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三回 一别如斯

浮生录 予歸 1545 2016-08-28 15:17:09

    算了算日子,我在繁世中已呆了将近五年时光了。  

  “阿沅,你便随我回去罢,师傅说,他怕是不会再回来了。”溺白又是来劝说我。  

  溺白是五年前师傅收的徒弟,关系与我甚好,比同处了十多年的同门师兄弟要好得多。  

  苍何叫我等他五日,我却等了他五年。  

  这许多年,白眉已有多次遣溺白来叫我回去,只是我心中不知为何就是不愿,我始终认定,他定是有事耽搁,待事情解决,定会来遵守我们的诺言,而这一拖便是拖了五年。  

  又是一年雪融逢春,阳春三月,万物蓄势待发。而我已等了他,恰好五年。  

  我始终无法忘记,那日黎明初至,我睁开双眼后,便见那熟悉的眉眼在我眼前。  

  他虚弱一笑,“阿沅,我回来了。”说罢便是晕倒在地。  

  血顺着他的臂弯淌下,满地皆是,而胸口的衣衫也早已被血色浸染。  

  “苍何,苍何……”我失声惊呼,手微微颤抖地轻抚他的伤口。  

  替他简易地止了血,抱扎好伤口,大师兄也恰好来到。  

  我们师兄妹二人将他带回了蘅香山。  

  白眉看着眼前的血人,目光中闪过了一丝不明的情绪,微微皱眉,“你们先出去吧。”说罢便将我与大师兄赶出了房间。  

  我有些焦急地在屋外等待,不时地想向屋内张望。  

  “阿沅,别担心了,师傅定有法子救他。”大师兄轻叹一声,按了按我的肩。  

  我轻轻点头,心里却依旧不能安抚。时间一点点流逝,我的心便越发不得安宁。  

  一盏茶后,门开了。  

  “师傅,情况如何了?”我忙站起身问道。  

  白眉眼神复杂地看着我,摇了摇头,“你带他去浮云谷吧,若他能撑到浮云谷,那一切你都可知晓了。”  

  “浮云谷……”我沉思片刻,“师傅,您是否有方法让我能在短时间内到达浮云谷?”  

  白眉的目光黯了黯,他看着我的眼神似乎带了些不忍,“恒三,你真的想要救他?”  

  我点了点头。  

  他叹息一声,“方法自然是有的。你随我来。”  

  白眉转身离开,我忙跟上。绕过了大殿,路过了偏殿,到了后山居所。  

  那片居所是我一人居住的,较为偏僻,平日是无人会来叨扰的。  

  只见白眉的手轻轻一挥,眼前的居所便变了样子,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嗯?”我稍有些惊讶,此地我居住了十多年,竟从未发现它的奥妙之处。  

  白眉继续向前走,边走边道:“这是通天道,可顺自己心意去往任何想去的地方,只需心中默念想去的地方,便可传送到达。只是……”  

  “只是什么?”我问。  

  白眉摇摇头,“你无需关心了。”  

  我并不知道,为了满足自己的一点私心,便成了那个亲手将师傅推向深渊的恶人。  

  我将沉睡中的苍何带到通天道,踏上石阶,回头看见白眉的脸色有些苍白。  

  “不要分心。心中默念浮云谷,然后走完石阶,石阶的尽头便是浮云谷了。”  

  我点点头,回过身来,一步一步地踏着石阶。  

  我并没有看到,身后的白眉身形微晃,早已轰然倒地。  

  透过云雾缭绕,终是到了石阶的尽头,一步落地。  

  我四处张望着,却是廖无人烟。  

  忽听身后说话:“白眉他也是为你尽足了心,竟愿放弃自己的通天之路,来成全你。”  

  我转身看去,苍何正站在我的身后,一脸轻笑,眼中却似乎冰冷了几分。  

  他走到我面前,轻抚着我的脸,“阿沅,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你……也已经无用了。”  

  说罢,我的腰间忽然一痛,一把匕首刺在了我的身上。  

  我恍若未闻,突然发笑,“苍何,你一直都在利用我?”  

  “这一路上我们的欢笑,我五年的等待,算什么?”  

  他的身形微微一顿,“我一直都在骗你。”  

  他见我倒下,转过头去,他说:“阿沅,渡过了情劫,你就能成为真正的司命仙君了。”  

  只是我却再也不能听到这句话了,我的灵魂早已穿越万里云层,回到了九重天上。  

  我不再记得,有那么一个人,曾让我欢喜,也让我心痛。  

  “浮生,”我终是再次见到了天君的身影,“你已渡过十二劫,以后便该叫你司命仙君了。”  

  面上似乎笑得开心,我心中却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司命仙君不比其他仙君,别人做不到,我却能轻易地发觉,我的灵魂似乎缺了一角,记忆也发生了断片。  

  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在天君离开后,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看着我,而那眼神中,是怎样的悲戚与哀婉,我始终不知。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