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一回 难逢易散花间酒

浮生录 予歸 1550 2016-08-18 14:29:46

    白风言已逝,他的兄弟接管了白驼山庄,当上了新一任的白驼山庄庄主。  

  白驼山庄一事了结,下了山便向西而去,该去瞧瞧我那老顽童师傅了。  

  方才到了蘅香山山脚下,便见大师兄御剑而来,白衣蓝领蘅香门服在风中簌簌作响,转瞬便到了我俩面前。  

  大师兄是师傅收的第一个弟子,武艺理所当然挺高,却是没有他性子同师傅学得那样像,同样的顽固。当年那姑娘拒绝了他那么多次,他偏抓着人家不放,天涯海角地追啊,好在现在倒是和和美美了。  

  “师妹,终于肯回来一趟了啊。”大师兄撇了撇嘴,“这么多年都不晓得回来看看,真是好没良心!”  

  我没回他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大师兄似是被我盯得有些不自然,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行了行了,师傅他老人家等你好久啦,上来。”他又瞥了几眼在我身后的苍何,眼里似是闪过了一些什么莫名的情绪,冷哼一声,颇为不屑。  

  穿过云层,进了蘅香殿,便瞧见高座上那白头老翁半倚着,一手支着脑袋,一手拿着壶酒。见了我,哼了一声,猛灌一口,啧了啧嘴,“恒一,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随便放陌生人进来,万一是恶人怎么办?”  

  大师兄颇有些无奈地撇撇嘴。  

  “哎呀,苍何,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免得人家将我们当做恶人抓起来呐。”我心里感到好笑,表面上还是一副似是害怕的模样。  

  苍何也是配合着我,拉着我就向门口走。  

  那老顽童听了我的话,有些气急,“恒一啊,你说说,我怎么就如此倒霉,收了个这样的白眼狼做徒弟,不尊师孝道就罢了,竟还联合起了外人来欺负我这一把年纪的老人家!”  

  大师兄无力望天,并不打算理睬他。  

  我也觉着差不多了,便停了脚步,“行了师傅,再闹我这好酒可不给你了啊。”  

  师傅听到“好酒”二字,眼睛便瞬间亮了,他老人家没别的爱好,唯独一点,极为嗜酒,简直嗜酒如命,对好酒自然是无力抵抗。“来来来,乖徒儿,到师傅这儿来,快给师傅瞧瞧你那好酒。”  

  对于这点我早已习以为常,叹了口气,便将酒呈了上去。  

  一股浓郁的酒香弥漫,他的眼睛更亮了几分,抿了几口,眯着眼睛,似是格外享受,“啧啧,竟是馥元酿,这酒可是有价无市,真是好酒,好酒啊。”  

  我挑了挑眉,“师傅啊,您这病可是好了?我瞧着似乎没什么大碍啊。”  

  师傅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掩面轻咳了几声,“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  

  “行了,别装了。说吧,叫我回来意欲何为啊?”  

  他听罢也不再演了,清了清嗓子,“此次召你归来,确是有一事须你去办。姜国后妃苻弦曾有恩于我,今次她有一愿,既是有恩,便该相报。你师兄为男子,进出后宫毕竟不妥,同门师妹功力又没你高,自是你去最为合适。”  

  我沉吟片刻,点头答应。  

  “既是如此,此去姜国路途遥远,你且先去准备准备吧。”说罢,他又转头看向我身后的苍何,眼底的情绪晦暗不明,“你一人先去,我有些事要与这位……苍何公子谈谈。”  

  我心底有些疑惑,但还是应了,离开前透过余光看了眼他们俩,看着没甚特殊,便走向了后山居处。  

  出师前的居所倒是没甚变化,依旧是那个模样,看着平凡无比,其实内里窍门极多。沿路上遇到些个师弟师妹,听着他们“师姐”,“师姐”地叫着,心底也有些波澜。其实蘅香门内像我这般出师了便独居一处的并不怎多,大多还是继续待在蘅香门,偶尔接接生意,帮别个杀杀人之类的。  

  服了师傅给予的恢复功力的灵药,调养些许时候,便算差不多了。瞧着时间不差,便去了大殿看几眼。  

  他们显然已经谈完了,我也不知晓他们究竟谈了些什么,只是发觉师傅的脸色有些不好,听他冷哼一声,调整调整情绪,便道:“既然恒三已来,你们便上路吧。”  

  山下马匹已备好,翻身上马,回头遥望一眼山顶被云雾遮掩的蘅香门,心里颇有些唏嘘,许久未归,没想此次归来,才些许片刻便又要上路了,今后不知又要哪时才能回来一次了。轻叹几声,便扬鞭而去。  

  在我看不见的地方,那白发老人咳声渐响,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淡笑着遥看着我们的背影。  

  那时的我,尚不知道,此次一去,竟是生离,亦或死别。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