了笑渺的墓前,不饮不食,也不与任何人说话。  

  我沉默着看着他,忽然开口:“你真的想再见她?哪怕,只有一天时间?”  

  他似乎是看到了希望,抬起头来看向我,但目光又黯了黯,想是想起了我前夜说的话。  

  “好。”我低声说了声。  

  据白风言所描述,来到了他与笑渺幼时嬉耍之地,是在白驼山后山与侧峰形成的峡谷,那里倒不似白驼山前山的冰霜雪寒,反而四季花开,风暖日丽,颇为奇异。在一片林隐花深中,隐约看到了座小木屋,应是笑渺曾隐居之地了。  

  已经有百年左右没施展过凝魂术了吧,连我自己都不太确定成功率。  

  “苍何,帮我护法。”我有些凝重地轻声说了声。  

  苍何应了声,在屋外防备着四方,好叫人不能打搅我,而我则独自一人进了屋,拿出了白风言给我的笑渺的残发……  

  其实我本不应帮他。凝魂术是逆天而行,只需要死去的人的一丝身体发肤,便可使他回魂还世,但他本身是已死之人,即便醒来也不会有心跳。且凝魂术对施咒之人伤害极大,需用念力将残肤残发凝成完整人形,再将自身功力渡到所救之人身上,百年功力将附之毁于一旦,功力不高者根本无法施展,若是施术被中途打断,也将受到反噬。代价如此之大,今次之后,大概得闭关几年了。  

  一个时辰后,凝魂术才将将完成四分之一,我却早已面色苍白,冷汗直流。自从阴域归来,我便功力大损,却也未想竟虚弱成这般模样。人形早已凝成,也已渡了些许功力,但这些功力只能让她活过三日。无他方法,合上眼,吁了几口气,睁开眼再次发力。  

  刚渡了一丝气息,却见一抹人影冲进屋内,“够了!”  

  凝魂术中途被打断,我吐了一口血,功力反噬的剧烈疼痛让我头晕目眩,在晕倒前恍惚间看见了苍何的脸,耳边似乎听到他的呢喃,“为什么总是这样?为什么总要以伤害自己来成全他人?”  

  在我昏迷的这段日子里,苍何一直贴身照顾着我。等我醒来之时,已经是五日后了。  

  窗子紧闭着,即使阳光透过薄纱照进,屋内却还有些昏暗。我轻轻下床,身子还有些飘忽,刚开了窗便听到苍何的声音,“你醒了。”  

  “那日的事,对不起了。”我没有说话,我不需要他的道歉,我从未怪过他。我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但那时的我却感到了一种无力感,一种无法挽回生命的苍白。我轻声问了句:“他们怎么样了?”  

  他看着我沉默了许久,“跟我来。”他的声音透着一种我听不懂的情感。  

  走出了木屋,阳光刺痛了我的眼。跟着他沿着小路绕到了木屋后,那里坐落着两座小小的墓碑。  

  “这是白风言与笑渺的墓。”苍何淡淡地说了声。  

  “那日你施展凝魂术,中途打断使得笑渺只能活下三日,但我做不到让你去冒险。笑渺苏醒后,我替你抹去了那段令她痛苦的回忆,而白风言也到了这里。他知道笑渺剩下的时日不多,却也没有怪你,他说,此生能再见笑渺一面,便是大幸。他让我替他说声谢谢。  

  他带着笑渺去了她曾经最想去的地方,去看了南城春色,北城风光。  

  笑渺终究是幸福地闭上了眼,而我也见到了白风言的最后一面。他说,苍何,等我死了,请把我和她葬在一起,就在后山那小木屋后。他还说,他亏欠你的,此生无以为报,大概只能来世再报恩了。第二日,我再去看他时,他已经死了,在笑渺的尸体旁。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微笑,我想那时的他该是无比幸福。”  

  他装过头看向我,“阿沅,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只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下次不要再让自己置身危险境地了,你要记得,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  

  我怔了怔,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里只有我一个人,而那一刻,我的眼里再也看不到山高水长,耳里再也听不到鸟叫虫鸣,只有他,只有他一个人,只有那句“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在这里”,在耳边絮絮环绕,无法停息。  

  ————————————————————————  

  春去花不语,春来花还发,不信花有信,红影满风沙。  

  [烬·终]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